• 第16章 盘中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358字

    叶云霄手里拿的这一叠的照片,都是罗成从公安部门那晚的行动中抽出来的,李君悦把依雪从城西酒吧抱出来的画面清晰可见,这叫叶云霄很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依雪对他撒谎了。

    他把手里的文件往一旁的地上一撒,然后转过脸看着罗成继续说道,“帮我调查一下唐佑茗住的那个医院,前两天林依雪是不是去过,去过的话,是谁送去的?见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帮我跟进一下这个医生到底和她说了什么。”叶云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飞到了罗成的面前。

    “动李君悦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罗成提醒道,这个照片他犹豫了再三,最后决定交给叶云霄是因为他不想最后叶云霄是从别处听到的这个消息。

    “我不需要你提醒我怎么做事,给我约公安部的人。”叶云霄用冷到骨子里的声音说道,她的女人别人欺负不得更加的碰不得,如果早晨他问林依雪的时候,林依雪能够给他说实话,他未必会有这么生气。

    商场里,林依雪选完手机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就转身笑着对司机说道,“张师傅,你先回去公司吧,不用送我回去酒店了,我想四处转转看。”

    “可是叶总吩咐过……”姓张的司机想说点什么,被林依雪打断了,“我下午还有我的安排,你总这么跟着我,我很不习惯,你回去给叶总说已经把我送到宾馆不就结了?难道我去美容院做养生SPA,你也跟着不成啊?”

    “这,不太好吧?”张师傅问道。

    “我要是想走,你也跟不住我啊,你就说把我送回去了,晚上我又在宾馆,叶总日理万机还能追究这些事儿不成?再说了,叫你送我也不是叫你来盯着我的,干嘛这么紧张?”依雪看着张师傅笑得很好看,又说了点好话总算是把人支开了,她记得李君悦的电话,虽然脑子越发的迟钝但是记数字和人物资料她总是莫名的擅长。

    李君悦看了看手机上的一串陌生号码,先是压掉了。过一会儿又打来,他才接起来,“你好!”

    “是我!”依雪的声音从电话的那边传来,还叫李君悦有点惊讶,不过电话中他的嗓音还是十分儒雅而低沉的问道,“什么事儿?”

    “现在有空吗?我想见你。”依雪说道。

    “在哪儿?”李君悦问道。

    “世纪金花下面的这家星巴克,我等你?”依雪从目力所及的范围内随意的选了一个地方,听到那边李君悦应下的声音才挂掉电话,走进咖啡店里要了杯不加糖的拿铁坐了下来。

    不多时,李君悦就出现了,穿着一身便装拉开了依雪对面的椅子,“什么事儿?”

    “你和周显什么关系?”依雪开门见山的问道,她的猜测应该是不会错的。

    “只是吃顿饭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李君悦不解的问道,完全猜测不到依雪这么紧张的原因是什么,仔细想来也只觉得可能和韩夜有关系,“我手上捏着几个毒品案子,韩夜对调查结果一直很关心,可能和三年前的那件事情有关吧,所以叫周显来过问看看。”

    “这就是你当警察的原因?”依雪顿时反应过来了。

    李君悦点了点头,“就只是来问这件事情?”

    依雪忽然觉察到了什么,看着李君悦,“你什么时候和周显一起吃的饭?”

    “难道你不是看见了才问我的?”李君悦也显得很疑惑,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一直以为依雪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现在看来倒是的确如此,那就不知道为什么依雪会忽然问这些问题了,今天中午的碰面也只是他和周显这三年来第一次遇见而已。

    “看见什么?”依雪放下了手中的马克杯,心中涌上了一点不祥的预感。

    “我和周显中午和你在一家餐厅吃的饭,我以为你是看见了才来问我的。”李君悦如实说道,依雪却愣了很久,若非已经把马克杯放好,这会儿就得叫服务员来清理杯子的碎片了,良久她才说了一句,“难怪他会忽然问我这个问题。”

    “什么?”李君悦皱了皱眉,没有听的太明白依雪的意思。

    “中午,叶云霄忽然问我你现在在做什么?”依雪看着李君悦解释道,心中立刻就被揪了一下,叶云霄既然看见了周显在和李君悦吃饭,必定会立刻调查李君悦的工作,查到是负责上次扫荡城西的警察,一定会联想到李君悦泄密给周显的,依雪赶紧站起身子等不及李君悦再次发问或者关心一下她为什么会回到叶云霄的身边,就匆匆的说道,“我得回去了。”

    李君悦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虽然十分的生气不过他本能的性格还是压制住了这种怒火,林依雪和叶云霄之间的这场原配变小三的剧情,一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作为外人都发表不了什么意见,所以只能看着她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心中莫名的一阵难受。

    叶云霄一定会对付李君悦的,依雪的心完全被这件事情占据了,加上如果真的调查李君悦,就势必会找到那天李君悦把自己带出酒吧的证据,她忽然为中午撒的谎感到了一些的懊恼。想要叫叶云霄放过李君悦的最好办法……大概就是有另一件事情转移他的视线。

    依雪回到宾馆,所有的衣服都已经被送了回来,端端正正的在地上码成一排放着,她看都没看就径直的走到书桌前把电脑打开,从里面调阅出了环世的人事档案,她把文件挨个拷贝下来又拿下去打印了出来装订好再回到宾馆中,就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不知道这样的办法到底能不能叫叶云霄转移视线,忘了李君悦这件事情。

    依雪还不知道,叶云霄已经知道了她和李君悦的关系。

    所以这一晚,叶云霄根本就没有出现在宾馆中。罗成替他约的局,就在第二天的下午,等了整整一个晚上,空荡荡的宾馆仍旧是空荡荡的,依雪这才收起心思从地上的几个纸袋子里拿出了一件像样的职业装穿上,换好鞋子下楼取了自己的车朝着叶云霄的公司方向开去。

    “依雪?”罗成这次和林依雪撞了个正着,虽然有点无颜见她,但还是打了声招呼。

    依雪冷冰冰的瞥了一眼他,没有搭理就径直的朝着叶云霄的办公室走去,连敲门这个步骤都省略了,直接推开门就进去。叶云霄正在处理文件,听见有声响头都没抬的皱了皱眉,“谁允许你进来的?”

    “是我。”依雪说道。

    叶云霄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抬眼看着她,“任何人进门之前先敲门这都是基本的礼仪。”

    “我知道,但是事出突然。”依雪说道,“昨晚你为什么没有回去?”

    “现在是你取悦于我,不是反过来,我去哪里都还要和你汇报不成?我有未婚妻有家,我不去你那边再正常不过了,你一大早的发什么疯?”他说罢上下打量了一遍依雪的着装,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磕了两下,“既然准备好,就上班吧!”

    “我是来给你看一份文件的,”依雪强忍住胸口的怒气,不停的告诉自己不冷静可能就要牵连李君悦了,才没有当场和叶云霄发飙,她实在是无法承受叶云霄眼下和唐佑茗这种名正言顺的关系。

    “什么文件?”叶云霄上下打量着依雪问道,对于她没有生气的表情十分的不满。

    “自己看吧!”依雪把手里的文件夹扔在了叶云霄的面前,叶云霄打开翻了翻,表情更加冷峻了,从嘴里轻轻的哼了一声,“你还真是挺能给我找麻烦的,知不知道为什么城西的地我会没有拿到手?”

    “为什么?”依雪有些紧张的看着叶云霄问道。

    “因为你失踪了,”叶云霄看着依雪说道,“我忙着找你!”

    依雪的左手攥住右手,上面满是冷汗涔涔,咬着自己的下唇深呼吸因而无法说话,叶云霄看了看她的表情,用头示意了一下几个窗户,“去把百叶窗拉上。”

    依雪大惊的抬头看着叶云霄问道,“你想做什么?”

    “补一下昨天的功课。”叶云霄平静的说道,依雪站起身看着他用尽可能小的声音吼道,“你疯了,这是在公司。”

    “这里还轮不到你教我怎么做事儿!”叶云霄也用有些生气的口吻说道,“去把百叶窗拉上,你不拉,我不介意。”他前一秒才知道林依雪失踪的这段时间都是和李君悦在一起,还撒了个不大不小的谎瞒他,这一秒又看见了城西这片地的失利是林依雪的前任干的好事儿,胸中的怒火一定要找个能够发泄的地方。

    “你……”依雪憋着一股劲儿,转身就准备往办公室的外面走,叶云霄却坐在椅子上悠然的说道,“你给我看这份文件无非是想保李君悦而已,叫我把矛头对准韩夜,你现在走,我保证,李君悦一定会死的很惨!你就要好好记住,是你害了他两次!”

    “你卑鄙!”依雪转过脸看着叶云霄,胸膛不住的起伏,这种怒不可遏的情绪叫她十分的杀人。

    “和你学的,当初你利用李君悦,害的他家的公司破产,就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怎么不说说当初的自己卑鄙啊?”叶云霄坐在座位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这个女人,他自诩还是捏得住她的软肋的——她自己可以卑鄙无耻,但决不允许别人对她的朋友卑鄙。

    “如果不是李君悦,今天你就只有给我收尸的份儿了,我林依雪再卑鄙再无耻也知道什么叫做知恩图报!”依雪看着叶云霄咬牙切齿的说道,他说城西那片地是因为她的失踪才失去的,那他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失踪?

    “既然知道知恩图报,就把窗帘拉上,乖乖的把衣服脱了。”叶云霄坐在座椅上丝毫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上下打量着他的盘中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