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赌你会后悔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166字

    依雪站在门口犹豫了很长时间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把窗帘拉上,叶云霄的办公室只有一扇对着外面的落地窗,而和公司办公室紧邻的都是一些实心的墙壁,隔音效果倒是十分的好。

    叶云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门边一把就把依雪拉回来,按在了他的皮靠椅上,手紧紧的捏住她的下颚,“想跟我耍心眼就先要让自己没有软肋,我捏了你这么多处痛脚,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遇见李君悦?”依雪似乎在叶云霄的身体下十分的平静,有些事情她原是不想说,可这不代表她揣测不来叶云霄的心思,有些狼狈不堪的弱势正是攻击一个对自己还心存着爱意的男人最好的利器,依雪不等叶云霄说话便继续说道,“因为我真的吸毒。”

    “你……”叶云霄的脸色果然变了,身下充盈的欲望也一样的变了,依雪甚至觉察的出他的身体已经有种喷薄欲出的状态,她带着很谄媚的笑容,伸手勾住了叶云霄的脖子,“我说过如果没有他,我已经死了,或者那天执行任务的不是他,我早就已经被关进监狱了,你想找也只好等下辈子了。”

    叶云霄俯下身子把依雪的唇盖住了,叫她没有办法再说话,手在她的身上摩挲着找着她的扣子,这样的环境没有办法把衣服全部脱了,只能解掉几颗扣子而已,依雪的身子不由的紧了一下,之前那场痛入骨髓的欢爱还在她的记忆中残存着,她勾住叶云霄脖子的手不由的紧了起来。

    原本打算直接进去的叶云霄忽然愣了一下,停下了粗鲁的动作,放慢了手里的活儿慢了下来,不得不说,叶云霄的技术不错,依雪此刻的心情已经从紧张中释放了出来,尤其还是在这样一个十分另类的环境之中,随时有可能被人撞破的场面下。依雪甚至希望有人能够忽然闯进来——她甚至希望刚才自己压根就没有锁门。

    “当当当……”一声敲门声响了起来,叶云霄和林依雪的这场欢爱也戛然而止,叶云霄抵住靠椅,停下了动作,镇定了一下然后问道,“谁?”

    “是我!”传来的声音十分的娇柔,还带着三分的娇嗔,即使之前没有听过依雪也猜得出来门外是谁,她伸出手揽住叶云霄的胳膊,叫他没法直起身子,叶云霄冷冰冰的掰开了她的手,把她从椅子上拖了起来,用尽可能低的声音说道,“给我把衣服穿上。”

    这个插曲有点刺痛依雪的心,她宁可叶云霄无所顾忌的继续要了她——就算是疼。

    叶云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拉开窗帘,转身看了一眼已经收拾整齐的林依雪才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唐佑茗看着叶云霄带着温柔的笑意说道,“怎么还亲自来给我开门?”

    “在说事情,”叶云霄很平静的解释道,依雪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不由的得佩服这个男人的演技,对着自己心爱的人都能这么无所顾忌的撒谎,他真的是越来越禽兽不如了!她的手条件反射的攥了一下,然后很平静的松开,站起身转过来说道,“叶总和唐总监有话要说的话,我就一会儿再来打扰。”

    “你先出去吧!”叶云霄点头道,“办公室的事情去找罗成,他会给你安排。”

    “那这件事情呢?”依雪伸出手拿起了桌上放的那个文件夹,然后眼神从叶云霄的身上穿过,直接射到唐佑茗那里,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了起来,唐佑茗接过依雪的话茬看着叶云霄问道,“这就是你的新助理?”

    叶云霄点了点头。

    唐佑茗的心头涌上了一股不安的感觉,但仍旧带着那种温柔的笑容,帮叶云霄打理着有些歪了的领带,“你们要谈事情我就不打扰了,正好我和罗副总还有些事情要交接一下,我就是想说,我想回来上班。”

    “不行!”叶云霄皱着眉头生硬的拒绝了唐佑茗这个请求。

    唐佑茗抬眼含情脉脉的看着叶云霄,“可是我一个人在家里也做不了什么啊,医生说适当的锻炼对我有好处的,我不会叫自己太累的。”

    见叶云霄不说话,只是紧皱着眉头唐佑茗又继续说道,“我要是一直在家里会闲出病来的,招聘的计划书我都已经做好了,也和几家大型的招聘公司谈好了怎么投放广告的事情,现在洛城所有的人都在等着我们招聘的第一季打出去,我这个时候在家里闲着,会急死的,大不了忙过这一阵我就回家休息或者你陪我出去旅游?”

    唐佑茗从来不是一个在外面面前和叶云霄秀恩爱的人,她有点出格的举动在给叶云霄释放一个她在警戒林依雪的信号,叶云霄看了看林依雪,“把文件放下,你去唐总监那里报道,从今天开始办公室的事情归你管,如果有什么差池,你手里捏住的这个人随时有可能因为你而丢了前途。”

    依雪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文件扔在了桌面上,咬了咬下唇深呼吸了一声才镇定的看着唐佑茗说道,“唐总监。”

    唐佑茗笑了笑,对这个结果表示很满意,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现在能报道吗?”她询问道,得到依雪的点头致意就说道,“那和我去我的办公室吧,我给你交代一下这边的工作。”

    “恩!”依雪走到唐佑茗的身边连看都没看叶云霄一眼。

    重新回到自己位置上的叶云霄给罗成打了一个内线,“晚上的饭局取消,直接约周显,我要和他谈谈。”

    “我就没有帮你约公安部的人。”罗成在电话的那头说道,“周显的话之前就敲好时间了,明天晚上的饭局。”

    “你居然自作主张?”叶云霄对罗成的这番话很不满。

    “我有东西给你看,现在过去你办公室。”罗成说罢压掉了电话,没多久叶云霄的办公室就响起了敲门声,他抬眼说了一声“进”就又低下头去查看早晨依雪送来的资料,她的速度到的确够快的,一个不算太专业的人收集资料的速度足矣和罗成媲美,不过……既然唐佑茗不喜欢她在他身边就随着唐佑茗的心性吧,她会有今天这样的重病,也是他们林家欠下的,只是最后这笔债却算在叶云霄的头上。

    “什么东西?”叶云霄在文件上勾画着几个重要的地方,顺口问道。

    “那天去城西,林依雪是去买毒品的,和几个小混混在包厢里差点就发生了关系——如果不是李君悦赶到的及时的话。我问过地狱之门的老板,林依雪虽然嗜酒但是绝对没有嗑药的习惯,谁把她逼到这一步的,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罗成看着叶云霄说道,“你若是再敢动李君悦,她这个困兽一定会竭尽全力去保护的,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有多重要,而是这大概关系到她的自尊。”

    叶云霄坐直了身子,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没有说话。

    “至于你叫我去调查的医院那件事,林依雪淋雨之后高烧不退,加上吸食毒品把身体弄得脆弱不堪,李君悦带她去的医院。在医院中,遇见了林诺诚的主治医生,我不知道他们的对话是什么,也许你可以亲自去问问看,只是这件事情之后依雪就匆忙的从医院离开回到了你的身边。”罗成继续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叶云霄点了点头,“说完了,你就可以出去了。”

    “就算是林家欠你的,七年前为了财产打算让你从人间蒸发,可是林依雪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你何必迁怒到她的身上呢?你想对付林家,有本事就冲着诺华啊!”刚才唐佑茗来敲门的事情,罗成其实看见了,叶云霄能过那么长时间才来开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言而喻,“你现在这样算什么,你以为你在用你自己报答唐佑茗对你的救命之恩吗?这样下去,你只会伤到她。”

    “在我和她哥哥之间,她选择了保护她哥哥。”叶云霄用了良久才吐出这句话来,“从七年前她选择包庇她哥哥开始,我们之间就注定了没有结果。”

    “林煜楠是她的家人,这么做也算是合情合理。”罗成说道。

    “可那个时候我是她的未婚夫,是她未来要相携走过一生的人!”叶云霄看着罗成说道,“她根本就不爱我,如果不是因为林诺诚的逼迫,她也不可能会和我在一起,既然如此我凭什么不能这么对她?”

    “她不爱你?”罗成好笑的说道,“如果不爱你,那么为什么现在甘愿受你的凌辱,也留在了你的身边?”

    “我也好奇,所以我打算去看看这位主治医生到底给她说了什么话,或许我该感谢一下他!”叶云霄的声音又恢复了惯常的冰冷,把手里的文件打开,继续翻阅了起来,他不想和罗成开诚布公、推心置腹的说这件事情,其实很多事儿自己心里清楚就足矣了。

    罗成觉得眼下的叶云霄,纵然在商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是在感情这件事情上已经彻底不能沟通了,所以他也不想浪费唇舌,站起身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才忽然顿住,“要不要打个赌?”

    “恩?”叶云霄等着罗成的后话。

    “赌你最后到底会不会后悔!”罗成一字一顿的说道,“赌你是不是看错了林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