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趁我没有后悔之前,你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129字

    办公室的工作一言以蔽之就是处理和人打交道这件事情,不仅仅是对内部自己的员工、还有对外部人员的接待,说起来不算复杂,但是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计。林依雪一个没有工作经验、没有资历、没有文凭的女人,一来就被叶云霄推到了这儿地方,叫她有些头疼。

    如依雪所料想的一般,唐佑茗真是个白莲花到骨子里的女人,带着笑意挨个给她介绍她的新同事,然后说着工作的内容,眼下招聘的事情忙的一箩筐,接待的事情一直被唐佑茗压着,现在有了人上来,她便把厚厚的一叠资料交到了依雪的手中。

    这会儿早就已经下班了,依雪也离开了办公室,正床上翻看着白天的资料,她不想一直在办公室里惹人非议。

    谁也不是睁眼瞎,叶云霄为什么用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她这个光杆司令不在乎别人怎么看,重要的是,和叶云霄的这场交易最后她是不是能得到自己应得的?其实见到唐佑茗之后,依雪就觉得她不该再对叶云霄心存幻想了。虽然唐佑茗没有刁难,不过她下意识觉得,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主儿。尤其是她这种天生温婉的声音和柔和的个性,不是叫她已经被人从店里赶出去一回了吗?

    依雪以为晚上叶云霄不会回来了,所以把资料堆了一床,从资料中看,需要接待的项目其实十分的多,只是因为唐佑茗忙于招聘又身体不好,这些事情现在都落在了罗成的手中,有几个政府上面的考察项目就被他们一推再推。

    再加上公司的中国大区的部门成立不久,所有的规章制度都是一片空白,这也算是林依雪的职责范畴之内,如果她挨个来做,只怕是做到死也未必做的完。

    晚上十点多,门忽然被推开了,发出的声音叫依雪猛地回过神来,定定的坐在床上盯着门,叶云霄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进来,打开柜子拿出浴袍换上,就转身去了卫生间洗漱。

    依雪一个翻身下床,赶紧把床上的资料都整理好放在了桌上,又顺便看了看表,马上就十一点了,他不用回家的吗?整个宾馆随着叶云霄的回来弥漫着一股的酒气,看情况晚上喝了不少。不多时叶云霄就出来了,酒味淡了很多,但是一开口说话仍然叫依雪知道他没少喝。

    “帮我把头发吹干。”叶云霄把电吹风递到依雪的手中,依雪木讷的看了一会儿自己手里的东西,叶云霄已经坐到了床沿上转过脸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哦!”依雪赶紧摇了摇头,“没事儿。”她走过来站在叶云霄的身后帮他把很短的碎发吹干,又去从衣柜里拿出了一身衣服转而看向他,“换上吧?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

    叶云霄拉住依雪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在她的额头轻轻的落下了一个goodnightkiss,“我很累,想睡了。”

    “啊?”依雪有些不解,闹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叶云霄只是拉开了床罩,掀起被子,把自己塞了进去,然后合上眼睛之前还不忘嘱咐依雪,“办公室的事情有罗成,你不用太上心了,把你交给唐佑茗只是想叫她安心,我不能伤害她。”这段话喃喃的像是自言自语,依雪的眉头却紧紧的皱了起来。

    用这种口吻说话,在他们剑拔弩张的对立形势下,本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这说话的内容却实在叫人不悦。

    “不早了,你早点睡。”叶云霄翻了个身说完就把床头的台灯关掉了,虽然很累但是始终留意着依雪什么时候会躺下来。

    也许他喝醉了,依雪的手攥成拳再慢慢的松开,最后给了自己一个不去计较的理由,拉开被子也钻了进去。被窝已经因为叶云霄灼热的体温而变得很暖和,不像是平日里她躺下时候的那般冰凉。

    叶云霄凑了过来,从依雪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腰,下巴抵在了她的肩膀上,依雪浑身都颤抖了一下,最后叶云霄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这样安静的睡着了。她不知道这个晚上他去了哪里,为什么喝了这么多的酒,又为什么会这么任性的在她这里过夜?

    叶云霄经历了七年前的那场死里逃生,他以为自己已经练就了铁石心肠。但原来不是这样,听到林诺诚可能是被林煜楠害死的,他还是觉得心中一阵剧烈的冲击,虽然早有料想,但是面对赤裸裸的真相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十分的难受,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

    林煜楠是他最好的朋友,而林诺诚一手把他养大。就算是林煜楠为了诺华的家产而要杀他灭口,林诺诚、林依雪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仍旧选择了沉默和包庇。七年前,他受尽了这种背叛的滋味,当时自己的车从大桥上冲下去的时候,他就以为自己玩了,但是车上坐着的公司的法律顾问唐倩怡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叶云霄,避免了他遭受任何巨大的冲撞。

    车沉到水底,叶云霄敲碎了玻璃带着唐倩怡一并逃出来,隐匿了一段时间。

    因为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唐倩怡的心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脆弱不堪,虽然勉强活了下来,但是面目全非、身体也十分的差劲,做了几次整容手术和各种器官的修复手术才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的唐倩怡不记得自己是谁,过去做过什么,所以叶云霄只能把她一直带在身边,并且给她起了另一个名字——唐佑茗,在唐佑茗的世界里叶云霄就是唯一的浮木,托起她茫然如大海的生命中的全部希望,所以她必须牢牢的抓住他,不是因为爱。

    起初没有想过要用一段婚姻来报答这份救命之恩的叶云霄,最后也只能在唐佑茗不断的相逼之下和她建立了这段恋爱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若非强大的执念叫他想要看着林煜楠后悔当年做出的那些事儿,想要看着林依雪后悔当年对林煜楠的包庇,可能他真的撑不到今天。

    现在,他累了,沉沉的睡去了。

    整晚依雪睡得都不算是太好,多少年习惯了孤枕,卧榻上却忽然有别人酣睡,这种滋味有点暖,却又令人惶恐。

    天色泛白,依雪才从一阵抚摸的战栗中苏醒过来,叶云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他的大手已经伸进了依雪的睡裙,在她的皮肤上慢慢的摩挲着,而依雪的身体也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微微有了反应。

    她动了动。

    “醒了?”叶云霄在身后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昨天的酒意已经退了下去。

    “昨晚,你怎么了?”依雪背对着叶云霄问道。

    “我现在放你走,离开以后就不要再回到洛城,报仇的事情你想都不要再想,你需要多少钱,开个价吧!”叶云霄说道,这是他昨天就想好的决定。

    “我不走。”依雪很平静的答道,虽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叫叶云霄的人性复苏过来。

    “趁着我没有后悔,你最好赶紧走!”叶云霄说道。

    “我再说一遍,我不走!”依雪很坚定的说道,立刻感觉到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扳了过去,面对着叶云霄有些骇人的眸子,他在生气,却不由分说的欺身压住了林依雪,“你不要后悔!”

    “我不会!”依雪咬着下唇、故作坚强的说道。

    “好!”叶云霄点了点头,手已经用力一扯将依雪的睡裙尽数撤掉,他们原本穿的就不多,眼下更是赤裸相对,叶云霄看着自己身下因为害怕而有些蜷缩的依雪,用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我给过你机会了,日后不要觉得我无情无义。”

    “你是觉得良心受到了谴责吗?”依雪看着叶云霄问道,她的脸上划过一丝冷笑,“那就不必了,你已经没有这种东西了,不适合演这种戏码。”

    “林依雪,”叶云霄毫无预兆的入侵叫依雪全身一个激灵的紧绷了起来,她的手紧紧的抓住床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现在她还是会因为欢爱这件事情无比的紧张,因为叶云霄大多数时候都不算是太温柔。

    依雪只好闭起眼睛,咬紧牙关,等待着一场如同刑罚般的梦魇过去,叶云霄的手却忽然顺着依雪的身子一路抚摸了下去,一旦有欲望,紧张的情绪也会渐渐的被按压下去,叶云霄的吻触在了她的耳后,又滑到了脖子上。

    一场云雨过去,叶云霄就从床上下来,丝毫没有看出他体力不支的样子,而依雪彻底的瘫软在了床上,觉得四肢都十分的酸疼。叶云霄又去洗漱了一番,从卫生间出来把昨天依雪替他选的那一身衣服穿上,一边系着扣子一边看着她说道,“一会儿你自己开车去公司,早上要开个会,不要迟到。”

    “知道了!”依雪悻悻的说道,仍旧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着叶云霄离开宾馆才开始慢腾腾的下床开始收拾,她觉得站稳都有些难度,再想起一会儿还要开车去公司就不由的头大。

    叶云霄拧开办公室门,唐佑茗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带着十分温柔的笑意问道,“昨晚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