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做到让我满意为止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5:13本章字数:3188字

    “韩夜?”所有的人看见随着周显进来的韩夜都有些诧异,连同依雪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就调查过的他没有打算来洛城的计划,为什么眼下会忽然空降?

    依雪赶紧蹲下身子去收拾地上飞溅的红色液体和玻璃残渣,却被叶云霄一把拉了起来,“这种小事儿交给服务员去做就行了,”说罢把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看着罗成吩咐道,“去安排两个服务员。”

    罗成点了点头,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清楚随着韩夜一进门就产生的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是因为什么?

    “叶总好福气,家里有着一个贤内助,在外面还能金屋藏娇!”韩夜走进来找到了上宾的位置很随意的就坐了下来,周显紧跟其后,有韩夜在,没有他说话的份儿,“听周显说,你无论如何也要和他吃顿饭,我今天正好在,就顺便来看看,叶总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没想到洛城这个小地方,也入得了你韩总的眼。”叶云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依雪坐在座位上看了韩夜和周显良久终于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在上面按了几个按键,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放好手机继续看着他们三个男人的这台戏。

    “洛城要是算小地方,那就没有大城市了。”韩夜好笑的说道,“别绕弯子了,叶总请周显来吃饭,是看上了我们手中城西的那片地吧,开个价,我看看你叶总打算出多少钱买?价钱合适,没准可以谈谈。”

    “我不是来谈这件事情的!”叶云霄笑了笑,转过身看着罗成问道,“怎么还没有上菜?”

    “已经到了,”罗成赶紧过来说道,然后挥了挥手叫服务员进来把菜摆在了桌面上,叶云霄已经从餐具中抽出了筷子,“香格里拉的饭菜味道一般,只是手里有几瓶好酒,叫你们来品尝品尝。”

    “叶总好雅兴。”韩夜说道。

    “抛砖引玉而已,看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藏酒,改日也邀请我坐坐。你知道的,依雪喜欢红酒,尤其是白马庄的藏品、再不济拉菲酒庄的也勉强,你们有我也不介意高价收购。”叶云霄笑着说道,就像是带着自己新婚的妻子出来见世面一般。

    整场饭局真的闭口不谈城西那片地的问题,叶云霄低头专注的吃饭似乎对桌子上的饭菜和杯中酒的兴趣要远远大于对面两个大活人。他摆出了这个态度,依雪也显得很随意,偶尔抬眼看了看韩夜,就又低下头去摆弄自己的手机,筷子几乎没有动,她不太喜欢吃这种饭,高雅的有点不太匹配她现在的身份。

    气氛尴尬的叫人有点窒息,罗成和周显面面相觑,一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十分的后悔自己会跟着韩夜来趟这趟浑水。直到叶云霄的手机响起才打破了这段沉默,他看了看屏幕,接起电话问道,“怎么了?”

    电话那头是唐佑茗拿着手机在家里给叶云霄拨过来的,因为依雪没有拿到司机所以她便来询问一下,“你晚上要喝酒,用不用我开车去接你?”

    “晚上还有别的安排,今晚不回家了,你早点睡,不用等我。”叶云霄说道。

    “又不回来了?”唐佑茗有点失落的问道。

    “恩!”叶云霄点了点头,“还有事情要和客户谈,有点忙,忙过这段我再好好的陪你。”他丝毫没有避讳,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在依雪和韩夜的面前打了这通电话,依雪的手轻轻的攥了一下手里的筷子,整个人都愣了一下,今天这场饭局只怕会叫她今晚十分的不好受。

    “我晚上可没有时间陪叶总潇洒。”韩夜看着挂了电话的叶云霄说道,他面上在笑,心中却也十分的愤怒,他不能理解的是,林依雪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个性为什么到了叶云霄这里就全部熄火了?

    叶云霄瞥了一眼韩夜,很随意的解释道,“金屋藏娇,我总得物尽其用,不然亏了怎么办?”

    “一个女人换城西的地皮,我拱手想让,这笔生意怎么样?”到底是韩夜先没有沉住气看着叶云霄先开出了价码,叶云霄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无价。城西那片地,你怎么吃进去的,我就叫你怎么吐出来,没打算花什么代价,我想韩总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你叶总有本事我知道,不过有这么大的本事,我就拭目以待。”韩夜端起桌子上的红酒抿了一口。

    “只怕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倘若这件事情调查下来,刘局长自身难保,恐怕他把消息透露给你们然后叫你们在第一时间和对方签订土地买卖合同的事情也得不胫而走,环世牵扯到案子里,那么你韩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我们想要这片地,何其容易?”依雪看着自己的手机,用陌生而冰冷的口气说道,这句话说出来叫整桌的人都愣了一下。

    之前罗成废了不少的力气调查这件事情,却没有一丝的头绪出来,虽然怀疑李君悦牵扯其中,可是怎么看他也没有一个主谋的气质。官场上官官相护,牵一发而动全身,饶是这位罗公子后台再硬也没有人会在这件事情上知无不言的。

    依雪也只是发了一条短信问了一下李君悦这件事情的总策划是谁,然后顺水推舟赌赌看,看见韩夜微微变化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赌对了。不过韩夜脸色的变化,倒不是全部来自于这件事情,更多的是林依雪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在他身上能踩得下这一脚。

    这件事情连叶云霄都没有想到。

    依雪关闭了自己手机的屏幕,抬眼看着韩夜问道,“怎么样,韩总还是坚持你刚才自己提出的那个交易吗?”

    “环世你的股份最多,想要这片地,何必用这种方式!”韩夜看着依雪说道,这句话再次叫依雪的心头一震,当初她以为自己把所有的股权都过给韩夜了,却没有想到这股权她只是给了下去,韩夜却没有接?“叶总安排时间吧,我会尽快叫人上门和你们签订合同的。”说罢站起身看着周显,“我们走。”

    “是!”周显应了一声也用颇为不解的眼神看着依雪,就算是爱到盲目了,她也不应该这样去帮叶云霄啊?

    “你最好想好怎么给我解释!”叶云霄等韩夜和周显出门之后才站起身来冷冰冰的对依雪说道,然后大踏步的就走出了房间,依雪在身后小跑的跟上,这里的残局就留给罗成来收拾了。走到外面,天上飘着零星的毛毛雨,打在脸上有种黏黏糊糊的感觉,叶云霄没有要坐车的意思,依雪也只能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环世的股份我也不知道还在我手里!”依雪追上叶云霄说道。

    “不知道?自己手里有什么东西你还能不清楚?你发个短信就能调查的出来这次警方泄密的人是谁,罗成查了一周都没有一个线索,你却告诉我你自己不知道还是一家那么大的公司最大股东?”叶云霄的声音有些近乎歇斯底里,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呈现出这个姿态来?

    “我当初把所有的股权都过户给韩夜了,我怎么会知道他没有接?”依雪也用同样大的声响看着叶云霄反问道,“你以为韩夜凭什么是环世的总裁?他救过我多少条命,我难道不能用一家公司来报答吗?”

    “救命?”叶云霄看着依雪点了点头,“他值得,你干脆回到他身边去算了!”说罢他就把依雪抓住自己的手臂甩开了,继续大步向前走去。环世的规模比不上诺华就更不要说和这家跨国规模的盛景相提并论,所以韩夜也不可能帮依雪报仇,当年林依雪从别人的手中接下了这家公司转交给韩夜之后却因为各方面的压力,一度濒临破产。

    也就是如此,林诺诚才能开出叫林依雪离开韩夜的条件。

    看着叶云霄渐行渐远的身影,依雪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必须抓住他,毛毛细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大了,冰凉的雨水打在她的皮肤上叫她觉得有些心灰意冷,不过眼下顾不得这些她跑了几步追上了前面的叶云霄,“不要把我越推越远,为了你我得罪了太多的人,我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我求你,不要把再我丢下、越推越远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近乎祈求的对叶云霄说道,拉住了他的胳膊,这一次,叶云霄没有甩开自己的胳膊。

    “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父亲的仇?”叶云霄看着依雪问道,“你那么轻易的就能把韩夜出卖了,我是不是也要担心有朝一日会被你这样踩在脚底下?”

    依雪抬眼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叶云霄,大声的吼道,“我出卖过那么多人,什么时候出卖过你,你说出来啊?只要有一次,我林依雪现在就走,这辈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你叶云霄的世界里!”

    出卖?

    叶云霄看着依雪不知道她怎么就能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这句话来,他们林家上下所有的人为了保林煜楠,不是已经出卖过他一次了吗?叶云霄捏住依雪的下巴,把自己心头这种烦躁不安的情绪硬生生的压了下去,一把把她拽进了后巷之中,今日大雨,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出现在这种地方,叶云霄的眼神中抹凶恶的神色,对着她说道,“那就做到让我满意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