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0 法院传票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36本章字数:3163字

    如今呢?一样的改变不了什么结果,刘志平的劣根性仿佛天生就注定了有权势的男人的通病,升为校长的他自然的自涨身价,可更注重名声,所以许诺很明白婆婆话里的意思。

    她真想不如他们的意,闹他个天翻地覆,闹他个人仰马翻,可是,一想起年迈的父亲,还有读高中的弟弟,她做不到为了一时的痛快而让他们失望,受背后舆论的争议。

    再加上,说刘志平出轨,她有证据吗?没有,尽管小三儿公然挑衅找到她,可是,一没见着人,二没当场逮到,人家可以直接说这是有人搞的‘恶作剧’。就算是她吼得个人尽皆知,也有可能是空口白话。

    加上刘家世代书香门第出生,别人是信她多还是信婆家的多?她没有把握,毕竟自己很多年没有在家里了。

    但,心里暗暗发誓,软弱绝对不是她许诺的行为,总有一天,她会逮到刘志平的证据,让他们无力反驳。

    战战兢兢地爬起来,走到客厅从冰箱里掏出冰块,敷在脸上,冰块暂时缓解了脸上那丝火辣辣的疼痛感,四周一片静谧,初夏的夜还透着一丝凉意,可再怎么凉也比不得心里的凉意。

    仿佛泪流干了,许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是被婆婆的声音给吵醒的,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婆婆闯进书房里,腰间围着一块围裙,应该是从厨房里出来的。

    “我说许诺,你在干嘛啊?这大清早的手机铃声响了半天,也不知道接。”婆婆手里正举着锅铲站在门边往里吼。

    许诺感觉头昏得厉害,脸上的疼痛感明显比昨天好了一点,可只要弧度大一点就会扯得生疼,勉强的坐起来,这才摸了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扔到沙发下面的手机。

    她没理会婆婆李素梅,拿起手机,对方已经挂断了,没那心思理,又躺回沙发里,闭着眼睛,婆婆李素梅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见着许诺没作声,脸色有些不自然地退了出去。

    才闭上眼睛一会儿,那夺命似的铃声锲而不舍地又响了起来。这才漫不经心地划下接听键。喂了声。

    那边助理吴娟娟的声音急切地传来:“许姐,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出了什么事?”一听是吴娟娟的声音,许诺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般知道没别的事情吴娟娟是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

    “昨天接到法院的传票,有人起诉你,好像是关于车保的事情,许姐,传票上的日期是这个礼拜三,若是您不按时出现处理,对方将会起诉您,也就是后天,还有,销售二部跟我们制定的营销企划案居然一模一样,还比我们的要略胜一筹,对于这件事情,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

    许诺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时间,早上八点二十七分,继而打断吴娟娟道:“你先不要管,等我回来再处理,还有,卓总,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这份传票是直接发到您的办公室的,不过关于营销企划案,我想应该是知道的。”电话那端的吴娟娟开口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管赶回来的,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好的。”助理吴娟娟应了声,许诺挂断电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再睁眼,昨天那个软弱的许诺已经不见了。

    走进客厅,除了婆婆李素梅在厨房的身影外,已经不见了刘志平的身影,礼拜一,许诺知道,这个时间点刘志平想必是去了学校,没有理会太多,而是转身进了洗手间,整理洗漱了。

    出来时,婆婆的声音自玄关处传来,“许诺啊!早饭我已经给你做好了,在餐桌上,我们都吃过了,你自己记得吃,啊?我去买菜了。”

    许诺没应声,心里冷冷的想,婆婆这是什么意思?昨天给了教训,今天就来讨好?真当她许诺好糊弄不成?不过么,经过昨晚的事情,她想通了,为什么要跟自己过意不去?女人如果自己都不对自己好,又凭什么希望别人来对你好?

    以前她不相信,女人爱自己,男人就会更爱你,因为自私的只为自己着想,至少在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不会痛得那么厉害。

    但,婆婆好心做的早餐,她还真不敢吃,怕吃了自己会消化不了,她受不起他们这么一冷一热的转变态度。

    出门前,意外的给刘志平打了个电话,意外的是,刘志平的电话居然能打通,似乎之前的关机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

    “许诺啊!有事儿么?”电话那端的刘志平意外的温柔起来,几乎让许诺有一瞬间的错愕,似乎在很久以前,刘志平就是这般对她说话的,可经过昨晚的暴力行为,她不会再轻易的被他的温柔表象给欺骗了。

    “刘志平,我是告诉你,我今天回去了,但是,希望你好自为之,别被我抓到把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最好把你那些肮脏的思想给我藏住了。”

    她的声音冷冷地传到刘志平的耳朵里,听着异常的剌耳,好半晌,刘志平才愤愤道:“嘿,我说许诺,别给脸不要脸的,你以为你是谁?特么还教训起我来了?我告诉你,等你拿到我的证据再来说,没事儿就不要找事儿的在那里哔哔个不停,别以为我真特么好稀罕你。”

    许诺愤恨地甩上电话,她就不应该打这通电话,刘志平是什么人,从上一次大闹起,她就应该有所觉悟,只怪自己太天真的以为那并非他的本性。

    刘志平的心思许诺大概也是猜得到一点的,许诺如此看重自己今天得来不易的一切,是不会轻易放弃的,那就表明了她不会经常在家,许诺要想抓他的包,又岂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也许我们都想的是,背叛了的罪犯也有改过自新的机会,许诺最大限度的是希望刘志平能改过自新,可显然,她对一个习惯于背叛的男人寄予太大的希望了。

    都说男人如猫,你见过哪只猫不偷腥的?除非是只死猫,等许诺明白这个道理已经是她和刘志平彻底分道扬镳的时候。

    四月天大太阳,虽然不是很热,但足以让她原本未全部消肿的脸更加火辣辣的疼,不得已,出门前,翻出了鸭舌帽,又将长发披散下来,适当遮挡住红肿的脸颊,原本明亮的杏子眼因为没有睡好也显得格外憔悴,失了以往的神采。

    对于伪装,这些年在职场上还是学到一些保护的办法,上车前,买了一幅大大的太阳眼镜,遮住了自己的狼狈,乍一看,不失青春活力,又透着一股子高冷优雅的气质。

    一天的车程,足以要了许诺的命,原因是自己可能受了凉,等到下车时,自己吐得一塌糊涂,说来也奇怪,平日里坐车什么的没事儿,只要是感冒坐非晕车不可。

    回到自己租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四十几分了,刚开门,就摊倒在沙发上,如一滩稀泥,全身力气全无,像是走了万里长征似的。

    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做别的事情,只想躺着不动,足足有十几分钟,那头重脚轻的症状还是没有缓解,想着人疲惫,洗个热水澡再睡上一觉,兴许明天就没事儿了,况且,明天一大早还得去公司处理事务。

    刚坐起身,电话就响了起来,无力抬起手划下接听键,还不待她开口,电话那端传来卓浩严肃的声音。

    “许诺,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营销企划案就是这么应付了事的?”

    许诺叹了一口气,知道卓浩会找自己,想着明天去公司了再说,没想到晚上就打电话来了。

    “我回来了。”虚弱地回了一句,完全失了以往的强势干练口吻。

    卓浩一听这口气,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口气缓和下来,有些惊讶地问:“你回来了?”不是说还有好几天嘛?

    “是,有什么问题,等我明天回公司再处理。”她答道,感觉自己的头似乎更疼了。

    听出她的不对劲,卓浩有些纳闷,问道:“你怎么啦?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许诺扯了下嘴角,心想,可不就是要死不活了么?反正卓浩也看不到她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没什么,好像得了热伤风,睡一觉就好了。”她答了一句,又无力地靠在沙发里,觉得脑子都有些不清醒了。

    卓浩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这女人像得了大病似的,想起上一次因为月事来了,乱吃药的情形,那心不自觉像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似的。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她男人都干什么吃的了?

    想了想,不放心地说:“你吃药了吗?”

    “啊?没事儿……睡一觉就好……不说了……”她好累,已经没有力气去应付卓浩的盘问,手机滑落在地,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挂了还是没挂。

    电话这头的卓浩盯着手机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越想这心就越不踏实,明明那么强悍的一个女人,可一旦生病了,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不放心她,想了想,抓起桌上的钥匙就往外冲去。

    而躺在沙发里的许诺躺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要洗澡的事情,于是勉强的站起来,往卫生间走去。

    开了水花,胡乱的冲了一把,连衣服也没换,直接裹了一条浴巾就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