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青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6本章字数:9404字

    “远古的天地

    甚至还没有天地的时候

    世界只是一片的混沌

    轮回之花盛开

    伟大的造物终究突破那一切的束缚

    从此天地重分

    天空中飘渺的神圣之光

    让万物得以滋润

    厚实的大地孕育出生命的奇迹

    遍地的鲜花绽放

    满树的果实集结

    天上的双子区分出光明与黑暗的时域轮流守护着世界

    当灾难席卷而来

    自然之子降临世间

    将是万神辉煌乐章的重现”

    ……………

    奥斯站在讲台上徐徐的吟唱着那创世诗章,而就在他的面前则是坐着十多个半大不大的孩子,最小的看上去可能也才只有四岁,最大的也不会超过七岁。就在这个时候,每一个孩子都听得如痴如醉。

    这里是青花镇中的唯一一所学校。奥斯是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同时也是这些孩子们史诗课的老师。史诗课,顾名思义就是历史课与诗词课的相结合。也是这个轮回大陆上面这个靠在南边的百花帝国所独有的。也不能说是因为其他的帝国并不在意对于下一代的历史教育,只是谁也不会像百花帝国这样的执着。这也就造成了这个国家里面就算是像青花镇这样只有几条街道的小地方都拥有这样的小学校以及史诗课的老师。

    看着那群孩子们的表情,奥斯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这些可都是这国家未来的花朵啊!不单是这样,其实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那个今年八岁的孙子。八年前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双双离世,也就只留下了这一根独苗。当看到那仍在襁褓中的孙子被城里的亲戚抱回来的时候,当自己第一次抱起那个小家伙的时候他就知道,从今往后,这孩子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亲戚什么都没有说,留下了孩子和一封信以及一代金币之后,告诉他这封信要等到孙子真正成人的那天再给那孩子就匆匆离去了。从此所有人都与自己断了联系,儿子死了,奥斯便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个唯一还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身上。

    那一刻,他的心是煎熬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在这个百花帝国南方边陲的小镇上呆了一辈子了。妻子本身就去的早,当年儿子参军走了,只说会每年回来看他,谁知道就在五年之后回来的就只有孙子了。奥斯今年也已经年过六旬,尽管镇子里面每月支付给他的薪水不多,但是加上亲戚带来的那一袋金币,他们爷孙俩的日子过得倒也是不错。

    “校长,校长,您怎么了?”伴随着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唤,奥斯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竟然进入了一种出神的状态。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些孩子,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毕竟以前校长可是没有出现过这样子的情况的,一篇史诗还没有唱完就停住了。

    奥斯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还真的是老了,这个工作也不知道还能做多久。抬头看了看窗外,只见太阳已经在开始向西了。原来都已经到这是时候了。

    “没事,时间也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家之后记得好好温习。”

    “校长再见。”所有的孩子都站起身向奥斯鞠了个躬,要说这个小学校里面的老师,他们最喜欢的就是眼前这个胡子花白的校长了,因为奥斯对他们真的是最好的,其他的老师还有可能在他们不听话的时候稍微训斥一下,但是奥斯面对他们的时候总是微笑着的。

    奥斯微笑着冲那些孩子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课室。

    虽然说是学校,但是这间学校的外观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占地不大不说,整间学校也就只有两间平房,一间就是刚才奥斯走出来的课室,还有一间就是与课室相连的教师办公室了,就在两间平房的正前方,就是一个小操场,长度就是两间平房相连的长度,宽的话可能也才一间多点。这样的配备来说,就只能是用“可怜”来形容了。不过这也已经算是好的了,要不是百花帝国坚持重视教育的话,就像在别的帝国的这样的小镇上,估计斗大的字不识的人一抓就是一大把。

    奥斯走的不快,但是却很优雅,身后正是一道道带着欢笑声跑出教室的身影。每一次奥斯都会给他们提前放学,现在有好些孩子心里已经想着在回家之前还可以与自己身边的小伙伴去哪里玩耍一下了。

    可是就在他们其中某些人正要跑出那扇木制的校门时,一声咆哮瞬间就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都不许走,还没有到放学时间,所有人都围着操场跑上三圈才可以回家。哦,当然,小豆豆你不用。”伴随着声音,一个雄壮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身高接近两米,黝黑的皮肤,圆脑袋,正是这个学校唯一的体能教练吴大雄。只要一眼就可以发现,他的名字和身形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当然,如果换成是大熊的话,想来是更没有人会反对的了。不过也不能只是以貌取人,这吴大雄能做到这儿的体能教练也不是吹的,本身力气就大,一个人扛着三四百斤的东西也算是家常便饭,再加上本来也有加入过百花帝国的军队,虽然是已经退伍了,但是以他的本来的身体素质加上从军队里学来的战斗技巧让他这个教练也就当得是实至名归了。毕竟他也是这青花镇的第一勇士。

    但是这对于那群孩子来说,现在的情况可是十分不好的。除了那个被吴大雄点名可以不用跑的四岁的小男孩以外,其他十几个六七岁的孩子的心里可是郁闷到极点了。竟然在跑出校门前就撞上了这只大狗熊,看来今天还真不是什么好日子。

    吴大雄就站在教师办公室的门口,浑圆的双目盯着那群孩子,摆明了就是在说,你们这群小子不跑试试看。之前冲在第一的孩子很不甘愿的看看自己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也注视着他,无奈之下只能哭丧着一张脸慢慢往回抬起脚开始跑了起来,很明显,他就是这群孩子中的那个带头的了。但是就在他跑了没两步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雄算了,今天是我状态不太好,就让他们提前放学吧,都不用跑了。”正是奥斯,听到他这么说,所有的孩子仿佛又从地狱回到了天堂。一个个哄笑着一溜烟就跑不见了,甚至不给吴大雄一个接话的机会。天知道要是再等的话,那个魔鬼教官还能想出什么别的花招来整自己。

    这一下倒好,这可换成了吴大雄郁闷了。校长这话才一出,甚至才说完前半句,那些小家伙就已经开始动了。等校长这话一说完,几乎全都跑出去了。

    “校长,您看您,每次都是这样。”吴大雄有些不甘的说。每次一要给这些小家伙加大训练的时候校长都会出来阻拦。不过他也不是真的有什么怨气,毕竟他也是听着奥斯的课长大的,他对奥斯的尊敬绝对是足够的。

    奥斯笑了笑:“这也没什么,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嘛,总是不好太苛刻的。”

    “他们这都是被您和蓝玉惯坏的。”吴大雄本来嗓门就大,虽然这会儿并不像之前的那种音量,但是绝对也跟上了喇叭似的。

    “你这句话要是被蓝玉听到你可就完了。”奥斯同时还向背对校门口的吴大雄使了使眼色,不过很明显,对方神经大条的并没有发现。

    “放心吧校长,蓝玉中午就回家了,就算她在这儿,咱爷们儿也不会怕,嘿嘿。”说着还用他那厚实的手掌拍了拍同样结实的胸脯。

    他们所说的蓝玉,也正是这个学校的第三位老师,教导那些孩子认字与文法的老师。本身也是现在青花镇的镇长蓝无为的小女儿。这蓝无为比奥斯要小上几岁,从小就是一起长大,再加上蓝家与奥家的关系本来就不错,蓝玉来这里做老师其实也是蓝无为让女儿来这里帮奥斯的忙的,毕竟奥斯年纪也打了。只是这蓝玉的脾气却不是像她的名字那样的,那可是暴躁的很。况且,她同时也是吴大雄的妻子,吴大雄平时就是个妻管严。他说出刚才那些话也是想着蓝玉现在并不在这里。但是就在下一秒,他彻底绝望了。

    “吴大雄,你把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次!”一道蓝色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吴大雄身后十米左右的地方,蓝色的眼眸,淡蓝色的头发外加高挑的身材,正是吴大雄的“贤内助”蓝玉。

    听到那句咬牙切齿的话,吴大雄的身体一个哆嗦。尽管这个动作出现在他这样的体型的人的身上显示着好像十分地不搭,但这动作的的确确是出现了。伴随着身后传来的浓烈的杀气,吴大雄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当他再次确认到站在他身后的就是蓝玉的时候,他知道他完蛋了。

    “其实,这个,那个,你听我解…”

    “不用解释了,一边呆着去,等会收拾你。”就在吴大雄的那个解释的释字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蓝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之后便微笑着看向奥斯。

    “校长,这个是家父让我带来给您的,还有这个,这个是给小天的。”就在吴大雄心怀绝望的退到一边的时候,蓝玉也将原先提在手中的那个用蓝色的布料包裹着的东西交给了奥斯。可以看出里面是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叠放在一起。只是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大盒子里的是蓝叶草,小盒子里面放的是蓝叶果,知道您喜欢喝蓝叶草茶,这是父亲在今年收成里面挑选了些最好的,所以就让我给您带过来。”

    青花镇的人除了种植谷物之外,最出名的就是这蓝叶草,也正是这青花镇名字的来源。蓝叶草长成之后,不到一尺高,共有四瓣叶子,中间的花蕊开放之后结出的果实就是蓝叶果,收成后这蓝叶果可以直接食用,而蓝叶草的叶子也是可以用来泡茶,两者都是以强身健体和延年益寿的功效著称的,这也是这个青花镇的主要收入来源了。每年收成之后,青花镇可能也就只有蓝奥两家可以因为蓝无为的原因留下一些,其余的都送往首都百花城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大城市了。

    奥斯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包裹。心想自己的这个老朋友是真够意思,转而对蓝玉说:“替我谢谢无为。”

    蓝玉也是稍微躬身回礼,“校长,我想小天在家可能也等急了,不如您先回家吧?”蓝玉这句话虽然是对着奥斯说的,但是眼睛却始终盯着站在一旁的吴大雄。

    接受到蓝玉的眼神,吴大雄再次打了个哆嗦,继而用那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奥斯。现在的他甚至就好像刚才那些孩子看着他的样子了。

    奥斯当然看到了吴大雄求助的眼神了,只是这可不是自己能管的事情了。假装看不到那无助的眼睛,目不斜视地再次朝蓝玉点了点头,就连教师办公室也不回了,直接往校外走去。

    “校长,您不能这样…”吴大雄颤抖着说完了这句话,剩下的却被蓝玉那仿佛可以杀人的眼神挡了回去。看看他,就好像是被一只耗子卡在了喉咙里,那表情是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了。

    当然,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走到校门边的奥斯还是回头看了看他。只不过这一眼对于吴大雄来说,那是还不如不看呢!因为奥斯的眼睛里只是有些同情罢了。听清楚,是同情,还只是有些…很明显,这个校长对于这种事情肯定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那意思摆明了就是说,“你小子,还是自求多福吧!”

    就在奥斯的身影刚从校门的区域消失的时候,学校里面的暮然发出了一声杀猪似的叫声,就算离得老远也可以隐约听到,那声音只是一直在说“我再也不敢了…”

    出了校门拐出了几个弯之后,奥斯已经走到了靠近着青花镇的镇郊的地方,与蓝家的镇长府邸不一样,奥斯喜欢安静,所以自然而然也就把自己的宅子安置在这镇子的边陲地带了。尽管他这么做让蓝无为鄙视与羡慕了很久。但是他也是一句话把对方说的无法反驳了。

    “有本事,你也搬过来啊!你看乡亲们干不干。”

    远远的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家,奥斯也就走快了两步。其实要说他家是在镇子的边陲也不尽然,因为他家其实是在这个镇子两三里外的蓝叶山脚下。但说是蓝叶山,也只不过是个数百米高的小丘陵,也正是蓝叶草的产地。蓝叶草都是野生的,是由这蓝叶山孕育出来的,无法进行人工种植,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稀有了。所以,除了采摘季节之外,这里也平时也可以说是冷清了,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才得到奥斯的喜爱。

    看着那独门独户的屋子上飘出的袅袅炊烟,奥斯原本已经加快的脚步也变得更快了。每天回家的时候,他都会这样。

    “小天,我回来了。”推开了门,奥斯走进了这个他已经住了几十年的家。

    奥斯的家不大,前门就是用矮墙围出来的院子中开的一个缺口,两扇崭新的木门,这还是他前年换的,之前的早就破烂不堪了。院子里是两间平房,一间是他自己住的,一间则是以前儿子住的,现在也是孙子住的了。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的,中间就是摆了一张竹桌,四边还放了四把竹椅,这些也都是在这山里面就地取材制作的。他把自己的房间隔出了一小块地方用作厨房,整个家看起来就是简简单单的,但是却让人很舒服。

    听到奥斯的声音,一阵轻快地脚步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个矮小的人影从从里面跑了出来。

    月白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眸,大眼睛,高鼻梁,雪白的肤色,他就是奥斯那唯一的孙子,奥天。

    月色的头发来自于父亲,而蓝色眼眸则是来自于母亲了。奥家世世代代都是月白色的体毛,这个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别看奥斯现在头发和胡须都花白了,原先却也是月色,只是没有奥天这孩子的好看,因为这孩子的头发还带着点金色。而奥天的母亲,则是蓝无为的大女儿,这蓝眸也就没什么说的了。这也是奥蓝两家这么好的原因之一。但是就在见到奥天之前,这两家的人谁也想不到这孩子竟然会长得这么好看,而且还十分清秀,虽然皮肤很白,却并不是那种不健康的颜色。两家人对这个小家伙更是疼爱。

    那小小的身影在看到了奥斯之后,一下子就冲过来扑进了奥斯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奥天抱住自己之后,奥斯的心头却出现了一丝丝不妙的感觉。

    “爷爷,你终于回来了!”

    望着自己的孙子,奥斯发现他的眼睛周围有些红红的,眼眶中还有些湿润,这一看明显就是哭过了。

    “小天,出什么事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爷爷,我找他去。”原本面对任何事情都是十分优雅平静的奥斯这时再也不淡定了,两只眼睛就差喷火了。也是,这俗语说的好,龙有逆鳞,不可触之,老虎嘴上的毛是可以随便拔的么!

    奥天十分聪明,早在五岁还没到就已经把奥斯所知道的所有史诗都背了下来,而且因为住在这山脚下总是在这山间玩耍,身体素质自然也不在话下。所以奥斯也只是让奥天上了一年的学校就回家开始自学那些史诗中的深意与吟唱了。只是,现在的奥斯的内心竟然出现了一丝悔恨,所谓的关心则乱就是这样吧!如果奥天真的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是的,没人欺负我,只是阿福它…”奥天回头望了望厨房的位置,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阿福它怎么了?”听到奥天这么说,奥斯之前一直悬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孙子出事了就好。刚才他甚至想过要真是奥天出事了的话,他肯定会去找人拼命的。

    “阿福它被青竹蛇咬了。”阿福其实就是这奥斯爷孙俩养的一条土狗,专门用来看家护院的,平时要是有生人来了它绝对就是第一个发现的。自从奥天回到了这里,阿福就已经在了,也可以说是陪着他长大的,奥天和它的感情当然也就很深了。

    “什么!”奥斯听了也是震惊,要知道这青竹蛇可是生活在蓝叶山的深山里的,平时根本就不会出来。尽管奥家是住在这山脚下,可是奥斯这辈子也都是只听过而没有见过的。

    “小天,你确定是青竹蛇?”

    奥天点了点头,“一定是的,我听到院子外面好像有人叫我的名字,然后我就出去了一下,只不过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可是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阿福倒在厨房门口。一条全身都是靛蓝色的小蛇就从厨房里窜了出来,从门口跑了出去,等我再去追就已经不见了。”

    “你去追青竹蛇?你这孩子,你怎么可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要是受伤了怎么办?”听到奥天竟然去追那逃跑了的青竹蛇,奥斯原本放下的心又悬了一下。这心脏跌宕起伏的感觉在他这个年纪来说可是很要命的。

    看着奥天的样子,奥斯原本还打算多说几句结果也就算了。

    “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好了,我们去看看阿福吧!”听到奥斯这么说,奥天才破涕为笑,拉着奥斯的手飞快的跑进了厨房。

    果然,就在奥斯走进厨房的时候,就看到阿福倒在地上还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只是嘴巴和脖子上的一小块地方不知怎么被涂抹上了一层蓝色。

    奥斯俯下身来,他发现阿福的伤口竟然就是在脖子上那抹蓝色的位置,果然那蓝色之下竟然有两个不易察觉的小洞。稍微碰触便有一层蓝色的粉末粘在手上。尽管阿福现在的状态看上去并不乐观,但是奥斯知道,正是这伤口上以及嘴边的蓝色粉末已经让阿福脱离了危险,只不过现在还处于虚弱状态而已。

    奥斯将手上的蓝色粉末凑到鼻子下闻了闻。这是!蓝叶草!

    奥斯回头看了看矗立在身后的小小身影,“小天,你用了蓝叶草?”

    被奥斯这么一说,奥天的脸立刻红了一下,他的确是用了蓝叶草,只不过他跑到奥斯的房间去找蓝叶草的时候却发现只剩最后三片了。情急之下他就全部拿了过来,两片磨成粉给阿福服下,剩下一片则是涂在了伤口上。现在回想起来,他才开始想到奥斯是不是会不高兴,毕竟那蓝叶草可是很珍贵的,就连爷爷平时用来泡茶也只是切下一小块儿,这次居然一下子就被他拿走了三大片。

    奥斯看到奥天脸红就知道他会错意了,赶忙就说:“小天,爷爷并没有怪你,你做的很对,阿福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只是你怎么知道蓝叶草可以解的了这青竹蛇的毒?”

    听到奥斯说没有怪自己,奥天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也看向奥斯,“爷爷不是总说,只要是毒物,那么在它的周围肯定就有解毒的东西,而且这青竹蛇不就是要依靠在蓝叶草的旁边生活的么,所以我就想蓝叶草说不定就能解的了这青竹蛇的毒,这才拿来试试看。”

    毕竟是奥斯带大的,奥天在恢复面色的一瞬就像个小大人一样展现出了优雅的感觉,身上的气质也变得好似古井一般波澜不惊了。这一瞬间的改变还真是让人惊讶。

    奥斯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这个孙子不是一般的聪明。而且对于自己所说的话也是有所留意。再加上这处理事情的方式,虽然还没有达到处变不惊的程度,但是以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来说也算是不错了。这也令奥斯十分满意。

    “阿福的确是没事了。只要明天再用上两片蓝叶草,内服外敷结合,肯定就能把余毒清理干净了。毕竟不能急功近利,要是一次下药下得太狠了,那可就不好了,可能还会有反作用。”后面的一句话是说给奥天听得,奥斯也知道奥天和阿福的感情很好,但是这些事情毕竟是急不来的。

    果然,听到奥斯的话之后,奥天的小脸上还是出现了一丝丝的失望。不过爷爷也都说了阿福不会有事,那奥天也就放心了。这孩子对于奥斯说的话总是深信不疑的,毕竟有很多奥斯所说的东西都被证明是对的了。

    “不过,这青竹蛇竟然会出现在山脚下,这个事情可是可大可小的。小天,等会我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家照顾阿福好了。我很快就回来。把大门关好,那蛇可是不会爬墙的。”

    奥斯跟奥天稍微交代了两句之后便匆忙出了家门,那包从蓝玉那里拿回来的蓝叶草和蓝叶果却被他就这么放在了大门边,但是他却不知道,正因为他忘了跟奥天交代这件事情,甚至差点发生让他悔恨终生的事情。

    奥斯的脚步很快,出了家门就往小镇中心走。他的目的地就是镇中的镇长府邸,也就是他的好友蓝无为的家。正如他所说的,在蓝叶山山脚下竟然出现了青竹蛇,那绝对就不是一件小事情了。

    就像奥天所知道的那样,整个青花镇的镇民都知道,这青竹蛇正可以说是蓝叶草的守护者,而它也是要依靠蓝叶草生存的,两个物种就是出于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全镇的人都为了蓝叶草的收获而忙碌。而进山的队伍中,一半是采草的,另外一半不用想也知道,那就是打蛇的。

    所有进山打蛇的人,个个都是全副武装,全身上下除了眼睛之外没有一个地方露出来,同时右手还要戴上一支厚重的手套,每当遇到蛇,就把戴了手套的右手伸过去让蛇咬住,继而抽取青竹蛇的毒液。而当青竹蛇把毒囊里的毒液全部都注射到手套里的时候,它的威胁也就不见了。结果可想而知。

    况且,这蛇的身上更是全身上下都可以入药。那也是大大的补品啊!不过,就算是打蛇也不会赶尽杀绝,就像刚才所说的,蓝叶草与青竹蛇是互利共生的关系,而蓝叶草不能人工种植,因为它所需要的养料正是这青竹蛇的毒液。所以青花镇的镇民进山,无论怎么样都是秉持一个原则,那就是没成熟的草不摘,没长大的蛇不杀。

    但是现在,竟然有一条青竹蛇从蓝叶山里面跑了出来。要是真的让它跑到了小镇里面,那么要是在众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来到了镇长府前,也没有让守卫去通报,奥斯便径直往里走去。门口的两个守卫倒也没有拦他,毕竟这位他们也是见得多了,当然也知道这是镇长大人多年的好友。而且看奥斯那肯定是有急事才如此匆忙的样子,谁也不会上去自讨没趣的。他们也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也就是个在镇长府邸外面站卫兵的,能管的上什么事啊!

    镇长就是镇长,这府邸一看就知道不一样,一样是进了大门先经过一个院子,只是这个院子要是拿奥斯他们家的来比,那这里可就是空中花园了。里面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草,这百花国也正是因为这些奇花异草得名的,所以家家户户都会种上一些。只是这青花镇里面,倒是没人能和镇长这里比的了

    经过了花园往里走便可以看到一栋三层楼的建筑,用通体白色的白灰石建成,比起奥斯那里哪止气派,这里也就成了皇宫了。

    镇长府邸白日里大门是不关的,而就在奥斯往里走的时候却差点与一个人撞个满怀。

    “奥斯校长,您怎么来了?请进,我这就去跟老爷通报。”就在这蓝府管家刚看到有人差点撞到自己的时候先是有些恼火,而就在看到对面的是奥斯的时候这恼火也就转化成了吃惊。吃惊是因为这个平日都是温文尔雅的奥斯校长怎么此刻好像火急火燎似的。

    “不用了,蓝无为在书房吧?我自己上去。”在得到了管家的确认后,奥斯迈开脚步直接从一旁的楼梯往楼上走去。留下在一旁苦笑的管家,他心想,这奥斯校长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不过这也是老爷允许的,自己也没辙。

    上了三楼,先看到一个小的会客室,会客室的左手边就是书房。奥斯轻车熟路的便走了进去。当然,作为他这样的绅士在进门之前还是会敲敲门的。

    一眼望去,整间书房都是以白色调为主,门口的右边有两扇窗,窗边悬挂着白色的窗帘,左边放了一个大大的红木书柜,高大概有三米了,长近四米,宽一米五,里面也放满了书。而正对着门口,则是放了一张白色的大书桌,可以看得出来,这并不是它原本的颜色,这是漆上去的。后面的墙壁上则挂着一幅镇长的画像。同时,整个房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清香,应该是来自于书桌上以及窗边的植物。总之,这个书房给人的感觉就是明亮与舒服,不会有一点点的压抑。而就在那书桌前面坐着一个看上去与奥斯差不多年纪的老者,蓝白相间的头发,一样蓝色的眼睛,脸上也显示出了岁月的痕迹。但尽管如此,他的眼睛里也闪现着抖擞的精光。正是青花镇镇长,蓝无为。

    “我听小玉说你已经回家了,怎么又跑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嫌我给的蓝叶草不够分量,有上我这儿来蹭一壶了?哈哈。”尽管话语之间有些戏谑,不过很明显,当坐在书桌前的蓝无为抬头看到是奥斯来找自己的时候是很开心地。

    奥斯摇了摇头,“有件事情,我想还是要告诉你。”

    听到奥斯这句话的时候,蓝无为先是愣了愣,这老家伙竟然没有回嘴。看来他要说的事情不是小事。随之,蓝无为也沉下了气,让奥斯坐到了自己的面前,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说吧。”蓝无为朝奥斯抬了抬下巴,表示他可以说了。

    奥斯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他也是需要稍微整理一下思绪的,“小天今天见到了一条青竹蛇,就在我家里。”

    “不就是一条青竹蛇么,等等,你说什么?青竹蛇?老家伙,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当蓝无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但是当他看到奥斯的脸还是那样严肃的时候,他知道,奥斯并不是在开玩笑的。

    “小天他怎么样,没事吧?”奥天可不只是奥斯的孙子,也是蓝无为的外孙,他当然着急了。

    “小天他没事,只是阿福被咬了。”

    “真的?”

    “废话,要是小天被咬了,你觉得我会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

    蓝无为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我现在就让人去贴出告示,如果那蛇回了山里自然是好,要是没有的话就一定要捉到。”

    蓝无为看了看对面的奥斯,想了想,用十分肯定的语气说:“老家伙,这次你必须听我的,让小天明天就搬到我这里来吧!”他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外孙的安全着想。

    奥斯同样注视着蓝无为,他也陷入了思考,蓝无为的想法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而此时的蓝无为虽然看上去平静,但是心里却是很着急,之前他就提过希望让奥天搬来城主府,但是奥斯不同意,看在他孤零零一个人,蓝无为也就由他了,反正不过是住在奥斯那边,自己又不是见不到。可是今天的这件事情让蓝无为感到危机了,这次没伤到也就算了,但是这种事情可一那就可二,谁也保不定要是哪天再跑来一条给自己这个小外孙一口,那他就要找奥斯拼命了。

    “我同意。”奥斯叹了口气,毕竟为了孙子着想,由不得他不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