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圣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6本章字数:9347字

    就在奥斯出门后不久,只见奥天将大门关好,但他并不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是同样出了门。看他离去的方向,那竟然就是往蓝叶山去的。

    原来,就在奥天回到厨房的时候才想起来,家里已经没有蓝叶草了,而阿福明天还要上药。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唯一想到的就是,进山!

    虽然太阳已经渐西了,不过时间还算是早。他就这么想着,给奥斯留了一张字条。

    只见那字条上写着,“爷爷,我去蓝叶山给阿福找草药,不会走远,马上回来。”

    奥小天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他可没有进山采过草,当然不知道要准备些什么,也就是一心想着阿福这才贸贸然出了门。全身上下依旧是之前那单薄的布衣而已。

    阵阵秋风从他的身边吹过,虽然只是刚刚入秋,但是与夏季比起来却也已经是大大的不同了。

    蓝叶山距离奥天的家很近,也就是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奥天便已经站在入山口处。虽然是为了阿福,但是可以看出,就在奥天的小脸上不断地流露出一丝丝的兴奋。这可是他第一次进山啊!

    整座蓝叶山此时就像是一座翡蓝的宝库,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现着那璀璨的蓝光,一眼望去,就像是一颗天然纯净的蓝宝石一样。

    无心再欣赏美景,奥天赶忙加快了脚步,虽然他已经给奥斯留下了字条,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比奥斯提前回到家里,这样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也不会让爷爷为自己过于担心了。奥天的本性就是这样,孝顺,善良。

    走进了蓝叶山中,奥天的感觉瞬间就不同了。原先站在外面看蓝叶山,也只是觉得那是炫美瑰丽,只是一进来,原来的瑰丽不减,却多出了那一份恬静与自然。

    奥天忽然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化作一粒尘埃与这蓝叶山相溶一隅,他自己就好像是这蓝叶山的一份子,一股庞大的生命气息瞬间将他笼罩起来。好像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与那山间的生灵对话一般。

    可是想到阿福现在还是处于虚弱之中,奥天原本激荡的心神也在瞬间就沉淀了一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让那庞大的宁静进入自己的身体,奥天的心神再次稳定下来。循着那被青花镇祖祖代代开辟出来的山道就这么一路走了进去。

    他也不敢有所停留,毕竟他也是偷偷跑出来的。要是让爷爷回家发现自己竟然跑到山里面来的话,那爷爷肯定又要生气了。

    他首先就将目标放在了距离不远海拔也就只有二百来米的半山腰。以前就总是听城里的大人们说了,蓝叶草可不是遍地都是的,最少也要到达了那半山腰的位置才有可能看得到。所以,他当然就不会再在这山脚下浪费时间了。

    只是,奥天是这么一边想着一边向前走的,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尽管在这蓝叶山四周围都是一片蓝色植物的海洋,但是就在他自己的身边却不时有一层深蓝色的气体在环绕。但是每次就在他即将发现的时候,那气体便忽而消散,隐没在四周了。

    而就在他往半山腰前进时,也是奥斯刚刚抵达城主府的时候。

    蓝无为在得到奥斯的答案之后,也稍微松了口气。看来事情也都解决了,即刻就让管家去泡了一壶蓝叶草茶。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再说他也挺久没见奥斯了。而看到蓝无为拿出了蓝叶草,奥斯当然也愿意留下来享受一下,毕竟之前他的神经都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对于他这个年纪的老人家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和煦的山风抚着奥天的脸庞,甚至还能看到他的额头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虽然说他的身体素质是不错的,但是他毕竟还是个只有八岁的孩子。

    “怎么都没有呢,碰上的都是还没有开花的。”奥天自言自语的说着,从他进来这蓝叶山到现在,也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了。

    “不行了,要是再找不到太阳就要下山了。今天看来还是算了,实在不行明天去找外公要一些吧!”

    奥天摇了摇头,看向那已经开始接近地平线的太阳。他也知道自己今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了。就在他回过头准备下山的时候。那层蓝色的气体又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这次却与之前不同,这次相当的浓烈,甚至就算不用太过注意只要一眼就可以发现。而且之前的蓝色气体只是在他身体周围环绕一个圈,但是这次却是好像要将他整个人都要包裹起来似的。

    而且,伴随着那蓝色气体的出现,在那蓝叶山的更深处也传来了一阵空灵的声音。那声音只是在叫着奥天的名字。

    “这,这不是之前家门外的。”是的,这正是奥天对奥斯所说的那声在家门外叫自己名字的声音。而这声音,现在又出现了。

    “谁,到底是谁?”奥天虽然惊慌,但是平时的冷静也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就在这一个八岁大的孩子脸上出现了原本不属于他的沉着。这也是在他发现周围的那种蓝色的气体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伤害的情况下的表现。

    奥天回过身,望向那声音传来的幽邃的林荫小路。悄然从身后腰间抽出了一把小小的匕首。虽然没有实战过,但是他也是从吴大雄那里学来了一套防身术。无论对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他相信自己还是可以稍微应对一下的。况且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也让他尽量放下了一些警惕。

    而就在他抽出匕首的那一刻,对面那空灵的声音也再次响起了。

    “孩子,不用害怕,我并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来寻求你的帮助而已。”说着,奥天便看到对面的那条林荫小路上忽然闪现出一道身影。一只全身都是深蓝色的物种出现在他的面前,那竟然是……一只羊。

    看到那身影的出现,奥天先是大吃一惊,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他确定了。没错,就是一只羊,一只全身深蓝的羚羊,黑色的眼睛,两对长约半米的黑色的犄角就在头顶上方。身长接近两米,而身高则是快要一丈了。全身闪耀着与这蓝叶山相交辉映的湛蓝色光芒。

    这是四角摩羯,奥天曾经听奥斯提起过。传说在这蓝叶山的深处,就栖息着这种魔兽,他们是用头顶上的角来区分强弱的,这只四角的,很明显已经达到了地兽的境界了。但是别看这四角摩羯长相有些阴森,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光明与水属性的魔兽。

    奥天此时也放下了心防,奥斯所传授给他的知识里面让他知道,对方可是一只地兽啊!如果是想要他的命的话,那绝对就是须臾之间的事情。

    况且,小孩子都是有好奇心的,听闻这么一只强大的魔兽竟然来找他寻求帮助,他也是愣了愣神。

    “你要我帮助你?”奥天已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是的,孩子。我需要你的帮助,救我的孩子。”四角摩羯开始慢慢走向奥天,就在他身前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的孩子现在正处于困境之中,如果不能救他,那么他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求求你,人类少年,请帮助我!”为了让奥天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诚意,这头四角摩羯甚至低下了头,将头贴近了地面,就好像人类的鞠躬一样。

    他这样的举动令奥天更加震惊了,他知道魔兽与普通的野兽是不一样的,他们有智慧,所以他们更是高傲的存在,而现在这只高傲的四角摩羯竟然向自己行礼。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你、你别这样,我答应你就是。可是我要怎么做?”善良,永远都是最好的品质。

    听到奥天答应了自己,四角摩羯抬起他的头。眼睛里精光闪烁,甚至可以看到有些湿润了。他原以为这人类孩子并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自己的。毕竟他是魔兽,人类能够站在他面前而不害怕就已经是很好的了。

    “你真的愿意帮助我?”他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奥天点了点头,“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可以感觉得到你心中的悲伤,那种即将失去亲人的悲伤。我想我应该帮助你。”

    “孩子,坐到我的背上来。”四角摩羯一个转身,然后就在奥天面前伏下了身子。只见奥天也是顺势就在其后背上单手一撑,直接跨坐在这四角摩羯的背上。紧接着就看那四角摩羯瞬然起身,朝着那来时的路跑了起来,仅仅就是几个跳跃便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你说什么!”只见奥斯一巴掌排在桌子上,就连放在他手边的蓝叶草茶也从杯子里被溅出了几滴落在桌子上。可想而知他现在内心的状态了,没错,那就是惊怒交加!

    原来就在奥斯答应了蓝无为的时候,蓝无为就已经派人去他们家接奥天过来了。但是家仆去了之后发现除了依然虚弱躺在厨房里的阿福,剩下的就是摆在院子的餐桌上孙少爷留下的字条了。

    孙少爷竟然进山了,这可是令家仆们都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了。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城主府将此事上报。而当管家急急忙忙跑上三楼将这件事禀报之后,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不只是奥斯,就连蓝无为现在心里也是感到没着没落的。他自然也担心,只是他的表现却是比奥斯要冷静多了。

    “这小子,竟然一个人跑进山里去。蓝山,你马上叫所有人准备一下,全部上山去找小天!”

    “是,老爷。”管家听了蓝无为的吩咐立马就转身跑下楼了。

    而此时的奥斯已经经过了之前的惊怒,现在心里满是悔恨,自己怎么就没说清楚就把那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呢!是啊,我应该想到他会这么做的。

    “不行,我也要去找他。”说着,奥斯便站起身就要往外走,但是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间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正是蓝无为。

    此时的蓝无为全身上下都释放出一股令奥斯无法抵挡的气息,一下站不稳就跌坐回椅子上。

    “你干什么!”这一声估计是奥斯生平最大的声音了,现在的他已经顾不得什么优雅了。整句话根本就是咆哮出来的。是啊,如果奥天出了什么事情,他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你觉得你去有用么?我可不想找到小天之后还要派人进山去找你。“蓝无为淡淡地说。

    奥斯没再吭声,他知道蓝无为说的是真的。自己只不过是个教书的,况且又一大把年纪了。这个时候再跟着那群年轻人一起进山去找人,很有可能就是扯别人后腿。

    看着自己的老朋友颓然的样子,蓝无为叹了口气。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吧!他们找到小天的第一时间就会带他回这里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小天那孩子不会有事的。”

    蓝无为重新收敛自己的气息,但是就在他那稍显沉重的表情下也在思考着一件事情。而就在他左手的小指与无名指上,两只湛蓝色的戒指则是随着他气息的收敛也一闪而没。

    “奥斯,不如把小天送去南月学院吧?我想让他接触轮回师。”

    奥斯听了他的话全身一震,但是并没有说话。而另外一边的蓝无为仿佛也不着急,只是依旧静静地站在一边。

    “难道就不能让他过平静的生活么?”

    蓝无为轻轻一笑,“就好像你这样,连保护自己的能力也没有?”

    奥斯抬起了头,瞪着一双眼睛怒视蓝无为。他刚才说的话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蓝无为倒也不在意,任由奥斯看着,只是也稍稍回过头看着奥斯并摆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来。

    蓝无为倒不怕奥斯和自己动手,毕竟身为中阶轮回师的他可是不会怕对方这么一个普通人的。这个提议就像是让奥天搬到城主府来一样,只不过奥斯之前对这件事的态度是更加坚决的。

    蓝无为也知道,自从自己的女儿女婿离世之后,奥斯就把奥天当做唯一的亲人,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他只想让奥天作为一个普通人幸福平静地过完这一生。

    要是放在以前,蓝无为当然不会当着奥斯的面提起让奥天去做轮回师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他放弃了,蓝家世世代代都是有轮回师传承的,就像蓝无为自己也是。他能在城主这个位子上坐这么多年,一是政绩,另一个也就是源于他的实力了。

    而这次则是八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让奥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蓝无为当让也就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奥天的天赋他不知道,但是想来也是不会差的。

    奥斯叹了口气,看得出来他是经过了很大的思想斗争的。

    “等小天回来让他自己决定吧!我、我不反对。”

    奥天坐在那四角摩羯的背上往那蓝叶山的深处前进。这四角摩羯的背上十分舒服,在前进的过程中奥天甚至没有感觉到一丝颠簸。尽管如此,他还是紧张地抓紧了这只地兽后背的兽毛。

    太阳已经下山了,点点的星光开始慢慢浮现在夜空之上。与白天的景色不同,星空下的蓝叶山更显现出一种温柔。

    不过那四角摩羯的速度太快了,每次都是奥天还来不及看周围的景色的时候就已经从旁边掠过了。

    一路上,这一人一兽之间并没有说什么话。奥天是因为周围的事物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而四角摩羯就更不用说了,他是在担心他的孩子。

    “你今天是不是还去了我家外面,我下午在家的时候听过你叫我的声音。虽然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你的。”奥天在习惯了周围的景物之后,也在此时向四角摩羯提出了他的疑问。

    “不,孩子。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座森林。而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四角摩羯摇了摇头。

    “但是你刚才也叫了我的名字。就在那边,就在那个山腰上,你出现之前。”奥天有些急了。

    “孩子,我没有必要骗你,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个呼唤你名字的声音,正是来自于这蓝叶山的山灵。而我也是根据山灵的指引找到你的。”

    “那我身边那团蓝色的气体也不是你释放出来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你,身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们到了。”说完,就在奥天还想继续发问的时候那四角摩羯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现在他们身边已经看不到别的东西了,一眼望过去,全都是蓝色的树,蓝杉树。

    “这就是蓝杉树林。这里已经是蓝叶山的中心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孩子就在这蓝杉树林里面。距离这里也就几百米的位置。”四角摩羯朝树林的方向拱了拱脑袋。

    “孩子,你能听到我说话,那就代表你的心灵是无比纯洁的。而根据你所描述的,我可以肯定这蓝叶山的山灵在你进入这山的范围开始就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了。所以,我并不害怕你有危险。剩下的路就必须是你自己去走了,山灵曾经定下禁忌,那就是我们魔兽是不可以踏足这片神圣的领地的。我的孩子就靠你了。”说完,这四角摩羯已然是潸然泪下了。

    奥天握紧了拳头,要说他现在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毕竟是答应了别人的事情,那么自己就必须尽力去完成。

    而正像那四角摩羯所说的,自己站在这蓝杉树林前面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反而就在他将目光移动望向树林深处的时候。那声音又再次出现了。

    “想不到还有人能找到这里。进来吧,孩子。来我这里。”那声音仿佛就是从这蓝杉树林的中心传出来的。相比于之前,显得没那么空洞却更加清楚。

    这次,就连那四角摩羯也听到了这个声音。

    他匍匐下身子,“伟大的蓝杉山灵,请原谅我的疏忽。我的孩子走进了您的领域。请将他释放吧!我愿意用我的生命代他赎罪。”

    “放心吧,我并没有为难那只小东西,他的灵智还没打开,算不得魔兽,没有违反我的禁忌。等会他们两个会一起出来的。”听了山灵的这句话,那四角摩羯再次拜了下去。

    奥天站在一旁看得十分清楚,那四角摩羯在拜下去的一刻,身子竟然是不自觉的在颤抖着。

    既然都来到这里了,奥天自然不可能随意离去。而且对方好像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想法。

    并没有再去把自己身后的那把小匕首抽出来,奥天迈开大步便走进了那蓝色的树海。

    也就在他刚踏入这蓝杉树林的一刻,他的身体忽然剧烈抖动起来。

    奥天也是大吃一惊,但是当他想要转身退出这森林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身体了。原先已经不见了的蓝色气体再一次出现在他身体周遭。只是这次相比于之前的两次来的更为猛烈。

    处于失控状态下的奥天发现,这蓝色的气体竟然就是从那森林深处徐徐飘荡出来的,甚至还在空气中激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那一圈又一圈的蓝色将他整个包裹了起来。奥天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到外面了。在他的眼前出现的,就是一片璀璨的碧蓝。

    奥天感觉到,这蓝色非但不是寒冷的,甚至就在贴近他的身体的时候还有一阵暖洋洋的感觉。下一刻,当他整个人都融入这团蓝云的时候,他也消失在那四角摩羯的眼前。

    奥天只觉得眼前的蓝光越来越亮,他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双眼闭了起来。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层蓝光所带来的暖意也就瞬间消逝了。而他也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达了这蓝杉树林的中心地带。

    在他的面前,已经不是原先的树海了。甚至可以说,现在他的面前就只有一棵树。

    是的,只有一棵。就在他进来之前便发现了,这蓝杉树每一棵都有将近四丈的高度,估计要三个陈年人才能够合抱住。而眼前的这一棵甚至比他之前看到的要大得多。

    粗略估计,这棵树应该已经接近十丈高了。而且粗细方面竟然是外面那些蓝杉树的一倍有余。也就是说,至少要有六个成年人才能抱住这棵树。而且不似外面的那些通体幽蓝,这一棵,整个树身都散发出一阵碧蓝色的光芒。就连天上的星辰都被那光芒夺取了原有的色彩。

    就在那巨大的蓝杉树上,碧蓝色的叶子不停地摆动着,而就在那树上,竟然结出一对连楹通体碧蓝的蓝叶果。

    奥天并不是没有见过蓝叶果,但是看到这个场景他也是长大了嘴巴。并无其他,只是这蓝叶果实在、实在是太大了。

    普通的蓝叶果顶多也就是和自己的拳头差不多大,而两个大蓝叶果却已经可以和一个皮球相比了。

    “怎么这树也结蓝叶果的么?还要这么大,而且,刚才在外面我怎么没看见这棵大树啊!”奥天低头细语道。

    “哈哈哈,这蓝叶果原本就是结在蓝杉树上,外面的那些个蓝叶草不过是受到蓝杉树的生命能量的感染而进化的,原先那些也不过就是些普通的小草罢了。你看不到,不过是因为这碧蓝杉树在我的结界里,如果不是我拉你进来,你就算在这蓝杉林里转破了头也是找不到的。”

    只见就在那声音所说的碧蓝杉树的后面走出了一个人影。

    他走的并不快,奥天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看上去好像是一个老者,身着白色的长袍,光秃秃的头顶下是一对精光闪闪的小眼睛,大鼻子,因为花白的胡须过于茂密,所以也看不到那人的嘴巴。而就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只小小的蓝色影子,是一只缩小版的四角摩羯,只是他的头上连一支角也没有,体型也就与普通的羚羊一般大。

    “您就是这蓝叶山的山灵?”很明显,刚才的那句话正是出自于面前的这位老者。虽然奥天用的是疑问句,但是答案却是早已知晓的。话一出口,他也就顺势拜了下去。

    “我的名字叫空山,但我可不是什么山灵,我也是人类。孩子,我能感觉到你体内有一股十分纯净的能量。从你一进山我就发现了,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何要来这里。”只是从虚空上一托,奥天的身体便被那空山托起。而之前一直站在那空山之灵身后的小摩羯这时正睁大了眼睛看着奥天,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此时的空山之灵的声音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空洞,一听之下,就跟一个普通的老人在说话没什么不一样的。

    就在空山之灵的询问下,奥天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初衷。

    “山灵爷爷,我来这里是为了阿福,阿福它……”奥天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也许,只有在他感到焦急的时候,他才会显露出自己还是个孩子的一面。

    尽管空山已经说了自己是人类,但是奥天的小脑袋却像是转不过弯似的,依然喊他山灵爷爷。不过空山好像也并不与他计较,也就由他这么喊了。

    “孩子,如果按你说的那样,就算你今天没有进来找蓝叶草,你的阿福也肯定会没事的。而且你知道么,我从你的眼睛看到了你的心,你的心很善良。“空山笑得十分和蔼,就在一个刹那,奥天甚至觉得面前的这个山灵爷爷看自己就好像是看亲孙子一样。

    “不过,你说听到我叫你的名字,这是怎么一回事?”空山疑惑道。

    这已经今天第二个人第二次这样问奥天了。其实这小家伙心里也纳闷,你们都说不是自己,但那声音的确就是从这山里传出来的啊!

    奥天低头回忆了一下,然后详细地将自己下午在家里以及进山之后在半山腰遇到那四角摩羯时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空山。

    空山则是越听越惊,到最后听到奥天说有一层碧蓝色的气体将自己环绕着的时候,空山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如果说刚才在这蓝杉树林外面是自己将这孩子拉了进来,这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按照刚才这孩子说的他可是做不到。就单说这孩子的名字,那谁知道啊!

    可是就在这时,他却是全身一震,抬头看了看自己身旁的这棵碧蓝杉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只是一个闪身,他已经来到了奥天的身边,伸出自己的左手就把奥天的小手抓了起来。

    直到自己的手被空山抓住,奥天这才反应过来,只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甚至连一点抵抗的力气都没有。

    不过空山这也是情急之下的举动,他赶忙说道:“别动,老夫不会伤害你,只是我有件事情得确认一下。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别害怕就是了。”

    他说的倒是轻巧,你想啊,要是随便来个怪老头就这么一把把自己抓住还要跟自己说别害怕,这是个什么事情……

    空山倒也直接,只见他那抓住奥天的左手上,五个戒指依序从小指一直到拇指闪现出来,如果注意观察还可以发现,就在他的右手上也是同时从小指到食指依序出现了四只戒指。

    九只白色的戒指,这空山竟然是一名九转轮回圣王!

    就在空山手上的九个戒指出现的那个瞬间,一阵白光便在空山的左手闪现,一股柔和的力量就顺着他的左手涌入了奥天的手臂,顺着经脉流走。

    俗话说的话,十指连心哪个都疼,那股力量虽然是柔和,但毕竟也是从奥天的手指往手臂里面奔走。下一刻奥天的脸上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而一旁的小摩羯至此依然是顶着面前的两个人,好像无论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而的确也是不关他的事。

    但是当那股白色的能量真正进入奥天体内的时候,就在奥天觉得自己全身的经脉都在被燃烧,他的眉心与心脏两个位置忽而同时亮起了一层绿色的光晕,直接把那白色的力量震了回去。

    “果然,你是不属于六大元素的自然属性。”松开了奥天的小手,空山的眼神也变了变。看着奥天那迷茫的眼神,空山则负手而立于一边开始娓娓讲述。

    “我大概已经知道你所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了。你听到的声音不是来自于我,更不是来自那四角摩羯。你所听到的声音是来自于这棵碧蓝圣树的。远古传说中,这碧蓝杉树也被称为圣树。就是因为这碧蓝圣树原本就是由大自然中庞大的自然能量所孕育出来的。蓝杉树每十年结一次果,而这碧蓝圣树更是久,要整整一百年才能结下一次果。而且每次都只结一对。”

    空山看了看奥天,然后转头将那只小摩羯也抱了过来放在奥天的身边。

    “老夫也只是听闻,每当这碧蓝圣树在即将结果的时候,便会自行在周遭寻找一对可以承接它的果实的人或者是动物。每当这种时候,我们这些守护者也必须来对碧蓝圣树的结界进行加固,同时也是等待传承者的到来。只是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活百年,守护者是换了一代又一代,记载里这对蓝叶圣果已经有七百年没有找到传承了。”

    “这是为什么啊?”这些事情奥天从来都没听过,什么圣树圣果的,只是他从小就喜欢听故事,所以也听得特别认证。

    “因为圣果的传承必须是一对的,传承者必须是自然属性,缺一不可。如果只有一个人而强行传承,最后的下场,就只有死。所以你们很幸运,我更加幸运,没想到我做了一辈子的守护者,有生之年竟然可以看到圣树传承。”空山欣慰的笑了笑。

    “山灵爷爷,难道你所说的传承者就是我?”奥天也听懂了,自己很有可能就是这所谓圣树的传承者之一。但是他记得空山刚才明明说是“你们”,这里哪还有别人啊!难道是?奥天转头就看到了那只被空山放到自己身边现在正不停地用小脑袋磨蹭着自己手臂的那只小摩羯。

    “你猜的不错,他就是另外一个传承者。这小家伙也算是这摩羯里的一个异数,竟然不是原本的光明与水属性,而是和你一样的自然属性。”事实也证明了空山的说法,这小东西要是不是和奥天一个属性的又怎么会这么粘他。况且奥天自己也感觉到他好像和这只小摩羯十分亲近一样。

    空山转过身不再望着面前的两个小家伙,而是看着那通体碧蓝的圣树。

    “那外面站着的应该是这小家伙的父亲,等会我让他送你回家,外面那蓝杉树上的叶子你也可以带走一点,效果肯定是普通蓝叶草比不上的。这小家伙就留在我这里好了,等两年之后老夫再让那四角摩羯去接你。”这意思就是让奥天现在下山了。

    听了空山的话,奥天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是该回家了,爷爷在家里肯定着急了。

    其实空山让奥天现在下山是有原因的。他早就发现,这奥天很明显是没有经过过轮回师的修行的。属性很不错,而且又能得到蓝叶圣果的传承。他是怕他忍不住收奥天做徒弟了。

    不过这诱惑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挡的。就在奥天准备向他辞行的时候,就看空山牙一咬脚一跺,转身看着奥天。怎么说,就像是饿狼见着羊似的。

    “山灵爷爷?”空山这举动着实把奥天吓了一跳,他毕竟还是个八岁大的孩子而已。看着对面一个人这么看着自己,心里发毛也是自然的。

    空山定了定神之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只见还是九道光芒在他指缝间闪耀,他的食指就已经顶在了奥天的眉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