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拜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6本章字数:9377字

    “事情就是这样了。老夫还会在此地停留三年左右,这三年就让奥天留在山上吧!在我离去之前,我不会让他下山,但是你们可以上去看他。”看来他这喜欢帮人做决定的习惯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理会那三个人,空山说完就又准备腾身而起。但是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来人正是奥斯。

    奥斯恳切的说道:“圣王大人,请您把我也带我上去吧!”

    这个决定,其实奥斯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也就是在他的反应过来的那一刻下意识地就做出了动作了。

    不顾蓝无为那惊讶的眼神,奥斯转头对他说道:“老蓝,学校那边你就让蓝玉多费费心吧!等见到奥天没事,我就回来了。”说完,他用更加坚定的眼神看向空山。

    空山叹了口气,奥斯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变得没有重量了。他看到了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还来不及感叹,下一秒,他便已经置身于星空之下了。这两个人的身影也就消失在蓝无为父子的面前。

    …………

    一个月之后

    …………

    温暖的阳光洒下,虽然已经接近入冬了。但是在这蓝杉树林里面也许是因为那庞大的自然之力吧,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寒意。

    那两团巨大的光球依然是悬浮在空中不停地转动着。左边的花苞已经不像是一开始那样拘谨,反而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盛开一样。而右边的那颗光球之上也是在原先光滑的表面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细细的鳞片,仿佛那就要龟裂的大地似的。

    没错,置身于其中的,当然就是我们的奥小天以及那只小摩羯了。

    这一切,都已经超乎了空山的想象。原本他还是想这两个小家伙顶多是用个七天左右的时间就会结束觉醒的过程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正是因为之前奥天体内的那颗自然之种的出现。现在这一人一兽已经不是原本那简单的觉醒的过程了,他们现在正在做的,就是进化。

    碧蓝圣树此时的树身之上所散发出的自然能量更为庞大了。整个树身此时都已经蒙上了一层碧蓝色的雾气。而就在这雾气之中,那高达十丈的巨树看上去就像是一柱透亮的湛蓝色水晶一般。

    天地造物,这大自然所蕴含的力量果然是无可比拟的。

    而就在那庞大的生命气息的感染下,周围的生物也都是被其所滋润着。其实,早在半个月前,这蓝杉森林里的其它的蓝杉树就已经因为消耗过大而停止释放自然能量了。十多天以来,全都是依靠着这棵碧蓝圣树的能量来支撑着那两人的进化。可想而知这圣树是激发出了多大的自然之力啊!

    在这碧蓝圣树的下面,此时也站着两人两兽。那两兽自然就是那小摩羯的父母,两只通体深蓝的四角摩羯。一人是空山,而另外一人却不是原本随空山一同上山的奥斯,而是奥天的舅舅,蓝田。

    奥斯毕竟是一个普通人,随空山来到这里也就过了三天的时间,虽然有空山提供的干粮和清水。但是对于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来说,他整整三天不眠不休地盯着漂浮在自己头顶上的奥天,终于也是在第三天就直接晕倒了过去。

    而他晕倒的结果就是,他被送回蓝无为的家里调养身体,然后他的位子自然而然就是被蓝田接管了过来。蓝田虽然比不上空山,但是他毕竟也是一个四转轮回使。况且也是因为不知道奥天还需要多久才能破关而出,他便理所当然地准备了整整一个月的饮食带了上来。

    原本他在一见到那对摩羯夫妇的时候还是充满了敌意的。但是就在空山的解释下以及与他们这将近一个月的相处之后,蓝田不仅是放下了心防,甚至还与这魔兽夫妇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不断地向那摩羯夫妇介绍着外面的世界,原本内心都无比焦急的三人也就在这谈话中度过了这二十多天的时间。

    正午时分的太阳还算是猛烈的,尽管蓝田已经带了一个月的饮食过来。但是这眼看也就只剩下两三天的口粮了。所以他决定今天下山去再带些食物回来。

    因为,就在他昨夜问起奥天还需要多久才能醒来的时候。空山很直接地告诉他,“现在已经是超出我的想象了。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确定。”

    就连一个九转强者都不确定自己的小外甥需要多久的时间,最好的选择就是他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他这次甚至想是不是要带两个月的干粮上来了。

    可是就当蓝田准备动身的前一刻。一股无可匹敌的光芒就从那碧蓝圣树上迸射而出,原先那两颗连枝而生的蓝叶圣果就在众人用肉眼可以观察到的速度下疯长起来。

    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那两颗原先还只是有皮球大小的蓝叶圣果一下子便长到了直径长达两尺的程度。

    看到这情况,空山突然一呆,“这怎么可能?”

    “大人,您想到什么了么?”蓝田惊讶地看着空山。

    “这碧蓝圣树竟然调动了本源之力对这对蓝叶圣果进行催生,原本还需要两年多时间才能进入成熟期的蓝叶圣果就在刚才的催化之下已经完全成熟了。”

    抬头望向了那对连珠圣果,空山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忽然,那对蓝叶圣果上直接射出了两道蓝光,分别就照在了还处于进化中的奥天与那只小摩羯的身上。

    在那碧蓝色光芒的渲染下,原本碧绿色的自然之力好像也在这一时之间发生蜕变了。就在那两团能量之上,蓝色与绿色不停地在转换,就连站在圣树之下的四人也被那温暖的光芒刺的眼睛发疼。

    终于,就在蓝光将那两抹碧绿完全笼罩住的时候,原本还在相争的蓝与绿竟然就在众人的吃惊之下开始了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是的,它们竟然开始融合了。而此时的那两颗蓝叶圣果也是悄然脱枝而出,循着那原先来自于它们攒射出的轨道,缓缓地飘向那两名传承者。

    蓝光一闪,那两颗圣果便已经隐没于那花苞与光球之中了。

    奥天当然是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情的,他一心也只能是沉浸于自己的蜕变当中。但是,就在那来自于远古自然所孕育的力量融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也依然是全身一震。

    就在他原本已经凝结出来的自然之种上,原先的碧绿色光芒瞬间就被一层外来的蓝色光晕所包围。两者融合之下,一阵靛青色的光芒重新散发。原本右手小指上的那枚绿色的戒指也顺势转化为了青色。

    奥天只是觉得,就在他全身上下剧烈的颤动之下,那已经蜕变之后的自然之种之上忽然咔的一声产生出了一丝裂缝,而就在那裂缝之中,一棵小小的青色嫩芽就这么破壳而出。

    那嫩芽之上只有两片小小的叶子。那自然之种也落进了他的丹田之内,就好像是飘荡已久的浮萍终于找到了肥沃的土地一样钻了进去。露出来的就只有那株嫩芽而已。

    当圣果容身入境之后,其实并没有说为奥天带来整个修为或是说轮回灵力上的提上。但是却为他带来其他的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想象的好处。

    因为就在这一刻,奥天整个觉醒与进化的过程就在那蓝叶圣果的介入下瞬间完成了。整个人身体里的所有经脉在一瞬间都比之前要拓宽了三倍,而且也变得更加的厚实了。青色的能量不停地在体内循环着,全身上下的骨骼与肌肉也在那个同时被重新改造了一番。原本的能量更是发生了质的变化。如果说之前的奥天看上去就像是一块碧玉,那么现在的他则是一块洗尽铅华后的翡翠了。

    之前还一直含苞待放的青花此刻已经在众人面前绽放出了他最夺目的光彩。每一瓣花瓣都竭尽全力地伸展着自己。璀璨的光华不断地从那花蕊处涌出,刹那之间,那光华给予面前两人两兽的感觉甚至是比之前的碧蓝圣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为神圣,更加纯洁。

    一个少年竟然就这样直接从那青花的花心之处走了出来。洁白如雪的肌肤,原本瘦弱的身子现在竟然也看出了肌肉的线条,身材更是与之前可以说是云泥之别了。现在的奥天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十二岁的少年而不是八岁的孩子了。光是那接近一米六的身高已经足以让人叹为观止了。

    可是改变的绝对不仅仅是这些,原本月白色的头发在那庞大的生命之气的渲染下已经完全变成了月金色,那是与月亮一般圣洁的颜色。此时的奥天,仿佛就是自然之神转世一样,之前湛蓝色的眼眸此时也已经变成了圣洁的靛青色,一眼望去,就好像是口千年古井一样,那任山峰天地塌陷吾亦不惊的气势内敛其中,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而就在奥天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另外一边的那颗布满细细的鳞片的光球也在同一时间迸发了。

    一条似有似无的触手慢慢的从那光球之中钻出并伸向了奥天。而就在奥天身后的那朵巨大的青花之中竟然也同时将一条花蕊好似蔓藤一般的伸了出来。两条触手就这么在空中纠缠在了一起。

    勃然浩大的青光再次出现,就在两条触手相碰触的地方,一个个神奇的符号不断地出现,漂浮在半空之上。同时,天空中也忽而响起了一声声沉吟。

    “本源生命契约!”四道声音同时响起。

    身为轮回师的空山和蓝田当然知道这源自于创世之初便已经存在的人类与魔兽之间的契约。而作为魔兽来说,四角摩羯对于这种契约更是了解。

    只是,这种契约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正如那浮现在空中的奇异符号,那就是远古文字。本源生命契约必须使用缔结契约的双方生命本源之内的最为纯净的能量,辅以远古文字,在双方的灵魂当中同时留下对方的生命烙印才能成立。

    但是伴随着远古文字的失传,这种最原始的契约也已经没有人知道该怎么使用了。这也正是让他们吃惊的地方。

    其实别说是他们,就连奥天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觉得在自己的灵魂的一阵悸动之下,那背后的青花便主动伸出了一条花藤去迎上了对面的那青色的触手。而就在下一刻,奥天便感觉到在自己的灵魂当中好像多了一个生命的感应,但那生命却让他有一种本身就应该存在的感觉。

    其实这一切的来源,正是那连珠的蓝叶圣果。它们本身就是同枝所生,更是百年来都一同成长。当两个传承者在得到它们的好处的同时,也必定是要受到那本来的制约的。就是将两条生命再也不分彼此相连在一起。

    使用了本源生命契约,也就让奥天与那小摩羯从此就相当于一体两面的存在了。就算两者之间有一方陨灭了,但只要另外一方还存在,那么陨灭的一方就有重生的希望。但前提就是,这两者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背叛对方,否则必定接受天罚,尸骨无存不说,连灵魂也不复存在了。

    所以就算是在远古时期,如果不是完全的互相了解,是不会随意动用这种灵魂上的约束的。

    半个时辰过去了,那原本不停出现的远古文字也在这时停了下来,每个字竟然都同时爆发出一阵浓烈的青光,伴随着这光芒的出现,整个森林都仿佛为之颤动了。

    “不好,这结界就要顶不住他们这契约散发出的能量了。”说完,空山双手向上一抬,九朵乳白色的莲花从他的体内飘洒而出,瞬间就已经飞到奥天与那摩羯周围,将他们环绕了起来。

    只听空山低喝一声,那九朵白莲瞬间胀大,花瓣与花瓣相连,形成了一道坚实的屏障,将那爆发出来的青光完全阻隔在内。这一切完成的极为迅速,原本已经因为奥天他们爆发出的能量险些崩溃的结界也在这一刻平静了下来。

    但是空山的动作却并没有因为结界的平静而停下来。就看他双手在身前做了一个奇异的动作,双手皆做剑指,左手指天右手画地。原本已经胀大的九朵白莲就在这时竟然分裂成了无数的小小白莲。而分裂之后的小小白莲却并没有分散,反而是更加的凝聚,每一朵小小白莲上就闪耀着乳白色的光芒。

    那么多的小小白莲就在空山的指挥下,一个叠一个,原本只是将奥天他们四周护住的白莲屏障此时在那些小白莲的叠合之下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半球体,原本的青光看不到了。

    就在那白莲屏障之下,所有的青光都被包裹在里面,就连一丝都没有透露出来。甚至连一丝丝的能量波动都感觉不到了。完成了这些,空山才暗暗松了口气。

    那对四角摩羯夫妇对于空山所施展出的力量并没有过多吃惊,以他们对于空山的认知,这山灵大人可以使出这样的力量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对于蓝田来说,那可就不是一般的震撼了。空山之前并没有透露任何有关于他自己的信息,虽然知道他是一名九转强者,但是蓝田却依旧是对空山有所怀疑的。但是就在那九朵白莲从空山体内飞出的时候,他的疑惑已经完全消失了,那九朵白莲俨然是令空山的身份呼之欲出。

    这人竟然是?!

    只见蓝田噗地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抱拳高于头顶,就这么向空山拜了下去。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百花宫十二宝树王的空山白莲大人驾到,之前还妄自对大人出手,请大人责罚!”

    身为轮回师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对于百花宫陌生呢,那可是当今天下与海龙殿、夜魔谷、洪荒之地并称四大天府的地方,那里可是所有轮回师的梦想所在地。特别对于他这个百花帝国的人来说,那里就是至高无上的圣域。

    空山单手一托,就将已是冷汗涔涔的蓝田扶了起来,“不知者不罪,况且当时也是老夫唐突了。你回去的时候也帮我向令尊抱个歉。”

    “是是是,若是家父知道当日是大人您驾临寒舍的话,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有别的想法。”蓝田赶忙说道。

    这时候的他甚至在后悔,自己怎么才知道这貌不惊人的老者竟然就是百花宫的强者,这可是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啊,要是在修炼上能有这强者的指导的话,肯定可以从中学到不少东西,可惜啊可惜。

    自当蓝田知道空山的身份之后,他也不下山了。从之前看空山还是惧怕的眼神变成现在无比的崇敬,看他的样子,那是恨不得就黏在空山旁边似的。空山一开始也还是因为当天自己闯到别人家里的歉疚所以也就由他了。

    但是一个时辰之后,空山还是因为受不了他的纠缠而一声怒哼这才让原本还是无比兴奋的蓝田悻悻地跑回原来自己的位置上修炼去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两夜。

    就在第三天的清晨时分,天空中的沉吟声终于渐渐的消失了。也就在那一刻,就在那花海屏障之内,两声清啸竟然同时响起。

    就在空山将那乳白色的花海撤去的同时,两道身影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奥天看上去与他出关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右手上依然只有那小指带着一枚靛青色的戒指。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本因为长大的身体而已经有些褴褛的衣服就在那契约的能量下已经化作尘埃了。此刻,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还是依然的白皙,只是在那白皙的皮肤下面甚至隐约可以看到一丝丝青色的自然能量在不停地运转。

    而就在他的身旁,正矗立着一只双角摩羯。不对,这只已经不能说是摩羯了,除了从头顶一直沿着背脊到尾巴的位置上还留下了一簇簇的好像奥天的头发那样月金色的兽毛之外,全身上下都已经被一层细小的青色鳞片所覆盖了。头上的一对犄角也不再是与父母一样的黑色,而是夺目的纯金色。与奥天同样靛青色的双瞳,再搭配上那已经接近一丈高的身躯。此时这一人一兽确实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站在那里。

    “这,这是……”空山和蓝田的眼睛都已经呆滞住了。因为就以这个距离,他们也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就在奥天右手小指的那枚戒指上,正面有一个小小的圆形模样的镶嵌,而就在那上面确实显现着一个大大的人字。

    那就是天赋篆刻,每一个轮回师的戒指上都会篆刻出自己的轮回天赋,就好像蓝田的戒指上会篆刻着一个鬼字,而空山的则是地字。

    奥天的天赋篆刻竟然是一个人字,那就代表他是……

    “人间道天赋,竟然是人间道天赋!已经有接近上千年没有再出现过的上三道天赋的人间道啊!”空山不可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此时的空山已经完全不淡定了,要说原先在他测试奥天的天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能对自己产生天赋压制的奥天很有可能就是上三道天赋。只是当这一切真的出现的时候,他还是无法令自己早有准备的心情平复下来。

    空山还是震惊,而蓝田则是险些晕了过去。身为轮回师都知道,现在大陆上所有的轮回师里面基本上都是下三道天赋的,能够拥有地狱道这下三道中排在首位天赋的才有可能跻身强者的行列,自己这饿鬼道能够修炼到七转就已经是极限了,那最次的畜生道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如果是上三道的天赋那就完全不同了。天道是不会出现在人类的身上的,也是除了当年的创世之神外还没有听过有任何生物拥有天道的力量的。但是其余的人间道与修罗道则是可以的。

    这两道的天赋不分先后,互相之间也无法压制,但是这两种天赋对于下三道天赋的压制却可以用强横来形容了。那是纯粹天赋与力量性质上的压制啊!就像现在的奥天虽然还是个一转轮回师,但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一名下三道天赋的二转轮回师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自己的外甥竟然拥有这么强的天赋,就连他这个做舅舅的都要羡慕嫉妒恨了。这也是在看到奥天的天赋的时候他险些晕过去的原因。

    “舅舅,您怎么会在这里啊?”奥天自然也是发现了蓝田的存在,当下就朝他跑了过去。

    奥天这一动,可是就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了。原先距离几十米的路程就在几步之间就已经到了。要不是他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这一下可就要撞到蓝田的身上了。

    “咦,怎么会这样?”奥天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

    “你的身体已经经过轮回觉醒和蓝叶圣果传承的双重改造了。身体的素质也发生了大幅度的改变,习惯一下就好了。”说话的正是空山,此时的他还是依旧盯着奥天手上的那个戒指。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那就是垂涎三尺也不为过。

    与空山不同,当奥天看到空山的时候,他的眼睛可是都直了,这可并不是因为空山的身上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东西,而是因为空山这个人。

    “啊,就是你这个老头子,看我不把你胡子给拔下来!”他可没有忘记自己之前发过的要把空山的胡子一根根儿的拔下来誓,说着他的左手便朝空山那团花白的胡子伸去。

    “小天,不可无礼!”蓝田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伸手便要去挡住奥天。

    可是他们的动作怎么可能比空山快呢!就在奥天话音刚落的时候,空山便已经收起自己之前那贪婪的表情了,只是一个闪身,他就出现在奥天这甥舅俩十米开外的地方。

    眼看奥天又要扑过来,空山轻笑一声,“小子,你就算要拔老夫的胡子,至少你也得先穿上裤子吧!哈哈哈!”

    听了空山这句话,奥天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竟然已经是一丝不挂了。瞬间,奥天的脸就一直红到了耳根后面。

    也就在这时,一团闪亮的光芒从空山的手腕上直接飞起,在空中画出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之后就这么跌落在奥天的手中。

    当光芒散去才发现,那竟是一个古朴的木镯,就在那镯子上环绕雕刻着九朵莲花,每朵莲花的莲心之上还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白色宝石。拿在手中,甚至还可以感觉得到其中传来的灵力波动。

    空山淡淡的说道:“就当是老夫给你的补偿吧!此物名叫九子木莲镯,虽然不是什么神器一类的东西,但是在储物道具里面也算得上是上品了,只要将你的轮回灵力注入其中便能使用。况且,这东西也算是老夫的一样贴身之物。其中所能装下的东西不说多,但是就是这片蓝杉树林却是绰绰有余的。这东西就给你了,里面装的也正是老夫为你准备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空山白莲的徒弟了。”

    奥天试着按照空山的话调动体内的一丝轮回灵力注入到这九子木莲镯之中。只是瞬间他就发现,这老头子所说的倒是真的,里面装的东西可真不少。除了有一套青色的长袍之外,还有一条说不出是什么材质的项链。同时还有二十多块大小不一的各色的晶石。就算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能装在这九子木莲镯之中也绝对都是价值不菲存在了。

    随手一抓,那青色的长袍便已经穿在了奥天的身上了。此时看过去才发现,那青色长袍的主色调正是那靛青色,但是就在那长袍的衣角和边沿部分则是镶上了一道道的金边,就在那金边之上还闪耀着肉眼难以识别的雕文,那雕文上一层又一层地灵力波动竟然是比这衣服原本的青色面料上的更加浓郁。而在奥天的胸前的部位,一颗璀璨的绿宝石就这么镶嵌在这长袍上,从能量波动来看,这胸前的宝石却是证件长袍最强的地方,也正是其的能量源头了。

    穿上这件长袍,奥天只觉得自身的自然属性灵力在无形中好像变得更加凝练了,而且还多出了一种厚重感,他甚至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可以听到大自然的声音了。

    看到奥天身上出现的长袍,蓝田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青木战袍!”

    “舅舅,您认识这衣服?”奥天看了看蓝田。

    空山笑了笑,“不错,这青木袍正是与神木杖、天木冠以及龙木靴四位一体,合称自然的恩惠的神器级套装。青木袍原是取洪荒翠竹为原料,辅以精金镶边,再以秘银进行雕文。胸前所镶,更是相当于九转强者的圣兽翡翠碧龙的晶核,对于自然力量的增幅高达百分之五十。同时也极为坚韧,就算是九转强者的全力一击,也无法令其破损。这便是一百年前本宫第一宝树王所有之物,只是当年在其与洪荒之主一战中随他陨落而失去踪影。老夫也是在三十年前的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才将其寻回。只是这近百年来,我百花宫除了当年那名强者之外,再也没有发现有自然属性的轮回师,否则又怎么会便宜你小子。”

    奥天听完之后,看着这青木袍的眼神更是变了变,想不到这长袍竟然是这么好的东西。想着想着,他都觉得有些舍不得穿了。

    奥天表情的变化空山自然是看到了,他自然也相信自己能拿出这件当世可以说数一数二的神器套装当中的一件,足以让这个小家伙动心了。在这轮回大陆上,装备的等级是分为凡器、地器、天器、圣器与神器五个等级。光是这一件虽然还够不上神器的等级,但是却也是圣器里面的巅峰存在了。

    奥天看着自己身上的青木袍,他心想对面的这个老家伙看来还真是想收自己做徒弟,连这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但是奥天会这么容易答应他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只见他稍微掸了掸那青木袍,面上带些愤慨的对空山说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这袍子现在穿的是合身,但是我要是长大了不是就不能穿了。想让我做你徒弟,至少再拿个什么神木杖、天木冠的一起来嘛,就凭一件衣服就想贿赂我啊!”

    看来这次的觉醒,开发的可不仅是他的身体,同时连心智也开发了。这时的他看上去哪像是八岁的孩子啊!不过他这可不是不知好歹,他也只是想故意刁难一下空山罢了,谁叫自己没拔着他的胡子呢!他在那花苞里的时候虽然看不到外界,但是听觉还是有的,他当然也知道眼前的空山可是百花宫的宝树王,这要是放到外面那可是抢手货啊!所以就算空山没办法再拿出什么东西来,他也是会拜他为师的,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吃亏不是。

    “小天!”蓝田在旁边扯了扯自己外甥的衣袖,这孩子竟然敢对宝树王大人这么说话,这可是他始料未及的。

    果然,空山一听奥天的话,差点气得连胡子都吹起来了,“你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你以为那神器套装就跟胡萝卜大白菜似的么?还再拿个两件?老夫就明和你说了,当年那宝树王前辈也只是得到了这青木袍而已,剩余的三件至今无人知晓去处。有本事你以后自己找去!”

    “那青木袍既然能说得上是圣器巅峰,那就算你小子长到跟这碧蓝圣树一般高也是撑不破它的。它是完全跟着你身形改变的。”

    话锋一转,“不过,看在你小子着实是与老夫投缘,我要是只给你这么点东西也是小家子气了。不过先说好了,再拿了东西,你小子可不能狮子大开口了。”

    奥天先是一呆,这结果可真是他没想到的。这老头居然真的肯再拿东西出来。

    空山可不管他,见奥天没说话他就当他是默认了。只见空山手中光芒一闪,一根古朴的木杖就出现在他的手中,圆头雕花,依然是九朵莲花依附其上,长约七尺,粗一寸。一股凌冽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不敢直视。材质应是与那九子木莲镯出自同一个地方。

    空山眼睛微眯,目光所致,正是那原本连珠蓝叶圣果所生长的枝干。就看他腾身而起,一道杖影挥出,便将那树枝与蓝叶圣树的树干由根处分离开来。

    只见他脚踩那碧蓝圣树的主干借力,几个闪落之中,又是数到杖影挥出,原本粗大的枝干就在落地之前便已经变得与他那九子莲心杖的外形无别了。

    轰的一声,那在他的杖影雕琢下的碧蓝色长杖俨然落地,就这么直直地插入奥天面前的土地里。

    此时的奥天与蓝田都已经看呆了。这杖法,已经不是用神乎其技就可以形容的了。

    光芒一闪,空山的九子莲心杖已经被他收了回去。在这种强者的身上,又怎么可能只有一件储物道具呢!

    左手抓住那碧蓝长杖的杖头,向下一抹。便看到那原本被打磨的光滑无比的杖身之上,一层蓝光涌现,瞬间就出现了一层如同空山那九子莲心杖一般的雕花。只是这雕花却并非空山的莲花,而就是眼前这个碧蓝圣树的树叶的模样。

    空山负手而立,“此物老夫为其取名碧海青天,乃是按照老夫的九子莲心杖为摹本所打造。取碧蓝圣树所结圣果之枝干,内涵庞大的自然之力,此物也已跻身天器之中了。因其用材特殊,非你而不可用也。”

    “谢师尊,请收弟子一拜。”此时的奥天心中充满了震撼,那一声师尊叫得自是诚心。

    可是看着他那真诚的眼神,空山内心瞬间起了一个念头,“貌似,自己被这小家伙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