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蓝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9146字

    奥天一直都沉浸在他的身体变化当中,自从他的状况进入稳定之后,他便也径直进入了入定的状态。现在的他,完全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听琴上弦了。伴随着身体的改造,他的意识也已经进入了半封闭的状态,对于外界的事情早就无法感应了。

    不过,这可是把蓝矜给急坏了。

    就在他主动将大周天循环进行压缩的时候,蓝矜便已经因为感受到奥天身上的灵力波动的变化而从修炼当中苏醒了过来。

    只是一睁眼,她便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一阵阵的翡蓝色在马车中不停的荡漾着,而且就从奥天的右手之上,她还感觉到了那股澎湃、厚实,也同时充满了生命气息的自然之力。

    毕竟蓝矜的觉醒也是因为奥天,正是那天从他的身上吸收了一小股来自于蓝叶圣果觉醒的生命力,她的天赋与属性才因此而苏醒同时还产生了进化。

    可以说,现在翡翠还呆在奥天的契约空间当中,那么她就是对于奥天体内力量最为了解的人了。

    眼看着奥天的身边不断的有一股股的自然灵力在来回的涌入涌出着,而且,就在奥天的身后,兀然的三个叶子形状的光圈分别朝向了正上方、正左以及正右方同时出现。每一个光圈都有一部分隐没在奥天的体内,所以此时的奥天看上去仿佛就是一棵三叶草,那些奔流不息的自然灵力也正是借由着这三个泛着青色光晕的光圈在奥天的身体内外不停的流转着。

    伴随着那自然灵力的不停流转,整个马车的内里也仿佛是被无尽的圣洁洗刷过一般,在那层青色光辉的照耀下,不仅是焕然一新,甚至就连构制成这马车已经被使用了快有十年的陈木当中,有些仿佛是重新回到了森林一样,原本已经枯桎了的木料上竟然萌发出了一株株细小的嫩芽。

    这是多么庞大的生机啊,估计就算是空山在这里也要赞美这样的神奇,让枯枝发芽,那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那需要多么淳厚的自然之力啊!

    “大周天循环实体化!”看着那三个青色的光圈,蓝矜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是啊,那光圈运行的方式她可是十分熟悉的,正是她从奥天那里学到的修炼功法——明玉功的运功方式。只不过,以她现在一转的修为来说,她的大周天循环当中现在也只是会有一个光圈出现,而并非奥天的三个。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已经足够让蓝矜吃惊了。修炼明玉功的她当然知道,所谓的大周天循环也只是一个用于修炼吐纳的运功法诀的概念而已。也就是说,这大周天循环的形状也就只有修炼者本身才可以看得到,旁人只能感受到灵力流动的气息而已。就拿她自己来说,她的大周天循环则是为了呼应自己的水属性而成的水滴形,这也就是她自己才知道的。

    可是,就在她的面前,眼看着奥天身后出现的那三个叶子形的光圈,再加上对于明玉功大周天循环的了解,她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奥天的修炼循环。

    虽然由于奥天的自我压缩,现在他的循环圈已经变得远不如之前的大了。可是当蓝矜感受到其中那比平时更加强烈的灵力波动的时候,又怎么能不让她震惊呢!

    稍为深呼吸了几口气,蓝矜才将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看了看面前的奥天,她并没有见过奥天现在身上所穿的青木战袍,但是在南月学院中三年的学习也使得她早已不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了。

    浓郁的自然气息源源不断的从那件青色的衣服上传来,甚至就在那气息的感染下,那些在枯木板上重新发出的嫩芽竟然也在用着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地成长着。

    蓝矜虽然也知道奥天的明玉护体以及灵玉掌这两个技能。只不过,就在奥天的灵玉掌发生变化的时候,原本会出现在他右手上的玉气已经完全内敛了,而且也并没有任何的翡蓝色出现在他皮肤的表面。等蓝矜看上去的时候,也仅仅是觉得他的右手肤色相比于之前变得更加温润了而已,除此之外便再无异样了。

    “这小怪物!”微微督了奥天一眼,蓝矜嗔道。

    也是,虽然她和奥天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就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奥天的身上实在是发生太多她无法理解的事情了,用怪物来形容他实在是太贴切了。

    就听马车外一阵吁的声音,车轮与地面之间接触所发出的咕噜噜的声音逐渐减小,马车也随之停了下来。

    “奥兄弟,”马车窗边的木板被敲响了几声,同时也传来了李章询问的声音,“太阳就要下山了,今天没有旅店睡了,只能在路旁休息,前面有一片小树林,没问题吧?”

    以奥天现在的状况来说,当然是没有办法回答他的。

    所以,也只能是由蓝矜来回答他了,“李大哥,奥天他正在修炼,没问题,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她的声音很柔和,但是其中却并没有带有多少的情感似的。就算是见过她的面容的李章面对这样的声音根本也无法兴起一丝的遐想。毕竟,她的温柔只是属于奥天而已。

    李章答应了一声,道:“那,要不要我等会儿让人给你们送点儿吃的来?”

    蓝矜道:“不劳烦了,我们自己有带干粮,奥天这里有我陪着就行了,你们去休息吧!”

    她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冰冷,甚至其中还隐隐散发出了一股拒人于千里的感觉。李章讨了个没趣,稍稍打了个寒战,便往一边走去了。他也只是个普通人,对于轮回师他可是不敢多说什么。况且,这不也是人家自己的决定么?既然奥天正在修炼,而蓝矜又是一副冰山的样子,他当然选择尽量躲得远远的。

    毕竟,和奥天那仿佛来自于大自然的柔和比起来,他是真的不太愿意面对蓝矜。

    不能不说这些冒险者的野外求生能力还是十分不错的,他的人早已在那里开始清理出了一小片空地作为暂时的宿营区。一个人负责去捡些枯枝干木的回来做柴火,同时还有三个人则是往小树林的深处一点的地方走去,他们既然是已经过惯了野外冒险的日子,自然也就知道在这种样子的地方那可是不用再啃硬邦邦的干粮的。

    营火已经慢慢地燃烧起来了,看到李章走回了营地,那副队长赶忙迎了上去。

    “队长,那两位轮回师大人不来么?”他的语气十分恭敬,自从知道自己的这个队长与那两位实力强悍的轮回师达成协议之后,尽管他并不知道李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对于他们这个都是由普通人组成的冒险者来说,那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再加上轮回师的身份在这个轮回大陆上本就是特殊而崇高的存在,所以他才会在后面加上“大人”两个字。

    李章摇了摇头,道:“他们说要修炼,不用管他们了。”说完,他便直接走到了一棵大树下坐下闭目休息,一天下来的赶路外加之前的危险已经令他的神经完全紧绷了,好不容易松弛下来,一股难以言喻的疲惫感瞬间涌上心头。

    只是,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只有等到任务完成,他才可以松下这口气。

    那副队长听李章这么说,也就只好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他也不想再去打扰自己的队长,毕竟这自从接了这个任务李章所承受压力便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了。

    很快的,那三个去打猎的冒险者回来了,看来这次他们的战果不错,一会儿的功夫便带回来两只野兔和三只野鸡。虽然对于十二个人来说这分量还是有些少了,但是总比直接啃干粮要好太多太多了。

    那五只野味很快的就在这群人有说有笑的过程中被清扫一空了,地上留下的也就只有骨头的残渣。

    当晚餐结束之后,抹了抹嘴边的油渍,把守夜的轮班安排好之后,除了收第一班的两个人,其余的便都各自找位置休息去了。如果不养足精神,接下来的路他们可不好走啊!

    当月牙悄悄地爬上树梢,整个黑夜都宁静了下来,除了营火中不断发出的劈啪声之外,就只有偶尔才会传来的夜莺的叫声,现在毕竟已经到了冬季,各类的虫豸也没有夏日时的活力了。

    随着奥天身体中的灵力波动逐渐稳定下来,蓝矜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焦急了。不过,虽然她也再次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可是却并没有入定,而是留下了一丝精神放在奥天的身上,只要奥天有什么不妥,她便可以在第一时间苏醒过来。

    李章并没有睡觉,也睡不着。只是一直闭着眼睛养精蓄锐着,偶尔抬头看向奥天两人所在的马车,心中兀的涌出一阵感慨,他们看上去还都是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就已经是轮回师了。拥有着比自己强悍无数的实力,如果哪天自己的天赋也觉醒了,该有多好啊!

    安静的夜总是过得很快的,当东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蓝矜长长的将一口浊气从体内呼出,每天昼夜交替的清晨时刻,总是轮回师修炼最快的时候,因为伴随着太阳的初升,空气中除了黑暗元素之外的其余各种元素都焕发出了新的活力,正是元素活动最为活跃的时刻。

    蓝矜一边感受着奥天体内稳定的气息,同时也在不停的吸收着空气中的水元素。现在是冬天,昼夜的温差变化还是相比于其他季节要大的,所以此时的马车外还凝聚着一层薄薄的晨雾,空气中的水元素也比其他时间的更为浓郁了。

    随着对于明玉功的不断理解,蓝矜也已经发现到在借由奥天修炼时所释放出来的大周天循环的帮助下,自己对水元素的吸收、提炼以及修炼的速度都比平日里还要快了。自从构建出自己的灵力循环圈之后,仅仅是过了这半个多月的时间,蓝矜的修为便已经从一转初段提升到一转中段的程度了。如果之后每天还是与奥天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起修炼的话,蓝矜相信,自己肯定很快就可以突破到二转轮回师的境界了。

    这也就是他们,在明玉功的帮助下才能够拥有如此变态的修炼速度,甚至已经可以称之为神速了。换了别的轮回师,能在一年半载突破到二转就已经可以被称之为天才了。像他们这样,别人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啊!

    就这样,他们还是依然日出而行,日落而歇地往花都不断进发,又走了三天,这三天之中奥天依然是处于修炼的状态之下,蓝矜每天也只有在日落时分才会醒来稍为吃一点东西便继续修炼。她的修为也是不停地在疯长着。

    按照李章的预估,再走个两天,他们也就可以到达这次的目的地,花都。

    …………

    暗夜帝国首都,暗夜城。

    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大陆最大的娱乐之地,到处都林立着酒店,赌场,饭店,甚至是各种各样的风月场所。仔细看都可以发现,那些娱乐场所的标牌上面的一角,都会刻上了一个小小的紫色月亮的符号,这也正是预示着它们都是黑夜商会的产业。同时,在这里却是看不到白羽拍卖行的身影。

    现在只是上午,整个暗夜城都显得十分安静,除了市场区里面还有商铺以及摊贩在工作着。要知道,因为聚集了无数的娱乐之地,所以,这个暗夜城也被称之为不夜城。只有到了晚上,这座巨大的城池才会在人们的面前展示出它独到的一面。

    放眼望去,就在这城的中央,一片用黑晶岩所建造,上面还镶嵌着点点紫色的水晶的巨大建筑群正矗立在大地之上。这正是暗夜帝国的皇宫。

    整个皇宫里错综复杂却大开大合,每一座宫殿都不停地展示着自己独有的气质与暗夜帝国所共有的神秘感。在这里,眼睛所能见到得最多的颜色,也就是黑与紫了。

    一个身穿黑色宫衣的大臣模样的人快步的走着,就看他经过了一条富丽堂皇的长走廊,走向一座黑色的宫殿。

    这走廊两侧的壁灯竟然都是用紫水晶所点缀的,仔细体验,还可以发现那里面竟然也传来了一丝丝的灵力波动。也就是说,只要到了晚上,这些壁灯便会自行点亮,根本就不用人来进行操控。只是,这个暗夜皇室虽然是得到了黑夜商会的支持,但是这样的魔力壁灯却也不是所有的走廊都可以装上这样的东西的。也就只有皇室嫡系的人员宫殿外才有这样的待遇。可想而知,那宫殿里居住的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那奴仆甚至根本就没有斜眼看那些壁灯一眼,径直往那气派的宫殿中走去。他脸上带着一些焦急,但是看上去却十分的平静。迈出的步子并不大,但是就在他出现在这走廊上时直到他走入另一头的宫殿,这百丈有余的路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很明显,这个皇室的大臣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撩开了用黄金带以及宝石装点的紫色绒布门帘,这人正是走到了这宫殿的书房之中。相比于外面,这书房则是显得有些穷酸了,黑色的地板上只是随意地铺了一张地毯,房内除了一张方大的书桌和一张精致的木椅之外,其余的三面墙都被摆上了书柜,上面则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那人连看都没看,直接便走到了房间左面的书柜旁边。这些书柜都有将近十米的高度,一共有二十层。顶面直接贴住了这间小书房的天花板上,若非可以看到是真的由实木所做,还以为这根本就是从墙里抠出来的呢!毕竟是太过于吻合了。

    伸出左手,将手掌摊平,直接拍在了第四层的内壁之上。一阵黑色的光芒涌起,就在他手拍到的位置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法阵。看那法阵简单的结构,应该是用来进行触动某些机关使用的。就在黑光亮起的同时,左面的这个书柜四层以下竟然从中间分裂开来,靠门的一侧直接向旁边移出了一米的距离,露出了一个楼梯,竟是往下的。很明显,就在这书房的下面,还有一个密室。

    当那人一个闪身走入密道的时候,原先裂开的书柜再次合上,浑然一体,而且看上去,就好像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从密道入口开始便是一个旋转向下的楼梯,当书柜合上的一瞬间,这密道的顶上一盏盏魔力灯便径直亮了起来,一片紫色的光芒将那人指引向下三十米,走进了一间密不透风的房间之中,此时的房间里正站着一名身着深紫色长袍的青年,他的样子不过接近三十,但是从皮肤上看却是与十八处子毫无分别的。长相很英俊,但是却不是如同奥天那样的温润,他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妖异与邪气,脖子上一条镶嵌着血红色宝石的项链则是彰显着他暗夜皇族嫡系的身份。他正是暗夜帝国的三皇子,夜沁。

    夜沁看了一眼那个黑衣人,开口道:“老黄,什么事?”

    那个被夜沁称为老黄的黑衣人双手胸前抱拳,向夜沁深深一躬身,道:“老臣黄宇,见过殿下。殿下,从百花那边传来了好消息。”此时看他,才发现这中年人满脸说不出的阴沉,只是在说道好消息的时候,这才从脸上稍微挤出了一丝笑容,只是也不知道他是太久没笑了还是怎地,那笑容看起来竟是比哭还难看。

    夜沁并没有说话,黄宇接着道:“大皇子问黑夜商会借去的两个杀手自从四天前传来消息说已经追上白羽那边运送芳华明珠的人之后,几天以来消息全无,大皇子正暴跳如雷呢!”

    “哦,”夜沁轻轻一笑,虽然还是带着邪气,但是他的笑容可是比黄宇的要好看太多了,“那大皇子那边怎么说?”

    黄宇桀桀一笑,道:“大皇子怀疑是那两人抢得宝物之后独吞或是直接交回黑夜商会,眼下已经派出他安插在黑夜商会花都城里的眼线出城半路截杀。”

    “那个白痴!黑夜商会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傻,那两个人没消息就绝对是因为白家这次的队伍里面肯定有轮回师在。这个又蠢又笨混蛋。”夜沁的虽然是在骂人,但是很明显,这里面幸灾乐祸的成分竟是占了绝大部分。

    稍微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夜沁道:“他派了多少人出去?”

    黄宇阴沉道:“一个三转,两个二转,三个轮回师。黑夜商会的人不是笨蛋,不可能让大皇子能够安插高手进去的。就算某些高层和他有联系,但是他也无法直接调动黑夜的强者的,况且,那两个杀手本来也是黑夜商会的人。”

    夜沁点了点头,“很好,那两个杀手肯定早就死了,他这么做,顶多也就是再多弄死几个而已。黑夜商会里面肯定会有人不满的,那个白痴,他还妄图未来可以得到黑夜的支持和我抢王位,哈哈哈………”

    黄宇一愣,“殿下,我们要不要也派人去?如果可以把东西抢回来的话,那……”

    “不用了,这种游戏就让他自己去玩好了,黑夜商会自己没有派人,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在乎那东西,我和我这个大哥也还没有到需要完全撕破脸的时候,这件事情不用插手,旁观就好。”

    黄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正准备转身走出密室的时候,夜沁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了,老五那边怎么样?”

    “五皇子依然在我们的监视下,继续被软禁在花都的黑夜商会里面,只是他最近又有些不安分了。”

    夜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好他。还有,父皇那边,让下人继续在香料里面掺上一些黑暗麝香,不能有明显中毒的迹象。”

    黄宇一点头,“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就这么多,”夜沁挥了挥手,“你退下吧!”

    “是。”黄宇再次躬身,慢慢退了出去。

    也就在夜沁和黄宇对话的这段时间里面,暗夜皇室的大皇子所下达的命令也已经经由特殊的方式传到了花都之中,只见三条黑色的身影骑着三匹骏马出了花都的城门,直接往管道上飞驰而去。

    此时,也正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奥天等人正准备着再次上路,直到现在,奥天还是依然在修炼当中,并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蓝矜倒也不着急,毕竟之前就在蓝无为的城主府里,她还等过六天呢!现在也才过了四天而已,对于轮回师来说,可以这样入定修炼一段时间那绝对是天大的好事,能够看到奥天变强,她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李章等人收拾的很快,一行人趁着旭日下暖暖的阳光便继续往花都进发了。此刻,他们距离花都也就只剩下两天不到的路程了,估计在明日黄昏之前便可以抵达。

    李章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好,自从离开了那个小酒馆,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碰到任何的危险,就算是偶尔看到几个小盗贼之类的,根本就不用蓝矜出手,光是李章派了两三个人过去就把那些人全都打发了。毕竟他们也是冒险者,再加上白家给的护甲,只是对付那些普通人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此时的他嘴里正轻轻哼着小曲,沿路看着那美丽的风景,都说花都美,心想着自己的家人以后也可以不用再在那个北方边境上的小镇子里居住而是可以来到花都,自己这般兄弟也都能定下来,他自然是喜不胜收的。

    不过,虽然心里高兴,但是他们的速度却是没有放慢。也许是因为已经接近目的地了,反而是加快了脚步,这一天下来,竟然也走出了相比原先多了三成的路。想来明天是不用等到黄昏,自己一行人便可以踏进花都的城区里面了。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了,他们再次停了下来,犹如往常一样,所有人都在为今夜的营地以及晚餐忙活了起来。而就在距离他们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三匹骏马正在低头吃着面前鲜嫩的青草,在它们身后,三个身披斗篷的黑衣人则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看来不是鬼兄弟把东西吞了啊!”中间那个黑衣人开口了,他的声音十分沙哑,盯着奥天与蓝矜所在的马车说道:“想不到,这队人里面竟然还有轮回师,之前鬼兄弟传来的消息不是说只有十二个普通人么?”

    他感觉到,就在那马车里面正是有两股气息,其中一股虽然也不弱,但是还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可是另外一个,却是似有似无,他也无法感觉到那个气息的拥有者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就在他陷入犹豫的时候,他左边的那人开口了,“那,要动手么?”

    中间那人的眼睛里忽然爆射出两道精光,虽然他不能肯定另外那个气息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他相信,如果自己这边三人不出手的话,那个大皇子可是不会听什么解释的,那下场绝对是更加悲惨的。

    怪笑一声,“动手是肯定的,不过先不急,等天黑了,先用蚀骨散把他们都麻了再说。”虽然说要动手,但是他也不是什么有勇无谋的人,他所说的蚀骨散乃是用暗夜帝国特有的一种名为蚀骨草的植物研制的,就算是轮回师,三转以下的遇到这东西就和普通人一样,六转以下的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如果对方真的有六转以上的轮回师,那么他们也就认了。

    随着夜慢慢的降临,这群冒险者都各自去找地方休息了。

    当所有人都好像陷入了睡眠的时候,一层淡绿色的雾气便从三百米之外缓缓地向他们的方向飘了过来。三道身影也随之而起,紧紧的跟在那团雾气后面不远的地方,只是那三人依然是用斗篷将自己完全遮掩住,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脸。其中两人身上正冒出滚滚的黑气将三人的身形隐藏在黑夜之中。

    原先一直没有说话的,站在右边的那人此时手上正升腾起一阵淡淡的银色,与另外两人的黑暗属性不同,他是风属性的轮回师。那惨绿色的雾气正是在他的推动下向前的。

    可是,就在还有十米左右便可以到达营地的时候,这团雾气仿佛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阻碍一样,竟然停滞不前。

    “咦!”空气中忽然出现了一声惊讶,虽然他赶忙在另外两个同伴的眼神下捂住了嘴巴,但是那一声却依然是被蓝矜听到了。

    就在那黑衣人发出惊呼的瞬间,那层挡住雾气的无形的障碍忽然闪现出了一层深蓝色的光芒,在那三人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泡沫将营地的周围方圆十米完全包裹在内。他们也看到,就在这深蓝色光芒闪现的同时,一个小泡沫竟然已经将那团蚀骨散所化的雾气完全包裹了起来并迅速的向他们飞了过来。

    要是放在平时,这样的攻击根本就难不倒他们,可是这回,一是因为他们才是准备偷袭的,而这泡沫反攻来的也太突然,他们此时的心神都是一愣。再一个也是他们距离那雾气的距离实在太近了,也就二十米的距离。所以,当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那泡沫已经在他们脚下破了开来。那名风属性轮回师直接被麻倒,另外两个黑暗轮回师也只是用灵力护住身体迅速退开,只不过,两人也都不慎吸入了一点点,此时的修为则是也受到了削弱。

    “快走!”那名三转黑暗轮回师朝另一个同伴大喝一声,此时他的力量已经被削弱到只有二转的境界了。甚至没有去看那个躺在地上完全麻痹的风属性轮回师,双脚用力往地面一踩,便向后爆退。

    听到他的声音,另外一个轮回师也是直接作出了反应。原本是想算计别人,结果自己却反而被算计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赶快逃开,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就在那泡沫向自己这边砸来的时候,一股杀气也随之而来。

    “走?”只听一声冷哼,“既然来了,就别那么着急走了!”一面冰墙径直出现在那两人的身后。

    因为惯性,他们自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两人对看一眼,双双一个后空翻踩在了冰墙之上,紧紧是一个借力,便向前冲去。既然对方已经追了出来,那么现在唯有先把那人解决了再寻对策,因为他们都发现,那追出来的气息明显是只有一转轮回师的实力,就算两人现在都被削弱了,但是对付这样一个对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蓝矜的身影已经出现了,就在她周身腾起的深蓝色水雾净化之下,那惨绿色的雾气早已消失了。从她控制雾气到飞身而出,也不过是几次呼吸之间,那名风属性轮回师已经被李章等人控制住了。一个全身麻痹没有了灵力的轮回师又能做什么呢?

    眼看着对面纵身而来的两人以及他们散发着黑暗灵力的四只拳头,蓝矜的脸色甚至连变都没有变。但是李章等人此刻却已经是冷汗涔涔了,因为,他们看到对面那两人竟然分别是一名三转轮回师与一名二转轮回师。一共五只闪亮着黑色光芒篆刻着一个饿字的戒指,两个人如同两只恶鬼一般朝蓝矜攻了过来。

    蓝矜冷笑一声,“饿鬼道?”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她竟然闭起了双眼。

    别说是李章,就算是对面的两个黑暗轮回师也都被她这一举动呆住了。但是,他们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他们原本距离蓝矜也就只有五十米的距离,此刻见到蓝矜闭上双眼,直接体内气息一提,将速度提到了极致,同时也将原本凝聚于两只手的力量完全凝聚在一只手之上,两只仿似黑色的流星锤一般的拳头划破了夜空,那强烈的灵力奔走竟然连空气中都为之产生了一丝摩擦声。

    “黑星双拳,破体撕裂!”两声大喝响起,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蓝矜的面前,速度提升之后,五十米的距离已经不算什么了。两人一左一右拳头直接轰在了蓝矜的颈部与腰间。

    得手了!眼看着对手头断腰斩的样子,蓝矜的身后响起了一阵惊呼,正是来自于李章等人。可是,那两个黑暗轮回师心头却油然升起一阵恶寒。

    只见蓝矜原本被两人撕裂的身体竟然再次重合,两道伤口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般,双手一下抓住两名黑衣人的手腕,一牵一引之间,直接便将那两只手扯过并穿入了自己的腰腹之中。

    李章等人再次惊呼,没想到蓝矜竟然会用这样自杀的方式,可是他们好像忘了,就在前一刻,蓝矜甚至已经死过一次了。

    只是,这次却是轮到那两名黑衣人的心情跌落到谷底了。因为他们明显看到了,就在自己的手臂刺穿了蓝矜的身体之后,她的身上竟然没有滴出一滴血来。而且,从手上的感觉来看,两人的手就好像是被放入一汪寒潭一样。刺骨的冰冷已经快让他们的双手都失去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