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抵达(下)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13字

    长途跋涉,对于轮回师而言并不算什么。奥天与蓝矜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的疲倦,兴奋早已经充斥在两人的脸上。毕竟都没有试过去到这么远的地方,况且真的说起来,两人还是孩子,对于新世界的渴望是可以理解的。

    就算不说他们,就连李章和一种队员的脸上也出现了久违仿佛解脱般的微笑。站在花都城门前,此时的他们已经安全了。不用再去担心是否会有人突然从巷子里跑出来暗杀自己。对于雇主布置下的任务已经完成,自己的家人也可以过上更好的日子。

    阳光洒满了街道,看着身旁喧嚣的热闹,充满生机的画面深深印入了奥天的心中。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一股暖流忽然从他丹田处的那株碧绿的树芽当中散发出来,仿佛是一层层碧青的光圈将他体内所有的脏器与经脉都包裹了起来。就好像是感受到光芒的照耀,树芽在自己释放出的生命气息中不断摇曳着,甚至又开始长高着。尽管只是一点点,却着实令奥天的心中对于生命的本质产生了一种更加深层的了解与明悟。这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喧嚣中却无法掩盖住宁静,而宁静中却又受到了喧闹的影响。一切是如此的相互辉映,和谐地交融在一起。

    “自然中最奇妙的地方,一切都顺应着应有的道路行进,相交汇、影响,却又互不干涉,这就是生命啊!”奥天不禁赞叹起来。

    如果不是害怕过于惊世骇俗而打破了这绝美的画面,他甚至有些忍不住想要运转起明玉功中的大周天循环来进行修炼。当心中对于自然的了解更迈进一步,此时修炼对于他必定是有好处的。奥天的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过,他也知道,如果此时因为自己而打破了这种和谐的话,那就正是违背了自然当中不刻意强求的本意。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明悟,对于他未来漫长的道路而言也就不用急于一时了。

    坐在他身旁的蓝矜自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自从由奥天那里得到了明玉功的修炼法诀之后,蓝矜也开启了与大自然接触的修炼之路,他们二人体内的轮回灵力相比于其他的轮回师而言更是多了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虽然她的等级还没有奥天高,但是却也依然可以感受到一些那种宁静与喧哗交织出来的祥和。

    对于这个与自己共同许下誓约的男人,天才已经不足以去形容他了,他的天赋就好像是由创世神的手中亲自捏造的。只是,对于这样的人,她在南月学院的时候便已经从大陆历史中发现从古至今并不是只有奥天一个人,可是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未来的道路肯定不会是能够简单前行的。

    “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在他的身边!”蓝矜的心中无比坚定。

    就在二人都张开了全身的灵穴去贪婪地吸取着那来自于阳光之中的养分时,马车戛然而止的声音却是将他们由入定中唤醒。

    撩开帘子,首先看到的就是李章那满是胡茬的国字脸。

    李章讪然一笑,“奥兄弟,我们到了,这就是白羽商会的总部。等会把东西交接了之后,咱们兄弟说好要去好好喝一杯,你看你们要不要一起?”

    他问得很小心,对方毕竟是两位轮回师,能和他们这些普通人同行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何况还想着邀请别人呢!

    不过很明显,奥天并非那种从小就被人当做轮回师天才而在众星捧月的状态下长大的。一般轮回师特有的那种孤高冷傲无法亲近平民的态度,却是与他无缘的。

    当下只听他说:“既然李大哥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好。不过能否先让我见一下这白羽商会的掌事的呢?”

    李章倒是被他的爽快吓了一跳,原本也无非是出于礼貌性的询问,人家能听自己说完这些话就已经是不错的了,却没想到奥天竟然一口答应下来。他自然也知道奥天找白羽商会的掌事是为了什么,不过这些事情却不是他这样身份的人管的上的了。

    “好!”他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找那位和我联系的执事。”

    语罢,就看他走上白羽商会的门前给门口的两个守卫亮了一下从胸口掏出来的令牌,奥天注意到那是一块纯粹由白玉打造,朴实无华而只是在一面上篆刻着一个白字的类似腰牌大小的物件。

    因为令牌的关系,那些守卫并没有阻拦李章,就看他一路小跑进了白家商会总部。而那些守卫原本因为奥天一群人在白家的大门口肆无忌惮地停留而显露出来的一丝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很明显是把他们当做自家人了。

    李章走后,奥天这才将视线放到了这白家总部上面。清一色的白墙,院子与建筑也是散发着与那玉牌上一般的古朴与厚实。没有奢靡与豪华的感觉甚至无法让人将其与经营着全大陆第一拍卖行的商会的名字联系起来。同样是用白石与黒木结合搭建起来的屋顶,四方拱顶而檐角向上蜿蜒,院落看起来简朴,但是却营造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场与气势来,那是一种虽浩大却无压迫,始终散发着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好美的建筑。”就连蓝矜也不禁在奥天的身旁赞叹起来,如此朴素华美的建筑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虽然颜色的搭配很简单,却不是乡村小屋那样,仔细看上去甚至隐隐产生了一种站在宫殿前的感觉了。

    不一会,正在奥天和蓝矜感叹着白家总部的震撼与美丽时,李章又是一路小跑的从府内飞奔了出来。而就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看似缓步前行但是速度却甚至比李章还要快的身影。

    直到到了马车前,奥天这才注意到那人的奇特,一身镶着金边的白衣,乌黑的头发在白色衣袍的映衬下仿佛他就是从那屋群当中走出来的一栋建筑一样。

    没等李章说话,只见那人上前一步微微欠身朝奥天行了一个礼,“在下白羽商行二等执事,白沁,奥先生,家主有请。”说罢便侧身伸手将奥天的目光引向了白家的内庭之中。

    其实以他本身的身份与实力来说,就算对方是一名轮回师也真的不足以让他行礼,除非是已经凌驾于轮回使之上的存在。这也正是他之前为何以一种不疾不徐的态度走出来的原因。

    可是就在他第一眼看到奥天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透这个年轻人,虽然知道他的实力还不如自己,但是从这人身上传来的那一阵让自己都有些别扭的压迫感却是真实存在的。至于他身边的那个女子,虽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正处於一转接近二转的等级以及水属性的天赋,但是不知为何她的身体中竟然也隐隐释放出了一种与那个年轻人相同令人不自在的感觉。既然这白沁可以做到白家如此大的产业当中的一个二等执事,他对于自己在看人的能力上还是有着一定的自信的。那两人确实承受的起自己这一行礼。

    既然主人家都已经派人出来邀请,奥天本身也不是那种造作矫情的人,当下牵着蓝矜的手飞身跃下了马车,跟随着白沁走入了白府当中。

    就在李章也想跟着奥天一同入内的时候,却被那白沁一手拦住,“李章,你就不用跟进去了,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等下会有人来带你们去你们在府内的新住处,你的家人也会差人尽早将他们迁移过来的。带着兄弟们去休息吧!”

    其实早在白沁自我介绍的时候,李章也是吓了一大跳,就在他进入白府与那位与自己碰头的小执事简单介绍了一下奥天两人的事情的时候,却不知为何在那小执事通报之后跟自己出来的却是白沁。虽然看到白沁身上的华服他也不敢怠慢,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一个任务。

    毕竟他现在完成了任务也算是白府的人,那么对于一名二等执事的话他全然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去反对,当下他只好单膝下跪行礼道:“是,执事大人。”

    白沁点了点头,随即便不再看李章,只是依然笑容可掬地望向奥天,“奥先生,请!”

    “毕竟还是两个世界的人啊!”李章的心中不由得感叹了一声,原来这些日子以来,他早已习惯了奥天的随和,却忘了轮回师本就是他所无法触及的那高高在上一般的存在。看来,之前对奥天所说的话却是自己唐突了。

    没想到,就在他起身准备目送奥天与蓝矜离开的时候,奥天却忽然转过头来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李大哥,那就等我见过白家家主之后,我们晚上再聚。”

    在奥天心里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

    不仅是李章,就连白沁,甚至是那些在白府门口的守卫也都呆住了。一个轮回师竟然会如此“不顾身份”地向一个普通人说出这样的话。这可以说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了。

    李章可以说是众人之中恢复得最快的,毕竟这段时间他已经知道了奥天并不是那种傲气勃发的人。当下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晚上见,奥兄弟。”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他的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噙上了一点点的泪水。他可以感受到那一种从奥天身上由内而发地以一种平等的姿态面对自己的气息,这是他不曾从任何其他的轮回师大人身上感受过的。这种感觉,是装不出来的。

    白沁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所以他从震惊状态中恢复的速度倒不会比李章要慢。

    “奥先生,家主还在等着,请。”

    虽然说他白家的轮回师也都是属于对普通人来说平易近人的角色,他平时也与自己的守卫相处的不错。但是在扪心自问中,他却可以说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奥天这样的。就看奥天经过那些自己的守卫的时候,他们自觉躬身行礼,不是那种对于上位者的恭敬,而是出于对平等尊重的尊崇。他这一声“请”字却是几次以来最真诚的。

    就在奥天说完那句话转身走入白府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从他跳下马车是那股若隐若现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精神威压也渐渐消散了。只不过他没想到这竟然与他刚才的表现有关就是了。

    轻轻松了口气,看来刚才并非是自己的错觉,而是真的有高手对自己进行了探测,若非因为自己丹田中的那颗自然之种在感受到那阵威压的时候忽然释放出了一层奇异的能量将自己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的话,体内所有的秘密肯定都会在那层精神力探测之下而无所遁形。

    “真是好险,师父说过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的属性和天赋,看来对于自然之种我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有机会必须好好研究下了。”

    一边想着一边跟随着白沁前进。

    也许因为白府里面种植了许多的植物的缘故,奥天倒是没有时间去观赏一路上建筑所展示的美了,一颗心里都充斥着府内植物们对于他体内那颗自然之种的到来而产生出的一种欢腾与雀跃。

    “这位就是奥小兄弟吧,果然是青年才俊。”

    不知走了多久,一个老人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非奥天及时将注意力转移回自己的身上,那肯定就要一下子撞到那老人的身上而出大糗了。

    “现在的老头子都喜欢神出鬼没么……”腹诽一阵,脑海中却出现了空山的身影,面前的老者虽然不似空山那般气宇轩昂,但是倒也显现出一种优雅的感觉。可以肯定这人的实力虽然比不上空山,但是也不会差太多。

    “奥天见过老先生。”奥天双手作揖朝老人行了个礼。蓝矜也按照大陆的礼仪以晚辈见到长辈的方式表示自己的尊敬,虽然她并不是很喜欢说话,但是礼貌还是懂的。

    “这位是我们白家的总管,白月长老。”白沁在一旁为两人介绍道。

    “白月长老可是一名圣王级的强者。”

    听到这句话,奥天的态度更是恭敬,在轮回大陆上,每一个九戒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

    白月听到白沁这样介绍自己,却只是淡然地摆了摆手道,“沁儿,这里没你的事了,就由老夫带这位小兄弟去见家主就好,你去忙别的事情吧!”

    “是。”白沁向老者鞠了一躬,便缓缓退下了。

    “好了,家主已经等急了。我们还是别耽误了。”只见他的手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水晶状的物品,一股强横的光明系轮回灵力顺着他手上的经脉涌进了那魔晶之内。

    一阵强光闪过,奥天与蓝矜赫然发现自己周围的景象竟然开始扭曲了起来,原本明亮的走道竟然在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原本还是身处花园之中的两人面前忽然就出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上书“白羽阁”三个大字,正是白家总部的主殿了。

    这是失传已久的空间魔法?奥天的心中不禁吃了一惊,可是如果这是空间传送的话怎么会连一点虚空波动都没有产生呢!

    “笨蛋,这是光明系的幻术!”异空间的翡翠实在是忍不住吐槽起来。

    “不过,可以使用这种大范围而且需要通过特殊方法来破解的幻术,看来并不是某个人所为,应该是魔法阵才对。”

    奥天点了点头,作为觉醒了远古血脉的魔兽,翡翠在这方面的知识明显比他要丰富的多。

    而看到奥天竟然这么快就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白月很是赞叹的朝奥天笑了笑。

    “看来他并不是那种完全没有底蕴的流浪轮回师,这么快就发现了。”

    其实,如果奥天不说的话,谁又能想象到以他这样的年纪就能拥有一只魔兽伙伴,甚至还是已经觉醒远古龙族血脉可以不停进化的魔兽呢!

    拉住蓝矜的手,将她从震惊中拉了回来,两人便随着白月走进了白羽阁中。

    只见一个看上去年逾五旬的中年人正坐在屋内正中央的位置上微笑着看向两人。

    “晚辈见过白家主。”二人齐声行礼。

    笑着点了点头,“你就是奥天?空山叔叔的弟子?”

    两人的握着的手都是不自觉的一紧。

    若非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奥天肯定会直接爆发的。老师收自己为徒的事情,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人知道,甚至就连身边的蓝矜都是在两人互相许下誓言之后才知道的。这是一个需要绝对保密的事情,否则无论是对自己或者老师,都不是一件好事情。

    “对方肯定不是无的放矢。”奥天可以肯定。

    但是他能忍得住并不代表别人可以忍得住,只见一阵光华闪动,原本还蜷缩在自己的异空间的翡翠却是忽然出现在这大堂之上,而且一出现便已然将光锥仿似不要命般朝着白家家主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