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齐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28字

    “小天,就算我没有说清楚,但是怎么说你也得好好管管翡翠,不然就他这个脾气肯定以后肯定会出乱子。”看着大厅里自己最喜爱的一个工艺品的碎片,白宇不禁揉着太阳穴头疼地说道。

    一旁的白月和蓝矜都是用衣袖遮着面颊不敢笑出声来。

    奥天只好点着头用他那双释放出无辜的眼睛看向白宇说道,“那个,白伯伯,我未来肯定会对翡翠进行严厉的管教,不让他再打碎您最爱的花瓶了。”

    不说还好,听到他的话,白宇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了,现在这个时代,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难沟通了……

    转头看向自己手中的信,奥天很确信那就是空山的笔迹,原来空山在离开青花小镇之前就已经书信给白宇了。他既然让自己的弟子去明天学院,那也自然就料到这孩子肯定会经过花都,凭借着自己与白宇已经离世的父亲多年的交情来说,让他多少帮忙照顾一下奥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白宇自己没说清楚,而且也没等得及奥天询问,翡翠就从异空间里蹦出来对着整个大厅毫无差别的把光锥乱放一通。就算有白宇和白月这两个天君和圣王存在,就在他们始料未及之下虽然把其他的攻击都挡了下来,可是就在翡翠出现时离他最近的那个有着好几百年历史花瓶的生命却也是告一段落了。

    就在把事情说清楚后,翡翠却在一瞬间直接又闪回了他自己的空间里面不再露面,而原本就积蓄在白宇眼中的怒火也就只能往他的脑门儿里钻,不然就凭他一个八戒轮回天君来说,还有什么能让他头疼到这样的程度呢!

    不过他白宇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毕竟和一头魔兽也没什么好说的,气过了也就过了。

    就看他正了正面色,恢复了之前的状态,点头朝奥天说道,“原本我也不晓得竟然是你护卫着他们回来,只是在接到通报之后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倒是发现了你手上的九子木莲镯,这才肯定下来。”

    “虽然空山叔叔说你很不错,不过你倒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说待人平等的态度,就冲你们能够在幻阵当中随着白沁走了一个时辰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来看,这更是不可多得的。”

    “一个时辰?!”我们当时竟然在花园里走了那么久?看向身边的蓝矜,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她当时其实也是在奇怪为什么奥天会全然没有反应,不过一路上已然习惯于由奥天来决定,所以她也没说什么,只是一直跟在奥天的身边。

    当然,谁也不知道奥天当时其实正沉浸在所有植物对他体内的自然之种的欢呼中,这才忘记了时间。不过他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白宇见奥天没有说话,便抬头看了看伫立在门边的白月长老,朝他使了个眼色。

    就见白月伸手将两扇大门关上,然后一层白光从他身上冒了出来,形成一片薄膜将整个大厅包裹住。

    看到白月的一系列动作完成,白宇稍稍松了口气,“虽然是在自己家里,但是还是多注意些的好。”随即便正色道:“小天,这一路走来,你没有在别人面前展现过自己的属性和天赋吧?”

    奥天摇了摇头,“看过我出手的也就只有李章李大哥了,当时为了救他我解决了两个暗夜商会派来的杀手。那两个人已经死透了,没有大碍。而在城外是小矜出的手,所以带回来的那三个人应该不会知道我的事情。”

    微微颔首,“那就好。白长老,你去把那李章一行人都提升到白府内府来做守卫,跟他们说之前的事情不许泄露出去,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特殊手段。”

    “是”只是一个应声,白月的身影便如同淡化一般消失在大厅之中。

    “李大哥他们应该没有问题的……”

    “你老师说,你的事情必须越少人知道越好。也不是我不愿意去相信别人,只是小心一点总不是坏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想必已经不需要我来跟你讲,你肯定清楚。现在大陆上看上去安静,但是暗流汹涌也是不争的事实。小天记住,在你没有一定实力之前,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有多大的潜力,你才能活得长久。”

    白宇的话可以说是字字直达内心,他所说的其实奥天早就知道,只是他还是选择如果可以那就去相信别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身旁的蓝矜也是用力捏了一下奥天的胳膊,别人怎么样她并不在乎,但是她不能允许奥天将自己随便置于危险之中。

    “那遇到事情我岂不是不能出手了……”奥天喃喃道。

    “倒也不是。”白宇否定了他的想法,不然在他的心中很有可能会出现畏战的念头。

    “如果你可以达到七戒地星的等级的话,以你的天赋,除非是九戒强者,否则想要抹杀你是根本不可能的。平时遇事也不是不能和人动手,如果真的要动手,那就必须斩尽杀绝才能保护自己。这就要看你自己决定了。这也是你的老师要将你送到明天学院的原因,想必对于你来说,七戒定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说真的,他并不想现在就告诉奥天如此残酷的事实,他也知道奥天并不能以看上去的样子来衡量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只是相比之下,他更不愿意奥天因为过度的善良而有可能将自己置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步,百多年前的那位就是最好的例子。

    轻轻推开蓝矜挂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奥天朝着对面的白宇双膝贴地行了一记大礼,那是纯粹出于真心对于长辈的尊敬。

    “白伯伯,您说的我都知道,但是我也相信自己不会是那样一个会如此夭折的人。我并不着急,我会依靠自己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的。况且就在我的身上,还有着绝对不能违背的誓约,我会为了保护我自己最亲爱的人好好活下去的。”

    听到他的话,不只是白宇,身边的蓝矜以及异空间里的翡翠更是仿佛被一记重锤击打在内心之上。他们当然知道那后半句说的正是自己。

    扶起面前的奥天,轻轻拍了拍他那虽然单薄却已然开始显现厚实的肩膀。

    白宇说道,“孩子,我相信你。这段时间你就在我这边住下吧!芳华明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向有花一族借来这个圣物,倒也是因为我白家的私事,有花一族的人过不了多久也会到花都,到时我会让你们见面的。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作为长辈,能帮的我自然不会推辞。”

    “嗯。”奥天点了点头。

    华灯已上,花都白日中的祥和被夜晚的炫目所取代。这个处于大陆东南的繁华城池也显现出她绝世的魅力。

    蓝矜并没有跟着出来,只是让奥天随着李章等人一起出去了。那是男人们的聚会,有她在那群人肯定也放不开,那么她自然不会去打扰大家的兴致。随便找了个理由向李章说道了一下,她就留在白府里修炼了。

    “奥兄弟,你好福气啊!找了蓝姑娘这样一位贤妻,未来可是有好日子过了。要是换成我们家那位的话,可没这么容易就放我出来。”李章拍着奥天的肩膀说道。

    要知道,他黄昏的时候去找奥天,可是被蓝矜的大度放行给惊着了,浑身上下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啊!

    对于李章的话,奥天只是笑了笑,也难得有他不会接话的时候。

    不过,他不说话可不代表别人没说,就看那个副队长一手举杯,一边喊道:“队长,我们都知道嫂子的功高盖世,你就不用强调了,兄弟们说是不是,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其他的队员也跟着附和起来,李章原本就已经被酒精灌红的双颊更是像充了血似的。

    “你们就取笑我吧!等家里人都到了,就让你们嫂子天天去教你们媳妇御夫之术,哼!”

    “队长,不带你这样的!”

    身边瞬间升腾起一阵哀嚎声,奥天此时却非常快乐。这可以说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也是第一次与别人一同畅饮,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酒精对于他那已经被改造过数次的身体来说,杀伤力确实是有限的。

    就在一群人都酒足饭饱之后,李章等人也是互相搀扶着回去了。本来以为只是进白府做普通侍卫,却没想到竟然还是内府的侍卫。这一段时间紧绷着的心弦终于放松,喝多了也是难免,况且东家请客,再加上白总管也说了,他们明天可以好好休息还不用开始轮班,这群人当然也就放开了喝。东倒西歪也是在所难免的。

    奥天谢绝了他们一同回去的想法,毕竟这个酒楼就是白家自己的产业,距离白府也不远,又是城里,那自然不用担心这群人的安危。他还想独自一人在这夜空下走一走。

    李章等人倒也是不在意,既然奥天愿意与他们一起出来饮酒,那也证明是把他们都当做朋友了。一群人便互相搀扶着一边高歌一边向白府走了回去。

    就在李章等人消失在夜色当中之后,奥天也独自一人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那边并非是繁华的闹市区,在夜色下也更显安静,正是现在的他需要的,他要好好想想自己未来应该走的路。

    毕竟,自然系与寂灭系的轮回师,在整个大陆历史上出现的次数分别用一双手就可以尽数数出来。每一次出现,无疑都是一个传奇,距离最近的当然就是那位百年前的第一宝树王。

    “也不知道他是否有留下一些对于我未来修炼有帮助的资料。如果有的话,未来还真得去和师父说到百花宫走一趟。”

    就在奥天正沉浸在对自己的未来构想的时候,自然系强大的感知力却是让他在一瞬间被三条街外一声沉痛的呻吟声吓了一跳。

    “出事了!”只是几个闪身,奥天已经朝着呻吟声传来的方向消失了身影。

    黑夜对于奥天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视线所到之处都是一片的清晰,就算是他看不到的地方也自然有植物会告诉他。

    面前的小楼很简单,窗上都挂着白色的布帘,只有两层高,一阵奇异的香味则是从大门里慢慢飘散了出来。

    “原来是家医馆。”

    对于轮回师来说,自然是不会轻易受到病痛的折磨,可是于平民而言却对于病痛没有那种超常的抵抗力,所以医馆与医师则是必须的。

    “齐大夫,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他快不行了。”一个妇人那足以让人心颤的哀嚎声从那小楼里传了出来。

    尝试着接通了小楼中的植物后,奥天的精神力如同丝线一般将面前的建筑牢牢包裹了起来。其中的画面也直接映射进他的脑海。

    屋中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的年龄,而他的身旁则是跪着一个衣着朴素的妇女,想来刚才的那一声惨叫正是出自她的嘴中。两人面前的床上躺着的男性应该就是那妇人的丈夫了,只见他全身的皮肤都泛着青色,左臂上一道长有三寸的刀口正缓缓流出一股靛青色浓稠的血液,刀口附近的皮肉已经完全翻起甚至都开始腐烂还冒着一阵青色的气体。

    “看来我刚才听到的呻吟就是他吧!”奥天点了点头,“看那伤口的样子应该是中毒了,而且这毒,有意思。”

    “不是我不肯救他,”那医生说道,“这悍匪不讲道理是常见的,本也不是找上你们的事情何苦自己揽到身上呢!你知道那匕首上擦得是什么嘛?”

    见妇人说不出话来,那医生更是没好气地说道,“那是青竹蛇的毒,那也就只有蓝叶果或者是蓝叶草才能救得了,你说我这小医馆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们这是自己找死啊!”

    听他这么说,奥天的双拳不禁握紧了。救不了是常理,但是说出这样的话未免也太过于伤人了。可是下一刻,却是让他吃了一惊,只见那医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小刀在妇人的面前一晃,下一个瞬间就已经割在自己的手臂之上,炽热的鲜血就这么顺着他的手臂流淌下来。

    “还愣着干嘛,把你丈夫的手递给我。以前游历大陆的时候倒是吃过一颗蓝叶果,要是连这换血的法子也就不了他,就只能听天由命了。顶多到时我去杀了那一众悍匪给你老公报仇不就是了。”最后一句却是他自己嘀咕,那妇人是没听见,却逃不了奥天的耳朵。

    随着他的血液流出,他的身体上忽然泛起了一层红色的光晕,只是在灯火的照耀下并不显眼,而右手的小指上也浮现出一个火红色的戒指,“火系轮回师,看来也是刚觉醒不久,从戒指的光泽看来,还不稳定。”

    可以说,这火系轮回师完全是把自己体内的热血通过灵力挤压出来的,要是按照他这样下去,估计那人还没救活他自己倒是先死于失血过多了。此时,奥天心中原本对他不好的印象已然烟消云散。

    悄悄进了医馆,奥天从那人身后一把抓住他正在流血的只手臂,“说别人逞强,自己还不是一样。”不管他惊诧的目光,只是在他的伤口上轻轻一抹,一阵微弱的青光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一闪而没。只见那火系轮回师的伤口如同上了上好的金疮药一般迅速愈合如初。

    奥天从木莲镯当中取出了两颗蓝叶果,一颗塞进那个失血过多的家伙嘴里,一颗放进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的嘴里,又拿出一片同样来自于蓝杉树的叶片掐碎成粉末状涂在伤者的创口上。一切犹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等到那轮回师与那妇人相继反应过来的时候,床上的伤者早已因为蓝叶果与蓝杉叶在奥天暗中输入的一道自然系轮回灵力的效用中褪掉了全身的青色,手臂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着,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直到这时,另外两人才发现刚才的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妇人看到丈夫的变化后,竟是一头扎进了还在沉睡中丈夫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嘴里却不停地向奥天道谢。

    轻言安慰了一下那个妇人,奥天转头拍了拍还处于震惊当中的火系轮回师的脸将他拉回到现实之中。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他反应过来的第一句话。

    “你开医馆难道不让人进么?”奥天轻轻笑了笑。

    “齐亥,悬壶医馆的医师。”奥天虽然在笑,但是轮回师毕竟不是普通人,那种来自上位者的若隐若无的威压却令齐亥无法抵抗。虽然奥天并没有问他,他却依然自报了家门。而且他很明显感觉到刚才奥天塞进他嘴里的那颗果子正在缓缓的为他恢复着体力,想来对方并无恶意。

    “齐亥,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