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六脉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161字

    “是齐亥,不是乞丐!”齐亥大喊起来,尽管知道对方肯定是比自己强大的轮回师,他依然不允许别人来取笑自己的名字。可谁知他一说完却先自己挠了挠头,那略显尴尬的样子明显就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一个别名,看来倒是早已习惯了。

    不再在有关于自己名字的问题上纠结,齐亥深深吸了口气,因为失血而造成的体力衰减已经恢复了大半。他当然知道那正是因为奥天的那颗蓝叶果所带来的功效。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小心地问道。

    奥天没有说话,只是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但是齐亥却明显看到奥天的眼神从那对中年夫妇的身上飘过。随即,齐亥也只好向奥天打了个眼色,转身离开这窄小的病房,向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你这里还蛮不错的,虽然不大,布置得倒挺好。”轻轻将书房的门关上,又用精神力将四周查探了一遍,奥天这才放下心来开口说道,“我叫奥天,也是一名轮回师。”

    “我很喜欢那幅画。”他朝齐亥抬了抬下巴。

    齐亥的背后,正是一副占用了整面墙壁大约四分之一面积的壁画,画中的炽天使张开着由火焰所构成的羽翼,在暖阳的光芒下翩翩起舞着。

    “那是家父生前最喜欢的一副作品。”他并没有回头,这间屋子里的所有摆设对他都可以说是了若指掌,自从进了书房,他的视线便一直停留在奥天的身上。

    就算不用奥天去说,他也知道对方是一名轮回师,甚至在力量上更是可以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但是不是对手并不代表他可以不去戒备,在不知道奥天到底想要做什么之前,他可不敢任由自己放松下来。

    若非刚才奥天确实是救了自己与那个男人,他绝对不会和对方说这么多的话,将他带到自己的书房来,为的也是就算动起手倒也不至于伤及无辜。

    房间里瞬间就静默了,等待总是漫长,直到对面的齐亥已经忍不住开始在右手上凝聚起一股火系轮回灵力的时候,奥天才接着开口。

    “放轻松,我不过是一个过路人,看到有麻烦就顺手帮一把罢了。无论你相信与否,事实就是这样。我并不想与你动手,毕竟你还算是个不错的人。”

    看着齐亥紧张的样子,奥天倒也懒得再与他继续逗下去,只是顺手从身旁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还指了指齐亥的身旁的皮椅,示意他不需要这么紧张。

    “我相信你!”说完,齐亥便仿似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到身旁的皮椅上。

    他如此迅速的反应倒是让奥天吓了一跳,正常来说,按照空山向他灌输的知识里,这种时候不是都应该稍微表现得比较不屑与轻蔑,然后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一会,最后还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足而被迫选择相信么?

    “这家伙全然不按常理出牌啊!”这倒是让奥天对面前的这个医师更感兴趣了。

    “花都作为东南大陆的经济商贸中心,还有悍匪?”

    “正因为是经济大城、商贸中心,这才会有那么一群想要不劳而获等着天上掉馅饼的家伙存在。不然你去那些小城池看看,周围可比这附近要宁静祥和得多。”齐亥用手捋了捋头发,他对于奥天问出这样的话并不感觉到吃惊,在他心里想来,奥天肯定是早就已经隐匿身形藏在刚才那间病房周围了。那么听到他说了什么话自然也就是正常的。

    “最近花都城里都在流传,就在城南往外一百里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帮悍匪,不过想来估计也就是些小毛贼,对于轮回师来说不算什么,但就是苦了那些个平民。”无意中,他的眼睛还朝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叹了口气。

    “你刚才说要去剿匪?”

    齐亥点了点头,“毕竟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原本放松下来的神色忽而又严肃了起来,“最近几天送来的伤者,有好多都是因为他们。如果他们只是像原先那般仅仅是针对富人也就算了。那点身外之财对于那群富豪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平民来说,可能几个银币都是一家人的救命钱。只要不给,他们就伤人甚至是杀人,这就太过分了。”

    说到最后,奥天甚至可以从他的眼睛中看到有两团火焰正在燃烧着。

    “什么时候去?”这种人确实不能放过。

    “那个人的伤虽然被你治好了,不过还是需要调理,清除余毒我还是可以办到的,只是那几味药材必须以一定的方式搭配熬煮才行不然坏了药引,无法相容,那就成了杀人的毒药,所以最近两天肯定是走不开的,最快,也得等到三天之后了。”

    “好,三天之后,我来找你与你一同去。”说罢,奥天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他刚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却被齐亥叫住了。

    “等等,你要和我一起去?”齐亥瞪大了眼睛。

    “怎么,难道我还会拖你的后腿不成?三日之后,就这么定了。”奥天晒然一笑,走出书房便飘然离去。

    “原以为,我是轮回师里的异类,原来还有这样的怪胎。”摇了摇头,齐亥便朝着自己平日里煎药的房间走去。

    体内运转着明玉诀的功法,奥天一步三丈地向着白家总部走去,而当他回到白府门口时,一袭白色裙裾的蓝矜已然站在大门口,这幅景象倒是明显在等着他这个夜归的人。

    “你修炼完了?”奥天笑着说道。

    蓝矜浅笑着摇了摇头,“听李大哥说你还想自己逛逛,无心修炼,又睡不着,就换了身衣裳出来等你,花都的夜晚确实挺美,等着你,却也不觉得无聊。”

    语罢,她便上前挽住了奥天的胳膊,向着白府内走去。

    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家,所以他们两个倒也不好还住在一间房里面,即便有了约定,但是也还没成亲不是。奥天也只好是将蓝矜送到她房间的门口,再目送着她进去。而她倒也不是那种矫情的女子,既然自己等的男人已经平安归来,也就自顾自入房去修炼去了。

    白宇为他们俩安排的是一个有三间房的小院落,两人各自一间房,还有一间比较大的则是被翡翠霸占了。听到奥天回来的声音,翡翠也是摇晃着他的大脑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奥天正站在那犹如洗练一般的月光下时,平日里喜欢与奥天贫嘴的他也只是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白日里白宇所说的话,依然还是如同一片云朵一样漂浮在奥天的心上,对于这心意相通的一人一兽来说,他对于奥天的内心感受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不过,这也就只能依靠他自己,谁也帮不上忙的。”

    虽然说在去到齐亥家之前,奥天早已在路上便想好了自己的未来究竟要何去何从,可是真的再安心想想,原本已然宁静下来的心绪却又一次泛起了波澜。

    “虽然有了决断,但还是缺失办法与手段,总不能真的把所有人都杀了吧!”

    轻轻叹气,看着头顶皎洁的明月,奥天呼吸的节奏慢慢地开始与四周围所有生物的呼吸进行了一种契合,而随着他融身于自然的程度不断提高,原本还是在体内运转的明玉诀大周天循环再一次蓬勃而出,只是这一次在夜色之下,那开始实体化的大周天循环竟然也仿佛是披上了一层伪装,只是化作淡淡的气流状围绕着奥天的身体运行起来,除了头顶上出现的三片叶子之外,根本看不出其他任何的异常。

    仿佛是为了产生一种呼应,原本一直在他丹田中静静摇摆的由自然之种所变化出的小树芽也跟着开始伴随着他的吐纳以及明玉诀的运行进入相同频率的摇曳之中。

    树芽沙沙的摇摆声中,清脆悦耳,仿佛是一个人声的低语、喃喃的吟唱。慢慢的,奥天的世界中只有那个声音还存在着,其他的事物仿佛都已经变成了虚幻的景象。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犹如当头棒喝一般敲在奥天的神魂之上。

    “这是!”奥天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树芽中每一次发出的声响都是在不同的音节上,直到奥天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声音之上,他才听懂了那声响的内容,只听他的口中也开始不断念叨着。

    “六元相生,六合相融,六物相辅,六脉相承,谓之永恒……”

    他若是不念倒还好说,但是随着他的嘴唇开合,那声音仿佛借由他的嘴开始讲述。

    离他最近的翡翠确实感受最深的,毕竟他们本就是通过蓝叶圣果获得了血脉共通的碧蓝传承,起初只是如同蚊响一般的呓语声在翡翠的耳朵里却如同怒雷在轰鸣。

    碧蓝圣树的影像在虚空之中一闪而没,但是一道透明的结界却将整个小院严丝合缝地包裹住,即便奥天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但是却没有一点点的声响可以穿透这层看似完全不存在的结界而跑到院落之外。

    就连原本已经进入修炼状态的蓝矜也因为自身修炼的本就是被奥天改造过的明玉诀功法而从入定中醒来。

    不知所以的她在冲出房间之后,便看到席地而坐的奥天以及在旁边发呆的翡翠。

    “他怎么了?”内心的焦急使她在瞬间就冲到了奥天的身边,可是那无形的气场却令她完全无法接近那个男人而只好转头向翡翠询问着。

    “我也不知道,”翡翠摇了摇头,“刚才你进了房间,我看到他在月光下发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在说的是什么?”蓝矜充满担忧地看着奥天。

    “上古神语,如果我的血脉完全觉醒,倒是可以听懂,但是现在,我不知道。”

    随着他不停地诵念,丹田中摇曳着的树芽也开始发生了变化,奥天的丹田仿佛变成了一整块的大陆,而原本甚至还不到半人高的树芽则是在不断的摆动中开始迅速生长着,不一会就已经变得犹如普通的蓝杉树那般高大。

    这还不算完,就在那自然之种开始停止向上生长之后,树根的位置上忽然冒出了一条犹如巨蟒一般的根枝,穿过了丹田内大陆的屏障,直接就顺着经脉刺进了奥天已经完成了明玉锻体右手之中,仿佛它成为了奥天手臂之中的那条主经脉一般。右臂当中其余的分支经脉除了早已被明玉诀完成改造的右手,全部都在一瞬间借由那棵自然之树从奥天体内抽取来的庞大能量玉化,继而全部粉碎成靛青色的光粉融入到那散发着同样颜色的树根经脉当中。

    待得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完成后,灵力再次开始在右臂中重新循环,奥天的身上,自从右肩一直到右手手指末端都仿佛是由明玉打造而成的一般焕发出一阵质朴的光彩。

    “啊!”蓝矜因为一直都把视线放在奥天的身上,而令她发出尖叫的原因正是,就在奥天的右手完全完成改造之后,原本右手中指与无名指上的两枚戒指却是同时产生了龟裂,一阵咔嚓声之后,便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之中了。

    东方渐渐浮现出鱼肚白。

    “原来,这才是自然真正强大的地方!”长吁出一口浊气,奥天慢慢张开双眼苏醒了过来。

    “小天,你没事吧!”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直到刚才,看到奥天醒了过来,他们一直悬着的一颗心才稍稍放下。

    看着对面神情焦急的一人一兽,奥天笑着站了起来,“我没事,原来我以前都想错了,真正碧蓝传承的强大我现在才领会到。对了,小矜,我还有些东西要想一想,就先回房间了。你修炼的明玉诀功法还有些地方需要调整一下,今天我就不出门了。”

    “可是你的……”蓝矜不禁看向奥天的右手,他体内的力量刚刚散去,可是手上的轮回戒却还没有消失,果然,右手上只剩下一只戒指了。那就说明,此时的奥天明显已经由三转轮回师跌回了一转轮回师的境界。对于蓝矜而言,她并不在乎奥天的力量到底是强是若,只是凡是修炼的人都知道,这种境界的回跌,不止会影响到轮回师未来的修炼之路,更可怕的是还有可能会为身体造成某种永久性的创伤与隐疾。

    蓝矜的担心,奥天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他伸手为蓝矜将她头上因为昨晚一夜的焦急而略显凌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放心,我没事的。”

    然后,他便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了。就在蓝矜还想跟上前去询问的时候,翡翠却拦住了她,“他的身体他自己是清楚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只好相信他,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蓝矜点了点头,没错,翡翠说的是对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肯定也帮不上忙,那倒不如选择相信他的好。

    回到了房间里,奥天便立刻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右手上面。

    只见右手的小指上那枚原本在其中篆刻着一个人字的翡青色戒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之下,忽然在白、黑、红、蓝、黄、绿当中不断变幻着,而且在变成这些颜色的时候,中间的“人”字则是变成了“地”字。

    轻笑一声,“只有六脉相承,才是自然,正因为六大元素出现并相互兼容才能造就出自然。生命的本源,我原先向的还是太过于简单了。难怪人间道的天赋还从未在六大元素系当中听说过,想来就算是空山老师也不知道吧!人间道就只能对应自然属性,而自然属性可以凌驾于六大元素之上的原因也正是如此,看来若非是有了碧蓝传承,我肯定还处于对自然的误解当中。”

    “当六脉开启,我便可以使用六大元素系的技能,这种伪装也就不怕再被别人知道我的秘密了。”一团绿色的旋风忽然出现在奥天的右手指尖之上,而左手掌心处正漂浮着一颗如同黄色结晶一般的土块。

    只见他双手一翻,土块却变作了火焰,而旋风则成了一股清泉。

    “有意思,经过这次,明玉诀已经进化出了第七层了,我虽然变回了一戒,但是对于力量的凝练与把控却是比之前更好,秒杀普通三戒不在话下。只要我能修出七戒地星的等级,到了那时,若非有九戒五转的实力,那就休想对我产生任何威胁。五转以下,必定不是对手。只不过,我现在虽然可以同时吸收自然之力与各大元素之力,可是依照对于力量的要求,我要到达七戒却是与别人到达九戒所需要的能量要多出三倍啊,说起来怎么感觉我亏了!”

    如果让空山知道了奥天的变化再听到这句话的话,他一定会掐死这个臭小子的,而且一边掐还要一边大喊道:“亏了?你小子有见过一个可以吸收全元素能量提升自己的轮回师么?啊?”

    “不过,这也好,三天之后,就让我用你们来试试看我这明玉诀的威力。”将两手中凝聚出来的能量团捏碎,奥天的眼中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可是正当他准备好好考虑一下如何为蓝矜重修功法,甚至是否可以把明玉诀教给翡翠的时候,屋外却传来一声震天狮吼“那个姓奥的,你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