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初试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94字

    走出房间,映入奥天眼中的画面即使是过了许多年之后回想起来,却依然是让他无法忘记,毕竟那实在是太过于滑稽了。

    只见翡翠正在自己的房门口打着呼噜,而院子当中,蓝矜正对着她对面的一个身高俞丈的彪形大汉怒目而视。

    这搭配是不是反了,如果换成翡翠这样奥天倒还可以接受。只见那壮硕的黑汉子就这么直挺挺地站在蓝矜的面前,全身上下就只是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背心和同样颜色的长裤,汗珠还挂在裸露出来的双臂之上,不停地在那如同花岗岩一般的肌肉的缝隙之中游走着。想来他估计是刚刚晨运完就跑到奥天一行人落脚的院子来了,亦或者,他就是跑来这里晨运的。

    “你别白费力气了,我说过他不会理你的。”蓝矜冷眼看着他说道。

    原来就在奥天刚刚进屋没一会,这人喊着号子的声音便已然从远处传来,可是话音还没落下人却已经跑到了院子门口,而且就连脚都还没站稳便已然大喊着要和奥天比试。要不是奥天刚才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变化中,其实早就应该听到那汉子大喊的声音。一大清早遇到这么个门神一般的人物在自家门前大喊大叫,若非是蓝矜的修养实在不错,她早就一掌把他轰出去了。

    “不行!”又是一记虎咆,就看无数颗白色的吐沫星子从他的大嘴里随着那两个字飞出,眼看就要落到蓝矜头上的时候,却又自行弹开了。毕竟蓝矜可是一个水系轮回师,这点小事还难不倒她。不过,虽然没有被那些口水碰着,蓝矜的脸色却还是变了变,伴随着脸上厌恶的感觉她也不禁稍稍往后退了几步。

    “今天就算是拆了房子,我也要把他给抓出来!姓奥的,你给我出来,难道你就会躲在女人的身后么?”说罢,只见他不停地挥舞起那犹如两个柱子一般的手臂,伴随着一阵飞沙走石,院子中忽的便卷起了一阵罡风,不仅是蓝矜和奥天,就连原本一直俯卧在自己房前的翡翠都吃了一惊。

    “这汉子,好大的力气!”奥天不禁赞叹道。

    可是,就冲他刚才的那句话,奥天却也是站不下去了。别人打到家门口不说,那种话可不是一个男人可以承受的。

    “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话正好将原本正打算出手的蓝矜叫住,慢慢收起双掌上不停闪烁的水系轮回灵力,蓝矜回过头满脸嗔怪地看了奥天一眼。

    “吵醒你了?”院子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奥天想不知道都不行了。

    “没事。”

    “这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来就说要找你比试,我们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句话,就已经开始大吵大闹。估计是欠抽了。”翡翠打着哈欠说道。

    听到他后面那句话,奥天和蓝矜都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可是那黑汉子却是不愿意了,“你这畜生,说谁欠抽呢?我看就是你欠抽,你全家都欠抽。小子,我可告诉你,这整个白家里面就数我的力气最大…呃…当然,家主他们那样的高手不算,如果只是在和我同级的人当中,我可是最强的。”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只听那砰砰的声响就像是两块实心的铁块相互碰撞一样。

    得意的比划了一下自己手臂上一块块完全凸起的肌肉,“我老实告诉你,我可是一名三转轮回师。我可是从李章他们那儿听说你了,他们一群小子把你吹得神乎其神的样子我想起来就手痒,我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没事的时候撩个鸡逗个狗……不对,是找个人打一场架……不,那句话是怎说来着……”

    只见他双手抱着脑袋一脸苦恼的样子,看样子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可是奥天等三人对他刚才的表现实在是有些无力抵抗了。如果说之前只是认为他可能就是有些执拗和缺心眼的话,那现在用翡翠的话来说,就是“当你跟他聊过三句之后,你就会发现,他的脑子应该是忘在家里没带出来。”

    “啊!”脚底下忽然一阵绿色的灵气升腾,凭空就出现了一把风刃直直切进了奥天面前的青砖里面,强大的冲击力与切割力更是瞬间让那块青砖碎成了好几块。而其中所蕴含的余波,甚至将奥天月金色的头发振起了几缕。

    “爷爷说得对,想不通就不要想!我就明着和你讲,今天这手你是动也得动,不动也必须动了!”说着,他手上的灵穴忽然就喷射出一股浓重的风系轮回灵力,在相互纠缠当中慢慢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漩涡,如果仔细看去便可以发现那龙卷当中竟然是由无数的如同银针一般大小的风刃组合而成,被这样的手抓住,估计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而就待得那龙卷形成的同时,他的手也已向着面前的奥天抓去。

    早在奥天走出房门的时候,他便已经将自己的属性和天赋通过六脉相承的秘法切换到了光明系地狱道,此时就算动起手来,虽然还是略显仓促,但是也绝对不是毫无准备的。他的眼中也同样冒出了浓盛的战意。

    眼看奥天没有慌乱,原本还站在他身边的蓝矜则是直接朝翡翠所在的方向纵身一跃,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她并不觉得奥天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况且看着奥天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完全不需要在那里碍手碍脚。尽管对方说自己是一名三转轮回师,但是她对自己的爱人却也有着甚至可以说是盲目的自信。

    “白启住手!”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汉子的大手就要碰触到奥天的身体时,一声呵斥忽然就从天空中传了下来。

    可是对于院中的两个人来说,那都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有可能就因为那一声喝止就停下手中的动作。更何况,两人本身的等级就不高,对于力量的把握更是没有到达可以随心所欲的地步,这样一来,那必然就是短兵交锋,不吐不快。

    虽然以白月九戒圣王的实力来说,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那两个年轻人连皮毛都无法碰触到的程度,但是如果他现在出手阻止,却也已经是来不及的了。若是强行介入,那甚至很有可能会伤到那两个孩子,自己也只能伺机而动,希望在他们招式相撞,旧力已去而新力未生的时候出手才保险。

    不过两人既然都已经听到白月的声音,即便出手,倒也是有所保留。就看那大汉子白启,原本手上已经缠绕上的无数细小如针一般的风刃,倒是往回收缩了不少。

    可是即便如此,但是无论怎么说,苍蝇再小那也是肉,蚊子肚里能刮油,蚂蚁多了照样啃死大象。他的这招“穿云手”虽然看似简单,只不过是将风刃缠绕在手上再向对手做出攻击。但是不管怎样那都算是一个高级技能,其中所蕴含的是多少前辈智慧的结晶,这是真正经历过由简入繁最后再化繁为简的一招。

    有多少等级比他高,实力比他强上许多的轮回师想要得到他这样等级的技能,都只能是依靠气运和机遇,那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招式。

    虽然白启已经因为白月的话而收力,但是那些无法收回去的灵力仅仅是略微靠近,奥天便已然感觉到一股以自己现在的身体而言,除却右臂之外其余地方根本无法抵挡的罡风向着身体夺面袭来。

    原本被最初那道风刃击碎的青石板碎片更是承受不住白启手臂上龙卷的吸力而直接被卷进那漩涡当中,可是就连奥天也为此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些碎片被卷入之后甚至连一时半刻都坚持不住便被那些小针般的风刃刮成了比白面还要精细上不少的粉末。

    一时间,小小的院落中如同被奔驰的骏马掠过一般,飞扬起漫天的尘土。甚至就连众人的视线都被那在空中向院外飞驰着的砖尘遮挡住,却是无法看清最中间两人的身影了。

    而就在尘土将两人的身影吞没的同时,在模糊之中忽然一道强光闪过。

    奥天略微一定神,白启的手掌已然距离他仅有咫尺之遥,难道他要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自己能够抵挡住这样的攻击?

    没错,他就是在赌!但是他赌的却不是自己防御力,而是速度!他要和一名风系轮回师依靠速度来较量一番。

    自从他决定使用光明系来作为自己在不能暴露之前用来面对世人的天赋时,他便已经开始尝试着将自己原本所有的技能融入到光明属性当中。

    飞叶术与叶皇斩是早已不用说了,那本就是他从空山那里学来的秘技。但是别忘了,空山本身正是光明属性。所以仅仅是一瞬间,他便已然将那两样技能以现在的状态重新融会贯通。而灵玉掌与明玉护体则更是简单,原本属性就是随着明玉功的属性而定的技能,更是在六脉相承对奥天的身体转换中便已经随之转换。

    所以,奥天现在要赌的,那自然就是他的自创身法,无边落木!

    原本还需要自己借由飞叶术凝聚出自然之力才可以使用的无边落木,如果换做其他的属性,是否有可能产生一种不一样的效果呢?

    当那阵强光过后,弥漫在院子当中的尘雾散去,奥天用自己的身体为所有人都做出了答案。

    “你输了。”他淡淡地说道。

    只见他右手成了一个锥形,而其上正是覆盖着一层闪动这耀眼金色的光锥,就如同是翡翠经常使用的法术“黎明之锥”一样,说起来这招也正是他从翡翠那里学来的。此时的他正面对着白启宽阔厚实的后背,而手上的锥尖则是正好顶在白启的后心之上。

    听到他的声音,首先愣住的自然是白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三转轮回师,对于身后传来的能量感触来说,他可谓已经是十分熟悉。他当然知道此时的奥天正不知道用什么技能对向自己,但是后背上因为灵力刺激而产生的那一丝丝刺痛却是无比真实的。他敢肯定,如果现在是与敌人以生死相搏的话,那自己此刻必定已然是一具尸体。

    但是吃惊的绝对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就连早已准备出手的白月也因为如今出现在面前的景象而震惊得如同一根针一样定在地上。

    白启,正是他的孙子。以他对自己孙子的了解,自小的天生神力使得他在轮回师天赋还未觉醒之前便已经可以生撕虎豹,甚至就连已经成了一戒轮回师的人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而自从他的风系地狱道天赋觉醒之后,他的力量更是直攀而上,如果以总体实力来计算,他现在完全可以与四戒轮回使相媲美,甚至就算辘战五转也是绰绰有余。

    但是,这样的白启竟然在一招之下便输给了奥天。而且更令他吃惊的,也正是把身处一旁的翡翠和蓝矜也吓了一跳的是,就在奥天停留在白启背后的那只右手之上,此刻竟然只有一颗代表着光明属性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轮回戒存在,而其上篆刻的那个“地”字,在初升的旭日之下,却是那么的明显。

    “这……不可能!”三人的心中竟同时挂起了一丝错愕。

    作为自出生开始就在为白家服务的白月,他自然有资格从空山给白宇的那封信里面得知奥天现在的实力。虽然奥天是在空山走后才晋升到三转轮回师的,但是那封信里面明明就说他早已拥有了二转的实力。如此说来,这小子的境界难道退化了,毕竟白月可想不出有什么能够遮掩实力的做法来,那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况且,他的属性和天赋怎么也与信中所说的不一样,这件事必须要像家主禀报才是。”白月心想。

    对于另外两人来说,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白月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心中产生的惊愕。蓝矜自然是知道奥天的境界退化了,毕竟当时她就站在奥天的身边。可是那属性和天赋又如何解释?

    与翡翠对望了一眼,一人一兽同时摇了摇头,现在的奥天对于他们来说,甚至已经比离开青花镇的时候更加让人看不清楚了。

    “不算,这次不算,刚才要不是因为爷爷的声音,我要是不收手你早就已经输了!”白启大声喊道。

    其实说起来,白启倒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他既然从来就喜欢挑战强者,天生神力以及三转轮回师的实力,说真的还不会让他整天都以一种常胜将军的姿态出现。况且,就以他这样的体格来说,白家护卫可不是只有零星小猫三两只的高手,境界在四戒以上的还是大有人在,这么耐打的一个沙包发出的挑战,对于别人来说只要给白月一个面子不至于受重伤,那一顿毒打的教训可是少不了的。

    但是这次,他还真的是不服气,倒不是因为别的,在他心里想来也正是像自己刚才说的那样。他并不认为奥天在自己不留手的情况下还能打赢自己。

    奥天冲天哈哈一笑,“你这是打算不认账了?”

    “我白启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反悔的小人,有本事,我们去练武场实打实较量一番,我若是输了,那即便让我认你做大哥都行,可是刚才的想让我算数,不可能!”

    他话语中的真诚倒是让奥天微微一愣。说实话,奥天确实打从心里开始欣赏面前的这个憨人,这种人死心眼,但是正因为这样,若是被他认定的事情,他却是肯定不会做出小人的事情。

    “这人,可以做兄弟。”奥天心想道。

    收起手上的黎明之锥,此刻他心中的战意却也没有褪去,既然对方都这么说,那他自然是乐得再用对方来试试自己的身手,随即便说道,“好,那我便随你去……”

    “够了!”一旁的白月终于说话了。

    只见他飘身上前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听到白月的声音,白启的脑袋竟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要说这白家里面自己最害怕的,不是父母,却正是面前的这位须发皆白的爷爷。平时在家里,如果爷爷发怒那可是全家老小都不敢随便出一声的。别看这老头现在整天都是随和待人,那可绝对是因为年纪大了才这样,根据奶奶的说法,他年轻的时候可也不是什么善茬。当年他可是凭借着刚刚升入地星的实力就因为帮助有花一族在洪荒之地屠戮了一整个蜂人部落,除了老幼妇孺,其余青壮就是饮恨在那“穿云掌”下,其中甚至还有三个与他等级相同的存在。既然老头子都这么说了,他也只好作罢。

    “可是,白月长老……”

    挥挥手打断了奥天的话,白月用富含深意的眼神看了看他。仿佛要将奥天看穿一般,只不过体内的自然之树的存在,即便是他九戒圣王的实力却也是无法看透奥天。

    “你们两个,都随我去见家主。”就看他大手一挥,一阵旋风平地将两人卷起朝着白羽阁的方向飘了出去,只剩下蓝矜和翡翠留在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