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面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16字

    以白月的实力,要转移这么两个人还真是说不上会费多大的力气。虽然自己的身材就跟一座铁塔一般,但是对于一个九戒圣王来说那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在白月凝聚起来的轻风当中,奥天这才算是有机会好好观察了一下白家总部的整个建筑群的结构。八进八出,错落有致,这就是他的第一感觉。而就在那院落的环环相套之前,却又有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悸动。

    “看来,这白家的底蕴倒还不是一般的深厚啊!”

    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奥天觉得此时的自己甚至就像是一只在天空中翱翔着的鸟儿。那种自在感竟是他无法言喻的。

    空山早就向他说过,轮回师只要突破到八戒的境界,无论任何的属性,都可以拥有飞行滑翔的能力,在那个境界之上的对战,更多的甚至都是空战。但是如果真的论起来,在空中最为自由的还要数风系轮回师,持久力也是所有属性当中最强的。除非突破到圣王的等级,这种属性上的优势才会逐渐消失。

    想到此处,奥天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住看向自己身前的白月,“迟早有一日,我也会踏上这境界的顶峰!”

    不过对于他来说,现在更加令他感兴趣的可是白月家世代相传的“穿云掌法”,奥天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只是强风正趁着他张嘴的瞬间涌入,一不小心他倒是把一大口凉风呛进了肚里。

    他赶忙运起灵力将体内的寒风驱散,同时还向着旁边的白启悄悄瞄了一眼,“看来,有机会可得把他的那招学过来。”

    自从他的六脉相承开启之后,他忽然便对原本与他无关的其他属性的技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想来倒也是正常的,毕竟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完全可以将六大元素都囊括到自己的身体里。那也就代表其他属性的技能不再是与他毫不相关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兴许是因为身处半空的缘故,他却很明显感觉到了身体周围的风、火、光元素竟然比在平地的时候要浓郁许多。自从自然之种生长成树之后,他已然是不需要再通过自己的意识来建立起大周天循环了。

    那自然之树在他的身体中不断摇摆着,在这个过程里便已然是如同一个强劲的黑洞一样,不停地对他周围的元素力量开始吸收着。庞大的光元素与火元素如同见到海浪一般涌入了他的身体,融入他丹田中的自然之树里,只见那自然之树在不断的摇摆当中,树叶上开始慢慢抖擞出或白或红的颜色来。

    猛然间,又是一条树根破土而出,所指向的位置便是他右腿的方向。

    “看来只有等右腿也被联结之后,我才可以突破第二脉达到二转轮回师。”

    “到了。”扔下一句话,把两人放在了白羽阁的门口,白月便一个闪身进去向白宇汇报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虽然刚才奥天故意让体内的自然之树屏蔽了对风元素的吸收,但是白月却还是可以感觉到周围能量的变化。这小子身上实在是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了,若非是空山有所隐瞒,那就是在空山走后他还有奇遇。可是空山若是要有隐瞒那甚至可以不告诉白家任何的事情,这样想来,就必定是后者。

    突然,奥天发现一只大手在自己面前晃了一下,转头一看便发现白启斜着头朝自己做了个鬼脸。

    “小子,把头转回去,别看着我,不然等会爷爷又要骂我。”白启连忙正色说道

    看他那目视前方一本正经的样子,若是不问的话还以为是奥天正要找他说话。

    “那你还叫我?”奥天想了一下,也把脸转了回去。他大概也知道等下白月出来领自己进去之后白宇会问些什么,既然这黑子向和自己说话,那就权当做是消遣好了。

    “嘿嘿……”白启轻轻地憨笑了一声,“我说,你那招叫什么啊?就像只老鼠似的噌一下就不见了。怎么好像是早就已经消失的空间系的瞬移一样?”

    听到他的话,奥天差点没控制住身体以一种十分优雅的姿态与地面进行一次十分亲密的接触。

    “有这么说话的么?什么老鼠,你才是老鼠,你全家都是老鼠!”奥天忍不住腹诽着,若非因为白月是他爷爷,奥天早就骂出来了。

    强忍住想要一口吐沫吐到对方脸上的冲动,奥天稍稍向白启的方向横了一眼说道,“那是我的自创绝招,至于名字嘛…………不告诉你!”

    就在奥天停顿的时候,原本还只是侧着耳朵在听的白启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上半身忽然向着奥天的方向一下子转过九十度,看那样子,就好像之前正襟危坐的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可是很明显,他的怒目而视对于奥天可以说全然没有作用,根本不去理会他那瞪得如同死鱼一样的眼睛直射出来的视线,奥天继续说道,“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也不是不行,甚至就算是你想学都没问题,只不过……”

    开玩笑,要是放到以前,奥天肯定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但是以他现在根本就是一个七系轮回师来说,那必然已是不在话下了。

    除了明玉功当中的技能,估计其他所有的技能要是到了他的手上,都可以在转化属性之后再融会贯通。

    “到时候回去之后,也该研究下水属性的无边落木该如何施展了。”他心想道。

    “只不过什么?”白启双手一抬便直接抓住了奥天的肩膀,他虽然脑子缺弦,但是倒并不是笨,他自然也知道这样的一个技能是有着什么样的价值的。

    “白启,你干什么!”

    白月走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白启将双手搭在奥天的肩膀上。不知所以然的他还以为白启又待对奥天出手,所以赶忙出言组织。

    听到自己爷爷的声音,白启这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不是原先想象中站的直挺挺的样子,慌忙之下他赶紧将双手从奥天的肩膀上撤下,继而向着白月解释道:“爷爷,不是……我…我没有……”

    “白月长老,白启确实没有再为难我,现在是要去见白伯伯了么?”

    就在他为白启解围之后,白月倒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的孙子他还是了解的,况且人家奥天不是也已经这么说了么!他虽然对家人严厉,但是对孙子的隔代亲还是有的。

    向着奥天点了点头,“跟我来吧!”

    “爷爷,那…我呢?”白启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月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你就在这站着,什么时候我让你动了你再动!”

    听了白月的话他赶忙回复到原先目不斜视的样子,可是就在奥天随着白月走进白羽阁的时候转头一看,这人却还向着他挤了挤眼睛,看来却是对无边落木有些念念不忘的样子。

    白羽阁内与昨天刚进来的时候还是一样,只是原本碎掉的那个花瓶的位置上如今就连原本的木架都已经被撤掉了。看来昨天的事情在白宇的心中还是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的。

    奥天上前朝着白宇行了一礼,“见过白伯伯。”

    此时的白宇依然如同第一次见面那样面带微笑,只是眉宇之间所显示出来的担忧却是可以一目了然。

    “你的境界下降了?”白宇稍微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

    他自然已经从白月的口中得知奥天甚至连属性以及天赋都发生了变化,但是那说起来毕竟还是不好开口。所以他还是决定从最基本的开始问起。

    奥天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身将大门慢慢合上,看到他的动作,站立在白宇身旁的白月完全不需要等家主的示意便在悄然中释放出一层结界。就好像昨天那样将大厅包裹住,不让一丝声音有机会穿透出去。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所使用不仅再是之前借由白府地下的法阵的力量,这上面更是是用自己的风系灵力架构出了一个双层的结界,为的当然就是更加保险。

    只见奥天手上光芒攒动中,右手的小指上忽然浮现出了一颗乳白色而上书一个地字的戒指。

    白宇眯了眯眼睛向那戒指看去,果然是代表着轮回师光明系地狱道天赋的象征。

    只是就在他正想开口的时候,却又是一阵光芒从那戒指当中迸发而出,青光中充满的生命气息,如同映衬着自然之神的雍容一般将那淡淡的乳白褪去,正中央的篆刻之上,那个地字也变成了人字。

    对面的两人都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一手,这下倒确实将二人都惊着了。只见白宇和白月此时眼睛骤然睁大,四颗眼珠若不是因为眼眶的保护估计此时就已然是掉在了地上。若非二人都已然是不可多得的高手,不然这已然是足以上升到将整个轮回师界都轰动的事情,他们的下巴估计都要掉到地上。

    对于轮回师来说,就算是隐藏或者伪装自己的属性都是全然不可能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装备会拥有如此逆天的一个辅助性功能。但是如果说那就已经算是逆天的话,他们现在倒是找不到一个词汇来形容奥天刚才在两人面前展示出的能力了。

    白宇用力地大吸了一口气,没错,这弥漫在空气当中的生命气息完全不是装出来的。可见奥天实打实的是一名自然属性轮回师。可是就以他之前所释放出的能量来看,甚至就连白月都可以作证,在奥天与白启交手的时候,他身上流露的却也是纯正的光元素。

    “小子,你是怪物么?”半响过后,白宇这才硬生生地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来。

    要说天才,他们白家可是也出了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奥天如斯奇怪的了。

    奥天向着二人一拱手,低声说道,“想必师父也已经告诉您,我除了是一名自然系轮回师之外,我与翡翠还一同接受了蓝叶圣果的碧蓝传承吧?”

    这件事情空山早在信中便已经写明,白宇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因为他知道奥天后面要说的才是重点。

    “自我接受了碧蓝传承之后,体内便衍化出了自然之种,而就在昨日夜里,自然之种则是再一次进化,所以我才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不仅仅是可以将自己转化为光明系,就算是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可以说只要我愿意,我便可以随意转换。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进化所需要的能量过于庞大,才让我从三戒跌回了一戒。”毕竟黑暗属性在百花帝国与南海帝国是不受欢迎的,所以奥天只好对此做了适当的保留。

    但是即便如此,他的话却足以使其他人震惊了。至少在白宇看来是这样的。对于奥天的全盘托出,两人却是完全无法再保持淡定了。只见他噌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原本的他还以为在奥天身上产生了什么异变,若是如此而使得奥天失去了自然属性的话,那对于他来说,将是极大的损失,毕竟后面的事情,也许还需要奥天的帮忙才能进行。

    原本还一直缠绕在他眉头上的那一抹忧郁,更是因为奥天的一番话而完全消逝殆尽了。一旁的白月也是露出了欣喜的微笑,毕竟原本的担忧已经烟消云散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只是他此刻的力量只是一名一戒轮回师,这才是相当于刚入门,这倒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若是按他说的原来的境界倒还可一试,这下倒也不好办了。”

    白月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家主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只见他悄悄靠近白宇并低语道,“家主,小天毕竟是已经到了三转的境界,只不过是灵力损耗过度这才跌落了境界而已,如此倒也简单,将灵力补回去也就是了。”

    看着白宇接连点头的模样,奥天倒是愣住了,这两人从刚才的欲言又止一直到自己展示了六脉的能力后又欣喜若狂,此刻甚至还在自己一个孩子面前低声耳语。所谓事出反常那必然非同凡响,难不成,这白伯伯还有事情需要自己来做?可是自己一个小小的轮回师又能做什么呢?

    “嗯,那就这么办吧!”

    白宇向着奥天招了招手,“小天,你过来。”

    既然长辈叫到,那也就只有遵从,而当奥天带着一脸茫然的样子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白宇继续说道,“这次留你在白家,一方面是因为空山叔叔说让我多照顾你,但其实还有一些是我个人的原因,不久之后,有件事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了这话,奥天心里忽的咯噔一声,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仿佛是难以启齿,只听一声叹气,白宇这才下了决心一般说了下去,“你之前不是说想见有花一族的人么?这芳华明珠虽然在有花一族当中并不算是顶级的神品,但毕竟还是洪荒之地上唯一的一株上古青莲经历千百年才能出产一颗,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圣物。”

    摇了摇头,白宇此刻的表情,除了悲怆剩下的就是那一丝丝的痛苦。

    “只是老夫的孙女出世不到一年,她母亲却在生产时过世。媳妇死了,儿子便每日都以酒浇愁,若只是这样,我倒也不至于如此折腾。只是那孩子因为还未足月就出生,再加上母亲的难产,一出生便因生命力不足而差点死去。若非一直都是老夫以自身的元力配合天材地宝这才为她把命一直吊到现在。这才想到向有花一族借取一颗芳华明珠,想着借由明珠当中的生命之力便可以……”

    “白伯伯,您不用说了,无论任何事情我都答应您!”回想起自己甚至就连母亲的面都没有见过,奥天的内心也是一阵翻腾,可是他知道,他必须为这孩子做些什么,无论何事。

    看着奥天那坚定的眼神,白宇自然知道奥天刚才的那番话是出自真心的。原本因为回想起痛苦往事而略显扭曲的脸上也渐渐浮现出笑容来。

    “小天,有你这句话也就够了。但是若事不可为,那千万不要勉强。”

    虽然知道白宇的话是为了自己好,但奥天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白伯伯,有花一族提出了什么要求?”

    看来这小子倒是全然没把自己的提醒放在心上,不过倒也是自己孙女的福气,看来她母亲也是在天上保佑着她吧!

    “只要有人可以驱动芳华明珠,这就是唯一的条件。”

    “他们这不是故意在为难您么!”

    白宇摇了摇头,“孩子,别这么想,这是他们有花一族一直传承下来的古训,若非是因为我白家还算是他们的朋友,这芳华明珠甚至不可能离开花域。古训中说,若是要把族中圣物借予外族之人,此人若可以驱动圣物,那必然双手奉上。将心比心,倒也不是他们故意刁难我。”

    奥天用力地攥了攥拳头,“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