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再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111字

    抖擞了一下身体,白宇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小天,有花一族的人应该是一个月后就能抵达花都。未来的一个月里面我白家会协助你好好的恢复原本的实力,若是有什么需要,那就尽管和我说。”

    稍微顿了顿,他转头看着奥天继续说道:“等下就让白月长老拿上我的手令带你去白家的藏书阁,里面的功法技能都任你挑选,除了不能带出藏书阁,你要是有本事把他们全部都抄下来我都不介意。既然你肯帮我白家这么一个大忙,加上你如此特殊的天赋,那我倒也不能做一个小气的人。”

    如果天上会掉馅饼,说的必然就是现在的情况。虽然奥天心中早就知道白家肯定会为了此事而对自己做出一定的补偿,但是正如同白宇所说的,这…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随即他想了想,便点头说道,“长者赐不可辞,既然白伯伯都这么说,那奥天必定全力以赴!”

    转念想了想,他便对着站在白宇身后的白月说道,“白长老,如此也要烦劳你了。”

    白月赶忙摆了摆手,仿佛生怕奥天再说出什么感谢的话来,毕竟奥天可是为白家帮了一个大忙,虽然还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无论怎么说,人家都是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可是奥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足以使他大吃一惊。

    只见他微微笑了笑,先是看了白宇一眼,进而又将视线转回到白月的身上,一字一句地道,“白长老,既然如此,小天此处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无需说明,白宇自然知道奥天所说的事情正是关于门外的白启的。

    白月点了点头说道,“不用说了,如果你有自信的话,那么我可以为你们安排。”

    说起来,他们倒真的很想了解一下奥天的实力。这样,也能够为之后的事情尽早做好打算,不然若真是遇到会使他们追悔莫及的事情,却是不好了。若是奥天因为白家的事情而出了什么意外的话,空山还不过来拼命才怪。

    也正是因为这样,只要知道了奥天的实力,他们能够计划好未来一个月要如何准备。

    白宇拍了拍手对白月说道,“白月长老,擂战鼓吧!”

    擂战鼓?这是个什么东西?奥天一头雾水地看向两人,但好像谁都没有想要为他解释的意思。

    直到白月从白羽阁中走了出去,白宇这才在奥天愈发疑惑的眼神中对他说道,“所谓的擂战鼓,便是每当我白家弟子之间要使用练武场来进行切磋的时候,或者是在每隔五年演武祭祖之时,在开战前所必须的一个仪式。当战鼓声响起,所有的白家族人都必须在练武场集中,这是白家的祖训。为的就是让所有的白家人都记住,切不可因今日的安逸,而望商废武。”

    话音刚落,门外忽然传来了白启的欢呼和如同雷鸣一样的战鼓声。随即而来的,更是一阵惊哗在白家院落的各处此起彼伏地响起。

    就听一阵阵脚步错落有致的声音传来,却是白家人都开始向着练武场的方向走去了。

    拍了拍奥天的肩膀,白宇对他说道,“走吧,我们也过去吧!这次的比武你也不用太有压力,不过在不伤及性命的情况下,那就放手施为好了。反正白启那小子也是皮糙肉厚的,挨一顿打可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我知道的。”

    “不过,”白宇的话锋一转,却是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看向奥天道,“这次也是让你证明自己的机会,你能护送着芳华明珠回到白家,早已让其他的族人都对你产生了好奇。虽然他们不知道我与有花一族的约定,但是,也必须让他们看到你的实力。不然,我也不至于让白月长老去擂响战鼓。”

    他特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把“证明”两个字用比较重的语气说了出来。而奥天毕竟也是一个聪明人,当然就在一瞬间便已经了解到,白宇这次的做法,那全然就是为了自己着想的。

    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属性和天赋,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奥天此次出战,那就必须要用一个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能力,就好像是之前和白启战斗的时候所使用的光明系力量那样。毕竟在这轮回大陆上,可还没有到一个刚出世的绝顶怪胎可以在周围目光的注视下顺利碰触到圣王境界的。多少天才,正是在跨越那道鸿沟之前,便已然饮恨夭折。

    纸总是包不住火,但要是自己仅仅是以光明系地狱道天赋迎战的话,那么别人最多也就是说这个孩子的前途无量,却不至于使自己走上一条坎坷的天才之路。白宇这是在为自己铺路,对于他的用心良苦奥天更是发誓一定要将完成有花一族的条件才行。

    练武场,又被白家人称作演武场的地方,其实并不在白家总部的院落之中,而是矗立于白家之后的山丘之下。若非是像白宇所说的那些情形,这里除了会由几位长老轮番侍奉那供奉在其中家主座位之后的祖宗庙堂,平日里倒是没有别人会来。

    可是今日,鼎沸的人声仿佛已经将整个演武场都燃烧了起来。足有六个阶次的座位如同是被镶嵌在四周高耸的围墙之上,正面对着演武场的大门口的便是家主与嫡系族人居坐的位置,而且只有三阶可以坐人,因为往后的三阶却是白家的祖庙。

    当奥天与白宇一同走进了演武场,原本还喧嚣着的人声却忽然都安静了下来。

    虽然看到蓝矜已经被安排在白宇旁边的位置上,可是奥天也只是朝她轻轻点了点头而已,毕竟现在可不是过去热烈拥抱的时候。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站在自己对面的白启身上。

    蓝矜对奥天的反应倒是毫不在意,只是在奥天看向自己的时候轻轻动了动自己温润的双唇。奥天点头,也正是为了应答她那句唇语传来的“小心”。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那原本还一直悬着的一颗心,却也是安定了下来。

    将奥天留在了演武场上,白宇独自走上看台,只见他向着四周微微的环顾了一圈之后,脸上却是升起了一阵阴郁,他问白月道,“云儿没来?”

    白月无奈地点了点头,“派人去叫可少爷的房内却无应答,想来是……酒意未醒。”

    白宇的眼中一股怒火骤然升起,可是转念一想起自己已经过世的儿媳,满腔的愤怒换来的也不过是轻叹出的一口气。

    他随即便朝着场中的所有人道,“白启就不用介绍了,族中出了名的闯祸大王,但是一身武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另外一位,想必很多族人应该都从核心族人那里听到过,这次我们白家运送某样货物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也正是这位年轻的轮回师仗义相助。此次你们二人,借我白家演武场进行演武切磋,切记不可伤及对方性命,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要求。你们可准备好了?”

    他此言一出,原本因为自己“闯祸大王”的头衔正不好意思地用手在光溜溜的脑门儿上划拉的白启,和正向着四周人群行礼的奥天,忽的都正色看向对方点了点头。

    白宇看了二人一眼,随即只见他的右手向着身侧一挥道,“那么,开始吧!”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场中的两道身影便已然是如同两枚魔晶炮弹一样朝着对方猛然飞射出去。刹那间,整个演武场中的光元素与风元素便已然将其他元素的力量往场外排挤出去,这正是两人在调动了元素力量之后而产生的效果。

    奥天在入场之前便已经将自己的手套戴上,毕竟白启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可以媲美轮回使的三转轮回师。若是让别人看到他手上仅仅只有一颗轮回戒的话,那他如果赢了,却是埋没了白宇的用心了。

    只是,除了在看台上面带紧张的蓝矜之外,甚至就连白宇都不对奥天抱有多大的希望。在他心中早已认定应该是白启会赢,这场比赛只不过是为了探测出奥天现在的实力罢了。

    可是奥天的表现,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白启在白家里那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虽然总是因为脑子里缺根儿弦爱闯祸,但是人家的实力那可是实打实的三转轮回师,在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当中,这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了。所以,对于白启可以释放出这么多的灵力来调动风元素的帮助,那是自然的。

    可是,原本他们以为应该被风元素的锋利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击溃的光元素,此时在场中不但是一白一青两种元素各自占着半壁江山在互相压扎着,其中的光元素所散发出来的乳白色甚至还隐隐有着将风元素压过一头的趋势。

    观众台上传出一阵阵的惊呼,如果是那个看上去明显比白启要年轻的轮回师可以释放出比白启更强的轮回灵力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连原本并没有对奥天抱多大希望的白宇和白月也惊呆了。

    “他……果然是个天才,不对,应该说是小怪物。”白宇自嘲般的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竟然看走眼了,空山叔叔还真是好福气啊!

    烈烈的强风迎面吹袭而来,就在两人短兵相接的那个瞬间,奥天的体内忽然爆发出一股极为强悍的灵力出来,原本也只是被光明挤压着的风元素忽的就在那股强大的灵力奔涌之下直接溃散。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奥天的手掌已然轰在了白启那比自己脑袋还要大上一圈的拳头之上。场中的观众此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两人初次正面交手竟然不分胜负。

    白启也是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奥天竟然能够挡得住自己这一拳,要知道,他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却至少已经用上七成了。可见奥天那经过了六脉改造后的右手搭配上明玉护体,用逆天来形容他的身体强度那是绝不为过的。

    就在此时,只听得白启大喝一声,转瞬就将自己的左手变拳为爪,一把抓住了奥天的右手,而那些原本被击溃而在演武场中飘荡着的风元素,竟然开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白启的右手缠绕上来。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嗡嗡声响起,白启手上的风元素开始转化成无数细小如针一般的风刃,就仿似以他的右手为风眼一般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正是“穿云手”无疑。甚至还不待那龙卷风完全成型,他的右手便已经朝着奥天的方向直直地打了过去。以奥天此时被抓住而无法动弹的样子,若是被这一招打中,那他便是败局已定。

    可是,真的会如此么?

    “来得好!”只听奥天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之后,刚才爆发出的灵力忽然在空中开始凝结起来,一共八朵如同白雪似的莲花忽的在空中绽放出明亮的光华。

    白宇在看台上看到如此一幕也不禁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他竟然还学会了飞花术!”

    转换成光明系之后,原本无法凝聚的莲花,此刻却犹如是他自己身体上的一部分似的,就在白启的大手就要碰触到奥天身体的时候,其中四段莲花猛然在空中旋转了起来,随着不停地转动在空中悄然融合成了一朵足足如同一面盾牌一般大小的白莲挡在他的身前。而另外的四朵则是在半空中划出四条漂亮的抛物线后朝着白启的背心所在横然撞去。

    伴随着一阵巨响,两人原本因为双手而联结在一起的身体骤然分开,奥天的身体则是向着身后的方向急速退去。只剩下空中的一条青龙与如雪白莲在相互的碰撞中纷纷化作光点消散而去。而那四朵莲花的攻击,也在白启的身后悄然而至。

    只听噗地一声,一口逆血便因为强大冲击力的碰撞而被白启吐到了地上,上半身的衣服更是在那炽热的光明之力灼烧下变作了灰烬。若非他本身的身体素质太好的话,这样的一下已是足够将他的后背撕裂。

    待得光芒散去,白启将还挂在身上的衣服碎片一把扯下,就看他冲天发出了一阵咆哮声,他的眼中竟升腾起一阵让人心怵的兴奋感与战意来。

    他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膛一边对奥天说道,“小子,算你有本事,能够一招就把我打到吐血的人可是不多的。不过下面这招,我倒要看你能不能接得住。”

    话音一落,他的身边忽然就卷起了两道飓风,在慢慢成型的同时还向着他的双手绕去。看到他的样子,原本还在看台上表现得气定神闲的白月却是不禁身子一震,只听他轻声说道,“这小鬼,什么时候把这招学会了!”

    感受到旁边蓝矜投来异样的眼光,他赶紧闭上嘴不再说下去,但是他眼神中充满的激动却是让蓝矜不禁急切地向奥天看去,其中流露出的关心更是无须言表。

    自从那两道飓风开始出现的时候,奥天便已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正冲着自己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他不用想也知道,就凭白启刚才的那句话,接下来的这招应该就是可以决定胜负的招式了。

    对于轮回师来说,决斗的时间,从来都不是冗长的。

    只见就在那两道飓风完全成型之后,白启的双目却是忽然一睁,整个人也是暴然而起,他怒喝了一声,“小子看招,雷云暴!”但也就在这时,整场决斗中最为让人震撼的一幕却发生了,白启刚刚抬起一只脚的时候,奥天却使出了这场战斗中的第一次无边落木。他之前没有攻击,正是在等着白启全神贯注下启动的这一刻!

    只见他的身影瞬间便以背对的姿势出现在白启的身前,一条右臂就像是一把铁锤一样,一个肘击便直接打在了对方的丹田之上,下一刻,白启接近一丈高的壮硕身躯竟然就被这看似仿佛轻描淡写的攻击打得倒射了出去。

    一旁围墙旁边哐啷哐啷的声音不断响起,原本置放在那的武器架却是被白启一路撞成了粉碎,直到他与演武场边的结界相撞上才让身体的倒退停止了下来。可是这还不算完,就在他因为气海灵穴受损的原因而使得自己已经全然无法再维持住手上的技能时,奥天最后的杀招也是到了。

    自从进化出自然之树,奥天原本只能在一天中使用两次的无边落木的限制便已经被提升到三次。这也正是他一直在等机会的原因,毕竟是最后一次,如果没有办法取得胜利的话,那他也会因为体内灵力耗尽而败退。

    不过这次,他却是已经将胜利握在手中了。既然是乘胜追击,那么当最后一次的无边落木施展,他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白启的面前,手中由光元素凝聚而成的细刃则是正巧抵在了白启的脖颈之上,只要再前进一分,那就必然会切开他的皮肤直接收割他的性命。

    看着对方瘫坐在地的身躯,奥天淡淡的说道,“这回,还是你输……”

    突然,一阵微弱的嗡嗡声将他的话打断,一只缠绕着绿气的大手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