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仁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12字

    整个演武场里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寂静之下甚至只能听到场中的两人厚重的喘气声。虽然白家人都是见过世面的,可是如此惨烈的战斗在这演武场中,倒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如同要把身体完全撕裂的疼痛。就在刚才白启的奋力一击当中,虽然只是有小部分,但是他最后凝聚出的穿云掌的力量却还是肆无忌惮地闯入了奥天的身体当中。

    那股由风针所组成的力量早在与奥天的皮肤接触上的一瞬间,便直直的顺着他的毛孔和灵穴一瞬间便钻入了他的经脉。那种犹如万蚁蚀心的同感瞬间便传遍他的全身。

    风刃如同一把把细小的尖刀,在他的体内到处游窜,并且用那锋利刀刃不断地切割着他的经络气脉。若非是他的身体早已进化了不止一次的话,仅仅是这一下,便足以把他废掉。可想而知这穿云掌的可怕程度。

    而他体内的自然之树也是在奥天不断的鼓催之下,释放出一股又一股碧青色的能量,这些能量犹如是奔走的巨蟒一般,一旦出现便直接冲进了奥天的经脉,其中的能量不止将所有被他们遇到的风刃完全吞噬,甚至还因为吞噬掉这些能量还未奥天的身体逐渐恢复了一些气力。

    而且,凡是被他们游走过的筋脉之中,原本被风刃切割到就像是被风沙蚕食多年的城墙一样的脉壁,也在那碧青色的温润当中开始慢慢的愈合起来。甚至因为这样还有一种要变得比之前更加强韧的趋势。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此时的奥天正趴在演练场的大门前。一边等待着自己体力的恢复,一边内心中更是为自己刚才的行动所懊恼着。都是自己太过于大意了,当六脉的力量可以使自己有办法隐藏自己最强的力量时,却没发现内心中倒是产生了一种近乎盲目的自信,若果可以尽早发现,倒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样的田地。

    其实也不怪他,无论是谁在力量突然异变之后都会进入这样的一个状态,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因为某些奇遇而突然变成一名轮回师一般。只是好在这次并非是生死相搏,否则他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感觉到一阵从胸口传来的酥麻感,奥天知道,这正是自己的伤口已经被自己体内的自然之力治愈了。倒也不用使他把一副血肉模糊的景象展现在别人的面前。

    此时的他因为最后一次的无边落木已经使用,全身上下的力气虽然被自然之树恢复了一些。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体内的灵力也伴随着无边落木而被抽得一干二净,就算还有能力再战,却是只能依靠拳脚肉搏了。若说是技能,却是一招都使不出来,甚至就连一直用来保护身体的明玉护体都未必能释放出来了。

    看着他慢慢地用双手将身体支撑着坐起,继而在不停地摇晃当中慢慢地站了起来。原本就因为气海受损而让身体完全提不起一丝力气的白启却是瞪大了眼睛。

    他抬眼望了望奥天,早在最后一下穿云掌打到奥天的时候,对方身上的青色长袍也早就已经被狂暴的风元素卷的粉碎。而此时看上去,他那洁白如玉的身体便仿佛是完全没有受损一样,上半身只剩余一副手套的他看上去如同是一名战神一般。

    他现在别说是继续打下去,就连是否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都是个问题,最后的穿云掌还是他凭着自己的那一股执拗以一种非同寻常的代价换回来的,既然这样都无法打败奥天,那他却也是心服口服了。

    只见白启惨淡的笑了一声,随即抬头对奥天道,“你赢了!”

    欢呼声再次此起彼伏地响起,就连因为看到奥天被轰飞的时候而站立起来的蓝矜和白宇都松了一口气。而场中的众人把掌声给予奥天,并非仅仅是因为他战胜了白启,就凭他施展出的无边落木这样犹如早已消失的空间系招式一样的技能,在加上他硬吃了一招穿云掌而还能站起来,已然足够得到别人的肯定。

    在轮回大陆上便是如此,只要是强者,便是值得别人去尊敬的。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奥天现在手上的戒指数量的话,估计他们甚至会完全疯狂。

    可是奥天对于众人的喝彩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只见他稍微稳了稳身子之后,便缓步朝着白启的方向走去。

    看到他的动作,周围的声音再次渐渐收拢了下来。他那平静的脸庞让人根本就无法去猜想他是要做什么,但是如果奥天要在白启已经认输之后还要对他出手的话,这不仅是不被允许的,甚至还会遭到唾骂,毕竟只是一场比武而非生死之战。在崇尚武力的轮回大陆上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只见一个身影忽然便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原本还站在看台上的白宇,只见他微笑着对奥天说道,“小天,你已经赢了。”

    奥天当然知道白宇向他表达出的意思,他自然也不是会做那种傻事的人,向着白宇微微行礼后,便听他说道,“白伯伯,我只是想过去看看他。”

    说罢,他便绕过了白宇继续向着白启的方向走去。

    他们之间的对话当然不是站台上的观众可以听到的,所以看着奥天距离白启越近,所有人的心都开始揪了起来。若非是因为白宇向着自己点头示意不用担心的话,白月早就已经从看台上冲下来了。

    站到那个如今已经输给自己的大汉面前,奥天甚至没有去看他的脸,只是轻轻地将那只给了自己最后一下的左手抬了起来。瞬间,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只手臂上正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小洞,早已变得像一口破口袋一样的手臂,其中血管经脉以及肌肉都已然被自己的风元素进行了破坏,那些小洞上甚至没有一丝的血液流出来就证明,这只手已然是要废掉了。

    当被打到的时候,奥天便已经看到那些袭向自己的风元素并非是才凝聚出来,而是直接从白启的手臂中爆射出来,可想而知这汉子是早就有所准备,只是却完全是以一种自残的方式。

    看到这样的情形,白月的眼眶中瞬间就带上了一丝丝的湿润,“这,这孩子也太拼了。”他的身影只是一个闪烁,便已经出现在奥天二人的身边,可是只有离近了看才更清楚。这哪里还是一只手臂,一眼望去,却是与蜂窝相差无几了。

    轻轻咳出了一口血,白启哼哼着向白月笑道,“爷爷,我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月大喝一声道,“闭嘴!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的这只手已经废了!”

    听到他的话,就看在一边的看台上忽然升起了一阵骚动,一对中年夫妇听了这话却是完全坐不住了,他们没有白宇和白月那样的实力,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场中跑了过来。

    虽然白启以前与人比试也受过重伤,但是毕竟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可以说这甚至会影响到他未来作为一名轮回师的前途也不为过。只是虽然此事也不能怪到奥天的头上,但仅仅是背对着,奥天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二人那充满怒火的眼光向自己投射而来。

    可就在所有人都因为白月的话而为白启感到惋惜的时候,奥天的扶着白启左臂的双手上却忽然冒起了一阵充满暖意的白色光芒。

    体内的自然之树缓慢的摇曳着,一道遍布着浓郁生命气息的自然之力却是顺着奥天右手中的主经脉开始慢慢涌出,还是如同巨蟒一般从他的掌心钻出,在白光的遮掩下刹那间便窜进了对面白启的左臂当中。除了距离他最近的白月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看出一丝的端倪来。就连已经来到他们身后的那对显然是白启父母的中年夫妇也在那璀璨的白光中愣住了。

    在白启的惊愕当中,他瞬间感觉到一股温暖忽然在自己的身体当中升腾了起来,原本已经因为自己而完全没有了知觉的左手之上竟然在一瞬之间犹如枯木逢春一般开始渐渐有一种鲜活的感觉重新出现了。

    他伤的实在是太重了,就在奥天用自己的力量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之后,自然之力已经将他被自己打伤的丹田完全恢复,可是面对他那犹如自残一般造就的左臂,除了让他的肌肉和骨骼在自然之力的刺激下慢慢焕发出新生之外,错乱及龟裂着的经脉却是使得奥天束手无策。

    并非是自然之力无法令其恢复,只是奥天现在的身体状态确实无法做到这个样子,若是自己此刻灵力充沛的话,那倒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现在却实在是有心无力。可是若不尽快将他的经脉梳拢并缝补塑造的话,他的手臂还是无法摆脱残废的命运。

    可是就当他为此而皱起了眉头,使得原本还因为白启手上的伤口愈合而感到欣喜的白月以及白启的父母感到了一阵不安时,奥天却感觉到一股充满了磅礴与浩大的光明之力忽而涌入了自己的身体,于此同时,一样东西也被塞进了他的手里。正是原本一直在身旁观望的白宇出手了。

    无需去看,奥天便知道白宇塞进自己手中的正是一件储物道具,因为就在这东西刚入手的时候,他便已经感觉到从其中的某一个位置上的异空间里竟然传来了一阵可以与自己体内的自然之树相呼应的自然之力,其中传达出的欢欣鼓舞也影响到体内的自然之树忽的焕发出一阵明亮的光彩,那物品不用说,正是有花一族的宝贝,芳华明珠!

    白宇其实也是在赌,他很明显感觉到奥天的体力不济时便开始向他输送自己的力量。但是因为不确定是否可以相容所以他便直接将放有芳华明珠的储物道具悄悄塞进奥天手中,这样至少可以多一层保险。

    不过事实证明,他却是赌对了。

    在光明与自然两股力量的辅助下,奥天体内的自然之树再一次葱郁了起来。一股强劲的力量从树根之下慢慢升起,不只是为他向白启输送的经脉当中注入了新生的灵力,就连原本只是开始伸向他右腿的那支碧蓝色的树根也开始疯长起来。

    他自身的改造与对白启的恢复竟然同时开始了,奥天赶忙闭上眼睛开始默念起明玉功中的六脉口诀,原本在改造身体时足以使他昏死过去的疼痛感却是如同潮水一般迅速退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演武场中没有人发出一丝的声音,整整一个时辰,所有人的注意力却依然集中在那个年轻男子的身上。

    只听叮的一声,奥天的眼睛再次睁开,一股刺目的精光如同两道利剑一般从他的眸中直射而出,此刻若是有人与他四目相对的话,估计都会被那两道光芒刺瞎了双眼。一震淡金色的光雾也是在他的身边逐渐凝聚起来。

    “凝气化雾!”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

    是的,在奥天身上显现的,正是只有轮回使,也就是达到四转到六转的境界才能够拥有的特性。奥天正是在刚才完成了右腿的改造,此刻若是凝神内视便可以发现,他的小半边身子甚至都已经变得犹如明玉一般晶莹剔透了。此时他的右腿和右臂当中,除了那如同树根一样的主经脉之外,其余杂乱的经脉却是已然不见了。

    “这是我的手?”一旁传来白启的惊叹声。

    只见此刻他的那只左手竟然已经在奥天的治疗下完全恢复,不过令他感到震惊的却是在他用力地握了握拳的时候,却明显的发现了这只左手相比原来竟然更加灵活而且也更加有力了。原来早在奥天的身体改造也开始的同时,他看到白启手臂里面都快可以说是不曾存在的经脉碎片,便想到与其是为他完全恢复,那倒不如将他的那只左手也按照自己右手一般改造了起来。甚至因为自然之力的原因,白启的左臂与风元素才真正达到了完美的契合。

    从地上一跃而起,白启对于自己现在的左臂非常满意,他哈哈大笑两声后便对着奥天说道,“小子,这次是我欠你的!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奥天摇了摇头浅笑着说道,“我一直以为朋友之间是不用说欠这个字的。”

    全场的欢呼再次响起,只是这次却久久都没有平息。

    回到了白羽阁之中,在白宇和白月那赞赏的眼神中,奥天轻轻咳了一声道,“两位长辈,你们要是一直这样子看着我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白启被自己的父母在向奥天真诚地道谢与对自己的痛骂声中强行拖回家之后,奥天便随着白宇回到了白羽阁,只是这都快一刻钟的时间了,那两人还是看着自己笑而不语的样子,任谁应该都是受不了的。

    直到他这么说了,白宇这才轻轻抚摸着比试后奥天便归还给自己的储物手镯说道,“小天,你这次做的很好,能让白启那小子都心服口服的人可是不多的。”

    稍微顿了顿,他这才继续说道,“你小子,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

    听了他的话,奥天也只能摊了摊手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二转吧!”

    说着,他便将手套摘下,灵力运行下,两颗上书着地字的光明系戒指便出现在他的右手小指和无名指上。在他的右腿完成改造之后,他便直接升回了二转的境界。

    伴随着又一阵下巴的碎裂声,他只好无奈地看着对面的二人,毕竟他现在表面的实力与真正的实力确实是完全不相符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上已然显现出四转轮回使的特征来,只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才对。

    吧嗒了一下嘴巴,为了决定不再受到这样一个小怪物的刺激,白宇直接将话题转移开道,“等下就让白月长老送你去我们白家的藏宝阁,直到有花一族到白家之前,你都可以在里面呆着。”

    看了看自己手上从储物道具中取出来的芳华明珠,他继续说道,“刚才我感觉到你仿佛与芳华明珠之间产生了某种连接,那这次的把握……大么?”

    一阵翡光闪过,奥天手上的轮回戒重新变回了自然属性,体内的自然之树更是一阵摇动,就看一股犹如雾气一般的自然之力直接从他的手中喷涌而出,犹如一条匹练一般直接飞向了白宇手上的芳华明珠。

    而当奥天的自然之力出现的时候,芳华明珠也是忽然绽放出了一阵光彩,在奥天的灵力缠绕之下,轻而易举地便被托着向奥天飞去。

    当明珠落入手中的同时,奥天冲着白宇笑了笑道,“手到擒来,十拿九稳。”

    在白宇的欣喜当中,奥天的脑子里却也响起了一个声音,“刹那,见过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