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刹那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86字

    坐在藏经阁中特别为自己安排收拾出来的一间静室之中,奥天无奈地看着手中的芳华明珠。

    自从三天前他确定了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的那个声音是来自手上的珠子之后,他便厚着脸皮向白宇将其要了过来。毕竟奥天是唯一一个可以控制芳华明珠的人,所以白宇对此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正相反,他倒是更希望奥天可以在有花一族的人抵达花都之前,就可以对这件圣物有一定的了解。

    可是就在这几天当中,他先是回到自己的小院里面去和蓝矜还有翡翠报了平安便随着白月一同来到了藏经阁之中。有了白宇的手令之后,他们自然是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奥天在自己脑袋里面郁闷的说道,“我说,你就不能说些有用的么?”

    三天以来,这个声音不断地在奥天的脑子里面响起,可是让他感到最无奈地事情就是,这个珠子里面的声音竟然是个话唠。

    当然,如果只是因为话多而已的话,那么奥天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是最让他觉得恨不得用灵玉掌把这个珠子拍成粉碎的原因是因为,它一直念叨的,都是奥天的实力和他学到的招式。

    “大人,不是我讲究,而是您太将就了。要知道,您可是被选为了…传承的人啊!难得您在没有遇见我们之前就开启了第二道功法的训练,可是您看看,仔细看看,你学的招式都是些什么萝卜白菜的东西?当然,这明玉功中自带的灵玉掌和明玉护体不算。就拿那个飞叶术和叶皇斩来说,这样的技能您真的好意思拿出手么?还有那个什么无边落木,用个几次您就要脱力,这不是纯属于自杀用的技能么?还有啊……”

    “够了!”奥天单手抚摸着自己的脑袋,他原本就被那声音吵得疼痛无比的脑子更是因为自己刚才用精神力的一声大喊而濒临爆炸的边缘了。正是因为这样,奥天甚至来不及去回想它刚才话语当中忽略过去的一个描述。

    深深的喘了口气,他顾不得那阵疼痛的侵袭,在脑中说道,“现在,我来问你来答,我没有问的问题你不许说,也不许跑题,明白了么?”

    “明白,刹那谨遵大人吩咐。”声音还是一样的空洞,不带任何的情感。

    稍微松了口气,奥天知道就算是这样说,那个声音可以消停下来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因为这三天来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用精神力冲击自己的脑子了。

    他就是想不通,明明是一个没有情绪的声音,为什么会那么的……欠打!

    不再纠结自己这几天以来的遭遇,奥天还是想赶快抓住这段时间,只听他在脑海里说道,“你说你并不是芳华明珠当中的意识,而是本体刹那青荷当中的意识,对吧?”

    “是的,大人,这是您这三天以来第二十八次确定这件事情,我的名字是刹那,是芳华明珠本体刹那青荷的意识。芳华明珠是不可能孕育出意识的,否则我的存在将不断受到挑战,就算我允许这种事情出现,但是……”

    奥天忍不住哼了一声,那声音这才完全打住,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太阳穴,奥天知道自己这也是迫不得已,不然这个问题也不用问到第二十八次了。

    实际上,这只是奥天这些天来问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唯一一个问题。如果不是来回确认的话,他想自己也许已经忘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虽然这么做没有用,但是奥天还是清了清嗓子说道,“所以,你就是有花一族的圣物?可是你的本体应该在洪荒之地,但是为什么你可以通过芳华明珠来和我对话?”

    “这些芳华明珠只不过是我在修炼的时候无聊,所以就每隔个千八百年用多余出来的能量凝结给那些小花妖玩儿的。作为我自身力量凝结出来的东西,可以融神入物倒没什么奇怪的。对了,大人您还没有接触到那一层的东西,所以您肯定不知道我刚才说的。也是,大人您的力量还是太弱了。”

    仿佛感受到奥天那可以杀死人的眼神,就听那个声音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可不是他们的什么圣物,毕竟我从来没答应过,只是他们要把我当成老祖宗来拜我也没办法。”

    奥天皱了皱眉,疑惑的道,“老祖宗?”

    “是啊,那些小家伙本来就是因为受到我最初凝结出的那一颗芳华明珠里面的力量感染,这才从最原本的植物变成了另外一种生命体,不然哪来的有花一族。这么算起来,大概也有好几万年了吧!”

    奥天不由得暗自咋舌,这么说来,这个什么刹那青荷,岂不是一个都已经有好几万岁的老怪物了?这要是换算成人类的年纪,这……

    就好像看穿了奥天所想的东西,只听那原本空洞的声音中着实传出了一种不屑的感觉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本来就是随着天地同生,与天地齐寿的。况且人类的寿命本来也不是……”

    说到这里,它却破天荒的自己住口了。

    被它这么一说,奥天更是吃惊,他不由得盯着手上的珠子说道,“难道人类的寿命不是百岁为限?即便是曾经最强大的轮回师也不过是活了三百多岁而已。”

    “大人,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您,因为您真的还没到达可以触碰那个层次的时候,除非有一天您可以在我的本体面前,那时的您应该有资格知道那些事情了。”

    “那你的本体在哪里?有花一族之中?”

    一阵令人胆颤的笑声传来,只听那个声音慢慢说道,“有花一族之中?那个被你们称为洪荒之地的地方?你们都还没见识过真正的洪荒是什么样子!那群小花妖也不过是得到了我的一个影子而已,我的本体可是在汉唐之地里。”

    就在它说到“汉唐之地”这个名字的时候,奥天体内的自然之树忽然间抖动了一下,就好像是被一阵微风轻轻吹拂过一般,但是那阵无形的风却是由内而外吹起的,没有看到任何的异象。奥天却明显感觉到自己手中的芳华明珠也被那无形的风稍一冲击,那声音所代表的存在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只听它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不会再说有关……那个地方的事情,这次就权当是我口误好了。”

    毕竟它还是在奥天的脑海中传达出声音,所以奥天自然可以听得到,他惊讶地问道,“你在和谁说话?”

    “和谁说话?大人,我不是一直在和您说话么?说起来,您的实力这么弱,您觉得您怎么好意思出来见人呢?您这样的一个实力,您的师父知道吗?”

    又回到这个欠揍的话题上,奥天真的恨不得用叶皇斩把这珠子一刀砍成两瓣儿。不过很明显,正因为是奥天会这么想,那就说明刹那青荷的目的达到了,果然因为它最后的这些话,奥天已经开始和它讨论起自己的力量到底是哪里有缺陷。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尽管心思缜密,可是也经不住这老妖怪的调虎离山的计谋,早已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抛诸脑后了。

    只听那个声音慢慢哼哼道,“您自己看,什么飞叶术还要等一段时间对于力量的凝聚,然后变形的叶皇斩还有时间限制,特别还有那个无边落木,竟然还需要在自己的力量运行轨迹没有消失的情况下使用,用得多了还会造成自己先脱力。很明显的,您除了灵玉掌和明玉护体之外,其他的技能都是有时限有限制的使用,那根本就是鸡肋。鸡肋您懂么?就是你们人类说的那种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

    在它的喋喋不休当中,奥天的脸色早就已经被气成猪肝色了,只是他却无法反驳,因为就以刹那青荷的那番谬论来看,它确实把奥天身上的几个技能的缺点都指了出来。原本就在奥天的心中,甚至是空山的心里都如同珍宝一样的技能到了它这里却变得一文不值了。

    可是稍微转念一想,奥天却把自己已然就要爆发的火气生生给压了下去,他朝着芳华明珠不屑地瞟了一眼说道,“老家伙,我知道你有不知道多少万岁了,不过你要是光说我的技能不行我可不同意。要说,你倒是给我讲讲真正好的技能是什么样的,你要是说不出来,那就别再我面前聒噪。”

    果然,被他这么一说,那个声音倒是明显忍不住了。

    甚至就连之前的敬语都不再用,只听它道,“呔,臭小子你说什么?我聒噪?那好,我就告诉你,真正的技能根本就不需要花哨的分类。所谓的攻击,那就是要像灵玉掌那样不需要多长时间凝聚力量,却可以把力量发挥的淋漓尽致,破尽天下所有的防御。所谓的防御,那就是要像明玉护体那样可以瞬间将全身的防御力极大提升,若非是以点破面的超强力穿透攻击不可破其坚壁。所谓变化与控制,那就是要用最小的代价将目的的效果最大化,就好像你的飞叶术和叶皇斩那样,要耗费大量灵力但是只换来那么一点的攻击力提升,性价比极低。所谓的速度,就是要与攻击相配合的辅助技能,像你那样用体力换取急速,就算站在敌人面前却连防御后手的力量都没有了速度,有个屁用。”

    就听刹那青荷在奥天的脑袋里自顾自地不拉不拉说了一大堆之后,奥天原本只是强压下的火气却是已经完全消散掉了,这老家伙果然不愧是活了这么久。毕竟这把年纪还是有他的用处的。

    只是,他却还没有打算放过这刹那青荷,就听他道,“前辈所说,小子却只是听懂了一半,不知道前辈能否为我再详细说说?”

    奥天的话倒是让那透过珠子与他对话的存在感到舒坦,若非是因为只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沟通,奥天真的觉得此刻就像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者正在自己的面前捻着下巴上的胡须用一种孺子可教也的感觉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只是在那种看不见的笑意当中,奥天却着实打了个冷颤。毕竟无论是谁感觉到自己如此被别人盯着那都不见得是好受的。

    只听得一阵声音从那芳华明珠中传出道,“这里的功法这么多,那白宇不是说也由得你随意翻阅,无论是光明浩然,黑暗诡秘,风中飘逸,大地厚重,烈火炽热,水华凌冽,都是应有尽有,虽然说不上是什么上好的功法,充充数还是绰绰有余的。”

    听到他这样一番话,奥天就差没有翻着白眼晕过去,他无奈的说道,“与其这样,那你还不如把自己的功法教给我呢!”

    明明整间静室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可是头顶传来的那一下敲打却无比真实,只听那刹那青荷吹胡子瞪眼的说道,“你小子,有了明玉功还嫌不够,还要看上我的功法么?”稍微顿了顿,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再说了,你的明玉功可是要比我的功法要强上许多的。”

    那一下脑瓜嘣上面的劲力可是够足的,虽然只是精神上的冲击,但是奥天依然觉得自己的脑袋应该会红肿一大块,那老家伙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只听他委屈的说道,“不然这里这么多本功法,你让我如何去学?我连看都看不完!”

    那声音呵呵笑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放心吧,这不是还有我呢!这点事情对于我来说可是小儿科了。就以这种等级的功法来说,别说就这么多,就算再多少个十倍,也就是一炷香的事情。”

    随着一阵光华攒动,只见原本还停留在奥天手上的芳华明珠忽然悬浮起来停在半空之上,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如同一群大蛇一样从那珠子当中蜿蜒而出,缓缓地游向这藏经阁当中的所有书卷当中。

    只见这四方的三层小楼之中,因为加持了结界的缘故,即便是再古老的书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质。只是说是古老,在刹那的眼中,那估计连他年龄的零头都比不上。看着他用一种看似缓慢其实及其快速的速度翻阅着那些书本,奥天知道这老家伙并没有说谎。

    甚至他一边在翻阅功法的同时还有时间与奥天说话,就听他嘿嘿笑道,“说一炷香的时间都是我太给这白家面子了。其实半柱香的时间就够了,半天的时间,足够让我为你重新编撰出一套现在最适合你的技能来了。”

    奥天也顺着他的话说下去,“那就看你的了,老家伙。”

    说完他盘坐在地的身体却是轻微地晃了晃。

    短暂的沉默后,只听刹那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子,原来你是涮我。”

    奥天轻轻一笑,带着一脸的满足慢慢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就在昏睡之前,倒是可以听到他小声说道,“你既然答应了,那就不能说话不算数。”

    以他的实力来说,这么长时间的精神力沟通也实在是难为他了。若非是有着芳华明珠与自然之树的力量支撑,他早就已经倒下了。

    虽然他因为疲倦陷入了昏睡,可是另外一段交流却没有结束,就在奥天的身体当中,只是曾经在刹那说错话的时候稍微震动了一下的自然之树开口道,“被耍的感觉如何?”而就在同时,奥天的身侧也凝聚出了一个淡淡的树影。

    这句话明显是冲着刹那去的,可是刹那却只是淡然地回答道,“若不是我故意上当,你觉得就凭这个小子能忽悠的了我?”

    仿佛摇头似得摆动了一下身体,自然之树很人性化的道,“那边的情况如何?”

    还是如同世外高人一般的刹那在自然之树的面前慢慢凝聚出一个青色的虚影,虽然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动作却没有妨碍,只见他叹了口气道,“不太好,不过还可以坚持下去。我也没办法一直关注着大人,这种通过外物联系的方式也很不稳定。你有些什么打算?”

    自然之树又是一阵抖动道,“直到回归之前,我都会跟在大人的身边,而且这传承也不过是一小部分,有我在大人的身边,至少在轮回大陆上面,他还是安全的。”

    两个影子的目光此时仿佛都凝聚到奥天的身上,刹那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如果真的有一天回到那里去接受完整的传承,那我们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继而他转过头看向身边的自然之树,严肃地说道,“那你就要完全负责好大人在这块大陆上的安全,别看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却也有许多强大的存在。就好像那个什么洪荒之主一样,我明显感觉到他完全可以和我留在这里的虚影一战。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差不多百年的时间我们还可以保证没有问题,但是你也知道因为那个东西的不稳定,纷争必然会起。最多百年的时间,大人一定要回归才行!”

    自然之树听后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表现出来,只是听他轻轻说道,“百年时间,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