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三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100字

    奥天将双掌按压在自己的眼眶位置上,用力地揉了揉自己还是有些疼痛的脑袋,自从昏迷了一炷香的时间后,清醒过来,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但是因为之前的精神力耗费过多的缘故。此刻的他却也是只能呆坐在原地。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反应要比平时慢上许多。

    刹那依靠精神力凝聚出来的虚影已经消失了,甚至自然之树也把自己的身影再次掩盖,只剩下芳华明珠还漂浮在奥天的身旁。只是已经经过了之前在奥天脑海当中的沟通,现在即使奥天的身体并没有与明珠相碰触,却也是可以听见他说话,只听他道,“大人,您现在的情况是正常的,以您的实力……好吧,我们就不要说这个了,只不过您必须要承认,您现在的精神力的确不怎么强大,不然也不会直接晕倒过去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再次变成了那种最初欠揍的空洞。

    只不过,虽然口中还是在揶揄着面前的年轻人,但是在刹那的心中却也是对奥天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句,毕竟他之前甚至没有想过奥天竟然可以用精神力与自己沟通,而他不仅做到了,甚至还持续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这要是换做一个普通的二转轮回师的话,估计这一躺下就不是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估计还得要好几天才能真正的清醒。由此可见,奥天倒也确实是天赋异禀的家伙。

    可听到他这么说,一旁的奥天倒是不乐意了,他不禁愤愤道,“老家伙,你这是站着说话腰不疼!”

    一阵清朗的笑声传来,很明显奥天的抱怨在刹那的眼中并不算什么,毕竟他还是一个小孩子,跟一个孩子有什么好争论的?

    笑声在奥天的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可是他却还没有时间将自己的脑袋完全清空,就听到刹那话锋一转道,“好了,臭小子,从你清醒到现在也有三个小时了。那些功法也已经被我重新编撰整理过了。再给你半小时的时间把东西吃完,然后就开始传功。”

    看了看门口旁边的茶几上,就在奥天刚才还在发呆的时候,白家的仆役便已经送来了今日的晚餐。只是那人看他席地而坐、闭目盘膝的样子,以为他是在修炼,所以倒也没有打扰,只是将东西放下便径直离开了。

    说起来这白家对他倒也真的是很不错的,就看那晚餐的盘碟上除了有可以补充体力的各种肉类,就连蔬果盆里的食物也是种类繁杂丰富。可是就在奥天一只手撑着地面想要借力站起的时候,他却是在一阵的摇晃中又重新跌坐回地面上。由于精神力的过度消耗,他发现此时的他除了意识清醒之外,就连想要正常地去控制自己的身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但是在奥天的心中,他可不是一个会那么容易妥协的人,当年在空山的白莲阵下他都可以一路坚持过来,此刻的虚脱感更是不在话下。只见他开始逐渐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发出一丝丝轻微的晃动,先是左半身,继而是右半身,以一种极慢的速度向着茶几磨蹭过去。

    而此时,代表着刹那的意志的芳华明珠却只是静静地悬浮在半空,没有说话,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静静地看着。

    说起来感觉容易,但是奥天确实是第一次体验到精神力虚脱的感觉,一阵阵恶心从他的身体里直接冲到脑部,现在的他就算要把自己的身体稍微抬起一点点都犹如是在搬运一座大山一样,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明明是不到十米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却犹如咫尺天涯一般的遥远,若非是依靠着意志力去支持着自己,现在的他估计已经再一次晕厥过去了。

    体内的自然之树中慢慢的流露出一股翡蓝色的能量,犹如一条小溪一样顺着经脉直接流进了奥天的脑中,那感觉就仿佛是在一个多日在炽热沙漠的烈阳下行走的旅人面前出现的一眼清泉。瞬间的清冽不断冲击着奥天的灵台,在那冰而不寒的能量刺激下,奥天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可就在这时,却听得那芳华明珠中的刹那只是叹息了一声道,“好了好了,就你是好人是吧?你的力量现在也比这臭小子好不到哪去,还是我来得了。这次可是被你们坑惨了。”

    说着,就看芳华明珠上忽然涌动起一股彩虹色的能量,如同是一汪流水那般,待得其慢吞吞地飘到了奥天的头顶,那彩虹色中的一滴竟然脱离了大部队,只是轻轻地滴落在奥天的百会穴上,只是与皮肤稍微一接触,便直接融入了奥天的身体。

    只听得刹那在一旁大喊着亏了亏了的声音,奥天却没有过多注意,因为要说之前从自然之树的能量像是一眼清泉的话,那此刻奥天的感觉就是如同将自己置身与一座彩虹色的大湖之中。

    暖洋洋的能量将他的灵台完全包裹住,原本已经消耗掉的精神力不仅瞬间恢复,甚至还开始在不断地增长,如果把灵台中的精神力比作泉眼的话,那此刻他脑中的那个泉眼则是浸泡在虹色的大湖之中,想来只要等得他吸收了其中全部的力量,他的精神力必然会达到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伸手从蔬果盆中再拿出了一个通体透红的果子,虽然没有青花镇特产的蓝叶果味道好,但是奥天却依然吃的津津有味。

    毕竟他在山上待了三年,再加上家乡的口味原本就是偏向于清淡,所以相比于那些大鱼大肉来说,他更喜欢带着自然风味的蔬果。

    一边吸允着手中红果中饱满的汁液,那甜甜的滋味让奥天感到很满足,另外一边,他还是要聚精会神地听着刹那的解说。

    只听刹那说道,“原本你即便是自然属性,可以操纵我的芳华明珠,却也没有办法让我这么早就感应到你,因为你的实力还没有到达那个位置。”

    顿了顿,发现奥天并没有再纠结于自己说他实力弱,他这才继续说道,“但是因为你的意念很强,而造成了明玉功竟然在你还没达到九戒之前就已经进化,让你开启了六脉相承的境界,所以……”

    “所以你才能够直接从那个什么汉唐之地直接用精神力和我沟通是吧?”

    在经过了刹那的精神力滋润之后,奥天自然是知道他说自己实力低下的原因,毕竟仅仅是透过芳华明珠所给予的那点能量,便足以让他惊讶。

    不可否认,奥天正是把刹那的后半句话说了出来,只听他将话头接回去道,“没错,只不过我倒也不能一直和你维持着联系。不过对于你的实力提升你可以放心,等有花一族的那群小家伙来了这里,你可以跟他们去一趟洪荒之地,他们族里的东西,你看上什么就尽管拿就是。”

    “现在先不说这个了,主要的还是你的明玉功经过这次才算是真正入门到达了灵玉境,既然六脉相承已经被你误打误撞的完成了。那么就必须要有与之相对应的功法才行,不然由得你自己去学习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止浪费时间,甚至还可能把你都练废了。”

    看到奥天想要开口发问,刹那赶忙阻止他道,“别问我为什么,现在就算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灵玉掌和明玉护体毕竟只是明玉功最基础的攻防技能,以你入门第一层灵玉境的境界,很明显是不够用的。但是六相玉技却没有被古羽带到轮回大陆,所以我只能按照自己的记忆为你拼凑出一套适合你现在修炼的技能来。”

    奥天眉头一皱,“古羽是谁?”

    悬浮在奥天头顶的刹那并不愿意对此过多解释,但还是说了一句当做回答他的问题。

    “就是你体内的那棵树,这么多年来他的能量耗损太大,所以一直都没有主动和你沟通过,不过我要是不在,你有什么问题倒可以问他。现在,先听我说完!”

    他的声音中没有那份戏谑,对于奥天来说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但是其中传来的毋庸置疑的意味还是让奥天也摆正了态度,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刹那会突然间如此严肃。

    见奥天不再发问,刹那这才继续开口道,“这白家收藏的功法,可以用到的我都帮你添加了进去。但是真正的六相玉技还需要等你到了汉唐之地自己来取,那个地方是我和古羽都无法触及的地方。所以以我的能力,也只能凝聚出三相,另外的三种说老实话,我都没有那个资格全部看过。”

    随着刹那长吁出的一口气,他的精神力再次冲进奥天的脑海中,这时他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六相,指的竟然是六种动物。

    而由刹那拼凑出的三相,则分别是猿、龟、熊三种,刹那的精神力忽然化形为一支形象古朴的毛笔,笔尖须豪上的彩虹色就是他所使用的墨汁,随着笔头灵动地在奥天的灵台之上按照那三只动物的样子分别描刻出了三个象形的符号。

    跟随着刹那的指引,奥天将精神力慢慢融入第一个代表着猿猴的象形中,一阵古朴的蛮荒气息从那图形当中瞬间炸开,他仿佛是看到了一只远古巨猿正站在自己的身前,苍茫的大地上遍布龟裂,但是巨猿的眼中却是燃起着熊熊烈焰,一边用强大的双臂拍打自己的前胸,一边昂着脑袋对天咆哮,那声音就如同真实存在一般,不仅震彻云霄,更是让奥天的耳膜生疼。

    但是更让奥天感到震撼的却还在后面,原本的蛮荒之气瞬间一变,接下来奥天的眼前则是出现了一片茂盛的森林,那只巨猿竟然就站在这森林当中最为高耸的一棵古树之上,攀爬、嬉戏、摘果、满满的生命气息如同一只大手一样将奥天牢牢握住,就在那巨猿不断变幻的动作当中,奥天脑海里的巨猿象形忽然满满淡化并变作星星光点融入了他的灵台之中。一套以巨猿为原型范本的功法就这样出现在他的意识当中。

    忽的睁开双眼,奥天的眼中冒出一阵不怒自威的精光,因为速度太快,他的身体甚至带起了一串虚影,同时向着自己周围打出了八记空拳,没有能量的泄露,但是拳头与空气的摩擦竟然产生了一道环形的气浪,甚至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形态向四周扩散开去。

    看到这一幕,刹那也不禁大喊一声道,“好!这灵动八方虽然还不纯熟,但是却也算是完成了。若是练到极致,甚至不会有虚影存在。小子,你记住,所谓的灵力只不过是用来增强身体与精神力的养料,使用灵力进行直接攻击是最浪费力量的一种做法。”

    对于他的这种说法奥天现在十分认同,因为他发现就以刚才的灵动八法来说,他调动出的灵力甚至还没有使用飞叶术所消耗的五分之一多,也就是连一片叶子的能量都达不到,但是却可以产生远比飞叶术更强大的效果。原来,在这轮回大陆上,所有的轮回师都走错了方向!

    刹那此时已经恢复了他原先的状态,就听他嘿嘿笑道,“怎么样,小子,我没说错吧?这才是真正的战技,如果你和那个大块头战斗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技能,你认为会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是的,他说的没错,如果在之前的战斗中奥天已经学会了猿相玉技的话,那么后果可想而知,必然是白启惨败而奥天毫发无损。

    尝到了甜头,奥天的内心自然是十分高兴,当下他便朝着那熊型的图案探了过去。

    刹那的精神力依然停留在奥天的灵台中,看到他这样的动作,只听刹那大喊一声道,“不要!”

    可是就在那个不字刚被喊出的时候,奥天已然是与那熊型图腾碰触到了一起。与猿型不同的是,这次他仿佛是在裸体的状态下碰触到了一道天雷,火花四射中直接就被那图腾中反射而出的力量劈了个外焦里嫩。

    若非是刹那及时发现情况不对操控着他灵台中的彩虹色精神力凝结而成的湖水向奥天涌去的话,光是这一下,便足以将他意识直接抹杀。

    感受着虹湖的力量正不断为自己疗伤,奥天也不禁为那图腾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而暗自咋舌,他丝毫不会怀疑,如果不是刹那及时出手相助,此刻的他一定是已经被雷成一个白痴了。

    只听刹那在一旁喊道,“臭小子你不要命了?!现在就想碰熊图?他没把你的精神力完全碾碎算你好运,我不是告诉过你,这都是属于荒古战技的东西,是那么容易碰的么?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那么急功近利。”

    被他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可是奥天却不好还嘴,毕竟刚才还是这个老家伙救了自己,但是他还真的很想问一句,“是谁一直说我弱的,况且,你丫哪个时候说过这东西不能随便碰啊?”

    只听刹那在一边絮絮叨叨了一阵之后,看奥天并没有理会自己倒也只好作罢。

    看他终于消停了,奥天这才心有余悸地问道,“那这熊相和龟相我什么时候才能?”

    吭唧了一声,刹那不满地说道,“龟相倒还好说,相对注重自身的加强,所以你大概提升到六转的境界就可以学了。熊相的话还真不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没有突破十戒,那就想都不要想!”

    奥天的身体不禁晃了晃,刹那的话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他喃喃道,“十戒?不是说十戒自从轮回大陆出现为止,就只有传世神才到达过么?那岂不是熊相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可能……”

    对于他的话,刹那嗤之以鼻,只听他道,“一个灵使什么时候变成创世神了?又是谁告诉你从来就没有人达到过十戒?”

    没错,听到他的话后,奥天直接出现了短暂的失神,这番话对于他这个在轮回大陆上长大的人说足以冲击他早已建立起来的世界观了。

    “你不用问我,等你的实力到达一定的程度时,你自然而然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

    阻止了奥天张口询问,刹那便不再说话,他虽然不知道但是却可以想象到,此刻奥天的内心到底泛起了多大的波澜。那感觉就像是有人突然告诉他,火为什么不可以是冷的一样。

    这时,原本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古羽却开口了,他道,“大人,刹那说的对,您现在需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如何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不然知道了那些事情,对于您来说也只不过是累赘。未来我和刹那会分别继续为您提升肉体和精神的力量,所以您不用担心。”

    他与奥天说话的声音十分温和,就如同他所散发出的能量那样,奥天早就从刹那的口中知道古羽意识的存在,所以当脑海中出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却没有过激的反应,而是欣然接受了。毕竟他在这一天当中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了。他也知道,自己早在古羽进化成树之后,便已经踏上一条与普通轮回师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