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恶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228字

    奥天虽然以为来到这藏经阁只是过去了一天,但其实时间早就已经过去了三个昼夜,毕竟传功的时间可是不短的,看似短暂的画面略过,却早已用了远超出他想象的时间。

    当他向白宇提出要回到小院中继续修炼的时候,就连白宇都吃了一惊。他原以为奥天还会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闭关学习功法,谁知只是三天他就要出来了。

    毕竟有刹那这样一个精神力强大的存在,奥天虽然没有亲自去翻看过那些书籍,但是他也知道那是没有必要的事情,谁让刹那那张嘴已经把那些功法都批了个一无是处呢,奥天自然也就只能作罢了。而就在他的坚持下,白宇也就不再勉强。

    回到小院的门前,奥天轻轻敲响了院前的木门,可是就在这时,他却听到从院内传出了一声轻呼,“翡翠,你怎么了?小天不在你可别吓我!”

    声音中带着的焦急与担忧非常明显,那是蓝矜的声音。

    难道翡翠出什么事了?

    来不及多想,奥天直接用力一推木门,白家毕竟还是一个有讲究的氏族,就在他的巨力之下,那木门竟然也是很顺畅地被打开,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蓝矜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毕竟眼前的这幅景象她从来没有见过,她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就在这一路上,她已经习惯有奥天在身边,事事都依靠他了。

    轻轻安抚着蓝矜,奥天对她说道,“你别着急,我去看看。”

    只听刹那的声音在奥天的脑海里响起道,“哟呵,小子你行啊!小小年纪这就有美人相伴,虽然不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是就看那高冷的气质,我敢说这丫头平日在别人面前就是一座冰山,可她怎么到你这就融化了呢?”

    奥天没有理他,因为他已经看到古羽的身上又摇出了一阵微风朝着刹那所在的地方吹了过去,原本还不可一世的刹那明显打了个哆嗦,直到他说出一堆好话古羽才没有把那风吹到他的身上。

    这倒是让奥天眼前一亮,只是他现在的心里都是在担心翡翠,不过他只要知道古羽有办法治服那个欠揍的家伙就行了。

    走进房间,奥天才知道为什么蓝矜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只见翡翠蜷伏在房间的中心位置上,全身都随着他呼吸的节奏在慢慢起伏着。但是最为让人吃惊的是,就在翡翠原本是碧青色的鳞片上,竟然如同海潮一般泛起一层层五彩的颜色。

    “这是……”奥天不知道翡翠这是怎么了,但是却可以很明显感觉到那一层层的颜色当中明显是渗透出各种元素的力量来。

    只不过奥天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这次却不是刹那出声,只听从来就是话不多的古羽轻笑道,“看来是因为你的明玉功进化到第二层的缘故,这孩子也开始进化了。别忘了你们可是签订了共生契约的。”

    “什么?共生契约?”刹那在一边大喊起来,只听他道,“哪个家伙运气这么好,还和这个臭小子签订了共生契约,这不是纯熟找便宜么!”

    对于他的话,奥天和古羽都没有反应,见到没人理他,刹那问道,“你们是不是都不想理我?”

    “是。”奥天与古羽异口同声的说道。

    很明显他没想到这二人会如此的直白,他不禁又在一旁碎碎念地抱怨起来。

    不再理会刹那的聒噪,奥天向古羽问道,“那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毕竟他是依靠古羽的力量才能够顺利完成身体改造的,但是翡翠的身体里可没有古羽的帮忙,要是因为这样出了什么差错而威胁到翡翠的生命,那他估计会恨自己一辈子。

    古羽当然知道奥天在想些什么,也知道如何才能让奥天安心。

    “一点点的痛楚还是要经受的,不过不用担心,他毕竟已经觉醒了远古血脉,肉体的强横程度可是比你要高上不少,等到进化完成之后,他甚至会比你已经经过明玉炼体强化之后的身体还要厉害。他现在需要安静,我们还是先出去的好。”

    既然古羽都这么说,那奥天原本还悬在半空的心自然是可以放下了。

    轻轻关上房门,奥天回身走到院子里。在听到他的解释之后,原本内心还忐忑不安的蓝矜这才放下心来。毕竟翡翠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就好。

    稍微嘱咐了蓝矜几句,让她不用担心翡翠,安心修炼。奥天便又一次出门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既然自己现在已经可以控制芳华明珠,甚至还有刹那的帮忙,那应该是不需要再等到有花一族的到来才可以对白宇的孙女进行生命力修补了。

    走在白家宽阔的长廊上,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仆役都向他恭敬地行礼,就算是白家的人也会报以善意的微笑。当天在演武场,奥天的表现足以深入人心。

    在这里呆了几天,这去白羽阁的路线对于奥天来说却早已是了然于心,还是那古朴的感觉,没有在楼阁外面多看,他便一头走进了阁内,并且顺手关上了门,就在白宇二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的话却是让两人都大吃了一惊。

    “白伯伯,我想不用等有花一族的人来了,我现在就可以为您的孙女治疗!”

    看着他坚定的眼神,白宇的脸涨得通红,就连手边的座椅扶手都有一种就要被他捏碎的趋势,白月的脸上也是露出一阵惊愕。

    当听到奥天说现在就可以尝试着为自己的孙女治疗的时候,白宇已经完全坐不住了。

    只听他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丝的颤抖道,“小天,你真的有把握么?”

    一旁的白月也是焦急的看着奥天,他自然是知道小小姐在老爷心中是有多么重要,若非这一年来老爷强行用灵药和自身灵力为小小姐吊命的话,那苦命的娃却是早就魂归西处了。

    听了他的话,奥天还来不及应答,就听刹那的声音在奥天的脑袋里响起道,“不就是缺了点生命力的小娃娃么,我老人家别的不敢说,要说补全那么点生命力却是不在话下,别说补全,就是为她再增添点寿命也不是不可得。”

    有了刹那的肯定,奥天心里的底气更足了。原本他还在想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可以操控芳华明珠却也没有十全的把握,但现在却是不同了。

    随即他便朝着对面的二人肯定地说道,“白伯伯,您放心,我们现在就去看看您的孙女吧!”

    只听白宇大声说了三个“好”字,有了这样一个好消息,他直接站起身来,亲自带着奥天走出白羽阁,向着白家院落的深处走去。

    而在他起身的那一刻,还不忘朝白月吩咐道,“快,赶快去把昼儿给我找回来!”

    “是。”白月躬身应答道,然后也急忙向阁外走去。

    路程说远不远,说近却也不近,原本白羽阁就已经是处于白家的中心靠后的位置,奥天本以为也不过是在后院也就是白家人一般居住的院落当中,可谁知在白宇的带领下,他们竟然走出了白家院落,甚至还穿进了后山的一片小树林里。

    一路上白宇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奥天倒也乐得享受这自然气息为他带来的宁静。虽然他知道这样多少有些失礼,但是奥天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人家是担心自己的亲人,一切也都是在常理之中。那么想来,刚才他吩咐白月长老去找的人,应该就是他的儿子了。

    “百花苑,不错不错,这里面自然气息倒是挺浓盛的,看这些花圃里种的应该不是一般的植物,应该都是有着一定效用的草药,而且都是可以为人类延年益寿的种类。”就连一向挑剔的刹那,在这“百花苑”的面前,也不禁赞叹了一句。

    在路上的时候,白宇就已经为奥天解释过这个地方,但是只有在真正走入百花苑,他才知道什么叫做人间仙境,满布奇花异草完美诠释出满园春色留不住的景象。整个百花苑竟然是围着一个人工湖建造而成的,奥天没想过白家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实力,青天白日在湖中泛映,甚至还有许多魔兽灵禽在戏水玩耍,而湖的一边,一座三层小木楼正安然地在这仙境中矗立着。一股灵气满溢的和谐就在湖中心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看着奥天失神的样子,白宇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便说道,“咳,这里原本就是我白家的药园,只是因为玉儿的身体的缘故,这才在这里盖起这栋木屋,让她搬到这里来住。”

    奥天点了点头,此时他才知道这白宇的孙女名字就叫白玉,为此他还问过白宇,得到的回答也正是他所想的那个字,奥天心想到,“白玉?那看来这个孩子还真是和我有缘。”

    顺着白宇的视线看去,就在那小木楼前,一个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妇女正怀抱着一个看上去略显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在湖边玩耍,看到二人走到她的身前,她的眼中很明显露出了一丝惊讶,随即赶忙低头向白宇行礼道,“老爷。”

    “嗯。”白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快,就听他说道,“吴妈,不是说过别老是抱小小姐出来么!”

    那个被他称作吴妈的妇女经他这么一说,头却是低得更甚了。

    “爷爷,是我要出来的。”

    就在白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打断了他的话,也许是因为灵药和白宇的努力,这么小的孩子却已经学会用说话来表达自己的内心。而听到了那个声音,原本还存留在白宇脸上的那一点埋怨,却是立刻烟消云散了。

    因为这声音正是来自被那吴妈抱在怀中的白玉,轻轻地从吴妈的手上接过了自己孙女,此刻白宇的脸上就像他的内心一样,充满的只是慈爱。

    就在他接过白玉之后,奥天这才能更加仔细地去观察那个小姑娘,只见她的脸上虽然挂着让人禁不住喜爱的笑容,可是脸上明显的血色不足却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的。不仅如此,这孩子的脸色还泛起一阵阵的青白,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丝丝的黑气,这倒是非同寻常的了。

    只见那原本还缠绕在白玉脸上的黑气,竟然就在白宇与白玉接触的一瞬间就开始向着他的身上缠绕而去。隐隐间,甚至还有一种想要往奥天身上侵袭的感觉。

    可是就在其表现出这样的趋势的时候,奥天的身体却是散发出一阵彩虹色的光芒,生生将那些黑气阻挡在身体的外面,正是隐藏在其中的刹那出手了。

    只听刹那一声冷哼道,“哼,没想到那群家伙竟然也已经派人到了这个大陆!”

    就连从来都惜字如金的古羽也在奥天的体内发出了愤怒的声音道,“而且竟然还把这么恶毒的东西施展在一个孩子的身上。”

    奥天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从两人的声音看来,那道黑气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从白宇的反应看来,那股黑气估计是只有他才能看到而已。

    看着慢慢从奥天的身上漂浮出来的芳华明珠,那吴妈的脸上突然有一抹不安一闪而过,虽然只是一个瞬间,可是却被奥天捕捉到了。

    白宇看到这情形,不知所以的他还以为这是奥天已经开始用芳华明珠为白玉进行治疗,当看到自家养在药园里的灵禽甚至对芳华明珠表现出一种垂涎的感觉,所以他赶忙说道,“小天,我看还是将玉儿抱进房间,再……”

    “白伯伯,不妨事的。”

    奥天只是回了白宇一句,便又将注意力转移到吴妈的身上,他总是从这个妇人的身上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

    只见在刹那的控制下,芳华明珠径直在空中旋转起来,一阵阵惊人的气浪以其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原本还因为明珠出现而躁动不安的魔兽此刻都仿佛是受到什么警告一样,一个个又重新聚集在原本的位置,不再向这边望一眼。所以说,有时候牲畜反而比人类的感知力还要强,很明显它们是感受到珠子当中的那个强大的存在,这才偃旗息鼓下来。

    随着转速慢慢降低,芳华明珠开始慢慢靠近了白玉,但也许是因为被那股黑气影响的时间太久,白玉对于芳华明珠的力量竟然产生了一点抗拒。只见她的小眉头微微皱起,就连她身边的白宇都感到身体发出一阵阵不适的信号。

    可是刹那毕竟是个已经活了不知多久的老家伙了,对于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使他感到困惑,反而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

    “在这家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偶然,而是有人蓄意谋划的!”

    就在白宇两人都对刹那释放出来的力量感到不适应的时候,一旁的吴妈却对着白宇说道,“老爷,我就先去为你们准备午饭了。”

    可是就在她准备挪步走开的时候,奥天却直接拦在了她的身前,虽然他的生活历练并不丰富,但也深知什么是事不寻常则必有妖的道理。这吴妈只是照顾小白玉起居生活的一个奶娘而已,备饭这种事情哪需要她来做?

    况且,奥天抬头看了看天,一轮红日的位置显示出现在距离中午还有好一段时间,她去备什么饭?就算真的要备饭,那白月也必定会安排好的。

    “吴妈,现在距离饭点还好长一段时间,不着急的。”

    那吴妈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就只听噗噗的两声,白宇和白玉的口中竟然都吐出了一口鲜血,只是那鲜血的颜色却不是正常的鲜红,而是已经接近乌黑了。

    白宇倒还好说,毕竟他被感染的时间并不长,再加上他的实力也不可小觑,一口血吐出来倒是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他自然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听他喃喃的说道,“我们竟然被人下毒了!”

    没错,就是下毒,这也正是古羽和刹那为什么在看到那缕黑气的时候竟然会如斯愤怒的原因。而且,奥天也正是从那两人处了解到,这种毒素还有着不一般的名头,即便是寻遍整个轮回大陆都是找不到的一样东西,说是来自一个名叫灵骨之地的腐尸瘴。

    “就算在那个可以与汉唐之地齐名的地方,这腐尸瘴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这种毒素只是产自一株名为腐骨灵菇的体内,下毒之时可以无声无息,中毒之人的生命力会不停流失直至死亡。不过这还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更加恐怖的是,如果中毒之人没有死,却会变成可以被下毒之人操控的行尸走肉,而且毒素不仅会被宿主吸收,还可以不断传播给周围有血脉关系的人,就如同一个永恒的诅咒,知道一族完全灭绝。是不能再恶毒的一种手段了。”这就是从古羽那里得来的信息。

    奥天当然知道古羽的话里还隐藏了许多,只是既然他没说那奥天自然也不会去询问,毕竟现在能把人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与白宇不同,小白玉毕竟是从娘胎里就已经被这种毒素缠身,那毒的力量早就已经深入肺腑,在她吐出那一口乌黑的毒血之后,她身上的各处毛孔也都开始有黑色的血液渗透出来。若非是白宇能明显的感觉到孙女的脸色逐渐变好,身体的脉动也开始有了起色的话,他真的是会忍不住让奥天停手了。

    看着面前祖孙俩痛苦的样子,奥天只好向古羽问道,“这毒既然这么强,那刹那有把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