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猿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98字

    对于奥天的问题,古羽却是笑了笑说道,“若是别的毒素倒是不敢说,只是这腐尸瘴的永恒诅咒到了他的手里,那就是小菜一碟。虽然得多花点力气,可是他的本体刹那青荷却是那腐尸瘴的克星,这白家人到了他的手里,可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就在这边奥天与体内的古羽在沟通的时候,他的身边却产生了变故,只听还白宇的声音响起道,“小天,小心!”

    只见一对闪着黑光的双爪仿佛要把他的身体撕裂一般向他抓了过来,那吴妈脸上的表情也是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就连看向奥天的眼神却也是充满了不知名的怨毒。

    就看那爪子上的黑光还渗透出点点血色的样子,就知道这必定是一种毒功,若是被其在身上划上一道的话,肯定不会是好受的。

    只是奥天又岂是那种凡夫俗子呢?原本就在空山的训练下得到完美提升的反应能力再加上灵玉境的实力,就看他不闪不躲,只是身体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振动了一下,一道虚影闪过,双掌带起的气浪便直接把那对毒爪给生生反弹了回去。正是猿相玉技之一“灵动八方”的缩减版。

    “就知道你有古怪!”

    就听奥天大喝一声,便向着那吴妈被弹开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可不打紧,就看那吴妈刚刚站稳,却是在一边狞笑中,全身上下忽的一阵扭曲之后,变成了半个各处都透露着邪意的妙龄女子。

    为什么要说是半个?这是奥天想了半天才找到的一个算是贴切的数量词,以为此刻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女子,只有左半身才展露出一种如同二八佳人的模样,但是右半边身子却是好像从早已腐烂的目的当中挖掘出来的枯骨一般。

    看着那一半像人一半却是骷髅的对手,奥天也不禁暗自咋舌。

    他满眼警惕地轻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古羽的声音传来,“这是灵骨之地的魔物骨女,有着不输给人类的智慧,是死去的人的枯骨被灵骨之地的气息感染而诞生的。一般都是被当做和食尸鬼一样的炮灰,只不过骨女更强的地方就是,她们可以修炼,就好像你眼前的这个,已经有半边身子化形成人,大概已经有相当于五戒到六戒的轮回师的实力了。”

    奥天慎重的点了点头,一边的白宇早就已经被吴妈的变化惊呆了,毕竟他一直都是生存在轮回大陆上,而且身边也没有古羽和刹那这样逆天的存在,所以他对骨女当然是一无所知。而且要知道这吴妈在他们家可是待了有十年的老仆人了,也正是因为出于对她的信任,白宇这才把白玉交给她来照顾的,可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白宇的胃里却是忍不住泛起一阵翻腾的感觉。

    那骨女的手上甚至没有一支戒指,虽然从她身上溢出的力量看来,白宇知道自己的实力远比她强大,可是人毕竟是对于未知存在一定的恐惧,再加上他此时正怀抱着小白玉,所以第一时间里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对面那略显恐怖的身影,奥天向古羽问道,“打得赢么?”

    “如果是之前的话肯定不行,至于现在,小心点就行。你已经不是可以用体内灵力和戒指数量来评判的轮回师了。注意左半身别被她打中就行。”

    得到了古羽的意见,奥天的心中也顿时升起一阵豪气,只听他对白宇说道,“白伯伯,你就照顾好白玉就好。这个家伙交给我。”

    说着,他的身上忽然就冒出了一股仿佛是来自于蛮荒的气息,这正是猿相玉技已经开启的信号。

    听到他语气当中蕴含着的那一股不容置疑,白宇也被他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所震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可是听他们二人这么说着,那红粉骷髅却是不乐意道,“好好的一个计划啊,就这么被你们打乱了,如果不带点东西回去,那我可就没有出路了,桀桀桀桀……”

    她说话的速度很慢,而且那声音就好像是少女的轻灵与破风箱的呼啸相夹杂在一起,只是一听,便足以使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再搭配上她那副让人不敢恭维的样貌,若不是必须动手,奥天甚至都不想靠近。

    “混账,多说无益,要动手直接来就是了。”

    说罢,奥天便如同一只猿猴一样向前方窜了出去,而对方的反应却也是不慢,双手之上再次燃起一阵略带血色的黑炎,就在桀桀的冷笑声中,双手再次呈现爪型,随着手臂的数次摆动,那黑炎便在身前纠缠出了一张大网,随后便向着奥天冲过来的方向张射出去。

    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凌厉与黑炎上交织出的冰冷,奥天不敢大意,只见他硬是用左脚向着地面一踏生生将自己的身形停下,手上的木莲镯一亮,碧海青天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蓝杉树叶的雕刻与他体内不断涌动着的能量交互辉映,一丝丝清凉在他的脑袋里不停地转动着。就看手腕稍微一个转动,碧海青天便随着身体轻灵地摆动起来,还是没有光华闪动。但是强大的气浪却比之“灵动八方”更甚,如同一把把尖锐的锋刃一样就这么直接冲进了网中。

    原本诡异的火网在强大的气刃面前,就像是碰到了钢刀的豆腐似的直接就被搅了个粉碎。

    在刹那和古羽看来,奥天对这招大圣捣天的掌握却是比灵动八方更加纯熟。可是随着气浪不断地延伸,就在碰触到那骨女的瞬间却是直接从她的身上直接掠了过去。

    “不好,那是虚影!”

    内心暗自惊叹一声,奥天便直觉向着左侧的身后挥出一记重棒,只听咔嚓一声,原本已经在他身后凝聚出来的骨女便在那一阵厚重的气浪下被击飞了出去,可是那一下仿佛并没有让她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一样,就听她一边怪叫着身影也再次消散在空气当中,只剩下一滩脓血跌落在地面上。

    “这是那骨女的姹女九变中的煞血融,与刚才的蚀骨爪相配合,属于杀人于无声的招数。”

    随着古羽的解说,奥天对于敌人的信息也越来越了解。作为灵骨之地仅仅比食尸鬼要高出一级的物种,她现在的阶段虽然还是可以修炼,但是在完全生出肉体之前,她会的也就只有这两招而已。

    而且那煞血融更是类似于奥天的无边落木,只是她这招不仅要消耗掉许多灵力,更甚的是要以自身的血液为代价才能施展。按照古羽的估算,以那骨女现在实力,不出五次,她便不敢再使用这招了。

    只是奥天并不想如此被动,因为按照古羽的说法,如果不是等待五次之后的正面对决,那除非就是奥天可以找到她的本体是在哪里。

    随着木莲镯再次的震动,碧青色的青木战袍也随之穿在了他的身上,此时的他手持着碧海青天,再加上微眯的双眼,原本就已经极为强横的蛮荒气质更是在这个时候提升了一个更高的档次。

    如同战神一般的杀气从他的身上蔓延出来,甚至就连已经远离战场的白宇都感到一阵心惊。

    只是奥天把青木战袍也取出来为的可不是这样,他需要的,正是青木战袍当中对各种能力的提升,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精神力。

    虽然他知道那骨女必然将自己隐藏的非常好,可是如果是在强大的精神力扫射之下,奥天有信心可以把她给揪出来。

    只见他慢慢闭上了双眼,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从他的头部发射出来,就如同骨女刚才编织出的火网一般,他的精神力也如同是丝线一般开始交缠在一起,一张看不到的大网就在此时向着这百花苑笼罩了过去。

    自从得到了刹那的精神力支持,奥天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精神力不够用,因为每当他的精神力出现损耗的时候,灵台中的彩色湖水便会为他补充能量,甚至还使他的力量变得更强。

    也不知道骨女是否已经知道了奥天在做什么,只是她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偷袭却是一个事实。一阵清风慢慢的吹拂过来,因为他们的争斗,湖中的灵禽早就已经选择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起波澜的湖水上被微风吹动起一层层的涟漪。

    就在这时,奥天忽然睁开了双眼,只听他说道,“真以为自己隐藏的深我就找不到你么?”

    语罢,就见他纵身一跃到小湖的上空,大喊一声“神猿搅海”便直接一杖直直地打在湖面之上。强大的冲击力甚至把湖水直接打成了两半,不断向着两边移动,就在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宽足有一米的裂缝。

    而那骨女的身影此刻正是在那裂缝的中央位置,受到他的这一招,强大的气机仿佛是将她完全锁定一般,甚至来不及使用煞血融,紧随着气浪而来先发后至的杖影便直接打到了她的身上。

    将碧海青天轻轻向上一挑,一招“灵猴献果”奥天便直接将其打出了湖水的范围,借着湖水合拢的瞬间稍微一借力,两人的身影便一同出现在空中。

    奥天朝骨女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可是在对方看来这却是与恶魔的笑容没有一丝区别,就听他道,“看你还往哪里躲!”

    可是骨女却依然只是嘿嘿冷笑着,难听的声音再次从她的嘴里发出道,“小子,你上当了!”

    只见她全身上下再次凝聚出一层黑炎并顺着一定的轨道开始向着心窝的位置聚合过去。

    古羽的警告声传来,“不好,她是想用煞血融自爆!”

    如果奥天没有经历过与白启的战斗,那他当然不会知道什么叫需要有所保留,可是现在的他还是那种会被这种小伎俩得逞的人么?

    答案必须是否定的。他早就知道这骨女被自己的精神力找到正是因为她自己故意释放出的一丝气息。从那时开始,他便已经想好了后手,若非是诱敌深入又怎么会自报家门,这样的道理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就看他双手挥动,碧海青天更是闪耀出一阵璀璨的光彩,灵猴献果再次使出,而这一次他攻击的正是骨女能量集合的位置,虽说他的猿相玉技也是被刹那拼凑出的,并非是原本的完整版。但是就算是古羽和刹那都不知道,就算是这样不完整的功法到了奥天的手中却是不一样的。

    作为与明玉功相契合的功法,奥天甚至不需要再到汉唐之地去将其完整,因为明玉功已经自动为他做到了这一点。他们都还是小看了这套传承了。

    正是因为这样,奥天自然也就知道了猿相除了不俗的速度和力量加强之外,更加主要的那可是通过不一样的震动频率,甚至可以打散别人的灵力与精神力。要知道,六相玉技可不是简单的功法。

    如同刚才被大圣捣天震碎的火网一样,当碧海青天携带着灵猴献果的气势击打在骨女的心窝上时,她突然就感到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原本已经凝聚起来的所有力量仿佛就被那简单的一棍打得不复存在。

    可是她还来不及惊讶,那棍上的力道已经完全释放,瞬间她就再一次被朝着高空击飞而上。但是这就是奥天的攻击么?当然不是!

    随着灵猴献果之后,继之而来的便是神猿搅海,只见奥天向着身下用力打出这一招,随着强大的震动他的身体也再次向着骨女所在的方向再次冲了过去。

    不过这次他可不想再浪费口水,还在半路,紧接而来的大圣捣天便再次释放。

    无数的棍影伴随着滚滚气浪呼啸而来,只是这次的气浪却不再是像之前那样的锋刃,反而如同是绳索一样将骨女完全缠绕了起来令她全身气机都再一次被奥天锁定,别说移动,此刻的她就连一丝的力气也完全提不起来。

    当来到骨女的面前,此时的两人已经完全互换了位置,奥天所处的位置却是比骨女更高,他对着背向大地的骨女龇牙咧嘴的笑了笑,那样子就真真如同是一只巨猿一样。

    可是,下一个瞬间,却是让人肉眼都无法捕捉到的动作,碧海青天突然直直地伸出撞在那骨女的腹部上,只听奥天怒喝一声道,“一臂神通!”

    犹如狂暴的战神一样,此刻的奥天就如同是那只在苍茫大地上对天咆哮的巨猿般的威武。那滔天的怒气甚至就连天地都为之震颤,就连及时赶到的白月甚至都为他这股气势所折服。他敢肯定,若是此刻的奥天在与白启战斗的话,白启甚至在他手下连一招都挡不住。

    就看着那骨女被奥天一招直接打落在百花苑中小湖的岸边,因为力量过于庞大,甚至还从岸边一直拖出了一条一人宽长有十数米的沟壑。

    来不及与漂浮在半空中的白月打招呼,奥天毕竟还没有到可以踏空而行的境界,所以紧随着骨女跌落,他的身体也向着地面直坠而下。

    就在白月想要过去救援的时候,却发现奥天的眼中对此根本就没有露出一丝的胆怯与慌乱,碧海青天再次出手,这次大圣捣天的气浪便如同一张张厚重的气垫一样飘落在地面上,直到奥天距离地面还有数丈的位置便将他稳稳地托住向着地面慢慢着陆。

    不禁再次感叹了一下奥天如同怪物一样的天才,白月这才向着地面飘去。

    奥天在着陆的同时便已经注意到一个看上去不过接近三十岁的男人此刻正跪坐在白宇的旁边,两人正以同样焦急地看向正在被刹那治疗的白玉。只不过此刻他更加在意的还是那个骨女,毕竟另外一边又刹那在,他不需要担心。

    虽然那骨女已经被他刚才的那招一臂神通把全身的气脉都震碎,而且就连她骨头与骨头相连的地方也都被打得分离,奥天一把抓过正瘫倒在沟壑中的骨女,奥天直接拽着她就走到了白宇的面前。

    “说,是谁给白家人下的毒!”

    白宇和白昼都抬起头看着奥天手中那犹如残骸枯骨一般的骨女,白昼自然已经从自己的父亲那里知道了自家是被人设计才会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所以他的眼中的火光甚至比白宇更强烈。毕竟自己的妻子已经为此而丧命,女儿更是生死未卜。原先还以为只不过是自己的命,便借酒浇愁,但此时既然知道了真相,那他却是坐不住了。

    骨女的声音已然是可以给人摩擦出一身的鸡皮疙瘩,虽然已经被奥天打成了这幅模样,但是她却依然是一阵有恃无恐的道,“嘿嘿,你们杀不掉我的,臭小子,我知道你很厉害,你的武技不是这个大陆所有,但是你可不知道怎么能杀掉我,所以,我是不会说的。”

    听到她这么说,白家父子已经快无法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了。可是就在此刻,奥天的衣袖里面忽然就伸出一根木枝,尖刺直接刺入了骨女的身体,她的脑袋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他们不知道,不代表我也不知道。”

    突然,就看那骨女身上原本已经超过一半的化形忽而就向着白骨退化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