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骨魔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173字

    大门轰然打开,不是有人去碰触,而是自行打开的。

    奥天抬眼望去,只见就在那小院当中,只有白沁正独自一人站在那里。一双冷漠的眼睛正看向众人。

    他的身上仿佛所有的生气都已经被完全洗去,光是看上一眼,一股莫名的寒意便从身体里面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直接从心头冲上头顶。只用一眼,全身的鸡皮疙瘩便瞬间涌出,就连后颈都已然是僵硬发凉的。

    古羽在他体内悄悄释放出一股充满生命气息的暖意来,不仅是奥天,就连他身边的众人都被这股气息包围住,原本那种彷如被一大群毒蛇盯住的感觉瞬间消失,所有人都同时松了口气。

    直到这时,那白沁的眼中才闪过一丝的情绪,他诧异地向着奥天所在的地方望了望,紧接着便对众人说道,“你们,不是来找我的么?”

    如同数九寒天时灌顶而下一同掺合着冰渣的冷水,这就是众人对他的感觉,那句话说得甚至比刚才阻止结界闭合时还要来得冷血、无情。就好像是应经看破了这天地,看破了这红尘与世间。所有的事情在他的心中都已经是无关紧要的,对于刚开始接触到天道纲常的奥天来说,这白沁的身上正表现出一种让他极度不舒服的感觉。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原本已经在古羽释放出的暖意下已经回过神来的众人此刻再度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迷惑当中。就好像他们对面的那个,是从地底深渊里爬出的死神,面对这样的敌人,甚至就连实力最强的白月都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每一个人的脑海里都出现了在自己人生当中最为惨烈的景象,但是那画面中以最为可怕的方式死去的主角却换成了他们自己。所有的人都在不停地颤抖着,除了奥天。

    没错,只有奥天还在那强大而冰冷的气息下不断挣扎着,可是那句话犹如是入脑的魔音,所有的神魂就在那每一个字的牵引之下,好像都成了可以割裂身体的利刃,尽管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迷失,但是身体与灵魂在这种环境下做出的选择与反应却着实已经影响到他的判断能力了。

    就在奥天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刹那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就听他提醒道,“别被他的声音和气势迷惑了,诱人心神,这是骨魔的惯用伎俩。运转明玉功,抱神归一,心如明玉。”

    在刹那强大的精神力刺激下,奥天只得按照他说的,开始慢慢运转起明玉功的功法。经过一开始的晦涩,就在明玉功进入正常运转的状态之后,原本如同巨石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感觉却是忽然消失。

    随着体内灵力在经脉中行走的越来越顺畅,那仿佛就快要被夺走的意识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一只巨猿的虚影竟然在奥天的身后慢慢出现,对面白沁的脸色终于不再是那般平静,可是还来不及待他反应便看到那虚影与奥天的身体竟然融合在一起。一股古老而狂暴的气息瞬间打破了原本已经阴寒到就快让前面结出冰霜的气氛。

    只见奥天丹田用力,继而一声巨吼从他的嘴里迸发而出,“别着了这邪魔的道,都给我醒来!”

    磅礴的气息如同是一把巨锤一样敲打在周围众人的心上,一股奔涌而出的心头热血将所有人都拉回了现实。所有人的嗓子都是一天,身旁的白启更是吐出了一大口血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原本还因为白沁的锁魂魔音而失神,差点由于控制不住而令结界崩溃的长老团在苏醒之后便马上将结界稳定下来。

    又吐出一口带着些许鲜血的涂抹,只听白启在一旁骂道,“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这样可以迷惑人心的技能大爷别说见过,那是连听都没听说过的,这也太邪门儿了。”

    对于他的话,周围的长老们都不禁暗自点头,是啊,在轮回师的世界里,大家又何尝见过这样的事情。仅仅是一句话,便差点让所有人都不战而败,这可是所有人都闻所未闻的。想到此处,所有人都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不过奥天可没有去理会众人的反应,他只是紧紧盯着白沁,想来因为刚才他的那一声清啸,对方也已经注意到他了。只见对面的那人此刻所有的注意力也是放在奥天的身上,很明显,除了奥天之外,场上其他的人此刻已经完全不在他应该提防的名单之内。

    毕竟刚才奥天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令他震惊了,原本还以为在这个大陆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对手,之前奥天体内散发出的那一阵生命气息虽然可以使他侧目,但是却依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

    可是直到那巨猿的虚影出现,他才确定,原来外来者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就看刚才的那个技能,分明也是一个古老而强大的存在才有可能使用的。而且对方很明显与自己不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这下原想着干掉所有人直接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的他却也是不敢动手了。

    “必须先打探出那个小子的虚实才是。”那白沁如此想到。

    “那家伙肯定是摸不清你的底细,所以不敢随便动手了。”

    要说这猜测别人的心思,刹那绝对是个中老手,所以当下便知道对方的打算到底是怎样。

    听他这么说,奥天倒是稍稍松了口气,就从刚才双方的初次交手来看,他明显发现这白沁与那些骨女并不是同一个等级的。要真的是打起来的话,那他还真的不是其对手。

    只是现在的情况之下,他也不敢妄自行动,更是不好在这个时候去问古羽和刹那有关于对方的事情,尽管他听到刚才刹那嘴里的骨魔这个词。

    就在他暗自思量的同时,古羽的声音响起道,“大人,您向那个白月要来一块那种白色的晶石,刹那帮我拖一下时间,我有办法对付他。”

    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好!”

    当下,奥天便趁着白沁不知低头在想什么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悄悄的向着白月的方向挪动了一步。

    作为一名轮回圣王,白月的感知力当然是足够好的。他当然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奥天竟然会有这样的小动作,那就很明显是要向自己表达些什么。

    只见他的双唇微微动了一下,用一种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问奥天,“小天,需要什么?”

    自从这几天见识到奥天凭借自己的实力将那些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全部收复之后,白月对他甚至已经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心,他知道奥天肯定是有办法对付面前的白沁,他不需要知道奥天要做什么,他只要知道奥天需要他做什么就行。

    同样回以微弱的声音,奥天悄悄说道,“白长老,能否为我找来一颗与那些长老手中一样的晶石来。我有办法对付他!”

    白月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只听他道,“你需要阵石?”

    奥天微微的动了一下脖子,就当做是点头了。

    只见白月稍稍思索了一下,便略有些为难地对奥天道,“可是阵石就只有这么多,全都在护法长老的手里,如果现在拿给你,整个大阵必然会直接崩溃。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颗你曾经见过的引石,虽然可以沟通这繁光阵却不能改变阵势,你看可以么?”

    从古羽那里得来了肯定的答案,只不过是轮回大陆上的阵法,只要可以沟通对于古羽来说便不会存在其他的难度,奥天便从白月的手上接过了那块引石。

    就在他拿过引石的时候,一条木枝已然悄悄从他的身体窜出将那引石轻轻一夹便缩回他的身体。接下来的事就是如何为古羽准备好充足的时间了。

    只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他正思考着要怎么做的时候,他竟然感受到一股精神力从那白沁的身上向着自己探了过来,而这股虽然透露这邪意但是却没有威胁的精神力就在奥天的身前停下,再看向那白沁,此刻却是正看向自己,还对着奥天轻轻点了点头。

    这下可是把奥天和刹那给乐坏了,两个人差点没笑出声音来。这感觉就是在自己正愁着如何修炼便有人把功法主动送到门前一样。

    既然对方这么客气,那奥天更是乐得顺水推舟,要说起精神力的话,那当然是直接关门放刹那。根本不需要把芳华明珠从木莲镯中取出,刹那的精神力便喷涌而出,只是一瞬间便与那白沁发出的精神力接在了一起。

    只听那白沁说道,“在下灵骨之地西域骨皇驾前第六十八骨王寒脊大人座下灵使匠忶,不知是何方大人在此?”

    护法长老团在白月的示意下为了配合奥天,已经开始慢慢挪动各自的脚步,原本还聚集在一起的众人,此刻慢慢地朝着这阵势当中自己应当的位置移去。

    白沁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只是看他的表情却是毫不在意,以他的实力来说,他完全可以评断出在场的这些人里面也就只有奥天还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就算是白月他也全然不放在眼里。

    索性他根本就不去管那些人,只是由得他们去折腾,一双冷漠的眼眸只是一直盯在奥天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就听刹那一声冷哼,虽然本体远在汉唐之地,可是稍微释放出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让白沁出现短暂的失神,两人的等级毕竟还是差的太多了。

    “一个小小的灵使还想问我的事情,若是西域那个老家伙来了,我倒还能给上三分面子,这次的事情是西域派你们来的么,他想做什么?难道他忘了规矩?”

    虽然他没有表明身份,但是在这样一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他刚才的举动已经足以震慑住那匠忶,原本还想着若对方也是灵使,那么自己还可以稍微拼一下,可是这么听起来,对方直接开口就绕过了自己口中的骨王寒脊,难道竟是与骨皇大人同一等级的存在?那自己这回岂不是踢到铁板上,现在只怕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看着白沁嘴巴大张到甚至可以吞下一颗鸡蛋的样子,奥天在一旁听着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刚才刹那与白沁的精神力相接合的时候,便用力量将奥天的意识也包裹住一同拉了进来,所以他当然可以听到两人的对话。

    只是他却没想到,那老家伙竟然不只是唬人,他倒是真的把那小子给吓住了。

    可是正在他为此得意的时候,却听刹那道,“臭小子,你先别这么得意,毕竟我这只是用精神力沟通,又不是真的把神魂放到这个大陆上,刚才那一下子我也没办法用很多次,不然我还用等古羽来解决他么?”

    这次却轮到奥天的头上冒出三条黑线,按照刹那的说法,他这是在赌啊!

    只是那边的白沁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就听他不敢怠慢地道,“骨皇大人当然知道规矩的,所以这次即便是派我下来也是封印住力量只是停留在临界点。为了能够方便行事,这才在以夺舍的方式换了这具肉体。”

    说道这里,他的双眼却是冒出了两道精光,只听得话锋一转,“那既然大人提到了规矩,不知道大人又是为何出现在这里的?”

    两人的心中都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奥天只是因为刹那的反应才觉得事情不好,他并不知道那所谓的规矩到底是什么,可是刹那却是不禁赞叹了一下那骨魔的机智,竟然还能从自己的话语当中揪出这样一个关键词,甚至避重就轻的就将自己前面的那个问题轻描淡写的揭了过去。

    “哼,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问,这里的事情你最好也别管。”

    听刹那这么说,白沁的脸上却是挂上了一抹邪异的笑容,果然不出他所料,要真的是向骨皇大人那样的存在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早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现在有一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对方无法出手杀他,这才是最重要的。

    顷刻,便听他阴阴笑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大人不要插手此间之事,未来若是想要问罪,那么匠忶自会在灵骨之地将性命奉上!”

    奥天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人怕是现在就要动手了,可是直到现在古羽那边依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可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时候,场中的变故却突然出现。那原本还被两位长老制住的白衣女子一清醒过来便趁着旁边二人不注意挣脱了出来。毕竟她也是白家的人,虽然因为她破坏了计划,但长老们倒也没有用上真力,可是没想到她在见过了白沁现在这等诡异的样子之后,还会坚持着往院中跑去。

    就看她迈着蹒跚的步伐跑向白沁,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喊着,“白沁哥哥,我知道你一定是被冤枉的,你快走,不然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奥天明显看到白沁因为那白衣女子不断地向着自己靠近,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显而易见的厌恶感。而其中甚至还透露着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嗜血。

    来不及提醒,奥天的身体便已经行动了,虽然他的反应很快,却依然是太晚了。

    与骨女的血色黑炎不同,白宇的手中并没有缠绕上任何的光彩与颜色,甚至都没有一点能量泄露出来。只见他轻轻地向着那女子拍出了一掌,当得掌风掠过,那女子的身影便永远的定在了那个时刻。

    但如果仅仅是定在那里,倒也还算是好的。可是就在奥天的眼皮底下,所有人都看到那女子刚站稳不到一瞬间,她的全身上下便仿佛是已经在风沙肆虐多年的地方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等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白衣女子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她的一切都随着那阴毒的掌风飘散了。

    狂暴,在这时候一下子便充斥着奥天的心头,当他睁着猩红的双眼看向白沁的时候,却发现那魔头竟然只是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块洁白的手绢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的双手,更加令人气愤的是,他竟然一边擦着手还一边说道,“啧,为了杀一个蝼蚁,还浪费了一块手帕。”

    说完,便直接用力将那块手绢捏了个粉碎。得知刹那没有办法抹杀他,他又恢复了之前冷血的状态。

    不仅仅是奥天,他的话让全场的人都愤怒了,就连在场实力最低微的白启都差点忽略了双方的差距而冲了上去,只听他冲着白沁大喊道,“孙子,你还是人么?这么没人性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你娘怎么生了你丫这么个东西,生块儿排骨都比你好啊!”

    白沁抬眼向着白启的位置看了一眼,一股无形的力量便朝着那大个头直冲而去。

    只听噌的一声巨响,不带有丝毫光华的碧海青天携带着神猿搅海的威力直接挡在那力量的去路之上,强大的震动之下就连奥天那坚韧之极的身体都因为受不了两股力量相撞的威力而逼迫着他吐出一口逆血来。若非如此,白启此刻必定已是步了那白衣女子的后尘。

    坚定地抬起头,奥天的眼睛已经完全被怒火占据了,没有理会对面传来那惊诧的目光,他只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对手,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