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青蛟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4848字

    话音一落,奥天便不顾刹那的阻拦朝着对面的白沁冲了过去,起手的一式自然就是控制力与杀伤力都是猿相玉技中排在前列的“大圣捣天”。

    只见一阵阵气浪涌现,或如久经磨砺的锋刃,要不就是像拥有无上威能的丝索,在轰鸣声中不断从四面八方向着白沁奔涌而去。

    奥天虽然被愤怒影响了他的行为,但这并不代表他的理智也完全不存在了。按照他的想法,在这样的战斗中时间拖得越久对于他来说越是不利,但是另一个方面他还是需要为古羽争取出大量的时间,所以最简单的方法,那必然就是利用大圣捣天来为自己创造出机会,最后再以一记一臂通天来将对方的身体完全震碎,这样才是最为保险的。

    可是与骨女不同,只见对面的白沁又是一阵掌风挥出,原本已经距离他的身体只有咫尺之遥的气索竟然如同奥天在阻挡他的攻击时那样在剧烈的碰撞中逐渐摩擦消散。

    白沁冷哼一声道,“若非小人曾经见过这大圣捣天,还不知道大人竟是来自于汉唐之地,若是对上您的本体,匠忶必定是不战而败,但以您现在的状态,如果一定要插手的话,那也就怪不得在下了。”

    他凭借着奥天的招式猜出了出处,但是这回却是直接用嘴巴说了出来,毕竟在他看来,周围的这些人也已经是一群死人了,死人知道的秘密再多也是不用担心的。

    “草菅人命的家伙,废话就不用多说了!”

    “好,既然大人执意要因为蝼蚁的生死而插手此事,那我奉陪就是。”

    虽然两人在不断对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大圣捣天被破,奥天却没有放慢自己的速度,但是却看他借由原本前冲的力道,直接就在原地掠起一个回旋,就见碧海青天彷如一条灵蛇一样,棍随身走中,与保护白启时凝结的气墙不同,这次的神猿搅海直接就变成了一条钢鞭,那强大的气劲甚至开始清扫起整个场地。

    若非因为奥天在动手前已经向白月暗示过让所有人都退出九花结界之外的话,估计没有人可以顶得住他的这一招,甚至就连原本已经开始逐渐稳固下来的结界内壁,也在他不断横扫的气浪中不住地颤抖着。

    在强大的气劲轰击下,小院的围墙纷纷粉碎,很快的,被结界包围住的地方就在奥天的手下被清理成了一块空地。

    这是就算是这样强劲的力量,对于白沁仿佛并无甚影响,烈风不断吹过他的身体,可是就在每次那蕴含着强横的爆发力的气鞭就要贴近身体的时候,都被他轻易地躲了过去。

    面对在场中已经转成一个陀螺的奥天,只见他还是轻轻的冷笑了一声,双手直接垂直握成拳头,狠狠地向地面打去。

    “还请大人评鉴一下我的痴林腐骨,又是如何?”

    话音刚落,在神猿搅海之下已经只剩下石板的地面上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随之而来的却是大面积的龟裂。不能不说白沁的控制力不错,因为他竟然就把所有的力量都限制在这院子里面,而其中最强的凝聚点则正是奥天的身下。

    自从场边的第一根树枝状的白骨从地面破土而出,紧接着整个场地的环境便被完全改变了,此刻的平地上已然突兀的出现了一片由白沁凝聚出来的白骨树林。

    苍白的骨头上仿佛是恶鬼在露出森寒的微笑,那是如同地狱中的勾魂使者正在对人的灵魂进行着一系列的引诱,伴随着高高凸起的骨杈,光滑的结界上也被刺出一片片的凹凸不平。

    任由奥天的气鞭打在身上,白骨林却不似那院墙,俨然是一副纹丝不动的样子。而且就在气流的不停碰撞中,白骨群甚至也发出轻微的颤动,特别就是奥天身下最为粗壮的那一棵。刚才若不是奥天反应够快,早就已经被这巨型骨刺给来了个对穿。

    此时随着白骨林嗡嗡的震动声,奥天的脑海中竟然开始出现幻想,他已经快控制不住身体了。

    在身体的摇摇欲坠中,奥天的心中瞬间有了判断,“不好,这是一个控制型的攻防皆宜的技能。”

    没错,白沁选择用这招与奥天相对,正是看出了奥天的猿相玉技当中的特点,那就是利用不同的振幅来进行攻击力度与形态的变化以对敌。而这痴林腐骨却正是可以针对这个特点来进行反攻。

    一波波的幻象在脑海中不断袭来,他看到了自己成长的青花小镇,看到了与空山朝夕相对的蓝叶山,看到了一切可以让他放松下心神的景象。

    奥天的心中也是一阵发苦,因为早在他冲出来的时候,便已经切断了与刹那的精神力联结,所以这次却是无法再借助刹那的帮助。

    但是失去了刹那的帮助,他却明显是在那幻象的影响下失去对身体的控制,随着身体旋转幅度的逐渐缩小,神猿搅海攒射出的气劲已经开始减弱,当碧海青天已经因为握不住而跌落,奥天的身体也朝着巨型骨刺的尖锥撞了过去。

    只听白启大喊一声道,“不!”

    若不是白月赶紧拉住了他的话,结界的光壁便足以将他撞得粉身碎骨。

    在白沁充满嗜血的狞笑中,其余的人都把目光从奥天的身上稍稍移开,因为接下来的画面他们实在是不忍心再看下去。照着这样的趋势,奥天必然是无法避免肠穿肚烂的结局。

    可就在这时,在远处的白家院落的一角,一声愤怒的嘶鸣声传来,一道青色的影子径直腾空而起,看那方向,正是奥天所住的小院,那身影的名字却是呼之欲出。

    不是翡翠又会是谁?

    与此同时,就听奥天体内的古羽终于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好了,完成了。”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翡翠的身影已经直接向着这个小院腾飞过来,而原本地上还是以九朵山茶为阵眼的图形却也开始了变化,随着阵图上泛起的碧蓝色光芒,茶花的图形开始不断解构,进而重新汇聚出一副古树的模样,淡金色的结界光壁此刻也慢慢地朝同样的蓝色转变着。

    直到翡翠的身形完全钻入了结界,原本还顶在缝隙上的黑气终于也在新阵图的力量之下土崩瓦解。随着新生力量的涌入,场地上的白骨林竟然如同遇到骄阳的白雪一般逐渐融化。

    当得结界表面被抚平之后,众人看到的最后一幕却是一只全身青色的蛇形动物在最后一次借力腾起时正好接住了向地面跌下的奥天,在那之后,视线便被一层碧蓝色完全阻挡。

    白月大喊一声道,“法阵是怎么了,为什么看不到里面的情形,这是谁干的?”

    长老们这才惊奇的发现,此刻阵法竟然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的控制,那个碧蓝色的半球形,就像是把场内与场外隔成了两个空间。当有人提出的时候,白月的脸色却是不停地变换着。

    一脸凝重地望向那个半球,只听他最后还是不得已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所有人都不许离开自己的位置,继续戒备。”

    拍了拍身边满脸焦急的白启的肩膀,此刻他们可以做的也就只是这么多。在他们的心里,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祈祷奥天会平安归来。

    这些对于正身处战斗中的奥天来说他自然是不会知道的,他只知道就在自己眼看着身体要被骨刺穿过的时候,那骨刺竟然自己就消融了,而且自己的身体还被一道青色的影子接了下来。

    奥天的声音略显虚弱的问道,“是……翡翠么?”

    那青色的身影将他的身体轻轻放在了地面之上,很快,阵法中即刻便用处一股碧蓝的清泉开始滋养着他受损的身体与精神。

    直到这个时候,刹那的声音才因为再次与奥天的联结而出现,“真是不要命了,这灵骨之地的痴林腐骨是那么容易抵挡的么?还好他的力量被压在了临界点,不然的话,一个灵使也足够轻易杀死你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刹那对奥天的紧张程度却是完全不会输给古羽,他一边说着便已经一边在用自己的力量去修复着奥天受伤的意识。

    当看到奥天并不大碍的时候,翡翠这才说话,“你好好在这里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给我就是。”

    “翡翠,你小心点,那家伙不好对付。”

    尽管阵法发生了变化,不过仿佛对白沁却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只见他现在已经完全不去注意奥天,只是一门心思的看向翡翠,那贪婪的表情与他之前的冷漠却是完全划不上等号,就好像翡翠的身上有什么极度吸引他的东西似的。

    只听他桀桀笑道,“好啊,竟然来了一头青蛟,而且竟然还是地兽的等级,若是让你突破了临界点达到天兽的等级,岂不是就要化龙,看来这是我匠忶的造化到了。”

    青蛟?这时奥天才仔细的看了看翡翠,果然,他的身上哪里还有一丝是来自于深渊摩羯的样子,身体比之原来的粗壮细了好几圈,但是身体的长度却已经增加到了三丈,腹下两对爪子上长着四只趾头,爪子上的尖锐在碧蓝色的光芒下熠熠闪动着,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青木的颜色,只有头顶上一支独角上缠绕着五彩的颜色。奥天完全是看呆了。

    只听翡翠冷哼一声道,“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说着,他的身长却传出一阵远比奥天的巨猿虚影还要强大的蛮荒之气,原本庞大的身影更是直接一闪便在场中游走起来,细细听去,他的嘴里仿佛还在吟唱着些什么。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这次的进化竟然是化蛟了,如此倒是可以放心了。我知道大人您现在心中有许多的疑问,但是还请等到这一役之后再说吧!”古羽轻轻说道。

    当下,奥天也就不再多言,只是任由古羽和刹那的力量恢复着自己的身体。

    轻轻避开翡翠喷射过来的几个能量球,白沁的身体仿佛一片羽毛似得也与翡翠在场中缠斗起来。

    可是要说肉体力量的话,现在翡翠的身体是连奥天都无法企及的一个程度,白沁阴毒的掌风只要拂过翡翠那坚韧的鳞片,甚至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一丝伤害。

    再加上古羽的阵法对翡翠反而有着一种增幅的作用,只见他青色的身影在场中却是越斗越勇,凭借着利爪与尖牙在白沁的身上留下了不少的伤痕。

    白沁也被翡翠的强横斗出了真火,毕竟对方可是一条蛟龙,伸出猩红的舌头在自己手臂上被翡翠一爪划过而破损的伤口上舔了一下,就看那深红色的血液顺着已经翻起的皮肉滑进他的嘴里,这样的画面让奥天和翡翠的胃部都是一阵不适的翻滚。

    可是白沁对此却乐在其中地说道,“果然,想要用这种状态打赢蛟龙是有点痴心妄想了,不过你的肉体力量越强我就越想要得到你的精血!若是被我吸收转化之后,想必我真正的实力必然是已经可以靠近寒脊大人了。嘿嘿嘿嘿……”

    听着他的话,奥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难怪自从翡翠一出现白沁就用一种极其暧昧的眼神看着他呢!原来这根本就是看中了翡翠的身体,怨不得他在与翡翠战斗的过程中甚至根本就没有考虑防御的事情。

    “怎么翡翠的身体也适合他用么?”

    刹那沉吟了一下道,“没错,对于骨魔来说,只要是有生命的动物的身体,就可以作为他们的容器,精血可以大幅度提升他们修炼的速度,所以骨魔才会如此热衷于夺舍一类的邪门招数。”

    奥天听后不禁再次看向翡翠,眼中的担忧根本就无需语言来形容。

    “精血?你大爷的!翡翠大爷对你可没有兴趣,你少打我的注意。”

    说着,翡翠口中的低声吟诵戛然而止,就看被众多骨刺穿破的地面上,那些洞中忽然又一次震动起来,无数的巨蔓从洞中钻出,甚至还有许多因为抢不到空洞而选择重新破土。

    一时间,场地便被青色完全占据了。

    直到这时,奥天才从白沁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恐,那是在面对他的大圣捣天与神猿搅海时都不曾出现的。

    只听白沁不可置信的大叫一声道,“怎么可能?!你不过是一只青蛟,怎么能够使出青龙一族的林字决来!”

    可是没有人给他回答,给予他回应的只是那些遍布场中还不断蠕动着的巨蔓而已,如同树木一般在疯长过后,就算白沁如何反抗,却总是有着不少的蔓藤向他缠绕过去。与奥天的大圣捣天不同,这些蔓藤不仅更加粗壮有力,因为数量上的优势,甚至让白沁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渐渐地,无论是他的四肢抑或是身上,都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青色所覆盖住,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头还能够曝露在空气之中,任谁现在看过去,一定都会以为他是一只青绿色的大茧。

    而且那些蔓藤的能力却不仅如此,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白沁原本就因为是骨魔夺舍附体而早已苍白的脸色,此刻却已经是更加没有一丝生气。在蔓藤的覆盖下,他伤口中原本还慢慢向外流淌着的血液竟然因为这些植物的影响而开始大量涌出。

    但凡是吸收了他的血液的巨蔓,甚至开始了新一轮的生。这景象足以让奥天震惊咋舌,他心想着要是在一个战场上让翡翠用处这招来,那岂不是直接就可以结束整个战斗?

    只有真正在场才可以体验到这林字诀的恐怖,而首当其冲的必然就是正在承受这一招的白沁,可是经过一开始的恐惧之后,此刻的他却又一次笑了起来,那笑声中的残忍就像是一把利刃刺在了奥天的心上,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的感觉。

    “原本还想等拿到你的身体之后再放弃这小子的,不过现在看来,却是没办法按照我的想法实现了。”

    翡翠抬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在他的控制下那些绿色植物直接就朝着白沁的脑袋冲去,蔓尖的锥刺则是指向了对手头部的各大灵穴。

    可是当蔓藤将白沁的脑袋刺得稀烂的时候,奥天却看到就在那之前,一道黑影便是从他的嘴里钻了出来,再次定睛看去,那被蔓藤缠绕住的哪还有什么身体,剩下的只不过是一张人皮罢了。

    没错,就是一张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