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强镇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145字

    当下,奥天赶忙四处寻找那魔物的身影,不知他到底是用了什么邪法,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必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即便是这样子会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

    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他既然无法跑出这结界的范围却又对翡翠的身体充满十足的渴望,那必然就不会躲远。

    奥天没有猜错,就在他不断的来回观望之下,只见在密集的蔓丛之中,一具完整人骨正在不断的辗转腾挪之下,向着翡翠飞速前进而来。

    骨缝之中夹杂着的黑色煞气,让奥天明显感觉到他与之前白沁样子时的状态完全不同,那种气势仿佛已经超越出这天地的极限,虽然从力量的感知上看,他依然将力量压制在临界点上,可是在奥天的脑海里却是兀的生出一阵恶寒来。

    看着那骨头上隐隐露出的丝丝阴寒,奥天赶忙提醒翡翠道,“翡翠小心!”

    “桀桀,晚了,这个小青蛟的身体,在下可就收下了。”

    既然已经显露出本体,那么他的声音便是无法再继续保持住白沁那样的人声,反而是一种远比骨女还要难听的摩擦声出现,只是稍微感受一下,便让鸡皮疙瘩不住地从身体各处涌了出来。

    奥天虽然内心无比焦急,可是现在身体的状况却注定了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及时对翡翠进行救助。

    但是,就在骨魔的手就要碰触到翡翠的身体之时,在场的人都明显看到翡翠的眼睛里那深深的不屑上确实闪过了一丝狡黠。

    那骨魔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直接道了一声不好,想必这次的攻击得手必然是对方留给自己的一个陷阱。

    但是还等不及他将身形后撤,便听翡翠直接大喝一声道,“哪里走!”

    原先在骨魔还处于人形状态时对他毫无压力的阵法就在翡翠的喝声之下如同活了过来一样。

    浓烈的光芒不断地闪耀着,那些被翡翠用林字诀召唤出来的蔓藤竟然也开始对法阵的力量产生了呼应,一条条巨大而粗壮的枝体在一瞬之间开始不断便硬,颜色也开始向着碧蓝色进行转变。

    虽然如此,可是从它们的灵活程度上来看,在柔韧度上仿佛是没有受到硬度变化的影响一般,甚至速度还变得更快。

    虽然古羽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些虚弱感,可是却听他轻笑道,“等得就是你把本体显露出来。”

    如同是从天而降的大山,一股巨大的压力直接砸在了骨魔的身上,原本还来不及后撤的身体更是因为这一下而被直接打趴在地上,他全身的骨头更是因为这样的攻击而产生了不同程度的裂缝,张口就是一团黑气喷出,却被周围的藤蔓吸得一干二净。

    但是就在这样强横的攻击之后,地面上的蔓藤更是不等他反应,直接就以一种奇怪的姿态开始不断向着空中盘卷而上。

    等得这一奇异的景象完全停下,一棵参天巨木已然稳稳的将骨魔胸部以下的身躯镇压在树根之中,只剩两条不停地在胡乱摆动的手臂以及一个脑袋还露在外面。

    见到这样的情景,奥天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竟然是古羽和翡翠一同设下的一个局,等得就是对方上当好来一次瓮中捉鳖。

    早在翡翠将奥天救下的时候,古羽便与翡翠通了信,作为与奥天血脉相通的魔兽,他自然在一瞬间就接受了古羽的身份并答应合作。

    有了翡翠的帮忙,古羽原本的计划成功的几率更是大大提升,不过他本来也只是希望翡翠将骨魔的本体逼出人形的状态,可谁曾想知,翡翠不仅完成了任务,甚至因为林字诀的原因,阵法的威力与开启速度都被直接放大了。这才造就了奥天现在看到的这幅景象。

    树下的骨魔还在不断地挣扎着,可是只要每次他一用力,巨木的根茎就会将他释放出的力量完全吞噬掉,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却见翡翠竟然直接向着那碧蓝色的巨木缠绕而去。

    有了他的加持,原本已是威风凛然的巨木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以一种绝对镇压的姿态将骨魔完全压在身下,强大的吸收力传来,让他连抬起双手的力量都没法提得起来了。

    看着缓步走过来的奥天,他那双漆黑的眼洞中明显散发出一种极度恐惧的感觉。奥天甚至不需要去看就可以直接感受到,现在双方的位置已经完全调换过来,奥天为刀俎,骨魔乃鱼肉。

    他的声音明显带上了惊惧的颤抖道,“只怪小人有眼无珠不识太岁,还请大人饶我一命,小人即刻便离开轮回大陆,并发誓永不回来。”

    听着他的话,奥天不禁翻了个白眼,他也好那骨女也好,怎么都是些一被打趴下就开始求饶的货色。

    不过他的求饶对于奥天来说,却是明显没有作用。甚至都懒得再向他询问些什么,既然刹那可以从对方的灵魂当中获取信息的话,那还何必浪费时间?

    当下,他便让二人动手了。

    伴随着从奥天双臂伸展而出的木枝,芳华明珠也从木莲镯之中慢慢飞了出来。

    看到这个架势,那骨魔求饶的声音更是惨烈了许多,可是这边的几人却又哪里回去理会他,当木枝插入他的身体,明珠也已经落在他眉心之上的时候,他心底唯一的感觉就是绝望。

    在古羽强力的吸取之下,他身体上的光华开始逐渐变淡,骨头的苍白开始慢慢回归,他的意识更是在刹那的控制中,整个灵魂都仿佛要被面前的珠子完全吞噬。

    但无论怎么说,他原本的力量也是一个灵使,灵使是什么?在轮回大陆上的说法那就是已经突破了十戒的力量,那是创世神的力量。虽然在古羽和刹那的眼中依然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可是以那二人现在能够展示出的力量来说,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抹杀的存在。

    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与意识不断的消失,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终于让那骨魔放弃了求饶,转而看向奥天,他不甘的声音响起道,“等着吧!会有人来找你的,你破坏了大人的计划,他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未落,他的灵魂便已经被刹那整个吞噬掉了,一股强大而蛮横的精神力瞬间涌入了奥天的灵台,那种感觉就像是要把自己生生给震死过去一样。

    原本已经被彩虹色的精神力大湖的灵台,此刻便仿佛是一叶处于海浪之中的扁舟一样,若是一个不小心那些精神力化作大浪抽打过来的话,随时都会有被覆灭的危险。

    只是还来不及等奥天担心,刹那的意识竟然也直接钻进了他的脑海,此刻的他又再一次化作那青色的人影,他的出现就仿佛是为奥天的精神力海洋里扔下了一根定海神针一样,原本还泛起无数凶涛骇浪的彩虹色海洋竟然在他的控制下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这时却听他嘟囔了一声道,“这小子,就知道修炼身体,这精神力的厉害他难道是不知道么?明玉功的法诀明明就有精神力修炼的方法,却偏偏喜欢冲上去和人肉搏,他又不是古羽那种打都打不死的小强!”

    只见他双手忽然掐起一个手印,一阵彩虹色的光芒从手印中飞出,直接打在奥天的灵台之上。

    “难怪,原来这小子以前就没有修炼过精神力,所以灵台在没有受过刺激的情况之下倒是把明玉功当中有关的修炼方式给藏了起来。我就说为什么他的实力一直这么弱,明明只是把技能封存,修炼都是直接传承的。这小子竟然……得,又得操劳我老人家了。”

    确实,在汉唐之地的封印的传承只不过是类似于六相玉技那样的技能,而修炼的功法则是只要开启就会随着实力的提升逐渐展露。

    若非是因为奥天没有进行过精神力的训练,他之前光是凭借精神力就不会在骨魔的手上败得如此凄惨,这也是刹那一直都奇怪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给他的精神力修炼却只是等着灵台自己缓慢吸收的缘故。

    不过真的说起来,这却也是不能怪奥天,毕竟在轮回大陆上,所有的轮回师都是以武技为尊的,精神力在很多时候只不过是辅助他们的一样工具,若不是遇到刹那,奥天根本就不会接触到这样一个世界。

    手上的印诀再次发力,就看到那彩虹的颜色在一瞬之间强行对灵台刺激了一下。刹那的做法可以说是非常简单粗暴的,但是其中效用却是难以想象,在他妙到毫巅的控制之下,奥天虽然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刺痛在脑袋里出现,可是短暂的恍惚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灵台之上竟然浮现出一些青金色的大字来。

    “明玉炼心•灵玉境•神驰物外。”

    紧跟着大字之后却是一篇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出现,随着奥天不断阅读下去,他竟然觉得头脑忽然变得清明起来,此时的灵台之上,一块玉玦随着他的吟诵声开始慢慢出现,彩虹色海洋当中的精神能量在刹那的指挥下竟然汇聚出九道小小的溪流开始向着那玉玦淌去。

    由于有了能量的注入,奥天发现自己阅读那些小字的速度竟然瞬间加快了,原本还觉得有些晦涩难读的感觉也骤然消失,随着他不断的吟唱,玉玦上的颜色也逐渐地丰富了起来。

    随着玉玦开始在灵台之上慢慢的转动着,灵台下的彩虹色开始不停地在减少,当最后一滴彩虹色的能量消失之后,刹那便再一次为奥天注入了与刚才那片海洋相等的能量。

    那些从骨魔那里夺取过来的力量对于奥天来说是宝藏,但是对于刹那却是没用的东西,他只要留下足够让他长时间维持与奥天联系的能量储备,剩下的对他而言,一个小小的灵使却又能有多少力量呢?

    就这样反复了七次的能量注入之后,奥天明显发现自己的脑子此刻与之前相比竟然可以说是无边无际了。第八次,刹那则是一股脑的将剩下的力量都完全注入了奥天的脑袋里,看着面前再次被填充得满满当当的彩虹色,奥天正准备继续修炼的时候,却被刹那直接喊住。

    “小子打住,你不能再修炼了,你再修炼下去的话,精神力一突破临界点那对于你来说可不是好玩的。剩下的这些现在都封印住,等未来再继续使用。不过这次你小子的运气也真是好,这骨魔的灵魂力量虽然比不上灵魔,但是他竟然距离天将的境界已经不是很远了。不然哪可能有这么多力量留下来。”

    既然刹那都这么说,那么奥天也只好依依不舍的听了下来,因为他的停止,只见那原本漂浮着的文字却是涌入了那块玉玦之中,未来等到奥天要继续修炼的时候便只要开启玉玦就可以了。

    直到这时,奥天才开始仔细的看向那块停在灵台上的玉玦,在缓缓的转动中,玉玦上却是释放出一阵彩色的微光,看那古朴的样子,其上只是雕刻着几片祥云便再无它物。

    只是定睛看去,那祥云却仿佛是活动的一样,当玉玦慢慢旋转的时候,他们却是纹丝不动,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是那同一副模样。但是简单的造型却让奥天对此产生了一种不一般的感觉。

    “我修炼了多久?”

    刹那嘿嘿笑道,“既然有充足的能量补寄,时间倒是比自己修炼要来的快上许多,但是也已经耗费掉四五日的光景了。不过好在古羽那边都还没有完成,所以倒是没有碍着什么事情。”

    古羽那边竟然还没有完成?这话却是让奥天大吃了一惊,回想起之前古羽在吞噬那些骨女的时候,分明也都是六转以上的实力,却在他的手上连一时半刻都撑不过去,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四五天的时间,古羽竟然还没有完成吞噬。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刚才就已经说过了,若不是这骨魔竟然已经接近天将的程度,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给你,而且骨魔天生就是体力强大,就算不是完全吸收,也已经足够你提升到临界点,到时你便可以突破了。”

    “天将是什么?”

    “等你真正的突破之后,再说吧!”

    不等奥天反对,刹那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芳华明珠当中,甚至还切断了和奥天之间的精神联结。

    不得已之下,奥天也只好退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在现实中醒来。

    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就是翡翠那顶在自己身前的大脑袋,而且就在奥天的意识当中,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得清晰无比,他甚至已经可以穿透那结界的表面看到外面焦急的蓝矜与白启等人。

    随着意念一动,一阵小型的旋风就在身边成型,但是其中竟然无法感受到任何风元素的力量,这样的异变,早在他修炼的时候刹那便已经为他解说过,这些正是精神力的力量,甚至不需要任何招式便可以对敌。在他的精神力牵引下,奥天觉得此刻的自己对于身体才是能够真正发挥出应有的力量,而且由于灵台上的那块玉玦,他更是敢肯定,自己在未来与人交手的时候,必然是可以选择更有效能够直戳敌人痛点的方式来战斗。

    想着灵台上与另外两枚兽型图腾相交辉映的玉玦,他一时间却也是痴了。

    就在他为之出神的时候,旁边的翡翠却是直接把一只爪子搭在他的额头上,只听他说道,“小天,那棵老树说你正在修炼,你该不会是修炼成白痴了吧?”

    奥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才白痴呢!别以为你进化了就能比我厉害,我告诉你你现在可别惹我,我随时都能像在蓝叶山的时候那样把你打趴下!”

    翡翠对他的话却是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你就吹吧你,你要真有那能耐你也不用等我来救你了。”

    “你找打是吧?”

    “有本事你来啊!”

    “别看我现在不能动,我告诉你小子给我小心点!”

    ………………………

    终于,在听了他们两个长达半天“气势高昂”的拌嘴之后,古羽这才长吁出一口气道,“终于完成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不仅是那一人一兽的声音都停了下来,那巨木下的白骨也是在最后一个字尘埃落定的时候完全消散了。

    可是古羽却并没有撤去结界,只听他说道,“大人,您看现在如何?”

    听着他的话,奥天却是陷入了沉思,他当然知道古羽问的是什么,之前刹那便已经向他解释过,若是从古羽那里获取能量的话,他瞬间就可以突破所谓的临界点。但是他从古羽他们之前的对话中便已经知道,貌似在轮回大陆上是不允许有突破临界点的实力存在的,否则必定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后果来。但是听他们的说法,如果不想引起那种恶果,貌似就只能选择离开轮回大陆。既然如此,他的心中也已经有了决断。

    “古羽,你先把自己的力量完全恢复到大陆临界点。”

    “是。”

    古羽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好处,奥天既然已经选择了,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再提出什么异议来,一切都以奥天的话为准。

    瞬间,奥天便觉得在自己体内的那棵自然之树竟是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疯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