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武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7本章字数:5038字

    看着体内已经转化为赤红色的古羽,奥天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古羽的身上仿佛是印上了一层来自远古的树纹一般,在不断摇曳着的红叶之下,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径直从他的身上弥漫开来。

    如同在荒凉的大地上遗世而独立,庞大的生命气息迎面而来,此刻他给奥天的感觉就好像他就是这大陆的根,他就是这大陆的起始点,所有一切的生命都仿佛是来自于他的身上。而这,甚至还不是古羽最原始的力量。他只不过是恢复了在这个大陆上可以达到最强的位置而已。

    “先跟我说说什么是临界点吧!”

    只是稍微沉思一阵,古羽便接过了他的话茬道,“临界点所指,便是这轮回大陆上可以达到最强的力量。大人,之前便已经说过,这个世界并非是那么简单的,这轮回大陆甚至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但是在这广袤的世界里,天道制定下许多的规则,就拿那个骨魔来说,如果不是封印住大部分的力量就直接闯进轮回大陆的话,他那相比于整个大陆都要强横的力量会直接冲击大陆原本的法则,进而就会崩溃,那么就等于是干预了天道的运行。但凡这样,天道会发出预警,所有的强者都必然会找上灵骨之地,甚至就因为这样,灵骨之地便有着覆灭的危险。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规矩。”

    直到这时,刹那才再一次冒头出来,而且在与两人将精神力联结的同时,还把翡翠的意识也拉了进来,毕竟让他独自看着奥天在那里发呆可不是什么厚道的事情。

    “呔,老木头,你说不让我说,结果你自己还不是说了!”

    古羽冷哼一声,不甘示弱地道,“若不是你把大人的精神力提升到了临界点,我也不用现在就解释这些东西给大人听,你倒怪起我来了。”

    刹那不由得张了张嘴,可是他却没有一句话能说的出来,他实在是想不通,一直以来都是一块榆木脑袋的古羽,竟然可以一句话就噎得他无言以对。

    看到这样的情景,奥天赶忙出来打了个圆场,他看着刹那在自己脑海里凝聚出来的青色人影在那里气得乱蹦乱跳,虽然没有被气死的危险,但是奥天可是怕这家伙在自己身上又折腾出什么事情来。如果因为他而引爆了那些彩色的精神能量,那最后受苦的还不是自己。

    所以他直接说道,“只是在你们口中微不足道的灵使都已经有着超越一个大陆的力量,那再往后的那些,岂不是需要及其庞大的能量?”

    “不,大人你这么想就错了。”

    古玉的话让奥天不禁吃了一惊,自己说错了?可是如果按照他们一直说的那些话看来,修炼一事不就是应该这样的么?

    只听刹那骂骂咧咧地道,“臭小子,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的道理你不懂么?若是人人修炼都是强行夺取天道之下的资源,那这个世界早就已经覆灭了。就像这些大陆上面所谓的从外界吸取能量来增强自身,根本就是谬论,所以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没办法达到临界点,最后化作一抔黄土力量散去,那也就只能说他们的力量是从这天地间借来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的。”

    古羽轻叹一声,“天地之下绝无永生,借来的终是要还的,也正是如此。”

    若是以前有人这么和奥天说的话,他根本就无法理解与相信,可是当他回想到之前自己得出顺其自然的想法时,那种仿佛被天地包围的暖意让他全身舒畅的感觉至今还是停留在脑海中最为奇妙的事情。当下,他倒是可以理解到两人的话了。

    “那我该怎么办?”

    “臭小子,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按照明玉功继续修炼下去就是了,那是最为正统的修炼方法,前期吸取能量只是为了帮助你将身体改造罢了。”

    “刹那说的对,待得我帮大人您将身体的改造完成之后,后面的路就只能靠您自己去走了。”

    直到这时,原先还在奥天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翡翠这才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你们说了半天,那所谓的修炼不就是感悟天地么!”

    他的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扔在奥天的世界里,原本从古羽二人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终于被奥天完全地串联了起来。是啊!所谓的融身天地,所谓的不要去强取豪夺天地的资源,那意思不就是这样么?

    人生来也是天地中的一份子,我们不能用伤害他人他物或者是破坏这个世界来为自己谋取长生或者是力量,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与天地的法则相合,我们并不是独立与天地之外,只要把自己与整个世界相合起来,那才是真正的修炼,才有可能达到道之一字的彼岸与巅峰。

    随着奥天的世界豁然开朗,他的心神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身体竟然开始直接从古羽那里抽取出一部分还没用完的能量,在其他人惊诧的眼神当中径直开始自我进行身体的改造,只是一瞬间,他的四肢便已经变成了通透的康庄大道。剩下的能量也开始从丹田向着任督二脉走去,只要等这二脉的循环被完全打通,旁枝末节的经脉不再存在,奇经八脉将贯通所有的脏器,包括心脉与脑部,他的身体才是达到最原始最简单的构造。

    看着奥天此刻的变化,刹那呆呆的对着古羽说了一句道,“看来我们俩说了那么多,却是还不如那小家伙的一句话。”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兽族本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进行修炼,所以他们的生命才会更加绵长,力量更加强大。看来我们是活的太久了,连一些简单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那骨魔也是走了歪路,不然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能量被吸收出来呢?就像原先说的,真正的武道就是感悟天地,借由天地调动出周围所有的力量,若是他走的是正宗武道的修炼,那估计连我的阵法都是不能限制住他的,毕竟当时我的力量别说是恢复,那根本已经是弱到不行了。用他的力量让我恢复到临界点,这样就当做是我陪大人回归之前的重走修炼之路好了,说不定这回我还能体悟到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东西呢!”

    随即,古羽直接就开始主动向奥天输出能量,在他的帮助下改造的速度已经不能只是用快来形容了。

    只听叮的一声,当整个身体的改造都完成之后,奥天的身体里面竟然连一丝的灵力都不复存在,原本他手上已经凝聚出来的六颗轮回戒,也是在同一时间变灰继而粉碎。

    睁开眼睛,他长长地嘘出一口浊气,看着自己结实而精炼的身体,他这才说道,“原来如此,什么属性、天赋,只不过是人类强加给自己的枷锁,其中唯一的效用,不过是用来看是否更容易去看清这天地的标准罢了。”

    就在古羽以及刹那的赞赏中,奥天直接以单手成爪,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掌心之中发出,原本已经被那骨魔抛弃掉的白沁的人皮倒是在那股吸力之下被他掌握在手中。

    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在自己丹田的部位上划出一个圆形,随着掌力的慢慢拍下,一团赤红的光团却是直接从奥天的嘴巴里飞了出来,被他直接按压在那人皮之上。

    随着光团的融入,轻薄的人皮竟然在一瞬间膨胀开来,仿佛是骨头与血肉在那光团的力量刺激下开始重新生长着,慢慢的,一个完整的人形便已然站在了奥天的面前。

    脸上挂上和煦的微笑,被翡翠的林字诀穿破的半截头颅也重新长了出来。虽然因为修复而变得有些不一样,但要是光从那张脸来看,还是可以看到白沁的样子。只是此刻,那具身体里装着的却是古羽。

    红光一闪而过,身上的伤口被尽数修复,一身白衣更是在古羽的改造下变成了炽烈的鲜红,只听他道,“恭贺大人,终于踏入真正的灵玉境。”

    因为有了身体,那么他也就不需要再用精神力来表达意思了,向着奥天微微躬身行礼,自从刚才奥天完成明玉锻体之后,他在奥天体内的作用也就消失了。只是他的本体不在这里,若是要化形,那还是需要夺舍附体一类的办法。

    奥天这才想到使用白沁唯一的遗物,那张人皮。凭借古羽强大的生命力与治疗能力,那人皮便已经足够他使用,就当是也让白沁,用另外一种方式存活下去好了。

    奥天抬头对着古羽咧嘴笑了笑道,“古羽,你那里还有多少能量?”

    “回大人的话,还有不少,足够在这大陆上创造出十来个临界点的九戒九转轮回师了。”

    “好。”

    说着,不见古羽动作,奥天直接用手一挥,一股气浪发出,便在结界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小矜,白启,你们进来。”

    原本面带焦急的二人看到结界的变化都不由得是一愣,不过奥天可是没管太多,手上稍一用力,一股轻柔的气劲便将蓝矜的身体慢慢托起,向着结界内飘去。

    相比于蓝矜,白启的结果可就没有这么好了,他的身体庞大,如果要用那种方法的话,对于奥天来说也是一件不算简单的事情,所以,他就只好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让白启直接贴着地面就被吸了进来。就看着白启行进的速度却是比蓝矜要快上许多,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砸近了结界里面。

    不等周围的白月等人反应,结界上的缺口就在失去了奥天的维持之后便重新闭合了。

    刚一落到地上,蓝矜便一眼看到了面前的奥天,几天以来的焦急瞬间就化作那点点晶莹的泪水充斥在她的眼眶当中。

    慢慢搂过面前的那人,奥天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放心吧,我没事的。”

    可是他若是不说这话倒也还好,但是就在他这话一出之后,蓝矜眼中的泪水便再也控制不住了,只见她整个人在奥天的怀中哭的是一个梨花带雨的样子,一边哭还一边用自己的粉拳不停打向奥天的后背。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这几天来,你和翡翠都被困在这个东西里面,你让我怎么放心!”

    自从来到花都,她的那颗心就一直系在奥天的身上,每当他要出门的时候她虽然不断告诫着自己男孩子就是需要出去闯荡,但是每每在这个时候,那颗芳心却还是忍不住要为自己的爱人悬吊起来。知道不能,但是多少次她都是在想着,想着要是可以和奥天说,不如就这样两人一起回到青花小镇去,在那个与世无争的地方享受完所有的生命,她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奥天总是独身一人去面对那些危险。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所以她拼命地进行修炼,她多么希望有一天她可以站在奥天的身边,不说遮挡,但至少可以与他一起面对风雨,那样她至少可以好过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我觉得我就像是一个时时都在担心你的累赘一样。”

    没有说话,奥天只是任由蓝矜用力地打在自己的身上,他也知道这些天以来自己要不就是在外奔波好些天,甚至还有几次都落入危险的境地,蓝矜确实是需要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情绪,不然长此以往,她一定会被她自己逼疯的。

    在蓝矜的哭喊声中,其他的人甚至都不敢说话,好不容易待到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只是还在不停的抽泣时,奥天这才慢慢的说道,“小矜,我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我自己都还没有活够,而我跟你还有着好长的路要走呢!”

    蓝矜泪眼朦胧地看向奥天,两人此刻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可就在两双嘴唇快要紧密接触的时候,旁边却想起了一阵不合时宜的咳嗽声来。

    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白启只得涨红着脸尴尬地说道,“那个……其实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只是刚才被小天拉进来的时候摔了一跤,满嘴的沙子实在是让我忍不住了。你们别管我,继续,继续……”

    古羽实在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而翡翠则更是直接,就看他尾巴向后一卷,刚把嘴里的沙土吐出来的白启便再一次被掀翻,又是一次大头冲下的姿势,这回不仅是嘴里,就连鼻腔都被灌进了一大把飞扬的尘土,惹得他不由自主地在一旁打起喷嚏来。

    因为这中间的小插曲,却让蓝矜破涕为笑,奥天也不禁笑出了声音。

    本来奥天就对白启有着不错的感觉,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把这大块头从结界外面拉了进来。而因为这几天同样是在结界外焦急的等待,要不是这大块头偶尔还安慰自己两句的话,蓝矜早就忍受不住那种内心的煎熬了。

    所以两人赶忙阻止了还想动手教训一下白启的翡翠,这才把这场闹剧结束掉。

    等得白启终于回过神来,奥天这才拉着蓝矜的手,不管两人看向古羽那疑惑的眼神说道,“小矜,白启,我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当下,他便把从古羽和刹那那里知道的事情向二人都说了一遍,其中更是没有忘记将芳华明珠也展示出来,将古羽和刹那介绍给两人认识。

    要说什么是世界观崩溃,蓝矜和白启这算是体会到了,可是就看奥天刚才将二人拉进来的那一招,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因为世界观被重盖,直到奥天的话音落下半晌,他们还张着嘴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却听白启喃喃的说道,“小天,那你的意思是你迟早会要离开轮回大陆的?”

    看着蓝矜因为这个问题而震惊的脸,奥天却还是点了点头。

    他实在是不愿意再看到蓝矜伤心的样子,所以便对二人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把你们拉进来就是为了让古羽前辈可以将你二人的实力提升到临界点,若不是因为我的明玉功无法教给你们,我倒是愿意让你们直接褪掉轮回师的身份,与我一同走上真正的武道修炼。”

    看着奥天说话时痛苦的神情,蓝矜知道他说的是事实,看来也就只有希望未来可以在奥天离开大陆之前,自己便可以琢磨到感悟天地的方法,可是真正想来,那所谓的感悟又岂是这么简单的?虽然听了奥天的描述,但是那毕竟与自己体悟出来的不同,他们听了,却是无法懂得。

    什么才是真正的武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道?对于他们来说那根本就是一头雾水无法想得明白,如果没有真武道的修炼方式的话,他们想要走进那个世界,几率根本就是微乎其微的。若不是因为明玉功将奥天的身体改造成可以与天地契合的样子,就算是有古羽在一旁辅助,他的道路却也不会比蓝矜他们好走多少。

    就在气氛一片惨淡的时候,古羽却在一旁开口了,“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