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打劫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58字

    因为着急,奥天甚至没有选择走大路,听了齐亥的话他便已经想到,能为了究其到底是不是白家派去的探子,那也就只有可能是暗夜帝国的人而已。

    至于那些人为什么一定要如此针对白家,那便是狼子野心不问可知的,要对付一个国家,那就必须要把握住其的经济命脉的道理,奥天还是知道的。

    甚至可以说,不仅是百花帝国,就算是整个轮回大陆,绝大部分的经贸与稀有资源其实都分别控制在白家和暗夜商会的手上,而暗夜商会又是暗夜帝国集权之下的产物,那么可想而知若是白家也被暗夜吞并的话,那么南海帝国与百花帝国定然是岌岌可危。就算是一向以自给自足为原则的洪荒之地也是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想到这里,奥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更加详细的还得等齐亥的伤势稳定下来才能说,所以当务之急必然就是把他带回去。

    避开了人群拥挤的街道,奥天一口气就跑到了白家府邸的围墙之外,如果那些贼子真的是暗夜的人,那么就不能保证他们没有在花都城里安排好探子,无论他们想要做什么,只有准备齐全才能无后顾之忧。

    就是因为想到这样,奥天甚至连白家的大门都没有走,高有丈许的围墙在他如同猿猴一般的灵动之下,他仿佛是走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纵身一跃便翻墙而入,甚至都不需要在墙面上借力而行。

    一路上避过所有巡逻守卫的眼睛,轻盈的脚步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

    几天下来,白启与蓝矜体内的轮回灵力基本上都已经被古羽和刹那打散,现在正在院子里面按照两位师父所传授的功法体悟着自身周围的力量。剩下的也就是把经脉重新梳拢之后便可以开始修炼真正的武道了。

    这样说起来,果然也是这二人的造化,没有了所谓的属性与天赋的限制,这才看出古羽二人收徒的奥妙之处。

    古羽的功法,本就是以大开大合的冲锋陷阵为主,对于修炼者的肉体力量甚至可以说比之奥天的明玉功还要来的苛刻,而放到了白启的身上却真是如同为他这个人肉大炮量身定做的。

    再看向一边的蓝矜,本体是刹那青荷,所以走的路子自然就是以精神力为主要辅助的阴柔刁钻的一派。在刹那的指导下,蓝矜却是完全没有了白启那边所带给人的震撼,但是那一招一式之间的衔接与惊人的密度,却是让人眼花缭乱不知该从何看起。

    不得不说,那两个老家伙果然是难得的老师,因材施教在这两对师徒的身上倒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奥天走进来,原本还打算上前打招呼的古羽等人却都是因为他背上的齐亥而愣了一下。

    可是奥天却不管那么多,看到古羽等人向着自己走来,奥天的眼睛正是一亮,便听他急忙对古羽说道,“古羽前辈,还麻烦你帮忙看看,这人受了重伤。”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那正趴伏在奥天背上的齐亥气息竟然是及其的微弱与不稳定,赶忙从奥天的手上接过齐亥,古羽便直接回身带着他走进一个房间。

    虽然白启与蓝矜都对奥天带回来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受伤的男人而感到惊讶,不过他们也自知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候,随着院门被白启轻轻关上,众人也都全部走进了房间之中。

    不用等奥天多说些什么,古羽在将齐亥放在床铺上之后,便已经开始为其检查起了伤势。

    只听他轻叹一口气道,“这是谁出的手,竟是有这么大的仇怨么?这孩子就算是被治好,却也有可能成为一个废人啊!”

    “难道连古羽前辈也没有办法么?”

    白启与蓝矜这时才留心起躺在床铺上的齐亥,就在注视之下,两人却都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们这才知道古羽话中的意思,松弛的双手与双脚十分明显的展示出这人的骨关节已经被完全打断,至于其中联结的经脉却是他们都不敢再想象下去的。再看到齐亥脸上因为痛苦而完全扭曲着的表情,其中眼眸里的涣散更是不言而喻。

    作为白家外出执行任务的人,白启的手上自然也是沾有血腥的。而蓝矜也在来花都的路上与人动过手,可是他们却难以想象这样的折磨究竟是在怎样的一个情况下才会发生,只要可以,他们都宁愿对对手选择一击毙命的方式。

    而不是这种……虐待。

    刹那的精神力也是轻轻的拂过齐亥的身躯,他也不禁说道,“果然,不仅是关节全部都被打碎,经脉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附着在各个脏器上面的灵力,从上面的阴寒看来应该是属于黑暗。若非有一股能量护住他的心脉再配合上他自己强烈的求生欲望的话,他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只要借助刹那芳华明珠里面的生命能量,骨骼和经脉上的伤势都还好说,就是这些附着在脏器上的能量,必须要有光明属性的草药给他吞服,与那些黑暗能量中和,才能真正的把他救回来。只不过这两项工作却是必须同时进行,否则伤势治好但是黑暗灵力却深入已经愈合的身体,那就没用了。”

    听到前一句话,着实让奥天高兴了一下,可是后面一句话却是让他为难,如今自然是越少人知道齐亥在这里越好。如果大方地向白宇讨要光明草药的话,奥天自信白家必定不会吝啬。

    可是如果这么做的话,那齐亥在此的消息却很有可能会走漏出去,那些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定然不会放过他,届时在白家的大清洗还没结束之前,就算把他放在自己这里却也无法完全保证他的安全。

    可就在奥天对此感到头疼的时候,床上的齐亥却是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前…辈,不知道您刚才…说的…草药,赤阳草…是否…可…行?”

    看着他虚弱的样子,古羽为了让他不要再浪费自己的体力便赶紧说道,“光火双系的赤阳草?那必然是可以的。”

    听到古羽这么说,只见齐亥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奥天,眼中的虚弱让他就如同是风中残烛一般,好像只有稍微有些响动便会随时熄灭。

    “在……画的后……”

    说完,便看他头一歪,却是直接晕了过去。

    安顿好了齐亥,叮嘱古羽和刹那将其照顾好,奥天便按照原路直接翻墙离开了白府。

    虽然白启和蓝矜表示要陪同着奥天同去,他们自然知道奥天除了去为齐亥取药,更是会往那贼寨里跑一趟,不放心的二人当然不愿让奥天只身前往。

    可是就算奥天有心,但是就以那两人现在轮回师不算轮回师,真武道连边都没摸着的样子,却是直接被古羽二人一口回绝,一句话就打发他们好好修炼去了。

    一路小跑,别人不知道齐亥话中的意思,但是奥天却是例外。

    他当然知道齐亥口中所说的画,指的必然就是当日自己所看到的挂在齐亥书房正中的那一幅,只是他却没有想到,那画的后面竟然还有一个空间。看来一些比较珍贵的药材却都是被其放在那里。

    脑袋里想着事情,但是却不见他的速度有所放慢,毕竟身上没有再背着一个人,奥天来到医馆的速度甚至比之前走的时候还要快。

    可是就在他转入医馆所在的那条街的时候,却赶忙停下了脚步,只见有三个黑衣人正站在悬壶医馆的门前窃窃私语着,看那副打扮,却是与在花都城外时准备对李章等人半路截杀的杀手一模一样。

    因此,他也就多了个心眼,以奥天现在的实力来说,根本就不用把精神力释放,虽然隔着不近的距离,但是完全不妨碍他听到那些黑衣人的细声低语。

    就听其中一个说道,“大哥,打探清楚了,那小子就是这个医馆的医师,看样子倒确实不是白家的探子。”

    说着,便看他从衣袍之下掏出了一个画轴似的东西,当他摊开的时候,奥天明显看到那上面画的竟然就是齐亥的画像。

    奥天不禁稍稍松了口气,好在自己是背着齐亥走小路回的白府,不然肯定是要出乱子。

    另外一个人却也是搭腔道,“是啊,大哥。大人也是太过于紧张了,这小子只不过是闯进我们的一个据点而已,我们也把他都抛尸荒野了,现在说不定都在哪只魔兽的肚子里等投胎呢!”

    那个被说话的人称作大哥的黑衣人却是冷哼一声,伸手将那画轴从其手上夺过来仔细的看了看道,“大人做事一向谨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况且这次要让白家不好收场,计划上就不能有任何的差错,所以你们把眼睛都给我放亮点!”

    就看他用力地把画轴一合便继续说道,“这小子到底是不是白家的探子还不知道,不过毕竟也是一个轮回师,虽然实力低微的可以忽略不计。小心点总是没错的,走,进去查一下,若是没有什么我们就可以回去向大人汇报了。”

    奥天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原来这些人并不是因为发现齐亥没有死,而是出于怀疑才查探到这里。当下奥天便移动脚步悄悄躲在了悬壶医馆的大门后面,按照他的想法则是希望等到这些人查探完没有发现问题再去取药,避免节外生枝。

    可是这天下之事又怎么会尽如人意呢?

    没一会儿,却听得那一开始说话的黑衣人大叫了一声道,“大哥,你快来看,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家底的,这幅画后面藏着不少好东西,都是些上了年份的草药,什么赤阳草,龙血花,鬼棘藤的都有不少,好多都是对我们修炼有帮助的。”

    紧接着,楼上便又传来了两声惊呼,正是来自另外两个人。

    只听另外一个喽啰说道,“大哥,您看,这些东西……”

    “哼,分成三份,我拿六,你们每人拿二,也别说我亏待了你们,拿完就走,回去就说什么都没发现,你们可是清楚了?”

    就听那二人又是一番溜须吹捧,能得到两成的资源已经足以使他们高兴了,要知道那幅画后面可是有整整一个房间全部堆满了草药。虽然其中有许多不过是引来疗伤的,但是那却也是可以拿去换取别的资源的啊!

    可是,就在三人已经开始动手分赃还不停地在向着要如何向别人解释自己得到这么一大笔资源的时候。却听得一声叹息在门口处响起。

    那个“大哥”的反应不能说是不快,只见他大喊了一句“谁!”

    双手上一共亮起了六只戒指,他竟是一名六转轮回使!待得他的戒指亮出之后,另外两人也已经反应了过来,他们也都是一名四转轮回使。

    “三个轮回使,一个六转,两个四转,怎么暗夜帝国对着一个一转轮回师还这么谨慎呢?”

    随着奥天的身形出现在书房里,所有的门窗竟是同时砰的一声合上了。而且只要细心感受,那么甚至还可以感觉到一股看不见的气流竟然就环绕在房间之中将整个空间都包裹了起来。

    那大哥看到奥天出现,也是吃了一惊,他根本就没想到竟然有人已经盯上了他们,而且能够这样无声无息地在他们背后出现的话,那也就直接说明对方是实力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存在。

    只听他沉声道,“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但是乱说话可是不行的,我们哪里与什么暗夜帝国有关系。”

    不知为何,自从奥天开始进入真武道之后,他双眸的颜色竟然发生了变化,已经变成了夜空般的漆黑,就连头发也是染上了些许的黑色,原本的月金色更是在乌黑的映衬下更显神采。

    虽然他的脸庞看上去极其年轻,但是就以他现在的样子以及身上若隐若无的那种宏大的气势,倒是不妨碍他流露出一种高手的气质来。

    看到那黑衣人脸色凝重的样子,奥天的心中却也起了玩味,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猛兽在猎食猎物的时候喜欢先与之嬉戏一番再将其吃掉了。那种感觉是一种俯瞰的享受,心灵上的震慑力。

    所以,他看了看那三人手上明显是黑暗属性的戒指说道,“两个饿鬼道,一个地狱道,我可还没听说过除了暗夜帝国还有那个地方会出黑暗系轮回师的。”

    “前辈倒是说笑了,我们就算是黑暗系的轮回师,却也与暗夜帝国的皇室无关。”

    奥天轻笑了一声道,“我什么时候说你们与暗夜帝国皇室有关了?”

    确实,在奥天刚才的话当中,根本就没有冒出一个有关皇室的词汇。

    所以听了他的话,那三人都不禁愣了愣,是啊,人家都没说过,而自己这么说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诉别人自己就是和暗夜皇室有关系,还得对着人家的脸喊上一句,有本事你倒是来试试!

    当下,那人瞪了一眼看着自己仿佛是有点像看白痴一样的两个手下,继而冲着奥天说道,“这位前辈,我们也不过是来此地访友而已,既然我们的朋友不在,而前辈又与我的无事,那我等便先行告辞了。还请前辈行个方便。”

    奥天心想,看看,什么才叫做求饶的艺术,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滴水不漏,哪里又像那骨魔和骨女那般张狂呢!只是奥天却没想到,着却也是因为还没动手,对方也没陷入必死之境罢了。

    看着那人向自己拱了拱手,奥天却更是不着急,他直接从旁边摸过一张椅子,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在三人的面前做了下来。

    “想走?没问题。先给我把你们身上的好东西都拿出来,不止是你们从这里拿的,而是你们身上所有的东西,可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储物道具。”

    他的话不禁让那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就看着奥天坐在那里如同世外高人一般云淡风轻的样子,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要对他们……打劫!

    “前…前辈……”由于受到这样的刺激,那个带头人竟是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只见奥天的表情忽然一变,原本的淡然变得如同暴雨倾袭一般厉声道,“难道就许你们做贼就不许我打劫了?”

    异空间的翡翠看到他这样的样子,不禁一边把头埋进自己盘卷着的身体里一边低声说道“我不认识他”这样的话,可是要知道,奥天的这番行为却完全是按照他当日向古羽耍无赖的模样复制出来的。要不怎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

    由于他突然变换的凶神恶煞的模样,甚至还用上了从刹那那里雪来的精神力震慑的使用法门,只见那三人却都是哭丧着一张脸将自己身上的储物道具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奥天的面前。

    如此,奥天的表情才再次变回了原先那一副和气的样子。

    看着他如此快速的转换着表情,那三人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对面这人看来在这方面必定是一个熟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