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收获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218字

    看着奥天正在那里满意的样子,心想趁着他心情不错,那带头人便战战兢兢地向奥天问道,“前辈,东西也都已经给您了,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么?”

    奥天慢慢抬起眼来,冲着他咧嘴笑了笑。

    “当然可以,看在你们这么听话的份儿上,我一定会放你们走的。不过还是有一个条件的。”

    听到他说可以放自己走,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但是奥天的后半句话却又使得他们紧张起来,这人是拿也拿了却还想做些什么?

    不等他们思考,奥天便张口说道,“你们把刚才说的什么据点什么总部的,还有那个什么计划的告诉我,我就放你们离开。”

    直到这时,那带头人才算是真的搞懂奥天的意图,原来他早就已经出现了,现在却是想要套自己的话,那这人却一定不是什么闲云野鹤的,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必定是与白家有一定关系的。

    可是在奥天的精神力压迫之下,他原本还想用胡话蒙混过关的法子却是不可能的,他的脑袋里现在甚至连一句谎话都没办法想出来,就好像如果奥天要问他昨天吃了什么,他都会一股脑地说出来一样。

    没办法,只好搏一下了!

    他向着奥天拱了拱手道,“既然前辈都这么问了,那我们明白人面前也就不说暗话,只不过要是把那个计划告诉您的话,我们势必也不用回暗夜帝国了。既然如此,那也须得前辈要保证我们以及我们家人的安全才行。否则,我等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出卖大人的计划。”

    他慢慢放下双手的时候,双手却是在他认为奥天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捏了一下拳头,那两个站立在他两旁的属下更是在眼神的瞟动下看清了他释放出来的信号。

    奥天轻轻摆了摆手道,“好,我答应你们,说罢!”

    “好!前辈,那个计划就是……”

    说时迟那时快,三人的身上竟然同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杀气,在奥天的冷眼之下,随着三人一同喝出的一声“暗影三杀”便化作三个影子从不同的方向向着奥天攻去。

    若非是手上沾满血腥,是不会有这样浓烈而扭曲的杀气的,奥天甚至可以感受到那杀气当中冤魂嚎啕的声音。而且只要注意看,就可以发现那三人行动的轨道竟然有穿插却无重合,可见这暗影三杀却是已经被他们配合到存在着一种天衣无缝的默契。

    分别三个方向,永远都摸不清是从哪里打过来的招数确实是让人难以防御的。倘若是换做别人,估计就算是不少比他们强大的轮回师都会栽在他们的手上,近距离的突然爆发加上极快的攻速,甚至还使用了黑暗的力量将自己融合到影子之中,绝对是暗杀的好技能。

    可是对于奥天来说呢?别忘了他一直都在对三人使用精神力压迫,那么那人的小动作当然瞒不过他,其实早在他说话的时候,奥天便已然摸清楚他大概要做什么了,与精神力无关,那是一种自从他修炼真武道之后而产生出的一种强大的身体直觉。

    所以,既然一直都是处于奥天的掌控之下,那么失败的结局便已然是注定的。

    只见面前空无一物,但是用于影子过快的行动与爆发出的能量甚至将周围的物件都振飞了起来。

    当第一把通体乌黑的匕首距离奥天的头顶只有三寸的距离时,奥天甚至不用看就知道那必然是一把淬了毒的武器,无需更多的动作,只见轻喝一声,“三潭镇月”

    原先在腹前交织的双手再一次变成了抱圆的样子。

    与玄龟吸水的强大吸力和弥海无量的斥力不同,这招三潭镇月的精要便是在于一个“镇”字上面,只见就在他出招的一瞬间,整个房间里的空间与时间都仿佛是静止了一样,所有被另外三人振飞而起的物件竟是全部都定格在当下的位置上面。

    没错,是定格而并非是漂浮,那是一种完全静止下来的状态。

    不仅仅是那些东西,就连正向着奥天发出攻击的三个人却也是在这招之下被从影子当中打了出来,看着自己的身体竟然完全不受控制地定在原地,三人的眼睛当中都流露出一阵惊恐的光彩。

    如果说猿相玉技还是让奥天学着如何去使用自己的身体,让他可以凭借着自己的身体在御敌对阵时可以以更加灵活的姿态去进行攻防的话。那么龟相玉技的能力就是让奥天可以在一定的空间里面开始借用起空间当中的所有力量。要知道,龟型魔兽可是所有魔兽当中公认寿命最为绵长的一种,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对任何的环境都有着极强的适应力。

    无论是吸、斥、还是镇的力量,无一不是对战斗场地与环境的利用,如此,才是真武道真正的力量。

    如此说来,龟相玉技岂不就是成了奥天手上最强大的控制技能?如果只是这样想的话,那就是错了。龟相玉技的强大可不仅仅是在于对环境的利用,在对于力量的使用上更是不可小觑。

    只见奥天双手一合,一股澎湃的力量就在双掌的皮肉之下运转起来,随着极快速度的“瀚海朝山”使出,原本攻向他头顶与左侧腰间的那两个黑衣人便各自硬吃了他一掌。随着浑厚的气劲涌入,就从掌势落下的地方开始,他们体内的肌肉、经络甚至是骨骼都如同是碰触到一种有着强大的溶解力的酸液一般在急速消融着。

    用不了一会儿,生命便已然是远离了那两具身体,但是在奥天的控制之下从外面看上去,他们甚至没有一丝的变化,就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只有那已经失去了所有色彩的双眼证明着他们原本也是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一样。

    对于奥天来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邪恶残忍的人,但是这些时候他所经历过的东西却不能说是对他完全没有影响。至少他也已经知道,但凡是生物聚集的地方那就有着阵营的区别。

    他想起了空山的那句话,“小天,你的确是一个善良的人。但对于敌人你若是不想动手,等到对方有机会杀你的时候,却是不会给你留下任何机会。”

    经历了骨女和骨魔的这一系列事情之后,奥天在这方面确实是成长了也比以前成熟了,至少现在,对于该杀之人,他却是已经不会再抱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手上用力,紧接着瀚海朝山之后的灵玉掌直接避免了整个场地都被混杂着内脏溶液的血腥覆盖,由于三潭镇月的力量,两座玉雕并没有化为齑粉,直到奥天无力继续维持技能之前,都只能静静地独立在一边。

    走到那个领头人的面前,奥天这才笑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那人早已被奥天施展出来的力量给吓傻了,因为他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奥天使用的根本就不是轮回师的力量,而且他的手上甚至没有轮回戒的存在。但是就在那匪夷所思的力量之下,他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个手下明显是在被夺去生命之后这才在第二招之下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此时的他早已是魂飞天外。

    只听他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道,“前…前辈,您想知道什么,我…我都告诉你,只要你别杀我。”

    但是这样的求饶招数对于奥天来说又怎么会是有用的呢?这样的场面他也不算是第一次见了。他自然知道,既然都已经出手,那就绝对是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的意思。他甚至可以肯定,如果现在自己放开三潭镇月的禁制的话,那把被定在空中却也是横在自己胸前的淬了毒的匕首必然会直接向着自己的心窝刺来。

    还是保持着微笑的样子,奥天却是冲着那人摇了摇头道,“早知这样,那你刚才干嘛去了?”

    瀚海朝山的掌劲直接断绝了那人所有的生机,只不过在那之前,那人的灵魂却是被奥天直接从他的身体里面给强行扯了出来。这种方式并非是从刹那那里学来的,却是来自于奥天灵台上的那块玉玦。

    轮回师修炼灵力,对于身体的重视却是不够的,那就更别提是对于精神力的修炼,他们的精神力顶多就是用来探知一下周围的环境便已然是不错的了。

    没有耗费多少力气,只是用自己的精神力凝结出来的触手轻轻一拉,那人的灵魂便跟随着奥天直接被封禁在那块玉玦之中,剩下的,就是等回去之后再好好的拷问一番了。

    三座玉雕随着奥天撤去三潭镇月的同时便直接化作了齑粉,将书房中稍作收拾,奥天这才将那些放置在后面的密室之中的所有草药都放入了木莲镯之中,又检查了一下还被自己拿在手上的三样储物道具。那分别是两个戒指和一个普通的镯子,戒指中的空间不大,顶多也就是这个房间的四分之一那么大,里面放的东西也都是一堆参差不齐的玩意儿,并没有可以勾起奥天的兴趣的。

    只是当他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个镯子上的时候,倒着实让他吃了一惊,就见里面竟然有着整整一栋小楼的空间,虽然比之奥天的九子木莲镯算不上什么,可是也足以让奥天感到高兴,毕竟他正愁着要上哪里去给蓝矜找来一个储物道具呢!

    不说这镯子里面放置的金银细软一类的东西,就看那各色充满了不同种类灵力的晶石竟然也已经填充了这空间的四分之一。

    “看来这个家伙在暗夜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怎么说对方也是一名六转轮回使,就在刚才交手的时候,奥天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体内释放出来的灵力波动竟有着一种半步七戒的感觉。也就是说,这人若是没有栽在自己的手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晋升轮回地星的境界了。

    可惜的却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存在着如果。

    只是这么多的资源竟然都在这一个人的手上,“那么他的身份定然是不一般的。”

    来不及多想,奥天的目光却被那空间中的一个角落上的东西所吸引了过去。

    那里放置的是一把如同是一把长尺和一个看不出是什么形状的类似于头冠的东西,就连奥天也只不过是从那物件两边的绳带才猜测出应该是绑在头上的东西,只是那两件物体上通体紫铜的颜色却明显是已经经过了不知多久的岁月而完全被锈迹侵蚀殆尽的模样。

    在奥天的感受下,那把长尺中竟隐隐有着一丝波涛的声响以及不知名的兽鸣,其中更是带着一种蔑视天下的不屈与张狂,只是一种感觉,就已经让奥天的灵魂都为之产生了一番震颤。

    一副怒涛狂浪簇拥着一只巨型海兽的景象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明明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的长尺在此刻却是绽放出一种王者无惧的气势,那是一副凌驾于天地之上的豪迈,狂涌而至的连绵海水不仅让他眼前一花。若不是他赶忙收回了目光的话,估计他的灵魂都会因此而受伤。

    不敢再去看那把卖相虽普通但是却蕴含着无比威力的长尺,奥天这才将视线转移到那个头冠之上。

    不知为何,就算在没有看到的时候,他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其中散发出的一种对于他来说是完全无法抵抗的及其亲和的吸引力。上面雕篆着的花纹明显是比那长尺更加古朴的气息,却让他觉得十分熟悉,就好像自己与那件东西似曾相识一般,带给他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转手一翻,那个头冠便出现在奥天的手上,就在它一出现的时候,原本一直安静的待在木莲镯之中的青木袍却开始躁动了起来。

    就连奥天作为青木袍的主人,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去控制住那股不知名的剧烈。自从奥天踏入真武道以来,青木袍对于他的帮助已然是极少的了,只不过那毕竟是空山给予自己的礼物,奥天当然是把其当做是最为贵重的宝物还一直放在木莲镯之中,而青木袍也都表现得十分安静。

    只是此刻,仿佛是在因为被那头冠释放出的气息吸引住了一样,青木袍竟然直接脱离出木莲镯的控制,直接从储物空间里飞了出来。奥天突然想到,想必刚才那种特殊的亲切感必然就是来自于青木袍之中。

    当这两样物什同时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一种让奥天感觉到玄之又玄的气息就这么在那不停地发出剧烈震动的衣冠之上直接冲进了他的脑海。

    模糊的画面再次浮现,只是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一个面色如玉的中年人,说是中年,也只是因为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经历过岁月的沧桑而已。但是他的面庞,却是一副青年人的样子,与刚才长尺中释放出来的君临天下不一样,那是一种与天地相合的感觉。

    就好像此刻那印画中的人物便是那一方天地,只要随着他的行动,天地也会附庸在他的身边,站在云顶天宫的大殿之前,眼神中却充满着睥睨天下的一往无前,头戴一顶雕刻着云中花模样的冠戴,一袭白衣之上,朵朵黑云环体流淌虽然只是半身的倒影,却完全不影响奥天感受到这画面中带给他的震撼感觉。

    随着画面一闪而逝,悬浮在半空的锈迹斑斑的头冠与青木袍竟然同时产生了变化,直到这时,奥天才想起了空山对自己所说的“自然的恩惠”套装的事情。

    “难道那头冠却是天木冠?”

    一边想着一边看去,只是无论是看上去的感觉,还是奥天自己感知到的东西都在说明着一件事,那就是这两样物品绝对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没有发出一丝的光芒,只是随着震颤而产生的波动,头冠上的锈迹开始慢慢落去,显示出来的模样正是那画中人所戴的云花之冠,青木袍也是褪去了一身的青色,原本镶嵌在其上的晶石与翡翠巨龙的晶核也一并消失,衣边与衣服上云朵的图案所呈现出的漆黑搭配上雪白的衣底,奥天觉得就在他们的影响下,自己对于周围环境的感受力竟然更加清晰了。

    自踏进真武道,他便时时都感觉到自己仿佛是处于一团迷雾之中,只是自己周围有着一个小小的空地是他所可以看得清的地方,但是就在此时,当那副衣冠在变了模样之后套在他身上的时候,原本还缠绕在眼前的迷雾竟然疾驰飞退开去,他甚至听到了周围清风吹动山林以及那潺潺的流水声。远处的山与水也在已经被稀释许多的雾气当中勾勒出了它们轮廓的模样。

    且看奥天现在的模样,除了他更为稚嫩的脸以及黑白交织的头发之外,却是与那画面中人有着几分相似了。

    随着他的意念转动,那衣袍上的黑云攒动,甚至其中还微微有一阵清脆的龙鸣声浮现出来,此时的他再看向那长尺,却明显感觉到其中原本的君临天下竟然在一瞬之间转换成了一种臣服的样子。

    可是就在奥天为这次的意外收获高兴之余,他却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要是以他如今的样子走出去的话,未免也太过招摇了。但是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就看那衣袍上的黑云随着奥天的想法竟然慢慢变淡,不用一会儿,原本的威风凛凛却是变成了朴素的白布衣,而头上的冠戴更是化作一缕青丝隐藏在奥天自身的头发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