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古羽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100字

    夜色迷离,众人在密林中向着南方急速前行,对于奥天来说,密集的树木非但不是阻碍他前进的障碍,反而却成了他可以领悟猿相玉技的好帮手。

    一股热气在他的身体里盈然而生,在宽阔的经脉中不断游走的感觉让他倍感舒服,借由巨猿对天地的认知,他更是发现自己对天道的领悟在不断提升着。

    一行人都是轻装上阵,相比其他六个小队,他们只有四个人的队伍倒是可以借助夜色对自己进行完美的掩护。

    虽然如此,却不能小看这支小队,古羽就不用说了,奥天也是被两个老家伙评为以他现在的力量至少是已经可以与九戒五转的轮回圣王战成平手的存在了。

    况且在加上白启和蓝矜,分别从古羽和刹那那里得到了八荒六合诀以及碧海潮生功的两人,修炼的时间虽然尚且很短,但是打打外围总是可以的。

    而且别忘了,刹那虽然没有身体,但是那一身不俗的精神力修为,也是他们最大的一个杀器。

    古羽紧紧跟随在奥天的身旁,只听他娓娓说道,“鲸涛丈云尺,是吞龙鲸族族当年输与帝君的宝物,其中威能到底有多大,我和刹那都不知道。因为帝君虽然最是喜欢这件物什,我们却也没见过他用此与人对阵过。”

    顿了顿,他这才接着说道,“应该说,那时的帝君已然鲜少与人交手了。”

    看着奥天在一旁投来不解的眼神,他知道这回如果还想糊弄过去却是很难了,无奈之下,他也值得言简意赅的让奥天知道一些事情。

    “我们口中的帝君,正是你的功法明玉功的创造者。”

    奥天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这两人看到自己身上的衣冠时眼中流露出的那阵狂热。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白启,说起来,古羽倒是打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人类天生就适合修炼武道,他对自己的这个继承者很满意。

    “你经常说白启是武痴,其实真正的武痴却应该是帝君才对。终其一生,他都在追寻这武道的巅峰,追求着达到与天道齐峰的位置,甚至是超越天道。建立汉唐,踏平灵骨,逍遥万兽,这都是他当年在追求真武极致的道路上做过的事情。”

    仿佛是回想起了当初的光辉岁月,古羽的身上竟是迸发出一阵阵豪迈。

    “只是有一天,帝君决定重走武道之路,他说那样才能让他有可能达到天道之巅。我们来不及阻止,帝君便已经坐化,他所有的随身之物也随之离开了汉唐之地。却是不知道它们竟然都变了模样。”

    要不是这样,早在空山将青木袍交给奥天的时候,古羽便早就发现了。

    “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帝君早就已经留下了明玉功的传承,我便与刹那商量,由他继续守在汉唐之地,然后我带着一部分来到帝君的故乡,只是这么多年待在我不应该存在的地方,天道对我的消磨却让我的力量变得极其微弱,到最后,我却只能化身为本体借助轮回大陆天地的力量才能苟延残喘下来。”

    深深地看了奥天一眼,“如果不是能够在现在遇到大人,我却是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我知道,您就是他!”

    听着他的话,奥天却是陷入了一阵阵的沉思,“古羽前辈,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您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所以我……”

    “您一定是的。”

    面对古羽的坚持,奥天也不再说话了,他是不想去打消掉古羽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才再次获得的希望。

    随着众人加快脚步,密林已然渐渐被他们抛在了身后,他们的面前已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野,随着一阵微风,淡淡的清香却是已经充满在口鼻之中。

    远处从两座山的山腰处显露出的火光已经在告诉他们,距离敌寨已然是不远了。

    白启走到奥天和古羽的身边,自从跟着古羽修炼,他的体块却是又有了增长一样,现在的他竟然已经超过了丈高,站在身旁就像是一座小山。

    只听他朝着古羽喊了一声,“师父。”

    古羽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才修炼不久,已经有了这样的感觉了。”

    跟着这师徒二人的对话,奥天这才发现,就在他的四周围已经可以感应到不少停留不动的生命体征,普遍都是在三戒到六戒的实力。

    古羽摩擦着双手,眼中却闪过了一丝凌厉的颜色,“启儿,你与小矜一同去解决掉那些人,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他的话音刚落,白启和蓝矜便化作了两条黑影,却是贴着地面朝最近的两个生命体窜了出去。

    “你也去吧!”

    奥天也是一挥手,翡翠便被他从异空间里放了出来。

    慢慢伸了一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看来在异空间里却是快要把他闷坏了。

    此刻的翡翠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四只爪子,除了头上的独角之外,他的样子看上去却更像是一条碧青色的巨蟒一般,只见他不停的在地面上摩擦着自己腹部的鳞片,却没有发出一丝的响动。

    “只是杀了,可以吃掉么?”

    奥天点了点头,他早就已经从古羽那里知道了龙族是个什么样的物种,弱肉强食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天道所赋予的权利。而且他并不觉得暗夜帝国的那些人是值得他去怜悯的。

    “他们既然来了这里,那就想必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随着翡翠庞大的身躯向着与之前出动的二人不同的方向走去,奥天与古羽也动身朝着那两座矮山飞奔而去。

    可是就在他们刚穿越过一半的花田时,古羽却是一下拉住了奥天,紧接着就看到一阵惨绿色的雾气竟然从他们的面前袅袅升起。

    “哼,想要暗算人还不用点隐蔽的。”

    只听奥天冷哼一声,双手便抱圆而起,抬手就使出了“弥海无量”的绝技,强大的排斥气流以奥天为圆心,在他的放手施为之下,原本还向着二人缠绕而来的雾气却是在一瞬间就被完全吹散。

    可是下一刻,古羽的手上却是没有停下,只见他在奥天出招之时便直接闭起了双眼,紧接着便是拉着奥天径直向着吹散了的毒雾的方向飞速前进着。

    就在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一阵绿色的火光却是直冲而起。一个直径在十数丈的火圈竟是将那块区域里的花田完全吞没了。

    看着完全变成灰白的地面与鲜花的粉末,奥天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自己刚才还说人家的准备不够隐蔽,却没想到真正的杀招竟然早就埋伏在自己的脚下了。若非是古羽的反应够快,两人此刻必然就已经是变成了两只烧烤了。

    “灵骨磷火,腐骨迷雾,灵骨之地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就在看到二人竟然完全避过了那些埋伏,四下里竟然传来了一阵惊咦声。

    随着古羽的身上一阵炙热的气息爆发出来,奥天也进入了战备状态中,两人明显感觉到,就在周围竟然是同时出现了七个非常强大的存在,而那些人的也已经将二人的气机完全锁定。

    七道人影出现,正中的那人定睛看了看古羽,这才慢慢说道,“在下暗夜飞影,我还一直在想,是谁竟能叫出那些陷阱的名字,没想到还真的见到大人物了。”

    奥天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那七人竟然都是同样的装扮,身上都是一件黑灰相间的衣袍,腰间却别着一把鬼头刀,一丝丝的寒意在刀面的反射下如同是一只只小虫一样在心头乱钻。

    而且,他们的身上都带给奥天一种与当时的白沁同样的感觉。

    这七人竟然都不是人,而是七个骨魔!

    排头的那个飞影倒是没有在意奥天的打量,而是继续对着古羽说道,“汉唐之地,八荒尊皇古羽大人竟然出现在轮回大陆上,那么也就是说那个传言是真的了?玉皇帝君果然已经离开。想必灵骨之地的几位尊皇大人听了会很高兴的。”

    古羽冷笑一声,“你就算识破我的身份又如何?帝君究竟在不在汉唐之地,让那群老骨头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没想到你们灵骨之地竟然会对轮回大陆有了兴趣,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那意思就是,你既然想要乱猜那还不如去汉唐之地看看,其中威胁的意味已然是无须言表。

    用手轻轻抚过自己的鬼头刀,那人仿佛是毫不在意古羽语气中的威胁道,“没什么,只不过是为了找一样东西而已。说起这个,我还得感谢你们一下,之前还在想为何感觉不到匠忶的气息了,想来他是已经在古羽大人手下陨落了吧!”

    说到最后一句话,奥天明显看到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阵癫狂的喜色。

    “什么东西。”

    他眼中的寒光一闪,“对此,请恕在下无可奉告了。难得遇到您这样的高手,就让我们南皇座下的鬼头七绝好好领教一下古羽大人的八荒六合神功吧!”

    谁都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说话的时候,便已经一刀挥出,伴随着他的刀气,就在奥天的另外六个方向也是有着一股同样强大的刀气一同斩了过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奥天正想着出手,耳边却响起了古羽的声音,“大人,他们与那白沁不同,你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的,将刹那留给我,记住,千万不要显露出那衣冠来!”

    说着他便一把扯住了奥天的衣领将他扔出了战斗圈之外,顺手还从他的木莲镯里取出了芳华明珠。

    说起鬼头七绝,如果古羽在巅峰的状态,他们定然不敢对着他出手,可是在轮回大陆的天道压制之下,他们七人却可以凭借着配合爆发出超越界限的力量。早在当年,这个灵使的组合越级斩杀天将的传闻可不少,古羽自然不敢拿奥天的生命来做赌注。

    手上握着芳华明珠,古羽身上的气劲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样,他的四周此刻竟然已是被那灼热的气息给炙烤出了一片荒地,只见那些刀气在进入荒地范围的时候竟然开始不断融化着,就连古羽的衣服都没有蹭着一点便消失而去。

    只是那边的鬼头七绝却是毫不在意,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也只不过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罢了。

    根本就懒得去注意被古羽扔出去的奥天,飞影狞笑了一声,“古羽大人果然名不虚传,那么接下来还请试试看我们兄弟的七绝阵又是如何?”

    话音未落,他们手上的鬼头精刀竟是震动起来,一股莫名的牵引力就这样出现在场上,七人的背后竟是同时出现了一个三头六臂全身漆黑的凶神影像,随着一阵阴风刮起,那凶神的身上开始弥漫出一股凌冽的杀气,其中所指正是古羽。

    七人的脚步也就在这时候开始动了起来,围绕着古羽转起圈来,背后的凶神也翩翩起舞着,场地当中的杀气更是冲天而起,强烈的杀意让处于阵外的奥天都不禁抖了一下。

    “一斩魔恸!”

    飞影大喝了一声,其余的六人都随着他的声音将鬼头刀挥舞出一个刀花,伴随着切肤的杀意,飞沙走石之间,奥天明显看到了一个由黑炎所组成的鬼头就这样出现在场上。

    一声凄厉的吼声响起,头生双角的鬼头微微张开獠牙遍布的大嘴,口中飞舞的刀气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仿佛是朝着天空怒吼或者是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便看到那由刀气构成的黑风从他的嘴里喷出,随着呼气向古羽狂刮而去。

    面对这样凌厉的攻击,古羽即便是想躲都无法躲开,因为那阵刀风竟然是用环绕的方式在向他袭来。

    可是就算不是这样,古羽的骄傲更是不容许他面对这样的小角色而表现出任何逃避行为。

    眼中燃起剧烈的火焰,就听他大喝了一声,“八荒焚云!”

    双掌瞬间变得通红,继而朝着八个方向都各自挥出了一掌,那感觉就像是猿相玉技中的“灵动八方”一般。只是这招却是他从灵动八方之中延展出来属于自己的招数。

    不同于灵动八方的滚滚气浪,他的双掌只是轰出了八个巨大的赤红色掌印,直接就从八个方向将卷卷侵袭过来的化风刀气抵在了半空之上,却是让那阵黑风再也不得寸进。

    可是奥天却是知道,看着古羽双鬓上的几滴冷汗,他虽然看着轻松,但是绝对不是想象中那样轻易。

    而古羽接下来的一句话,也正是印证了他的想法,只听他怒喝道,“刹那,还没好么?”

    可是面对他的焦急,手上的芳华明珠对于他的话却是完全没有回应。

    看到古羽竟然抵挡住了第一招,那飞影也是一惊,要知道魔恸只是第一招,但其实组合的威力却已经是超越了临界点的限制。

    当下他的面色一沉,紧接着便听他的嘴里一字一顿道,“二斩天哭!”

    七人脚下的步子又是一变,原先绝强的杀气却是在他们变化的时候稍微一弱,紧接着奥天便觉得自己的周围竟是响起了一阵阴魂哭喊的声音。

    仿佛是将整个人都浸泡在透骨的寒泉之中,那种直冲脑门的凉意已经将周围方圆数百米的地方都染上了一层灰白。

    可是不待那阴惨的声音聚合,飞影竟继续咬牙道,“三斩神绝!”

    他们的身影在奥天的眼中已经是变得不清楚了,如今他放眼望去,却只能看到古羽还在努力的支撑着,但是从他紧皱的眉头便可想而知,现在他所面对的压力已经不是一丝半点那么简单。

    原本被赤红手印抵住的风华,随着飞影的声音也如同是被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竟然开始向着那些手印渐渐压迫过去,看那个样子,不出一时半刻,那些已经开始慢慢变淡着的防御定然会土崩瓦解。

    奥天也不禁悬起一口气来,因为他明显看到,那个悬浮在场中的鬼头之下,不知何时竟然是凝聚出了一具身体,伸出七条手臂,每条手臂上都拿着一把黑刀,远远看去就像是地狱中的修罗一样。

    修罗的出现,对于那些手印来说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那无与伦比的压力之下,古羽的双手终于撑不住了。

    可是就在那些手印崩溃的同时,芳华明珠终于释放出了一阵光芒,战场上的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一样,随之刹那疲惫的声音从芳华明珠中响起,“好了,只是这遮天阵法却是只能维持盏茶的时间,你抓紧时间!”

    一个七彩的阵图从芳华明珠中飞出,不断扩大着的同时身边来回游走着的刀气在那面前也彷如无物一般被直接越过,当它飞入云层之时,奥天却觉得那块被阵图囊括住的天地之间却是一片清明。

    古羽却是完全无视那阵正朝着自己攻来的刀风,只听他朝天大笑一声道,“好!”

    就在飞影等人的惊异之中,古羽的身体竟然是直接膨胀起来,转眼之间,他便已经变成了一个浑身缠绕着赤炎的巨人形象,此刻的他已然是与那修罗影像的大小并驾齐驱。

    “米粒之光竟然还想与日月争辉?我就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才是尊皇的力量,赤地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