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离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118字

    只是看了那巨人一眼,奥天便觉得双目刺痛,就好像此刻的他正面对着整个天地的意志一样。

    他脑中的最后一幕,却是芳华明珠朝着自己飞过来并释放出一阵七彩的光华将自己包裹住,然后就是那赤炎巨人将那凶神修罗一下子撕得粉碎。

    下一刻,奥天便在那巨人脚下踏起的剧烈气劲的冲击之下直接晕倒了过去。

    慢慢睁开沉重的眼皮,奥天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仿佛永远都无法清醒的梦一样,当窗外的阳光照射在眼睛上的时候,他原本还想拿手去遮挡,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天,你醒啦!”

    随着惊呼,映入他眼帘的却是蓝矜的面容,由于修炼了刹那的碧海潮生功,她头发的颜色也随之向着更加深邃的蓝色在变化着。

    微微动了动脖子,奥天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白家院落的小屋之中,只听他轻嚅道,“小矜,我这是?”

    “你被古羽前辈的力量震晕过去了,师父说他已经保护住你的灵魂不会受到冲击,不过你也躺了一天一夜了。”

    看着奥天要挣扎着起来,蓝矜赶忙轻轻按住了他,心疼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她这才接着说道,“你先别动,师父说了,最近几天你估计都不能有剧烈的活动,你肯定饿了,我这就去给你拿点吃的。”

    感受了一下自己肠胃里由于不断蠕动而发出的声响,奥天这才点了点头。

    看着蓝矜跑出门的样子,他的内心不由得也是一阵欣喜地想到,其实有些时候,能这么躺在床上,倒也真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只是这种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的感觉还真是让他不习惯。

    只是正当他想的出神的时候,房门却是发出了嘎吱的一声被人用力推开,随着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奥天这才艰难地扭过头看清楚,来人正是白启和古羽,当然还有漂浮在半空中的刹那。

    “前辈。”

    因为身体的无力,他就连说句话都十分的费劲,刹那飘到他的身边,随着一层虹光在他的身体混杂着阳光轻轻照耀在他的身体上,奥天这才觉得体力稍微恢复了一点。

    只听刹那轻笑道,“白启这小子,确实比我那个徒弟要认真,知道你不会有事情就能安下心修炼。倒不像是小矜那样,硬是要在你的身边守着你醒来。只不过这爱情我却是不懂,但是倒也让人心醉。”

    就算是在面对李虎的调侃时,奥天都不曾变色的脸颊在听到刹那的话之后,竟是直接变得通红。

    不仅仅是他,就连那端着一碗汤水进来的蓝矜却也正好听到了那句话,便听她在门口轻轻一跺脚,这才腆着一张发烫的脸嗔了一声,“师父!”

    刹那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古羽拦住,向着身旁的白启吩咐了一声,“好了启儿,大人已经醒了,你就别再在这里呆着了,出去练功吧!”

    “就是就是,黑小子你快出去,你的八荒六合诀现在正好处于学习控制的时候,你看你那一身的热气,小天都快被你蒸熟了。”

    被刹那这么一说,古羽不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他也知道,刹那说的是实话,而且他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才想着把自己的徒弟给支开,所以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朝着白启点了点头。

    既然师父都已经这么说,那么白启便只好冲着奥天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便转身走回院子里去了。

    随着白启在院中修炼的喝声响起,蓝矜已经轻轻地将奥天的上半身托起,这才把那碗汤水端到奥天的面前一口一口地喂他喝下。

    刹那便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我们向白家讨来的天池山雪莲,以我的碧海潮生功的力量熬炼出来的,对于解除那热毒却是最为有用的。”

    经他这么一说,奥天这才真的感觉到,随着汤水进入腹中之后,一股清凉的感觉便从胃里开始向着身上四周蔓延出去。

    原本还像是经历长久炙烤的龟裂大地一般的身体,就像是被一汪清泉细细的灌溉着,身体中的每一处都对那清凉的能量充满了无尽的渴望。

    随着那种渴望的升起,他吞服那冰凉的雪莲汤的速度却是在不断地加快着。

    看到奥天的精神在逐渐恢复着,古羽这才开口,“你一定是有问题想问吧?”

    奥天却是一愣,嘴上的动作也慢慢地停了下来,“嗯,那些人?”

    刹那不屑的哼了一声,“古羽既然在我的遮天阵图下可以暂时避过天道限制,那招赤地千里又怎么可能留下活口,全都被烧成灰了,就连灵魂都没留下。”

    惊诧地看了古羽一眼,奥天这才慢慢回想起当时那赤焰巨人身上所散发出令人完全无法想象的强横气息。

    “除了飞影,另外六个就是其他据点的首领,他们是想把白家的高手一网打尽。只是可惜遇上了我们,白家的人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所有的据点都扫荡了。”

    刹那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根本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

    只是一边的古羽,奥天却是明显看出他眼中复杂的神色,喝下了蓝矜递到嘴边的最后一口雪莲汤之后,奥天这才觉得自己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

    他这才张口说道,“古羽前辈,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大人,这次的事情,不得不说我和刹那都是有私心的。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感应到那鬼头七绝的存在,本应该留您和启儿还有小矜一起去清扫外围,却还是带着您冲入敌阵。”

    奥天没有说话,只是在静静的等待着古羽说下去。

    “当您看到赤地千里时,有何感觉?”

    听着古羽的问话,这却是让奥天没有想到的,不过既然说到这里,只见他稍微思索了一阵便说道,“那个瞬间,我从你化身的巨人身上,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完全无法抵御的意志,就好像我面对的不再是你,而是这天地。”

    越是说着,奥天便越是感到一阵心悸,那巨人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却慢慢地被自己所见过的巨猿虚影替代着,那种毁灭与新生的完美融合的感觉从心头一闪而过,却是让他对于猿相玉技的感悟有深了一层,一种融会贯通的感觉从他的内心油然而生。

    身上的所有毛孔就像是在一瞬间完全张开,一股柔和的气劲如同是巨猿身上厚厚的绒毛从体内喷射而出,就连一直扶着他的蓝矜都以为那种力量而被轻轻地推开,脑海中所有对于猿相玉技的招式在这一个时刻里却是不断地被奥天从记忆中剔去。

    在蓝矜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前一刻还躺在床上全身无力的奥天,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竟然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不断的跳动中,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就这样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随着活力恢复,奥天的意识却依然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觉之中,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起手式便是灵动八方,继而顺着大圣捣天一直到一臂神通,每一招一式都带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受。

    明明用的是那一招,但是其中却又感觉充满着其他的招式的变化,这便是蓝矜现在的感觉。

    古羽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没错,他之前与那鬼头七绝对阵之时,最后使用的力量便是从猿相玉技当中领悟出来的。

    只是稍稍一抬手,便可以直接用出其中的任何一招,只有做到这样,才是真正的猿相玉技。

    他和刹那正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看是否可以帮助奥天领悟到这最为重要的一点,不然以他的实力,就算不用这招,他甚至不会给那些人机会使出七绝刀阵。

    刹那也是在一边轻轻地说道,“猿相已圆满,剩下的就是看大人自己去不断地领悟其中更深的东西了。若是真的可以在短时间中让其中一相达到当年帝君的境界,那便是最好的了。”

    听了他的话,古羽却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这次我们已经是很冒险了,若非是大人的悟性好,一个不小心甚至造成他未来对于领悟猿相的阻碍,揠苗助长毕竟不是好事。可一而不可二!”

    说完,他便直接走出了房间,既然奥天现在已经没事了,那么蓝矜一直悬着的心神也就放下了。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她更是不愿意去打扰他,只见她将碗盘收起之后便随着刹那一同离开了房间。

    仿佛感应到屋子里不再有别人,奥天的动作更是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房间中各处不断游走着,只是那充满爆发力的身体如今却是被加上了一股强大的控制力在其中,就看他不断的出招,但是屋内的一切摆设却是没有被他损伤到一丝一毫。

    又是一天过去,当看到奥天一脸神清气爽的走出房门之时,在蓝矜的坚持下接过了她递上的一碗雪莲汤一饮而下,这才带着微笑向院中的古羽等人打着招呼。

    奥天走到古羽的身前,“前辈大恩,奥天没齿难忘。”

    说着,便要向着古羽鞠躬行大礼,毕竟古羽不是他的师父或亲人长辈,所以这样的礼节却也已经是极重的。

    可是古羽却不会让他如此,只见他身体一侧便完全让开了奥天的行礼,同时更是一把扶住奥天的肩膀道,“大人,此次之事,却是我和刹那冒险为之,虽然结果是好的,但是也不能受您如此大礼啊!”

    顿了顿,“此间之事,只要大人不怪我等便好,剩下的却是无需多言。”

    见到他这么坚持,而且古羽施加在他肩膀上的力道甚至让他根本就无法移动分毫,奥天也只好如此罢就。

    当下,他也不再提那件事,只是向着众人说道,“那不知道我们接下来又该做些什么?”

    “大人,既然说到这里,那么古羽倒是有一个不情之请。本来,在大人可以前往汉唐之地之前,我是不应该离开大人身边的,只是这次接二连三的事情却是让我无法放心。”

    听他这么说,奥天也不禁正了正神色,他知道古羽所担心的是什么,“看来灵骨之地的人并不仅仅是对轮回大陆产生了兴趣这么简单。”

    确实,那飞影不是说他们正在找什么东西么?

    当下古羽便对着奥天轻轻施了一礼,“大人,还请恕古羽的不情之请,虽是不得已,却还是要离开一段时间。”

    正在这时,只见白昼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却是听到了古羽的后半句话,便听他讶然说道,“怎么,古羽前辈要离开了,家父还说想要好好酬谢前辈一番,此次若非是前辈,白家前途定是未卜。”

    他自然是从白月那里得知了古羽的实力,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也不可否认面前的这个看似年轻的人,正是这次一举将暗夜帝国的棋子扫荡一空的主要人物。

    面对白昼真诚至极发自内心的谢意,古羽却是轻笑着摇了摇头,“白家主倒是客气了,此番若不是大人的缘故,我也不会随意插手这些事情。要说感谢,那就还是感谢大人罢。”

    他这样做,可以说全然就是在为奥天造势,把奥天和自己这一个表面上是最强圣王的高手捆绑在一起,那么就算他不在奥天的身边,这白家定然还是会一心一意的帮助奥天。

    看着古羽把这个人情直接拱手让出到自己的身上,奥天的心中也是好一阵感动。

    只听他说道,“古羽前辈,既然您觉得那是有必要的事情,那么我这里也不再多说什么,您尽管放心就是。”

    说着,就见古羽根本就不再去管白昼还想说什么的样子,只是一阵热风刮过,他的身影便已然消失在这小院之内。

    奥天等人自然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可是这却是惊着了一旁的白昼,他的实力堪堪也不过才是一个六转轮回使,虽然在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然是极为难得的,但他却又哪里见识过这样神乎其技的事情?

    就算是在白家的最为强大的长老身上,这也是闻所未闻的,不只是他,所有陪伴他一同进来的人也都被惊呆了。

    直到奥天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白昼这才回过神来,只听他喃喃的说道,“奥兄弟,这古羽前辈的功力可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了啊!”

    面对他的感叹,奥天只是轻咳了两声,他并不想让古羽刚才施展出来的东西在众人的脑海里留下过多的印象,那对于他们未来的修炼可是不好的,过于的强大是有可能会影响到人的心境的。

    白昼这才轻叹一声,并看向了白启,谁也没想到,那个一直是白家的麻烦的小子,这次竟然找了个这么好的师父,这样的运道却是由不得人不羡慕。

    “白昼大哥,你今天来应该不只是为了向古羽前辈道谢的吧?”

    要说道谢,那早在回来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

    听了他的话,白昼这才全身打了个机灵,“是是是,奥兄弟你看我这倒是把正事儿给忘了。自从白玉的身体好了之后,父亲便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家里的事情倒也全都扔给我来处理了。”

    奥天笑了笑,“那不是正好么?白伯伯的年纪大了,也是时候让白大哥接手了。”

    “是啊!也只有当了家才能体会到父亲的以前的辛苦啊!”

    白昼的眼中流露出来一阵真正开始符合他的年纪的成熟,此刻的他倒真是已经有了一种白家未来家主的样子了。

    他用手轻轻的拍了拍额头,这才不好意思地道,“奥天兄弟,你看我跟你说这些干嘛!这次来你这儿,一是听说你的身体已然没有大碍,顺便也是来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去今天的拍卖会看看的。”

    白家商行主要经营的就是拍卖,奥天自然是在来到花都之前就已经知道,只是最近的事情缠身倒是让他忘了自己还从来都没有见识过呢!

    听到白昼这么问,他当然是感到一阵欣喜,当下便听他说道,“白大哥,你叫我小天就好了,如果方便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

    白昼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喜色,原本他还怕奥天等人有些看不上小型的拍卖会,所以一开始他说的时候心里还有着一些忐忑,“方便方便,怎么可能会麻烦,那你们稍微等一下,我这就让人去准备一下马车送你们去会场。”

    走去最大的那个房间看了下还处于昏睡中的齐亥,奥天和蓝矜拒绝了白昼派来的马车,两人还是决定一路晃荡好好逛一逛花都,然后再到会场里面去,毕竟现在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着好一段的时间。

    走在被阳光铺满的青石板路面上,周围的每一个小档口对于蓝矜来说都像是一个新奇的小世界。

    奥天虽然已经在这条大路上走过了许多次,但不是夜晚就是在急忙赶路,所以对于他来说,这也是真正的第一次逛街。

    他跟在蓝矜的身后不停穿梭在每一个档口中,周围的人都对着他们投来了欣赏的目光,就看这一对情投意合的青年男女,总是能带给人一种天造地设的感觉,从旁人的眼里看来,他们就是一对神仙眷侣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