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神秘老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4966字

    从茶楼里走出来,蓝矜还在为着那覆盖着淡淡花香清幽的淡果糕点沉醉着,只是就在两人经过另一个贩售一些女性喜爱的小玩意儿的摊子时,她却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个摊子上。

    奥天只是在一边轻轻的跟着,一边享受着蓝矜选择的食品,一边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上不停换上的饰品。

    看着她脸上的微笑,奥天也不自觉感到一阵阵的幸福充斥在自己的心头之上。

    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地到处逛着,仿佛这样的一条街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完全足够用上一生去探索的宝地一样。

    这样恬淡的幸福,也许才是蓝矜真正想要的。

    奥天的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他却还是不住地叹了一口气,若是放在以前,他当然也想要过这样的生活,淡看云卷云舒的日子又怎么不是他心中所想的呢?

    可是事实却是,他们早就已然踏足在这片江湖之中,所有的未来如今也不再是他们自己就可以决定的。

    甚至,就连未来的方向到底是往哪里走却也只能是听天由命罢了。

    想到此处,他不禁感到自己对于这天道的理解却又是更深了一层,人总是想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去战胜天地,却不知自己无非就是这天地中的一粒尘埃罢了,在变幻莫测的前路面前,人总是无力的。

    奥天身上不自觉散发出的那阵隐约的落寞的感觉,走在前方正拿起一个绘画着粉黛面谱的面具的蓝矜倒是感觉到了。

    只见她轻轻的回头,看着奥天仰望天际的样子,倒是收起了自己的玩心对奥天说道,“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多久?”

    “应该快了,白昼大哥说是午时过后便开始,还有半个时辰吧!”

    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那个面具,微微一笑向摊铺的老板道了一声谢,蓝矜便走过去挽起了奥天的手臂。

    “那我们走吧,总不好让别人等我们。”

    奥天讶然地看了面前的佳人一眼道,“怎么,尽兴了?”

    又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尽兴,换做蓝矜的话,她宁愿时间就在此刻完全停住,只是她还是乖巧的向奥天微微颔首,“差不多了,都已经逛了一个上午,和你在一起可没有什么尽不尽兴的说道,因为那都是好的。好了,快走吧!”

    说着,她便轻轻一拉奥天的衣袖,两人便朝着拍卖会场的方向走去,虽然不再去看道路两旁的小店和摊铺,但是两人轻声低笑的样子倒也是引来了许多人的旁观。

    就在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路前行,快要走到白家卖场的大门前之时,一声跋扈的喝骂声却是在不远处响了起来,“老家伙,你看看自己长了几个脑袋,我家主子的路也是你能挡的么?”

    奥天不悦地抬头看去,却是在一个小小的烧饼摊前面,那个小摊子看来也是知道今天是白家开拍卖会的时候,所以才在这里支起了锅炉做着生意。

    只是此刻那摊主却是已经被吓得全身颤抖着跪伏在地上,可是当奥天看过去的时候,便发现那声喝骂声倒不是冲着那个卖烧饼的去的。

    原来,就在那个烧饼摊的前面,一位老者也同样是跪伏在地上,而一边却是站立着一匹全身乌黑的高头大马,马上的人身着同样颜色的全身皮甲,手上的马鞭此刻正指着那位老者。

    周围的众人都纷纷侧目,可是就看他们的眼中虽然燃烧着怒火但是那敢怒而不敢言的模样却是被奥天尽收眼底。

    只听那摊主颤声说道,“这,这位大爷,小人不过是为了养家糊口在这里摆了个小摊子。那老家伙见到了却不由分说便想讨一顿饼食,可不是我挡了大爷们的道儿啊!”

    奥天这才发现,原来那嚣张之人的身后竟然还是一支马队,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七匹也是同一模样的黑马,马上之人也是个个都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场景。

    在马队中央,一辆由四骏拉住的马车正停在大路中间,虽然主色调也是黑色,但是其上的黄金雕饰却还是显示出马车的主人的尊贵来。想来那高声呼和的人不过是一个随从罢了。

    那人大笑一声,声音中的透露出的残忍却是让那摊主的身子再次一抖,便听他说道,“你若是不说,我还没有想起来,虽然是这老头挡了我家主人的道儿,但是起因却还是因为你把这劳什子的破摊子放在了这里。这连带着的惩罚却是少不了你的。”

    奥天的眼中冒出了一阵火光,见过蛮横不讲理的却还真没见过这么霸道的,人群当中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却也是发出了阵阵的私语声来。

    竖起耳朵听了一下,奥天这才知道这队人马原来是暗夜帝国的五皇子的座驾,貌似是从几年前那五皇子便作为与百花帝国的交换人质一样的身份出现在了花都,虽然不能回国,但是一应的衣食住行却也都是最好的。

    只是碍于他的身份,他的侍从从来也都是一些欺男霸女的胚子,所以平民们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在私下里才能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你说这老头谁不好惹却是惹了这么一群煞星。”

    “是啊,估计这才不会落着好啊!能不能剩下一条命都是难说的了。”

    “就是就是,这些人心可都是被狗吃了的,那个卖烧饼的却也是倒霉。”

    渐渐地,私语的声音还是有些大了,只见另外那七个侍卫都是大吼一声,“闭嘴!”

    那个领头的手上马鞭向下一挥,一道黑色的气劲直接就在路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他这才转过头来阴狠狠地说道,“有本事的,就到我们兄弟面前说,不然就给老子把嘴巴闭上,不然就做一个永远都闭嘴的人!”

    谁也不会怀疑他的话,当下便听周围吵杂的声音又是一静,可是就在这时,却听到那个一直跪在地上的老人出声了。

    “一群装作饿狼的小兔崽子啊!老子这么好的酒就这样被你们浪费了!啧啧啧啧……”

    随着他嘴巴啧吧的声音,奥天这才发现原来他刚才竟然并不是因为害怕而跪在地上,就在他的面前,一滩水迹却是扬洒在青石板上,旁边还有一个看似葫芦模样的容器的碎片,看来那便是他所说的酒了。

    蓝矜却是轻笑了一声,“这人倒也有趣,面对着这群凶神恶煞还能只是一心顾着自己的酒,倒是个酒痴。”

    奥天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与他们不同,那马上的人听到老头这么说,脸色阴沉的仿佛就能滴出水来,可是还不待他说话,却看到那老者便已经慢慢地站了起来,依然还是满是怜惜的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酒迹之后,便转身朝着那个卖烧饼的大骂起来。

    “小王八蛋,没错,就是说你呢!老子说过给你钱的,什么时候又变成了讨饼食的?你娘的当你爷爷是要饭的不是?”

    他这一嗓子吼出来,那个烧饼摊的老板却是完全愣住了,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见过骂人难听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他这一下子不止是做了自己的爹还把爷爷也给做了,不过想到他开口的那句小王八蛋,岂不是连他自己一起骂了,那卖烧饼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一点血色。

    那个拿着马鞭的侍卫明显也听出了老人骂声里的错漏,便听他道,“老王八,你是不想要命了?”

    周围的几个侍卫听到之后也是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那句,原本还在对着卖烧饼的跳脚的老人猛然回头便朝着说出这句的那个侍卫说道,“小兔崽子,你骂你爷爷是什么?”

    那人的脸色瞬间便涨成了猪肝色,他倒是真的被气着了,只是老人却没有停下,“就说你们这群小王八小兔崽子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一个个都是暴殄天物的丧门星,这要是出在谁家还不把整个家都给败完了。我儿子是没教过你们这群东西吗?”

    到了这时,原本看着那群人还有些可笑的民众却都是用可怜与不忍的眼神望向那老人。

    因为那个距离老者最近的一个侍卫已然把马鞭朝着老人挥了过来。

    只是就在众人都以为那老者必然会在这里命丧黄泉的时候,却见那老人骂骂叨叨地正好向着那侍卫上前一指,仅仅是几步的距离却硬是让他避过了绝命的杀招。

    “呔,你这小崽子做什么,是还想要打你爷爷嘛?”

    拍卖场中更是传出一道声音,“谭一,你敢在我白家门前杀人,这却是要将我白家放到哪里?”

    话音刚落,便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白家会馆里飞驰出来。只是虽然他的实力也不弱,但是却还是比不上那谭一的速度。

    他人却不言语,只是更加狞笑了一下,看着他手上亮起的六枚轮回戒,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又是一道黑色的气劲朝着老者打去,一些妇人甚至已经不忍心看下去而将头侧到了一边,这一下若是真的打在了身上,可以想象那老者必定是一个筋断骨裂的下场。

    可是这时,人群的外围处却是响起了一声清啸,正是之前一直未动的奥天出手了。

    眼见有人出手,那些原本还是一直站在一旁的侍卫此刻却也是拔出了自己腰间的精刀,便朝着奥天来的方向直接挥出,七道刀气直接席卷而出。

    只不过,无论是实力还是速度,他们又怎么可能是现在的奥天的对手呢?

    根本就不用使用任何的技能,在猿相大成之后,奥天的身体已经可以说是被他完全掌握了,只是一个瞬间,七道刀气便被他直接摧毁,甚至都没有减弱任何一丝的速度。

    只见他的身影一下子便出现在了那马群当中,双手一合,三潭镇月便被他这样使了出来。

    瞬间,奥天周围的时空就像是被完全定住了一样,无论是马匹还是活人,甚至就连那在空中还来不及消散的刀气以及就要碰触到那老者的气劲此刻竟是完全被镇住,就连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

    看到这一幕,那老人的眼睛却是一亮。

    紧接着,便是灵玉掌顺着灵动八方的气势直接轰击在那八头黑马的身上,没有任何声息,那八头神骏竟然就在奥天的掌风之下被打了出去,他并没有真的使出那些杀招,不然这些马匹此刻必然是已经成为了玉粉。

    只不过那些侍卫却是没有那么幸运了,马匹受伤飞出,他们更是直接从马上跌落下来,只不过由于三潭镇月的效果,他们却是被悬挂在空中的位置上。

    面对着这些人,奥天可没有打算留手,八记瀚海朝山便直接向着那些人打出,若是真的轰在他们的身上,那就必然是身死魂消。

    可是却听得那老人轻叹了一声,“年轻人,火气大是正常的,只是这上天有好生之德,下起手来却怎么这么的狠毒呢!”

    一阵清风拂过,奥天的三潭镇月便被老者身上散发出的一层气劲给打破,那些人却也因为向着地面跌落而避开了奥天的杀招。

    此时再看向那个老者,奥天这才发现就算是刚才使出三潭镇月的时候,那老人竟然是可以在他的镇压范围内自由行动的。

    可惜刹那此刻却是被奥天留在白家里面照看受伤的齐亥,不然倒是可以向他询问一番。

    只不过,奥天也知道,就算不用问刹那,这老人的实力定然是深不可测的。

    老人的身影在场地当中接连闪现了八次,就看他每次都是在那些侍卫的身上看似随意的点了一下,但凡是被他碰触过的人,奥天却再也无法在他们的身上感知到任何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

    当老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奥天甚至没有进行戒备,因为他知道,面对这样的高手,自己就算怎么戒备都是没用的。

    上下打量了一阵奥天,老人的目光最后便停留在他眼睛的位置上。

    老人咧着嘴露出了一口白牙,只听他轻轻笑了一声,“双目清明,证明心性还是不错的,可是这一身恶毒的功法却是招招置人于死地的招式,那些人功力不如你,废了也就是了,这么杀了的话你与他们却又有什么不同?倒是可惜了啊!”

    就听他这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话之后,便摇着头转身就要离去。

    奥天这才回过神来,赶忙一抱拳向老者问道,“前辈,不知前辈所言……”

    “年轻人,老子不喜欢别人管我叫什么前辈,刚才的那些话你若是听得进去便好好想想,你若是听不进去就权当是老头子放了个不臭的响屁就是。要是还有什么想问的,我们未来肯定还会见面的。”

    语罢,又是一阵清风卷起,那老人的身影便消失了,离开前他却是向着蓝矜的方向望了一眼,只是紧皱的眉头却是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人看到。

    就像是古羽离开的时候一样,只是他的这招却是比古羽更加自然。

    奥天走到那群正在倒在地上呻吟着的侍卫身前检查了一番,他这才知道了老人的话中的意思,果然他刚才轻轻的那几下也只不过是把那些人的某些经脉给震断了而已,虽然性命无碍,但是这些人以后顶多也就是一个比普通人更有点力气的人罢了,轮回师和真武道却是与他们都无缘了。

    就好像他们刚才的出手并没有被周围的人看到一样,听着所有人都在议论着为什么这些黑衣侍卫竟然会一下子都栽倒在地上的声音,那位老人在奥天的心中却是越发神秘起来。

    直到蓝矜颤颤悠悠地走过来牵起奥天的手,他这才发现蓝矜的手心竟然就这么一会已经遍布了冷汗。

    当下,便听他安慰道,“小矜,别担心,你看我不是没事么!”

    “不,不是的,是因为……刚才那个老人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好像是我的身体里面有些什么不对的东西一样。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看着奥天急转而下的脸色,蓝矜赶忙说道。直到盯着她看了好一阵子,奥天这才放下心来,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那老人有往蓝矜的方向看过这件事情。

    既然想不通,那便不去想就是了,看着白家最初出现的那人已经在差人安抚民众的情绪以及将那些黑衣侍卫用绳索捆绑起来准备交给白家主事的发落的时候,奥天这才一边轻轻拍着蓝矜还有些冰凉的小手,一边走到了那个一直都没有任何动静的马车前说了一声,“五皇子,这厢事情已经了了,难道还是不愿见人么?”

    只是稍微一个停顿,便看到那马车上厚重的布帘被轻轻掀起,出现在奥天和蓝矜面前的景象却是让二人都不得已吃了一惊,那个画面,却是让二人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暗暗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