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公子薛剑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04字

    马车上款款走下了两个人影,其中那个一身黑衣的人自然就是暗夜帝国的五皇子无疑,他的面色苍白,脸上还隐隐显露出一种文弱而不禁风的感觉,看上去长相倒是清秀的,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那定然还以为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书生而已。

    只是令奥天和蓝矜感到吃惊的是,那个随着他一同下车的人,一身瓷白色的衣袍,身上的青花刺绣更是有着一种出尘的耀眼,一副妖颜更是让人无法将视线从他的身上转走,眉目间桃花暗送,双眸如同是潺潺清泉,白皙的皮肤搭配上自然绯红的唇色,眼看虽是一位偏偏公子,但是那番倾国倾城的模样却无法让人将他与男人联想到一起。

    那种妖冶的美,却不会让人有不舒服的感觉,而是带着一阵清新脱俗的飘逸,如同是一株独立于世的雪域山茶,扑面而来的就是一阵饶人的清香。

    他的出现,就仿佛是将所有的光彩一瞬间都抢走了一般,足以使所有在场的女性都为之而自惭形秽。

    蓝矜也悄悄低下了头,若是论起气质,她自然是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输,但是那容颜,她却知道自己是绝然比不上的。

    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打从心底里面对面前的那位青年产生出一种敌对感。

    只是她的这种心意却是奥天不知道的了,在经过了一开始的失神之后,他便向着那二人微微行礼当做是打招呼了。

    “五皇子殿下,看来您得准备换一批手下了。”

    听了他的话,那个五皇子却根本就没有抬头朝着那群已经被废掉的侍卫看上一眼,他也只是向着奥天轻轻回了一礼道,“这位朋友,如此恶仆我早已看不惯,奈何他们却是家兄派来保护在下的,我却是无法完全号令他们,现在既然有人出手教训了他们一顿那自然就是好的。”

    顿了顿,又听他道,“其实这些废物,别说是废了他们,就算是杀了也是好的。”

    奥天明显从他的眉头之间看出了一种对于那些人的厌恶以及一丝喜悦的神情,他便不再多言,而是看向了那个白衣公子。

    那人却是更不拘束,朝着奥天一拱手便盈盈笑道,“在下薛剑,这次路经花都,正巧赶上了这白家商会的拍卖会,素来听闻白家的拍卖会当中各种奇珍异宝都是数之不尽,只有想不到却没有见识不到的,所以硬生生让夜兄领着在下也来见识一番,却没成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小可在此便代夜兄向各位陪个不是了。”

    语罢,就看他朝着在场的众人都是饱含歉意的行了一礼。

    他的声音很清脆,其中的空灵更像是来自白霜皑皑的雪域高原一样,让人根本就不会讨厌,见他这样说来,民众们原本还激荡的情绪却是一下子就被完全抚平了。

    只是他的举动却难说有点喧宾夺主的意味,但是奥天看向那五皇子,对方对此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似得,就瞧他甚至还站在这薛剑靠后半步,一副以薛剑的态度为主的样子却是让奥天觉得好生奇怪。

    “我是奥天,她是蓝矜,我未过门的妻子。”

    薛剑轻轻笑了笑,朝着蓝矜看了一眼,而感受到他的目光,原先心里就有些别扭的蓝矜在有了奥天那句“未过门的妻子”话后,心中也就有了底气,倒也是抬起头与薛剑来了个对视。

    就在这时,先头从白家会场里飞掠而出的那人也已经走到了几人的面前,作为白家的执事,他可不能像这几人一样谈笑风生的样子,他只字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只是朝着几人施了一个足够严谨的礼节后才说道,“诸位先生、小姐,在下白乙,拍卖会就要开始了,还请各位入内奉茶如何?”

    众人相视一笑,薛剑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折扇,只是一个抬手便轻轻扶住了奥天另外一边的手臂拉着他一同走了进去,让原本就站在奥天身边的蓝矜看得很不是滋味,而五皇子也是微笑着随着几人一同走了进去。

    随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街道上,白家的家仆这才能够真正开始清扫着大街上的凌乱以及血迹,可是就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那个卖烧饼的却是悄悄推着他的小摊车几个转向便快速离开了人群。

    直到走到了一个看似已经废弃的街道时,他这才停了下来,只是一个眨眼,他的面前便已经站立了一个全身都被厚重的黑色斗篷完全罩住的人影。

    “属下见过大人。”

    朝着那人单膝下跪,此刻他的脸上哪还有什么与之前的惊恐有着一丝联系的表情,完全已经被换上了一副漠然的样子,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根本就是与他无关一样。

    一阵完全没有任何感情的空洞声音从那个人影的方向传来,甚至听不出他到底是男是女,“怎么样,查探清楚了么?”

    “是,根据那人使用的功法来看,应该就是圣……”

    就在他要说出那个词的时候,天空中却是一阵风起云涌,紧接着便看到他的脸上竟然显露出一种痛苦而扭曲的神情,还等不到那个神秘人出手,一隅清风滑过,如同消融的雨露一般,那人的身体竟然从内而外开始崩解,一个由透明的气劲凝结出来的“诛”字出现在二人中间,片刻之后,街道上除了那个摆放着烧饼的小推车以及神秘人的身影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诛心剑!”

    那神秘人恨恨地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后便冷哼了一声,“用了这招那就表示你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你可知道,这世间能将这招用到如此地步的人又会有多少?”

    一阵轻柔的气劲从他的身上飘出,转瞬就将那烧饼小车变成了灰烬,并非是为了隐藏什么,那只是他用以发泄情绪的一种方法罢了。

    他的身影消失了,只是在空气中却还能隐约听到他的轻语声,“这些人都出现了,这个天下要乱了。嘿,既然如此,那便让这江湖好好翻腾一阵罢!”

    奥天被薛剑拉着走进了白家会场,与白家的族地一样,这会场里面的布置也是非常的古朴,走过了大厅之后,出现在眼前的会场则是一层摆放着整齐的方桌与排椅,而二层则是一个个的隔间,让人就算是从哪个方向都是没有办法窥探到里面的任何一丝景象的。

    随着白乙的引路,众人已经走到了二层的走廊上,只听薛剑向着奥天问道,“奥兄弟,不知道你们是坐在哪里呢?”

    奥天却是一愣,他也只不过是应了白昼的邀请,但是要真的说起来他根本就没有来过拍卖场,那就更别说预订位置了。

    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薛剑还以为他原本是坐在一层而被自己拉到了二层来所以感到尴尬,当下便说,“要是不介意的话,奥兄弟和蓝姑娘就与我们同坐如何?”

    奥天还没答话,走在最前面的白乙却是说道,“劳薛先生费心了,家主昨日就已经为奥先生安排好了位置。”

    薛剑的眼睛一眯,“哦?不知是在哪里?据我所知,这二楼的房间可是已经被订满了。”

    恭敬的行礼后,白乙不卑不亢地道,“正是三楼顶层家主专用的雅间。”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环境更为清幽的二楼却是足以使附近的一些人听到,就听不断的惊咦声从周围的几个房间里面传出,之后便是有人伸出脑袋来想要看看奥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毕竟能够使用白家家主专用的房间,那如果不是白家嫡系的重要人物的话,那就定然是白家真正的贵宾,那种特权可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可是对于向来就不喜欢被人瞩目的奥天来说,这可是苦了他了,感受到周围投来的视线,他也只能用力维持住自己那淡然的神态,不让自己出丑。

    与他不同,身边的蓝矜倒是蛮享受这样的感觉,并非是说享受别人注视自己,而是注视她的男人。

    就听薛剑也是呀了一声,转而便满面桃花地笑着看向奥天,“奥兄弟,既然如此,你看我也是难得来一次这里,不知道是否可以让我去你们的雅间那里见识一下呢?”

    无论怎么看,奥天都觉得这薛剑的脸上都有一种奸猾的感觉,却不让人感到讨厌。

    只是对于蓝矜来说便又是另外一种感觉,面对这么一个青年才俊,身为女性的她却只能产生出一种敌对感,当下,她也是看向了奥天。

    感受着身边两道炽热的目光,奥天此刻的心情就是赶快离开这条走廊而已,“那……便一起来罢!”

    直到坐进了雅间,奥天都还没回过神自己是为何说出了刚才的那一句话,只是现在的他却是比刚才要更加放松了许多。

    薛剑虽然跟着一起上了三楼,但是他却没有太过分,因为他也只是独身而来,五皇子却是被留在了原先他们预订的那个房间里。

    看着奥天双鬓上渐渐显露的冷汗,他则是在一旁问道,“奥兄弟,你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么?”

    说罢,就看他抬手向着奥天的额头抹去,可是就在他的手就要与奥天的额头碰触到一起的时候,一只纤纤玉手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为了不让他碰到奥天,蓝矜甚至还用上了一丝暗劲将他的动作卸开,“小天他没事,只是不太习惯刚才那种场面,他歇一下就好,不劳薛公子费心了。”

    面对蓝矜这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薛剑也只好悻悻地放下了手,朝着蓝矜尴尬地笑了笑,只是在蓝矜的眼里看来,这笑容却是让她更发的不舒服而已。

    但她对着一个男人却又怎么好表达出这样的感觉,所以,她也只是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再看薛剑一眼。

    等到奥天回过神来,发现身边的两个人都是看向正前方的拍卖会的展台上,他这才从其中感受到一丝不与寻常的感觉。

    薛剑那边明显是有些尴尬,但是蓝矜那边不知为何,他却感觉到有一种醋坛被打翻的怨气在弥漫着。

    就在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展台上的巨钟却是被敲响了,今天的拍卖会,开始了。

    当主持人一番欢迎词的话音落下之后,奥天再也没有时间去管房间里的那种不协调的气氛,因为他的心神直接就被那第一件拍卖品给吸引了过去。

    被放置在一个展箱型的推车上的,是一个青铜色的铜人,其边上还放着一卷不知是什么魔兽的毛皮制成的皮卷。

    只听那主持人介绍道,“这次的拍卖会刚才已经说过,虽然不能说是白家最盛大的一次,但绝对是奇珍最多的一次。”

    清了清嗓子,待得将所有在场的观众的兴趣都吊起之后,这才听到他继续说道,“这青铜人像,还有旁边的兽皮卷,都是出自一个地方,一个大家都十分熟悉的地方,那就是……大陆之巅,天池山脉!”

    场中响起一阵哗然,只要是生长在轮回大陆的人又有谁不知道天池山的名字,传闻那里便是整个大陆的起始点,是轮回师们最终的魂归之处,只有在那里,强大的轮回师才有可能参透创世之密,达到无上的十戒境界,从此方可破开虚空与天齐寿。

    “这次,也是我们白家侥幸,可以在天池山脉中破开了一处洞府,在获得了家主的允许之后,没有一件留下都被直接运送到了这拍卖会场。其中更是有许多灵力强大的武器与装备,只是这铜人与兽皮卷却是无论我们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破解其中秘密,而且其中灵力残留却是微弱,所以这才将他们作为第一件物品进行拍卖,不设起价,价高者得!”

    如果光从一个名字来说还无法让所有人狂热起来的话,那么那主持人的这一番话却是一条导火索直接让所有人看着那物品的眼神都是一变再变。

    白家竟然能够在天池山找到了一处洞府!运气好的话,那可是可以一步成神的机缘啊!不过很明显,白家这次却是没有在其中找到那种东西,不过也足够使整个拍卖场沸腾起来。

    在场的众人眼中都燃起了狂热的火焰,只是他们注视的已经不是那铜人和兽皮了,听了主持人的介绍,他们更加想要得到的可是后面的那些物品,也就没有人还在乎这块用来引出明玉的砖头了。

    只是他们不在乎,并不代表没有人在乎,奥天的身上渐渐散发出一阵来自猿相的那种蛮横的气息,令得身边的蓝矜和薛剑都是一惊。

    就在薛剑满脸复杂地看向奥天的时候,场中的众人也已经开始从一个金币开始慢慢往上加起了价格,毕竟虽然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作为第一件展品还是要给足主办者面子的。

    早在进入这雅间的时候,奥天虽然没有回过神来,但他依然听到了白乙的介绍,那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在这个拍卖会上可是有着一定的特权的。

    抬头看了看悬挂在看台前的三个大红色灯笼,奥天毫不犹豫地拍了一下身边的启动机关,只听嗡的一声,第一盏灯笼中便燃起一团火光,柔和的红光在拍卖场中亮起,所有人加价的声音都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这正是白家的特权,三盏灯笼所代表的就是三次机会,那是没有任何争论而让房中之人获得拍卖品的所有权的机会。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最上面的雅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拍卖会竟然会在一开始就有红光亮起,但是也不禁使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那么后面的好东西也就更有可能落到他们的手里。

    奥天当然不知道他人的沾沾自喜,看着那主持人已经差人将物品往房间里送来的时候,他的面上也露出了一阵喜色。

    “奥兄弟果然是胆识过人而且眼力竟然也是一等一的,这样两件暗含道蕴的物品竟是被直接收入囊中,却是令人不得不羡慕啊!”

    讶然地看了一旁的薛剑一眼,这人竟然一语就道破了自己所有行动的根本原因,倒是让奥天没有想到。

    要知道,他也是因为走进了真武道这才能够从那两样东西身上看出来,虽然没有多少灵力附着,但是那上面却是有着所有追求武道巅峰的人所心生向往的天地道蕴。

    所谓大道三千,只修其一达至极致都可融身天地,若不是有头上的九雾吉花冠,奥天甚至都不能如此真切地感受到那两种大道的感觉,“这薛剑,定然不简单!”

    只是在向奥天道喜之后,薛剑便又是恢复到他那倜傥的模样不再言语,想来那两件物品对于他来说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没有理会奥天和蓝矜的目光,这薛剑只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展台上面,眉头上却是缠绕着一缕焦急与凝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