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清秋艺坊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4919字

    感受着入手的铜人与兽皮,奥天已经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对于后面一轮的拍卖会他已经不再在乎,每次只是在卖品出现的时候稍微抬头看上一眼,发现自己对其没有兴趣之后便不再看一眼。

    毕竟对于他来说,那些紧跟在铜人与兽皮之后的那些所谓的装备,根本就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因为有了碧海青天,所以就连那鲸涛丈云尺都已经被他塞给了蓝矜,按照刹那给出的方法,在蓝矜的温养之下,那武器也渐渐开始恢复着元气,虽然可能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那却不是面前的那些凡器可以媲美的。

    薛剑只是盯着展台而不说话,奥天自然也不好再去询问些什么,他深知这天地广大,对方就算是修炼武道的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人家可以看出道蕴那也是自然。

    随着他的呼吸,意念也不断探入眼前的两件物品去感受其中大道烙印的奥妙,可是每当他的意念靠近了那个铜人的时候,一股恢弘却平和的气息却将他的意念完全挡了回去。

    那是一种仿佛是格格不入的感觉,那是手上的铜人在拒绝他的意念,无论奥天用了多少种办法,甚至都动用到了灵台上的那枚玉玦,在那铜人的面前却依然是无法寸进。

    直到这时,薛剑才开口道,“道不同则不相为谋,奥兄弟不用再浪费气力了,依我看来,从你刚才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许那块兽皮与你倒是应该更加契合的。”

    按照他的话,奥天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将那铜人放到了木莲镯的空间之内。

    其实他自然也知道那兽皮当中的道蕴与自己来说会更加合适,但是其中的那种让他的身体不自觉感到渴望的狂暴却让他感到恐惧,所以他一直都在拼命抵挡着那种莫名的吸引力。

    可是当他稍稍将意念转移到那兽皮之上的时候,他便如同是被磁力吸引住的铁块一样,原本还在铜人那里出现的滞怠的感觉确实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水乳交融的契合感,愤然睁开双目,只见奥天的眼中更是一片血红,身上隐隐传出了一阵猿啸与龟鸣交缠的声音。

    其中的狂暴更是不言而喻,只见手上的兽皮只是一个停顿,便与奥天的皮肤开始紧密的结合起来,就像是融入了大海当中的水滴一样,随着奥天身后开始浮现出的巨猿与玄龟的身影,那兽皮更是在奥天的皮肤底下逐渐移动了起来。

    随着它游走到奥天心口的位置上时,他身上的动静也开始被抚平了下来,兽皮也是在他的胸口上代替了他原本的一小块皮肤变成了一个菱形的模样。

    其中散发出的嗜血与凶暴的气息却是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就连蓝矜都被那阵蛮横逼得无法正视现在的奥天。

    只有薛剑还是保持着一副淡然的样子,可是却可以看出,他稍微向着奥天看去的时候,眼神中却还是出现了一丝叹息的感觉。

    “也不知道他是从谁那里学来的,竟然以人的身体去修炼了万兽之道,未来他若是心性大变的话,倒是正常的。”

    他的这番话明显是说给蓝矜听的,看奥天现在的模样就知道,他根本听不见周围任何的声音了。

    蓝矜的身体一震,却是顶住那强大的压力向着奥天看了过去,只见他满脸都是扭曲的神色,但是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猩红却是越发的浓厚。

    奥天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在那兽皮融入自己身体的一刻,一种来自于最为原始的杀欲便已经在一个瞬间就渲染上了他的心头,那种嗜杀的感觉让他甚至恨不得去将这天地都撕碎,若不是他依靠着理智去强行压制住那阵杀意的话,他甚至不怀疑自己会把在场的人都杀死。

    看着他就快控制不住的样子,薛剑赶忙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紧接着就是从其中倒出了一颗雪白色的药丸,只见他的手快若闪电地朝着奥天的身上轻轻点了几下。

    仿佛是被戳到了痛处一样,已经开始有些癫狂的奥天忽然张大了嘴巴,就在这时,薛剑的手指一弹,那颗丹药便直接落尽了奥天的口中,在刚一碰触到他舌尖的时候便直接化开变作一股清凉的液体淌进了他的腹中。

    随着眼中的赤红色迅速褪去,奥天的身体也是一软直接就依靠在身下的皮椅之上,但他的理智却让他记得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轻轻抬起头来,向着身边的薛剑说道,“谢谢!”

    他刚才的变化也只是发生在这个房间里而已,除了薛剑和蓝矜,根本就没有别人知道,那阵气息根本没有泄露出去,所以外面的拍卖场中还是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拍卖,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里。

    薛剑轻笑了一声,眼看奥天的脸色也因为那丹药的缘故开始慢慢恢复了血色,“你难道就没想过我是要害你?”

    奥天则是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摇头笑道,“我相信你。”

    还是如同之前一样,奥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如此的直接,却是让薛剑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感受着蓝矜投来的不善的目光,他只得再次正襟危坐起来。

    就在这时,便听那场中的主持人说道,“好了,接下来就是我们这次拍卖的最高潮的时候到了,接下来所要拍卖的,正是这次在洞府当中找到的最为珍贵的物品,而且这两样东西我们绝不分开拍卖,它们分别的起拍价都是一百五十块完整的灵力晶石。同时加价,各位请开始。”

    所有人都不禁哑然,看着被推上台的两样东西,当帷布被掀开的时候,甚至已经有人已经尖叫了起来。

    “是雪精石!”

    没错,掩藏在布幕之下的,正是八块正八面形的雪精石,如果说起其中的珍贵程度,那就是每一颗都足以与芳华明珠媲美。

    那主持人也开口道,“没错,这次拍卖最主要的东西就是这雪精石,其中的珍贵想必是无需在下多说,那是只要一颗就足以让一名水属性轮回师转化成特殊的冰属性并且直接突破九戒的东西,如果用来打造装备,更是足够以一比三的比例产生神器的东西。只是……”

    随着他手指的方向,众人这才发现,就在那些雪精石的下面,却是放着一块样貌极其丑陋的通体漆黑的石头,与那些正在释放着丝丝白色寒气的雪精石比起来,那石头是很特别的,因为它的卖相也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

    主持人朝着在场的众人拱了拱手,“并非是白家有意为难各位,从雪精石的价格来看,大家定然也知道我们给出的是一个很公道的价格。”

    顿了顿,看着所有人都点了点头,他才继续道,“这块黑石我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我们却发现,那些雪精石竟然是无法与这黑石分隔过远,不然就会开始融化,为此,原本一共是九颗雪精,此刻却是已经有一颗被浪费掉了。”

    再往后的话,奥天却是没有继续听下去了,因为他看到自当这两样东西出现之后,旁边薛剑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他眼中的渴望已经溢于言表,只不过奥天却发现他的视线竟是直接绕过了那些雪精石而直接盯在了那块黑色的石头上面。

    虽然不知道薛剑口中喃喃说道的“天池雪魄”究竟是什么,奥天也能想象到那块石头非同寻常的地方。

    就在那主持人还在向所有人解释的时候,只听两道“嗡”声响起,随着两盏渐渐亮起的红色灯笼,这次的拍卖会居然就这样划下了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句点。

    台上的物品已经是奥天所有的东西了。

    坐在白家派来送他们回去的马车当中,奥天还忘不了刚才在会场之中因为自己的举动而差点引起的骚动,若不是他在最后释放出一阵可以媲美九戒五转以上的强者的气息来的话,估计今天的场面还真是不好善了了。

    只是当他将装着那两样东西的戒指递给薛剑的时候,却被他笑着拒绝了,留下一句不愿意欠奥天的人情的话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开了拍卖场。

    两人都各自装着自己的心思走上了白府前的台阶,可是就在二人准备走进白府的时候,奥天却被一个人叫住了。

    “不知前方的可是奥先生?”

    在门卫警惕的眼神中,奥天慢慢转过身子,却看到身后的台阶下此刻正站着一个小厮装扮的少年人。

    “我是。”

    听到这句话,那个少年就仿佛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样,小步地走上台阶,将一张雪白色镶有金边的帖子递到了奥天的面前。

    “奥先生,我家主人邀您今晚在清秋艺坊一聚,还请赏脸!”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所有的门卫都听到,听到清秋艺坊的名字众人不禁都张大了嘴巴。

    清秋艺坊,那可是花都城中最为高档的风月之地,不说里面的珍馐美酒数不胜数,姑娘一个个也都是百里挑一的,更有那被传为千载难逢的花魁。那可是一个真正春宵千金花钱似水的地方啊!

    而且传闻由于幕后老板的注重,所以里面就算只是一个侍女都是能够吟诗作赋,其中的侍卫更有着轮回师的存在。曾经白家和暗夜帝国甚至是百花宫都被猜测是那清秋艺坊的后台经营者,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得出过定论。

    “你的主人?”

    奥天疑惑着结果那小厮手中的请帖,只是轻轻的一翻开,便看到那请帖的内容之上并没有过多的邀请辞,只是在洁白的帖面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工整秀气的“薛”字。

    蓝矜虽然不知道艺坊究竟是什么地方,但是她看到那个薛字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就转头向白府内走去。

    白家的侍卫还以为她是为了那清秋之名而生气,一个个看着奥天却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笑意。

    奥天点了点头,向那小厮道,“回去告诉你家主人,我定会赴约。”

    送走了小厮,奥天这才没好意地瞪了一眼那些守卫,向着白府内走去。

    走进了小院当中,奥天先是去看了一下齐亥,有刹那在他恢复的倒是很快,除了还不能下床活动之外,意识已经是渐渐地恢复过来了。

    但是当他走到蓝矜紧闭的房门前,原本打算敲门的手却在半空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今天薛剑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蓝矜,而让她表现地如此奇怪,只是他想了想,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她的好。

    看着正盘踞在房顶上晒太阳的翡翠,奥天也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随着日下西沉,星光开始占据着美丽的夜空,奥天轻轻走出了房门,翡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有在房顶上了,也不在院子里,想必是又不知道和白启一块到哪里去野了。

    在蓝矜的房门上扣了三声,奥天这才开口,“小矜,我要去赴薛功子的……”

    “你去吧,我今天有些累了,想早点歇息。”

    虽然在尽力压制着,但是奥天还是听出了她声音当中的那丝不满,当下他也只好应了一声,“好吧,我会尽早回来的。”

    等了一会,见蓝矜没有再应答,奥天也只好慢慢走出了院子,向外走去。

    直到他离开了半刻钟之后,蓝矜的房门这才吱呀一声被慢慢打开,她那款款的眼眸此时正看着奥天离去的方向,“希望,是我想太多了吧!”

    随着房门关上,只剩下月色和星光还留在院子里,只是她却没看到,就在她房间对面的屋顶上,那个曾经出现在无人街道上的神秘人的身影却是一闪而没。

    奥天是第一次来到花都的河堤边,直到这时他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夜的繁华,躲过了无数次龟公的拉客,奥天这才在这迷乱的夜色下找到了清秋艺坊的存在。

    与那些人声鼎沸的艺坊不同,清秋真的没有辜负它这充满着诗意的名字,光是站在门口,那种恬静就将奥天团团围住,怎么也想不到为何一个风月之地竟然可以带给人如此的感觉,奥天已经穿过了安静在艺坊外等待着的人群,来到了艺坊的门前。

    只是一眼,奥天便为这清秋艺坊的底气所震撼了,没有任何一个外出拉客的侍应,门前更是不像其他的那样站着一些肌肉虬结的壮汉,只是两个书生模样的人微笑着站在门口。

    但是奥天却能够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出一份不俗实力才能散发出的气息。

    看到奥天站在门前,左边那人只是轻轻抬手将奥天拦了一下,“这位先生,还请留步。”

    “怎么,这艺坊难道是不给人进的么?”

    周围的人看着奥天的举动,有点修养的就只是摇头笑了笑,而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的则是轻蔑的笑了起来。

    “这小子可是个愣头青吧,竟然连这清秋艺坊的规矩都不懂。”

    “是啊,就看他那一身寒酸的样子,他是走错了地方吧!”

    “就是就是,清秋艺坊又怎么可能接待这种人呢?”

    紧接着便是一阵阵的哄笑传来。

    见奥天疑惑的样子,那侍者知道奥天倒是真的不知道规矩而并非故意捣乱,没有像是那些人取笑的样子,只是依然面带微笑耐心的向着奥天解释道,“这位先生,清秋艺坊的规矩就是,若不是里面被佳人看中,那就不能进去。”

    经他这么一说,奥天这才知道,原来这清秋艺坊做生意竟然不是让客人来选,而是选择客人,可是即便这样却依然能够使门外那些狂蜂浪蝶们一个个趋之若鹜,倒也真是难得。

    只见他听了那侍者的解释后,倒没有什么不悦的表现,只是不动声色地从木莲镯中取出了那张雪白金边的请柬。

    接下来,就是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两个侍者在看到奥天手中的请柬时只是微微一愣,继而赶忙向着奥天行礼道,“原来是霜姑娘的贵客,刚才的唐突之处还请先生恕罪。”

    就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奥天便在那其中一个侍者的引领之下走进了清秋艺坊,之前还在取笑他的那些人此刻竟是涨红了一张脸,就在他们为此不忿而想要出声抱怨的时候,那位留下的侍者却是将自身的气息一收一放,手上的七枚轮回戒出现,一个地星的压力扑面而来,所有正准备开口的人都不禁将嘴巴一闭。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刚才那一幕似的,门外再次安静了下来,剩下的只是从艺坊里传出的阵阵乐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