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找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72字

    跟在那侍者的身后,奥天在走入清秋艺坊的同时也开始细细观察起这个地方来,拥有着比白府更为讲究的布置带给人更加典雅的清新感觉。

    在奥天的细心下,他才发现原来这里所使用的建筑材料以及桌椅家具所用的材料竟然都是一样的,那是传闻只在洪荒之地才有出产的沉香木,随着一阵阵醒神的木香通过鼻子进入肺腑之中,奥天的精神也不禁为之振奋了一下。

    在那侍者的带路下,奥天在这艺坊中经过了一段曲折的小路之后,这才在一间被雪域雏菊围绕的小楼前停下了脚步。

    “先生,这里就是霜姑娘的屋舍了,我的身份是不好进去的,请恕小的告辞。”

    说罢,他便直接转身离开了那里。

    奥天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在那花圃中晃悠着逛了几圈,现在也正巧是赶上了那雏菊盛开的时候,满院清香却是关不住的。

    身边充斥的馥郁,也难得让奥天再次感受着那如水洗练的夜色悄然泛起的一阵安宁。

    直到身边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这才从那静立之中清醒过来。

    回身一看,正是那一身纹绣着青花图案皓皑白袍的薛剑。

    “都已经来了,却为何不进去?”

    奥天抿嘴一笑道,“来了花都这么久,这样的夜色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只是想多留恋一阵罢了。”

    听了他的话,薛剑却是笑得有些戏谑,“那你可得好生讨好一下这楼舍的主人才行,不过想来霜儿应该是不会拒你于门外才是的。”

    就在奥天正因为薛剑所说而在猜想着那位霜姑娘的模样时,小楼之内却是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弦鸣。

    伴随着悠悠古琴,点点藩篱扬夜处,一声娇柔的声音传来,“哥哥,既然那位奥公子已经到了,怎地还不请人家上来呢?”

    还是轻轻挽起奥天的手臂,薛剑便径直拉着他走进了那小楼之中。

    “身体如何了?”

    待得将奥天安置在一张沉香座椅上之后,薛剑这才笑吟吟的问道。

    “已经好了,今日之事倒是要好好感谢薛公子的不吝相助。”

    薛剑轻轻摆了摆手,“别叫什么薛公子,这么见外可就不好了。只是一粒清心丹罢了,不过那丹药对于你体内兽性的压制却也是有一定限度的。何时会再次爆发却是不晓得。”

    看着奥天微微皱起的眉头,薛剑则是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过于担心,只要不是受到极大的刺激,想来清心丹的药效还是足够的。至于你是为何修炼了这万兽之道,我不问,你也毋需告诉我。”

    就在这时,那个娇柔声音的主人也出现在这小楼的厅中,只见她的面容处竟是与薛剑有着七分相似,只是那一副天生媚骨的模样却是少了薛剑面上的几分英气,却多了些秋水。

    手上端着的木盘之中,放置的正是三个茶盏以及一应煮茶需要的东西。

    轻轻地坐到薛剑的身边,看着她的手如同是在玩着戏法一样,奥天不懂那些东西,只是不一会的时间,一盏清茶便递到了他的面前。

    只听那可人儿对着奥天轻声道,“奥公子,请用茶。”

    握起那小小的茶盏,奥天学着薛剑的样子先是将其放在鼻翼下面嗅了两下,这才慢慢的将其中的茶水饮入口中,那股清凉的感觉就像是他今天白日里所服下的清心丹一样,在他的胃肠之中悄悄弥漫到身体的各处去。

    看着奥天满脸的享受,薛剑忍不住揶揄了一声,“我这妹子,别的不说,就是这琴艺和茶艺那早就已经是北域无双了。奈何她的性子却也是奇怪的紧,无论我们如何劝说,却是一定要来这清秋艺坊当中来寻找她的命中之人,只是这都已经过去了两年,除了我之外,能够进来这小筑内的男子,倒是只有奥兄弟你了,我看你们二人倒是有缘啊!”

    听他这么一说,奥天不禁向那薛霜看了一眼,他自然知道所谓的风月之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就算清秋艺坊规矩特殊,但是能够在这里两年却没有开张,那意思就是……

    “想来,这清秋艺坊,却是薛兄族内的产业罢?”

    薛剑和薛霜都是一愣,他们却没想到只是一句玩笑话,竟然还能让奥天看出这么多东西来。

    当下,薛剑也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薛霜更是满眼嗔怪地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

    既然玩笑不好开,那么薛剑也就不再与奥天客气,“奥兄弟,其实今晚邀你过来,我倒是有一事相求。”

    好,正题终于来了,奥天面不改色地放下了茶盏,他在等着薛剑后面的话。

    “其实,想必奥兄弟也猜出来了,我本就不常出门,这次来到花都,为的也只不过是听闻来的那个消息,也就是白家此次的拍卖会中所出现的东西。”

    奥天手掌一翻,那个被他放在袖中的戒指便出现在三人的面前,里面所放,也正是那八颗雪精石以及那块被薛剑称为“天池雪魄”的黑石。

    就在他的意念之下,那九件东西便一次过出现在小筑之中。

    玉手轻轻抚摸过那黑石,薛霜不禁欣喜地说道,“果然,哥哥你看,正是天池雪魄!”

    “薛兄,本来今日我就让你拿走这几样东西,你又何必让我再来一次呢?莫不是,你真的想将自己的妹子介绍予我罢?”

    面对奥天的调侃,薛剑却没有笑,只是一脸凝重地看向奥天。

    见到他这样看着自己,奥天的脸上的笑容也是逐渐凝固了起来,薛剑脸上复杂的神色在奥天看来是那么得明显,“看来,那清心丹的药效并没有那么强。”

    薛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继而只得朝着奥天点了点头道,“确实,那清心丹对于你体内的兽血狂性最多也就只能压制三个时辰罢了。这天池雪魄虽然是我这次的目的所在。原本能够帮你一颗清心丹我便不想再管后面的事情。谁知你却直接拍了这东西,倒是让我欠下人情了。”

    “难道这雪魄是?”

    从薛剑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奥天也不禁为这神奇的物件而吃了一惊。

    薛剑得意地说道,“天池雪魄,本就是雪精石在吸收了大量的天地元气之后才得以衍化而出的,拥有强大的镇魂宁神的功效,只是平常人却是不认识罢了。”

    “所以,若不是因为雪魄还在你的身边,想来你体内的狂性早就已经压制不住了。”

    奥天的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没想到自己那兽皮竟然还有这等的威力,回想起白日时那等狂暴濒临爆发的样子,他也是一阵心惊。

    只是无论怎么想,他却都还是想不明白为何那残旧的兽皮竟然在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影响的同时,自己却又是对其如此渴望。

    “是谁在那里!”

    薛剑大喝了一声,就看他的手掌来回变换了三次形状,三道掌风仿似夹杂着冰碴雪雨一般朝着门口飘然而去。

    就像是被暴风雪席卷过一样,那木质的小门在薛剑的寒冰掌力下瞬间就在表面上结出了一层白霜,随着木屑迸裂之后,那神秘人的身影竟然就这样出现在门口,剩余的掌风就好像清风于山岗一般从他的身边滑过,甚至没有对他造成一丝的伤害。

    “天霜诀,折梅手,梅花三弄影亦幽,你这雪神山的小鬼,功夫上倒是有着那么几分的火候。”

    随着那门外身影的出现以及空洞的声音响起,奥天这才回过神来,三人连忙站出了一个武道之中所特有的三才阵,分别从三个方位一起将那雪魄与雪精石一同围在了中间,这样就算从任何一个方位再出现敌人,他们都是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来做出反应。

    之不过看着他们的举动,那个神秘人却是不屑地笑了笑道,“不用这么费力气,老朽不过是一个人来的,劳师动众的样子还是收起来罢。”

    “你是什么人?”薛剑寒声问道。

    此刻的他仿佛才是最原始的模样,那声音中所带的冷意就连站在旁边的奥天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倒也难怪他刚才所使用的功法明显让人感到了一阵霜气升腾。

    “百年峥嵘断骨魂,刹罗臂探修罗血,莫道锦绣难,天下任我看。”

    薛剑的脸色随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吐出,不由得变得更加冷,但是奥天却明显从其中看出了那一丝丝的恐惧,只听他强打起精神说道,“没想到,就只是我们几个小辈还能劳烦到血罗教的前辈出手,倒是让在下深感荣幸。”

    “嘿嘿,油嘴滑舌,你们不用这样防着我,那劳什子的雪精石和天池雪魄对我来说没有用,我也不感兴趣。”

    “那不知前辈意欲何为?”

    就算那人这么说,薛剑眼中的警惕却也没有放下,在没有搞清楚这人的来意之前,他们都不得不继续戒备着。

    “要说起来,倒也简单。这次白家的拍卖会里,倒是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模样嘛,长得就是跟一块兽皮一样。小辈们,把东西交出来,我也就看在雪神山鲲盲的份上,放过你们。”

    “前辈就这么确定我们身上有那东西?”

    这是薛剑的声音,他当然知道那东西的去处,可以说不仅是在这小筑之内,更是就在奥天的身上。

    “哼哼,你们雪神山的人想要天池雪魄所以混进了会场,那我们血罗教难道就不行?那兽皮被送到了你们所在的房间里却是被众人亲眼所见,难不成还要再抵赖一番?”

    奥天刚想说话,薛剑便用手轻轻的碰了碰他示意他别出声,然后才向着那神秘人说道,“想来前辈还是误会了,我们几人却是没有见到您说的那样东西,莫不是您找错了人?前辈既然认识我们鲲盲山主,又何必为难我们这些小辈呢?”

    没有了门,屋外的花香则是失去了阻隔,渐渐向着屋内飘了进来,只是那沁人心脾的芳雅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却是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

    双方都是进入了沉默,门外的神秘人没有动,奥天三人也不敢动弹,只是看着对方并没有听了薛剑的话就产生出离去的意思后,众人的心里都是一沉。

    “本来,老朽是不想自己动手的,但是既然你们死不松口,那也就怪不得我了。小鬼,你别想着拿鲲盲来压我,我与他二人之间若是赌斗生死的话,我让他半招还能打个平手。”

    “你!”这却是薛霜忍不住喊出声音来。

    薛剑也冷声道,“前辈当真是不将雪神山放在眼里了么?”

    “嘿,只要杀掉了你们,取走了东西,再毁尸灭迹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就算是鲲盲也是绝然猜不到会是我动的手。你们今日拿下了那些雪精石,任谁都有可能盯上你们,谁还能怀疑到老朽的头上呢?”

    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就从三人的头顶压了下来。

    虽然对方根本就没有动,甚至都还没有释放出任何一点气息来,但是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奥天等人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的猎物一般。

    面对这样的景象,奥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全然不顾薛剑向他的示警,就看他大步一迈走出了那三才阵站到了薛剑的身前,冲着那神秘人说道,“这位前辈,此事与薛家兄妹无关,那兽皮也确实不在他们的手上,今日那东西却是到了小子的手里。只是此刻那玩意儿也已经钻进了小子的身体里面,前辈若是有办法,那就直接取走便是。只是还请放过他们二人。”

    仿佛是定睛看了看奥天,也不见那人动弹,房间内便忽的产生了一股吸力,转眼之间奥天便已然被吸到了那神秘人的面前。

    可就在这时,奥天身上的衣袍却是变幻了一下,就看一条墨龙径直从他胸口的位置飞射而出,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这等变化,却是让在场的人都始料未及的,可是下一刻,就在薛家兄妹以及奥天都陷入短暂失神的情况之下,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就在那墨龙将要撞在那神秘人身上之前,却见他只是稍微抬手一指,那原本还威风凛凛的龙魂竟是被一下子打回了衣袍之中,重新化作了那朵黑云。

    因为是与奥天心意相连,所以他甚至可以听到那龙魂的悲鸣声。

    “不错不错,竟然是那人的凝墨舒云袍,只是你这小鬼根本就没有实力去控制它,只是自动护主的话,那在老朽面前可是不够看的。”

    说着,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奥天甚至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的抵抗,他便将奥天的一只手腕顺势抓在了手里。

    一道暗光闪过,那只手腕上便裂开了一条不大的伤口,一滴浓稠的血液却是从那里面缓缓流出,就这样被神秘人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接住。

    看着他将那只沾有奥天血液的手指伸到斗篷之下,接着便从那暗影之中传来零星吮吸的声音,三人的肠胃都忍不住翻滚了一下。

    “好!好!好!”

    就见他接连说了三个好字,其中的兴奋感更是一声比一声要强。

    “你竟然是那人的传人,这倒是难怪你竟然可以与天魔血卷产生契合,他的万兽之道六相玉技本来走的就是这暴戾的路子,没想到啊没想到,老朽现在可是很想看看你未来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就看他忽然抬起头来,那样子仿佛是正在盯着奥天一样,“小子,你若是肯拜我为师,别说是放过他们,我还可以答应你许多别的要求。”

    早在他的口中说出“天魔血卷”的名字来时,奥天便已然觉得不对了,还来不及去听他后面的话,空气中弥漫出他自己的血液里的血腥味就像是一顿盛宴放在了老饕的面前,那种如同对味蕾进行强烈刺激的感觉正不断涌入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内,加上此时因为那神秘人他已经距离天池雪魄有着一定的距离,奥天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眼前仿佛已经蒙上了一层血色。

    伴随着身体轻轻的颤抖,那人竟感到奥天被自己抓住的手腕上居然传出了一阵反抗的力量,再一看去,却发现他的眼睛已然是一片血红,甚至还向着更深邃的暗红色在不断变化着。

    不仅是他,就连后面的薛家兄妹也发现了奥天的不对劲,薛剑失声喊道,“薛霜快退,奥兄弟这是在狂性冲击下魔化了。”

    可是还不待他们做出动作,只见奥天的脚下直接便卷起了一圈气浪,强大的力量瞬间就将房间内的物什全部都击得粉碎。

    伴随着他的仰天咆哮,脚下的气劲也是变得更加猖狂,眨眼间这清新小筑就在他的破坏下变成了一堆残渣废墟。

    听到这边的动静,清秋艺坊也是动了起来,就看九道分别代表了自己属性的光华闪动着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仔细看去,那些人的手上竟都是有着九枚轮回戒的圣王级强者,薛剑因为气浪的冲击,甚至没有办法向着那些人预警,眼看着他们此刻已然出现在了原先小筑外的花圃之上时,奥天却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