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杀是本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94字

    借助从猿相玉技当中学到的改变振动来强化力量的方法,就看他的手腕一震,便脱离了那神秘人的控制,继而又是一脚,直接踹向了那人的丹田部位。

    仿佛是带着些许不舍的情绪,只听那人喃喃说道,“可惜了,如今天道枷锁未开,我也不便动用过多的力量,只是难得可以遇到一个这么好的苗子。不过,来日方长!”

    只是一个回身,奥天的攻击便被他轻易化解,等到奥天反应过来想要继续展开攻势的时候,那人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身影渐渐变淡,就这么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虽然神秘人的身影消失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奥天就会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的脚步虽然沉重但却还是坚定地向着薛剑所在的位置慢慢地走过去。

    看着他脸上已经因为痛苦而扭曲的神情,薛霜不禁都为他的变化倒抽了一口冷气,她忍不住轻轻地拉了一下薛剑的衣袖。

    作为兄妹,他当然知道薛霜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还是摇了摇头,因为他明显看到奥天的眼睛当中的挣扎,那是他正在用自己的理智与那天魔血卷之中的魔性在相互轧扎的表现。

    只是虽然他知道,但是这并不代表奥天身后那些圣王级强者也知道,看着身边正在不断赶来的清秋艺坊中的轮回师护卫,那九人当中明显是指挥者的圣王却是一挥手道,“快,快去保护少主。”

    随着他的话音刚一落下,所有的人便同时向前冲了上来,就看着一幕幕的光华闪动,正是他们手中早就已经酝酿好的各种技能。

    “不,你们别轻举妄……”

    可惜,薛剑的提醒还是太晚了,就在他最后一个动字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一个轮回地星冲到了奥天的身后,一招附带着爆裂燃烧的火焰灵力的拳头就这样直接砸在了奥天的后心之上。

    狂暴的火焰,仿佛要将对手整个吞噬一样,就这么直接在他的身上延烧起来,可是凝墨舒云袍又怎么是凡品?

    那毕竟也是一代帝君的袍服,绝大部分的灵力直接就被那白衣上的墨云吸收,剩下的也就只是那人本来的力道与小部分灵力越过了衣袍的防护击打在奥天的身上。

    感受到背后的灼烧感以及直接灌入身体里的力量,就在薛剑惊惧的眼神之下,奥天眼中的赤红也就在一刹那变成了真正如同血液一般的暗红色。

    疼痛,就像是刺激他入魔的最后一剂毒药,看着奥天的脸色变得无比冰冷,漠然的感觉甚至不带有任何一丝的情感,原本因为抵抗魔性入侵而不断痉挛着的身体,此时也不再佝偻。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仿佛就是那地狱中的修罗,眼中的红色就像是魔神的火焰一般,一股要将整个世界都毁灭的嗜血已然将他仅存的理智也完全取代了。

    此刻若是有人可以看到的话,便可以发现原本只是在奥天的胸口上占据着一小块菱形皮肤的暗红色竟然已经消失不见,至于去了哪里,已是不言而喻。

    就在他的脑中,此时他最原本的意志竟是已经被压制在灵台之内,原本从刹那那里得来的彩虹色精神力构成的大湖也是在一股赤炎之下开始不断地蒸发着。

    灵台上的那块玉玦,此刻正在被那兽皮完全包裹住,一直悬浮在玉玦旁边的代表着熊相玉技的图腾,也在兽皮不断释放出来的吸力之下逐渐向着那它移动过去,眼看着就要被那兽皮直接吞噬掉。

    “刚才,是你动的手?”

    看着奥天血红着双眼转过身来,那轮回地星就像是被一根钢针给直直地定在地上一般,只有颤抖着的双唇还证明他能够做出反应。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刚才那一拳自己明明已经用尽了所有力量,要说就算是一个八戒的强者在完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那一下也足够杀死一个人了,可是现在,看着对手完好无缺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心底不由得升起了一阵阵的恐惧。

    但是,还没等他从那摄魂的意志影响下恢复过来,奥天便开口了,“那么,你就该死了。”

    稍稍一抬手,此刻他的身影在别人看来就像是山岳般不可撼动,只是微微地将手掌攥成爪型,一股令人意想不到的吸力便从他的掌心处出现了。

    正是如同玄龟吸水那样的招数,可是此时在他的手里却散发着诡异的邪力。

    根本就听不到那人痛苦的叫喊声,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体内所有的血液就那样化作了一根根血丝从全身的毛孔以及灵穴里面争先恐后的钻了出来,原本还白皙并且富有弹性的皮肤在那血丝离开身体之后便直接干瘪下来。

    只是一个呼吸之间,原本还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的他竟然就在那吸力之下变成了一具干尸。

    飞舞的血丝被奥天聚集在掌心之上,凝聚成了一个晶莹的血球。

    “怎么可能!”

    那带头的圣王不禁叫出声来,只是他的声音当中,愤怒却是被恐惧完全代替了。

    “他竟然,一下子就把小七全身的精血修为全部都抽了出来。”

    奥天的脸上却是挂上了一丝狞笑,无声之间只见他手掌一翻,看着那手中的血球竟已经充满了无限的渴望,掌心处就像是出现了一个黑洞一样,那颗比起蓝叶果差不多大小的血球只是一个眨眼便消失了。

    本来就已经经过古羽改造的身体,他体内的经脉已然是被全部疏通,根本就没有浪费任何一点,随之,他的脸上却由苍白中浮现起一点红晕,就像是常人微醺的模样。

    人群中静谧无声,所有人都看着他满脸享受地站在那小筑的废墟之中,直到有人开始因为恐惧而大喊起来。

    “他…他杀了七哥,我们要给七哥报仇!”

    “没错,绝对不能放过他!”

    “大家一起上,就不信他还能挡得住这么多人。”

    “都给我闭嘴!”

    听着众人互相鼓励加油的声音,那个圣王终于还是在奥天冷漠的神情下忍不住喊道。

    他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更不知道那是什么功法,可是在他看来,那却是与魔鬼没有不一样的。并非是自己惜命,他只是不愿意看到这三十多人一起上去送死罢了。

    可是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吵杂的声音还没有完全收干净之前,奥天的声音却是响起,“无妨的……”

    话锋一转,一股浓厚的杀意如同化作了实质,就这样朝着所有人压迫而来,“反正你们都要死,因为我还没饱!”

    在薛剑和薛霜的眼中,原本还彬彬有礼的奥天此刻看上去就像是疯魔了一样,就看他的身影在他说完话之后便直接行动了,这次则是他的一双手都屈成了爪形,远比刚才还要强上十倍的吸力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血!血!血啊!我还要更多的血!”

    除了那九位圣王还可以坚持片刻的时间,另外的那些人早在奥天出手的那一刻便已经变成了与那小七一样的下场。

    那个带头的圣王甚至还来不及说完一句完整的话,只是听他的嘴唇上下碰撞发出一阵嗡嗡声来便化作一具干尸,也只有是那背对着奥天的薛家兄妹才看清了他的口型,那半句话正是,“少主快……”

    只是,他们却没有走,确切的说起来应该是没办法走,因为就在其他人都已身死魂消的时候,奥天这次并没有将他们的精血聚合成球形,只是在不断的抽取中直接将那些奔涌而至的血丝直接融汇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随着一道血光隐隐闪过,他便已经站在了薛家兄妹的面前。

    瞟了一眼薛剑身后的雪精石和天池雪魄,奥天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就在他的手慢慢抬起的时候,眼看着对面的二人就要命丧在他的手上,他那一直都是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脸上却出现了一阵复杂的神色。

    原先他一直想要运转起来的明玉功却是在他吸收了大量的精血之后终于回应了他灵台中意识的呼唤,只见他的眼睛在突如其来的青色光芒冲刷之下竟是开始恢复着一丝清明。

    就连身上的凝墨舒云袍上的黑云也是化作了一链漆黑的绳索在白袍上画出了一圈一圈的封印一样将他缠绕起来。

    随着九雾吉花冠的出现,原本的木花雕刻此时也仿佛是活了过来,花心之中更是伸出了一根木刺,看那方向,竟是直接朝着他百汇所在的位置直接刺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让奥天的身形再一次蜷缩了起来,那种剧痛甚至让他根本就无法喊出声音,只是堪堪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任由体内的那两种力量在相互绞杀着,可是却无可奈何、束手无策。

    看着这突然的变化,薛剑却是心中一惊,可是就在他不顾薛霜的劝阻要去搀扶奥天的时候,一声痛苦的喊声却是直接从奥天的嘴里迸发而出,一阵阵强烈的音浪直接就震得薛家兄妹不住地向后退去。

    待得强风过后,薛剑赶忙向奥天的方向看去,可是此刻那个地方除了三十多具干尸和小筑的残垣断瓦之外,哪里还有什么活人的影子。

    直到二人都回过神来,薛剑这才发现就在刚才的生死瞬间自己竟然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全身,当他转头看向薛霜的时候,那丫头也是与自己不遑多让的一个情况。

    随手抓起一颗雪精石,薛剑便想要往奥天离开的方向追去。

    这时,一只手却是直接拽住了他的袖口。

    “他已然成魔,此时的你过去无非是白白扔了自己的性命。这雪魄虽然珍贵,但是却不用拿这么多人命来换罢!”

    说话的正是薛霜,此时的她正满脸愤然地看向那个被她称之为哥哥的人,只是薛剑对于她的话阻拦却没有在意。

    轻轻地将薛霜的小手拂下,“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此事要真论起来,倒是由我而起。”

    看着薛霜一脸的惊讶,薛剑这才道出他心中所想,“若非是我怂恿了他去与那兽皮建立联系,他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大道无行亦难寻,这是我惹起的是非,那我便要负责到底。”

    “可是就算你去了,这雪精石只要离了雪魄就会消散,你又能做些什么?”

    薛剑只是微微颔首,“你说得对,只是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你也无需再劝,赶紧将这雪魄与雪精石带回山中,此物要紧,远比我的性命重要,那是不能有片刻迟疑的。这边的事情,让山里快点派人来接手就是。”

    “你!”

    这边厢,薛剑在说完那一番话之后,更是没有再去理会薛霜的反应,甚至不顾她最后那一声跺足的娇喝,只是纵身几个起跃,身影便追随着奥天消失的方向隐没在夜色之中,只剩下薛霜留在原地看着那雪魄发愣。

    “若只是救人倒也罢了,只希望你不要……算了,是福是祸,都是躲不过的。”

    寒风吹起,拍打在奥天的脸上,虽然他的意识被囚锁在灵台之中,但还是清楚自己做过些什么事情的。

    最后关头,若不是他奋起抵抗那等邪力的入侵,在灵台之中一直默念着的神驰物外心诀产生了作用的话,手上必然又会再多出两条人命来。

    可就算是这样,此刻的他也已然是恨死了自己。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为什么是我?”

    他不知道自己心底里面究竟是在问谁,但是他知道,若是不将这些话吼出来,他必然是会完全疯掉的,到了那时,失去自己控制的意念,没有了明玉功的制衡,这世间必然就会多出一个血手天魔。

    “真没用,不过是杀了几个人而已。”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差点就让奥天将口中默诵着的口诀停了下来。

    此时他的灵海之内已经是被一片暗红色的血海完全占据着,原本的光亮早就已经消失,所以尽管他抬头四望,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行迹。

    “谁在那里!”

    不得已之下,他唯有喊出声音来,因为只有这样,他得不到回应之后才能说服自己那不过是幻觉而已。

    可是,结果却是让他失望的。

    因为,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那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我是谁?我就是你!你的本心!”

    就在他的面前,翻涌着的血海之上,一层血浪腾起,一个人形的身影便出现在那抹暗红之上。

    虽然没有光亮,但是奥天却依然看得清清楚楚,那人的面目竟是与自己一模一样,只是那眉宇之间,没有任何的情感,就好像是一块冰似得,那双冷意肆虐的双眼此刻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没错,我就是你的本心,你杀念的本体。”

    对方的话就像是一记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奥天的神魂之上,“不可能,你不是我…”

    “我就是你!你一直都知道,只是你不愿意去承认而已,在你杀死那对杀手第一次品尝血腥的时候,你不是很兴奋么?当黄毅在你的手上被粉碎灵魂的时候,你又有什么愧疚?还有那一个个来自灵骨之地的生物呢?”

    尽管现在是处于神魂的状态,奥天还是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因为他竟发现,面对那邪恶的自己所说出的话,他竟无言以对。

    在相互间都沉默的片刻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理由去面对那人的提问,“师父说过,古羽前辈和刹那前辈都说过,立场不同的敌人是不用去怜悯的,但是刚才的那些人他们是无辜的!”

    就像是抓住了一条救命的绳索一样,说完这番话奥天才敢抬起头来看向对面那人的脸庞。

    可是,他认为自己成功的反驳,换来的却是杀念一声轻蔑的笑。

    “立场不同?敌人?那无非就是你们这些假道学、伪君子自己找到的理由罢了,杀人需要理由?这就是一个谬论!”

    “世上没有不可杀之人,要杀人哪里还需要说那么多?不用否认,杀人确实为你带来无法言喻的快感。你扪心自问,就算是刚才那些被‘我’杀掉的人,你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丝毫愉悦的感觉么?”

    他的话让奥天再也说不出什么来,因为奥天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

    “承认吧,你其实一直都知道,那玉皇修炼的正是这大道三千当中的万兽狂暴之道,却非要用这什么明玉功来压制住那股狂躁的感觉,一个婊子立起一座牌坊难道不觉得可笑么?他若是真的达到道的彼岸,那又哪里还需要这些东西?”

    “想要兼修二道,屠戮苍生还要达济天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口中依然在默念着明玉炼心,但是奥天也不敢再听下去了,那杀念嘴里的一字一句就像是带满了魅惑之力的穿脑魔音一样在动摇着他的意志。

    可是,就在他想要将注意力转移开的时候,却发现杀念倒是不再说话了,而且就连一直在狂奔着的身体竟也是停了下来。

    待他放眼看去,却发现他们竟然已经出现在百花帝国北域边线的一个小小的游商部落前面。

    “我便让你知道,让你看清自己,什么叫做‘杀是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