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斩杀翼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83字

    走在奥天的身边,薛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刚才奥天搀扶住他的那一幕,脸上也是禁不住一阵阵发烫。

    奥天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薛剑身上的奇异变化,只是低着头沿着面前的道路不停地走着,其实他最后虽然好像十分洒脱的离开了自己的灵海,但是杀念的话却是直接打进了他的内心,让他不断琢磨着其中的意思。

    虽然担心蓝矜等人,只不过他知道要是以现在的情况说起来,他们与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那倒还不如远离自己的好。

    距离他清醒过来之后,他和薛剑已经继续向北走了三天,这三天以来,除了休息的时间还能和薛剑搭上几句话之外,其他的时间他根本就不敢去看那走在自己身边的人。

    因为对于那晚的事情,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薛剑开口。

    只不过,就算他能够忍受,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同行,薛剑却是忍不住了,“奥兄弟,你这没头没脑地向前走着,却是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听到他的话,奥天这才停下了脚步,“我们现在距离洪荒之地还有多远?”

    “我们现在正是处于天池山脉的百花与洪荒的分隔界中,过了这里,就到洪荒了。”

    “哦。”

    可是就在奥天准备抬脚继续前行的时候,却被薛剑一把拦住了。

    “等一等!”

    他的眼神让奥天不敢直视,只能将头侧过一隅。

    “奥兄弟,你若是觉得在下是一个累赘的话,直说就是,薛剑也不是那等胡搅蛮缠之人,我自行离开便是,何苦还要结伴同行!”

    “不,我没有那意思。”

    可是薛剑的手臂却依然没有放下,就那么直直地挺在奥天的身前让他无法移动,“既然如此,那奥兄弟倒是和在下说说这一路走来,也就只有你我二人,但你莫不是闷头赶路就是闭目修炼,一天里甚至是一句话都不愿与在下说。薛剑从来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还希望奥兄弟能解我疑惑。”

    感受着从他眼中投射而来的那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奥天也终于不再沉默,几番犹豫之后,他还是转过头看向了薛剑。

    只是这一下,却轮到了薛剑不习惯,看着奥天深邃的眼神,四目相对中他竟觉得自己的脸颊再一次发烫起来。

    “薛兄,那晚在清秋艺坊……”

    直接挡住奥天的话头,“清秋艺坊的事情,无须再提了。当时你也是身不由己,他们走上了黄泉路却也是命,你若是一直对这事情耿耿于怀,倒还不如卸甲归田的好,还修炼什么?生死有命,富贵天定,如果真的要算下来,他们的命却是应该算在我的头上。”

    对于他如此,奥天却是被惊到了,要说起来,修炼之人首先就是要学会看开生死,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杀念被从身体里剥离了之后,他倒是变得有些悲天悯人了。

    只是刚刚有所好转的面色,还来不及等薛剑松一口气,奥天的眉头便再一次皱了起来。

    “可是,那毕竟是三十多条性命啊!还有那游商部落中的百多无辜之人……”

    薛剑也是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若是单凭自己的几句话就能让奥天释怀的话,那他倒也不会一脸沉色了。

    不过,他既然能够说出这些事情,那便是一个好兆头,所以当下他也不再勉强,“这里算是靠近百花帝国的西北处,距离天池主峰还有着好一段距离,越过面前的连绵山脉,应当就是洪荒三十六异族中有翼人族的地方了,加紧两步,走吧!”

    放下了横在奥天身前的手臂,薛剑直接一拉他就往前方的小路奔行上去。

    经过他的话,奥天此刻的心情也比起之前要好上了许多,脚下的步子也不禁随着薛剑的拉扯而加快。

    只是就在二人刚刚又翻越过一个山头稍作歇息之后,原本的山路却被人阻挡住了。

    “前面的人类,报上你们的名字和来意!”

    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两个高大的身影,黝黑的肌肤搭配上远比白启还要巨大超过丈半的身体,背后一对漆黑的舒张开甚至超过两丈的双翼更是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动着油亮的光芒。

    正是有翼人族中的黑翼人。

    洪荒之地,三十六族,都有按照战力排名的习惯,只是前十的种族与后面的二十六个却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上面。

    原因就在于,后面的二十六个种族,修炼的都是像人类一样的轮回师。但是前十的种族中,却是有着真武道的传承。

    这就可以说是将他们直接划分为了两个不一样的世界。

    只不过,就算是在一族之中,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修炼真武道,那是只有天赋异禀或者是被选上的族人才能有幸碰触。

    就拿这有翼人族来说,他们的战力在洪荒之地那可不仅是排在前十,甚至已经是达到了在四、五之间徘徊。

    他们之中的普通族人,皆是白色的羽翼,只有修炼了他们的翼神诀的族人,才会逐渐发生变化,皮肤和羽翼同时转黑,而且变得更加强壮,就拿眼前的这两个人来说,翼神诀应该已是趋于大成的境界。

    若是再修炼下去,传说他们中最强的族人却是身体变回了原本的样子,而羽翼则是呈金色的模样,想来其力量应该是凌驾于临界点之上的存在了。

    奥天与薛剑定睛看去,对面的二人虽然说身形相似,但是很明显在对比之下,其中一个竟是比另外一个稍微纤细了一些,而且身上的衣着也是不一样,更为高大的那个,只是下身穿了一条裤裙,而另外的那个却是在上半身还有一件露脐的短衫,五官的样子也稍显柔和。这二人竟是一男一女!

    虽然如此,但是对方的实力确实放在那里,感受着他们体内那元气充足的精血从血管中不断流动的气息,奥天差点就要把持不住自己。

    薛剑自然感受到了他的变化,未免节外生枝,他赶忙上前一步用半边身体遮挡住奥天,对着那二人拱手说道,“在下薛剑,乃是雪神山出外游历的弟子,这次途经翼族领地,正是为了借道回山。”

    听了他的话,对面的二人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惊诧,虽然他们很快就将那等神色收了回去,却依然没有逃开薛剑的眼睛。

    那翼人男子则是学着薛剑的样子也是拱了拱手,继而瓮声瓮气的说道,“既然是北域圣峰的传人,那倒也不是敌人,只是还请阁下证明一下可好?”

    就在薛剑的手中,一道天霜诀的寒冰之力迸发,随着他一掌挥出,对方的神色都是一变,立刻就戒备起来。

    直到他们发现薛剑的攻击只不过是朝着旁边的一棵树去的,眼看着那棵大树在薛剑的攻击下瞬间结成一根冰柱,眼中的警惕与疑惑这才被一抹而去。

    那女翼人也是点了点头,“果然是北域圣峰的天霜诀功法。”

    既然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就看二人都是朝着薛剑行了一礼道,“先前的冒失,还请原谅。只是此处天池峰脉近日里有异兽出没,已经惊扰到后面的云城,所以我们这几日在此封山。你们若是要借道云城的话,那还是走那边比较快。”

    顺着他手指过去的地方,薛剑二人便看到一条好不显眼的小路,从周围凌乱的感觉判断,那明显就是这些翼人最近才临时开辟出来的一条道路,想来也是为了给别人走的,毕竟他们自己可是用不着这些东西的。

    “如此,不知需要耗费多久可达云城?”

    女翼人摆了摆手,“用不了多久,也不过是比之前要多上半日路程罢了。”

    薛剑稍稍回头看了一眼难过的奥天,当下便不再犹豫,径直拉起他就朝着那小路走去。

    “等等。”

    听到那女性翼人的声音,薛剑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只是他的担心却是多余的,那翼人在喊住他们之后,只是扑腾了一下翅膀飘身过来将一个小瓶子递到了薛剑的手上。

    只听她柔声道,“您的朋友看上去有些身体不适,最近这山林里面因为那异兽的出现,多处都出现了瘴气毒雾,这是我族特制的驱瘴丸,还希望不要推辞。”

    接过那瓶子,薛剑快速地道了一声谢之后,便急急忙忙拉着奥天走进了那条小路。

    只是,他却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树丛中之后,那对翼人却是相视着点了点头,就见那男翼人一臂挥下,另外一边的山林里,两道同样背生双翼的身影则是朝着薛剑二人离去的方向悄悄跟了上去。

    急赶了好一段路之后,两人这才停了下来,奥天用尽全力平复着自己体内翻滚着的血气,“他们在说谎!”

    早在那两人说话的时候,他便不自觉地在不停感受着他们血脉中血液的流动,在说起封山原因的时候,他们血液流动的速率明显发生了轻微的变化,虽然他们也是高手,但是这种最原始的反应却是不可能因为实力提升而改变的。

    薛剑也是点了点头,只见他手上一用力,就将那小瓶子冻成了一块冰,继而直接捏碎,“这有翼人族,什么时候竟是开始学会炼药了!”

    抽动了一下鼻子,那破碎的冰中正散发出一阵奇异的味道,“好啊,竟然还是迷药一类的东西,看来,这山中有异变是假,他们装神弄鬼才是真!”

    奥天冷笑了一声,“他们还派人跟上来了。”

    不见薛剑回头,只是手腕微微一转,那些冰碴便被他直接掷了出去,随着一条完美的弧线,就听他们身后的两棵树上传出两声闷哼,紧接着就是重物跌落在地的声音。

    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两个身高接近丈许的翼人此刻正单膝跪在地上,嘴里还发出了惨痛的哀嚎声。

    薛剑下手倒也是狠,因为所有的冰碴根本就没有打在那两个翼人的躯干上,所有攻击到的位置竟然都是在他们身体与羽翼连接的地方。

    看着那鲜血淋漓的翼根部位,甚至可以看到其中的骨头,薛剑站在那二人的面前冷笑了一声,“雪神山与你们翼人族本就是友非敌,可别告诉我这次只是一个误会。”

    一脚踏在其中一个翼人的手臂上,要知道,薛剑的实力那也是不容小觑的,只听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从那手臂中传来,那翼人原本还在惨叫的声音忽而因为过度的疼痛而变成了无声的颤抖。

    薛剑的面色一寒,“说,为何要算计我们!”

    看着自己的同伴被薛剑一脚踩断了一条手臂,另外那人却是咬紧着牙关用怨毒的眼神看向了薛剑。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其余的,我们都不知道。”

    薛剑抬眼瞟了他一眼,“好,那你们便去死好了。我自然会亲自去找翼人族讨个说法!”

    “等等!”

    眼看着薛剑就要动手,奥天急忙喊住了他。

    “你莫不是还要为他们求情罢?”

    他当然知道奥天的杀念已经被剥除了出去,因此他会动恻隐之心也是在薛剑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才没有跟奥天做什么商量便直接动手。在他看来,此刻奥天会叫住他,无非也是为那二人求情罢了。

    就连那两个已然是重伤的翼人也是惊讶地看向了奥天,若果真的是如同薛剑所说,那今天岂不是还能捡回一条性命。

    可是,还来不及等他们的脸上露出欣然的神色,一把长刀就直接贯穿了他们的头脑,正是奥天御刀而行,直接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他们,由我来杀!”

    血海滔天发出了一阵兴奋的轰鸣声,那两个翼人在它的锋利之下,即便修炼了翼神诀而让身体坚硬无比,却依然是如同豆腐一样一身精血瞬间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凭借着与血海滔天之间的联系,就看到那远超过之前百多人的精血能量直接分出了两成注入到奥天的体内继续在无形中锤炼着他的肌肉,另外更是分出四成分别注入了饕餮噬天冠和血海锦鱼服中,剩下的则是被血海滔天自行吞食了。

    奥天甚至听到了这三样东西中发出惊人的兴奋感,冠上的饕餮头像更显生动起来,而红衣上的锦鱼也稍微长大了一点,最为奇妙的,还是血海滔天刀,刀身上原本就雕篆的浮屠像,更是在血气的注入下在那雕纹之上出现了一丁点的血红,就像是正要将那浮屠点亮一般。

    看着面前已经完全失去生命的两具干尸,薛剑更是感到一阵不可思议,不是说杀念已经被剥离了么?那么奥天又怎么会下手得如斯利落呢!

    灵台之中,寒冰囚牢之内,杀念却是目睹着眼前的景象轻轻一笑,“果然,杀念虽除,但杀心却是不会改动。待你真的直面你的杀心,控制住你新生的杀念,也就是我们了断的时候了。”

    随着那瘆人的笑声在灵海中回荡,寒冰囚牢又是一闪而没。

    慢慢地靠近了奥天,薛剑这才看清他此刻的脸,并没有之前那样复杂而扭曲的神色,眼睛也是如同以前一样的清明,只是在大口喘着粗气。

    那也就是说明,刚才的那一幕,确实是他亲自动的手。

    侧头看了一眼薛剑,奥天未免其会误会,赶忙开口解释了一声。

    “我没事。”

    “只是,此地虽然距离云城不远,但是这翼人族在此地必然是有所图谋。”

    薛剑也是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他们来时的方向却是传来了一声怒吼,“是谁杀了我的儿子,我羽竜与你不死不休!”

    等不到他们做出反应,那高大的身影便已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来人正是刚才在山道上阻挡着他们的那个男性翼人。

    既然是异族,那么想必也是有着一些秘法的,可是就连薛剑都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两人竟是会是那翼神诀已然接近大成的翼人的子嗣。

    就在奥天直接斩杀对手的时候,那羽竜便已然被血脉感知亲属生死的秘法警示了一下,虽然他已经用极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可是却没有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看着面前自己两个儿子那全身精血被抽之一空的干尸模样,羽竜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一阵暴怒从他的心底升起,就看他望向了奥天二人。

    “你们两个,是谁杀死了我的儿子?不,不管是谁杀死的,那就都给我偿命来罢!”

    不由得二人说话,他便已然是一拳打了过来。

    别看他身形庞大,但是因为背生双翼,所以在速度上却是极快的,他的身影就如同是一道黑色的闪电一样向着二人奔走而来。

    情急之下,奥天只能直接用力将薛剑推了出去,羽竜那仿佛是夹带这山岚之势的一记重拳,却是直接轰击在他的胸口之上。

    一口逆血吐出,奥天的身体直接就被他打飞了出去,直到一路撞断了超过十棵需要三人合抱的古树之后,这才在一块青色的巨石上停了下来。不过,他此刻也已是有半个身体陷入了那石块之中。

    转头看向一边的薛剑,羽竜满脸狞笑着狠声道,“小子,接下去就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