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斩杀羽竜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10字

    感受着对面羽竜双翼上不断呼扇出来的劲风,薛剑也不禁眯起了眼睛,刚才被奥天一把推开的失神状态已经恢复,但是尽管他已然做好了戒备的动作,却也是知道双方实力的差距还是有些大的。

    可是,就在羽竜面带着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表情一步步靠近薛剑的时候,奥天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那边那个鸟人,没错,说的就是你!”

    羽竜转头望去,看到奥天此刻正被镶嵌在那块巨型的青石当中,虽然锦鱼服在胸口的位置上被他刚才那一记穿透力十足的拳头打出了一个残破的洞来,但是只要仔细看过去,除了身上的衣袍,奥天的皮肤上竟然没有带上一丁点的伤痕。

    羽竜不禁讶然道,“小子,你竟然没死!”

    伸出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就看奥天双臂一用力,竟是直接将自己的身躯从那巨石当中“拔”了出来。

    轻咳了两下,奥天带着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死?就凭你的那点力道,想杀死小爷还差得远着呢!”

    虽然这么说,可是奥天自己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血玉无相的炼皮之法,仅仅依靠明玉护体的话,此刻他必然已是一个对穿的结局。

    只不过,血玉无相虽然强横,但是他的身体却也是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皮肤未破,体内的肌肉、骨骼以及脏器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就好像他被羽竜直接打到的心口位置,若不是他及时调动体内还未消耗的来自那两个翼人的精血的话,就算不死,他也必定是无法再站起来。

    “好!既然如此,那本座便先杀了这雪神山的小鬼再来对付你这个小杂种!”

    话音刚落,他便要对薛剑出手。

    “白日做梦!”

    奥天也是一声冷笑,只是一抬手,玄龟吸水的强大吸力就从他的掌心直接冲了出去,直接就将羽竜完全笼罩住。

    可是,以前百试不爽的方法此刻却是无用了,那吸力虽强,但只是将他的行动稍微阻挡了一下,除了速度的减慢,根本就没有别的变化。

    感受着那股吸力完全聚集在自己的左臂之上,羽竜只是狞笑道,“雕虫小技!”

    但是下一刻,却是让他和薛剑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他那蓄力前冲的左臂竟然在眨眼之间便被血海滔天的锋刃斩过,当落在地上之时,其中的力量与精血却是早就被吸噬一空。

    “小爷说过,你就是白日做梦!”

    奥天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背后,手持血海滔天的他就如同是嗜血的魔头一般,身后更是出现了滚滚血浪的景象,那血海当中,却是有着一只巨猿与玄龟正在不断挣扎着。

    又是一刀,就看刀影过后,羽竜的右臂也是直接掉落在地上。

    并非是奥天不想直接取走他的性命,只是那羽竜的反应却真的不慢,在失去左臂之后,他便知道奥天竟然是利用那吸力将他的身体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情急之下,他只能是一个急转身,若非如此,现在的他早已陨魂在血海滔天的锋利之下被砍成两半了。

    背后的双翼用力的挥动之下,一阵强劲的飓风将奥天与薛剑都从羽竜的身边弹离出一段不小的距离。

    就看他满脸阴寒的先是看了看自己腋窝上的伤口,平整光滑的就如同是刀切豆腐一般,但是这么大的伤口之上,却是没有一滴血流出来。看着已经便成了黑灰色的伤口,明显里面的肌肉以及经络都已然因为失去活性而完全坏死了。

    他这才目光凝重地看向了奥天,只见他身上的锦鱼服原本已经破损的地方,此刻正是被一条小小的墨锦围绕着,随着那鱼儿不断的游走,它的身体虽然开始变小,但是那衣服却像是活了一样,破损的边缘竟然开始逐渐向着中间的空洞生长出新的丝线来。

    羽竜倒抽了一口凉气,“全身上下的东西,都可以噬人精血!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奥天眼中的杀意正浓,听到他说这话,却是砸吧了一下嘴巴,“与其说我是怪物,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

    “被一只鸟人说是怪物,可真是够讽刺的啊!”

    羽竜很生气,真的,但是他却不敢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就因为刚才奥天的攻击,他可真的是怕了。

    此刻的羽竜已经生出了退意,他心想着,看自己儿子尸体的模样,出手杀他们的人必定就是奥天无疑了,可谁知自己竟然这么冲动,能够一下子将两个修炼了翼神诀的翼人吸成干尸的人又岂会简单。

    “反正老子现在也还是壮年,儿子可以再生,但是我可不能栽在这里。”

    可是,看着他已经慢慢后退举动,奥天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既然已经来了,那你就把自己也给我交代在这里好了。”

    说着,只见他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刀,便径直一个纵身向着羽竜冲了上去。

    血海滔天更是发出一阵兴奋至极的轰鸣声,虽然羽竜还没有将翼神诀修炼到大成的境界突破临界点,但是就看他那羽翼上已经生出略显杂乱的金色羽毛,他体内的精血更是远比刚才那两个年轻翼人让奥天感到满意。

    奥天也是发出一声长啸,杀到兴头上的他速度更是极快,羽竜还来不及反应,便看到奥天的脸竟是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的眼中估计是露出了平生第一次的怯意,可是就在下一刻,奥天却在他面前消失了,随之后背竟然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疼痛。

    眼看着自己的翅膀也被奥天用力斩下,一身的修为便已经是去掉了大半,他直接跌落在地上。

    “别担心,这就送你上路,你们一家可以团聚了!”

    奥天冷漠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正站在那翼人的面前,如果没了翅膀还能被称之为翼人的话。

    羽竜用尽力气抬头看去,但是失去双臂的他却是无法支撑起他的身体,“你……就是……魔鬼……”

    奥天哼哼了一声,声音中的轻蔑根本就无须言表,“我是魔鬼?你们翼人族又如何呢?我们无非是途经此地,想要借道而行,你们却没有缘由地想要加害于我们,这苍天岂是瞎了不成!”

    用手轻轻抚摸过血海滔天的刀身,此刻那最为靠近刀柄上的第一幅浮屠像正因为血气的充盈而渐渐亮起了四分之一,“若是如此我倒成了魔鬼的话,那就做魔鬼又何妨?就让我手持这刀,杀出一个天地清明来好了!”

    眼看着血海滔天就要落下,羽竜已经没有力气再与奥天说些什么,只能颤抖着身体等待自己身首异处的下场。

    就在这时,天际却传来了一个声音,“本座云城城主,翼人九王之一羽化,还请阁下刀下留人。”

    眼看着随着声音的发出,奥天微眯双眼,只见一个金色的人影正从空中不断向着这边飞驰而来,奥天却是冷笑了一声,“血海滔天下,不留未断魂!”

    手起刀落,却是羽竜的一颗干瘪的头颅直接在那林中翻滚出了数丈。

    望了一眼那犹如箭矢一般向着这边飞射而来的人影,奥天也不敢怠慢,直接就看他身上爆发出一团血雾,继而便出现在了薛剑的身边,正是他模仿那灵骨骨女的煞血融,只是这招由奥天施展,却是更快。

    耳边传来了金色人影的怒吼声,“阁下先杀吾孙,又戮吾儿,即便是将你挫骨扬灰,也难消我心头之恨啊!”

    奥天却是从容不迫地挽住薛剑的手臂,轻笑了一声,用沙哑的声音大喊一声,“杀了小的出来大的,杀了大的又来老的,你们翼人族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声音一冷,便听奥天道,“人,我是杀了,有本事,便找我师尊去罢!”

    薛剑愕然地向他看了一眼,却见奥天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腰牌一样的东西。

    “师尊?好,好,好!”只听那人连着说了三个好字。

    可是就在奥天正要开口的时候,却感觉到天上一股巨力传来,奥天暗道一声不好,抬眼看去,天空之上的金人却是已经张开双翼,大把大把的金色羽毛如同是一把把钢刀一样从他翅膀上飞射而出,“无论你们师尊是谁,今日都给我死在这里罢!翼神雨!”

    看着那全方位袭来的阵势,奥天丝毫不怀疑就算是如今的自己也根本抵挡不住那招,因为那人竟然是动用了超过临界的力量。

    说时迟那时快,奥天完全没有犹豫,就看他将手上的腰牌直接扔在羽竜的尸身旁边,继而血海通天便是一刀挥下,将自己的一只右手砍了下来。

    “老家伙,你敢动用越界力量,就等着天道惩罚吧,小爷却是不作陪了!”

    刚一离体,那只断手便直接爆裂成一团浓郁的血雾,收起刀,奥天一把拉过薛剑便直接踏入那血雾之中。

    羽化虽然看到,但是却已然是无法阻止了,就在那一阵金雨与地面撞击的铿锵声过后,原本的树林已经完全不见了,甚至就连大地都因为他这次的攻击而下陷了数十米的距离,只不过那攻击在他的操控之下却是没有影响到周围的环境,不然的话,天池山脉估计都要生生少出一小部分来。

    羽化慢慢拍动着翅膀落下,他的眼睛里满是愤怒,翼人族寿命悠长,虽然已经超过了数百岁,但是也许是因为翼神诀大成,所以他的样子看上去也不过是三十来岁而已。

    四下里看了看,最后还是没办法让他找到奥天与薛剑残留下来的气息,“那人的血遁之法还真是高明,我竟无法探寻到他们究竟是向着哪个方位逃出的。”

    “父亲,那两人是雪神山的人!”

    就在他正急的跳脚的时候,天空中却是又落下了一个身影,看那样子,正是与羽竜一同挡住奥天二人去路的那个女性翼人。

    听了她的话,那羽化明显是一惊,“翎舞,你说什么?”

    他的身上爆发出一阵强横的气息,那翎舞竟也是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就看他的怒目圆睁道,“你父我还没老,不用拿这些话来蒙我,刚才他施展血遁乃是我亲眼所见,雪神山哪里来的这样纯正的魔道功法!”

    受不了那等气势的压迫,翎舞只好退开了数丈之后,这才说道,“可是,他们其中一人确实是展示了天霜诀的功法,那人名叫薛剑。”

    羽化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若真是雪神山的人,那倒是不好办了,要是杀了倒还好说,可是如今却是被人跑了,翼人族与雪神山相比,却是不在一个等级上的。

    眼看着头顶上原本的朗朗晴空现在竟然被一团团乌云遮住,羽化叹息一声道,“翎舞,将你哥哥的尸身找出来,我们先回去再说!”

    抬头看了一眼,“可恶的天道枷锁,快了,就快了!”他的眼中竟闪过一点疯狂。

    兀自一挥袖,他便要腾空而起,一旁却响起了翎舞的尖叫声,“父亲,你快来看!”

    羽化转过头,手上接过翎舞递来的物件凝神看了看,只是这一下,他的心脏却是剧烈的震动起来,只见那东西却是一个腰牌,通体血红,一面书到血罗二字,另外一面却是一个大大的心字。

    就听他喃喃道,“血罗魔教,血心老人!”

    回想起刚才奥天离开之前所说的话,他直接就认定奥天口中的师父那必然就是这血心老人无疑。

    只见他面色一冷,看向正抱着自己儿子尸体的女儿道,“今日之事,不要声张,待回去再说!”

    翎舞的眼中发出一阵愤怒的光芒,眼眶中带着一丝泪水地看向手中的尸体,“可是父亲!哥哥他死的这么惨,难道就这样算了?”

    羽化也是看了看羽竜早已冷去的尸体,这才叹息一声,“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如果当真是雪神山和血罗教的人,那我们翼人族更是要讨一个公道!”

    说着,他便直接振翅而起,“赶快走,天道已经在搜寻我释放出的气息了!”

    只是,他走的太快,却没有看到,就在他的身影已经离开天际的时候,翎舞的脸上却是挂上了一丝狞笑,羽竜的尸体在她手里哪还有什么兄妹情深的感觉,完全就像是一个破布口袋一样被她收入了储物道具之中,“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杀了这废物,我倒还真想好好感谢他一番呢!”

    随着她的身影也腾空离去,天上的乌云好一番搜索之后,没有发现目标也只能罢就,待云朵散去,天地间又是重归宁静,剩下的就只是被羽化毁去的山林而已。

    百里之外,另外一座静谧的山林当中,一头熊型魔兽正在一块空地上晒着太阳,作为一头以轮回大陆的评价标准已经达到了天兽巅峰的它来说,这片森林就是它的领地,比它强大的,看不上这么点小地方,比它弱小的更是不敢来打扰它。每天除了修炼、吃饭、睡觉之外,需要的就是偶尔去修理一下那些跟自己实力差不多想要过来砸场子的家伙,作为一头大地魔熊,虽然不能使用很多技能,但是防御力和攻击力都是足够出类拔萃的。

    当然,还有它体内的血气!

    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异响,那大地魔熊不耐烦地抬起它硕大的头来,正当它想看看究竟是谁敢打扰它惬意的休息时间时,一把全身都带有篆刻的木刀却直接贯穿了它的脑袋。

    奥天与薛剑的身影在空中凭空出现,在薛剑的帮助下,奥天这才背靠着那魔熊的尸体坐了下来,血海滔天更是没有怠慢,仿佛知道奥天的状态不好,这次吸收过来的精血甚至没有分给自己与饕餮冠和锦鱼服,直接就是一股脑的输送到奥天的体内。

    虽然质量比不上羽竜,但是贵在数量足够,就在薛剑惊愕的目光下,只见奥天右臂断手的位置处竟是快速长出了肉芽,先是皮肤,继而再是血肉,最后才是筋骨。

    直到把那魔熊体内的所有精血都耗费一空,奥天的脸上才从苍白恢复了一丝血色。

    接连施展血遁,对他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薛剑眨了眨眼睛,“你这家伙,看来只要有血在,你倒是死不了的。”

    奥天也是大笑一声,“是啊,我现在倒是有些感谢杀念了,若不是这样,我们二人估计今天还真得交待在那里。这一路下来,倒也算是生死与共了。”

    薛剑脸色一红,就听他向着奥天啐了一声,“谁要和你生死与共,这样的事情还是别发生的好。接下去怎么办?”

    听了他的玩笑话,奥天也是不在意,只是轻笑一下道,“看来这翼人族在那山脉之中还真是隐藏着不小的秘密。反正这趟来到洪荒,我却是还没有什么目的,不过倒是让他们勾起了我的兴趣。”

    他微眯一下双眼,眸中更是闪过一丝戏谑道,“你待我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回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