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情愫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45字

    天色渐晚,为了避免打扰到奥天休息,薛剑只是在他说完那句要回去云城的话之后,直接点了点头,便自行打坐运气去了。

    毕竟他在刚才的战斗中也体内也受到了不小的震荡,特别是最后那一下来自羽化的翼神雨的攻击,就在他们走进血雾之前,却是有一枚羽毛已然在他们的身边引爆。

    虽然借助血遁挡住了大部分的力量,可是他的身体毕竟比不上奥天,这还是受了些许创伤的。

    感受着胸口的抑闷,薛剑不断运转着天霜诀的功法,每当那股冰寒真气游走过他心脉的时候,才令他感到好受一些。

    他们二人毕竟不是常人,所以也不需要点起什么篝火,再加上这树林本就是大地魔熊的领地,所以其他高等级的魔兽却也是见不到。

    奥天慢慢睁开双眼,用力地从那熊颅上将血海滔天一把拔下,就看那血刀又是一阵闪烁,这才变回了那玉佩般的大小,重新挂在奥天的腰间。

    虽然接连的战斗令他也感到了一丝疲惫,但是却并非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到现在为止,他对于血玉无相的秘密却是更加了解了。

    这魔功的力量倒确实强横,不仅走的是极致炼体的路子,更可怕的是,那竟然不是吸取天地灵气,也不是借由感悟天地的方法。仿佛从一开始,它便已经确定了自己的道,而且就在这道之下,更是让他的身体仿佛是自成一片天地一样。

    这功法的目的,更是只有杀戮与掠夺,从所有的生物那里掠夺来生命的能量,也就是精血,通过了那些猎物自身的加工,其中吸收而来的天地灵气更是精纯无比。感受着丝丝血气在肌肉间游走着,奥天可以明显发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地增强,想起血海滔天上已经亮起了四分之一的第一幅浮屠像,他甚至开始有些期待杀念所说的留在刀中的刀法了。

    轻轻笑了笑,“血海滔天之上,共有九幅浮屠,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你醒了?”

    薛剑的声音传来,正是听到了奥天的喃喃自语,他也从修炼状态下苏醒过来。

    奥天点了点头道,“嗯,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甚至力量都有所加强,只是这身体却是对血有了更大的渴望了。”

    虽然语气听起来像是自嘲,却如何也无法掩盖住其中的兴奋,不知为何,明明是修炼了这魔道功法,与他之前所学完全不同,但是奥天的心中却平然生出一种更加自然的感觉。

    “也许,我天生就是应该做一个魔头吧!”

    薛剑也是笑了下,他听了奥天的话,脸上却展露出一丝放松,“也许,这就是你的道,虽然是魔功,可谁说你就一定会成魔头了?修炼一路,又有哪个不是满手血腥的?”

    “哈哈,说得好!”

    抬头看了看天,奥天扯了扯嘴角,却是露出一种邪魅的笑容,“数月以来,我却是经历了如此之多,这天道依然是那天道,天道之下,我等皆如蝼蚁,原本我还一心想着顺天而行,可是这世道却由不得我那么做。”

    随着他的声音逐渐变冷,“没有人愿意死,人人都奢求长生。可叹世人虽疲于奔命,却也难抵天道无常。”

    想起了小白玉的遭遇,奥天冷哼一声,“良人遭逢劫难,就连孩童也无法幸免,这苍天早就已经瞎了,我又何苦为虎作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天空中竟然涌动起一片黑云,雷声轰鸣之后,更是大雨倾盆而下,仿佛是对他的话发出抗议的声音。

    冰冷的雨水击打在二人的面庞之上,顺着衣袖滑落,感受着那天地的气势,奥天却是愤然站起身,那不屈的眼神正是映衬着他傲然挺立的身子,就犹如那数九霜寒中的一骨殷梅,一种睥睨天下的峥嵘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只听他豪气满怀的说道,“即便尸山骨海,又能如何?我便是不服这如同刍狗苟活的世道,我便要用我的刀来斩出一条大道!”

    如同遗世独立的一柄神锋,头顶上的云层竟是直接被他的豪气所破开,繁星再现,水洗清练的月华再次洒下,只见二人四目相对间,竟是一时间都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奥天这才看着薛剑清秀的面庞笑了起来,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感觉像他说道,“薛兄,你若是女人,这天下之间,却是又要多出一个绝代佳人了。”

    薛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那还用说,就按我薛霜妹子的样子都已是倾国倾城,我若是女子,那还得了!”

    奥天没想到他面对自己的玩笑话却是如此自得地对答,眉宇之间的英气当中更是带上了一丝媚态,直到他看得薛剑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之后,这才仰天大笑一声,“只是可惜,你却不是那女儿身。”

    可是他却没有听到,就在他的声音覆盖之下,薛剑却是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你又知道我不是……”

    随着两人的身体都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薛剑的胸口还是有些气闷的感觉,但是在他向奥天表示自己完全无碍之后,两人便踏上了前往云城的路。

    虽然已经远离那地方超过百里的距离,可是禁不住二人的脚程却是真的快,一路上除了薛剑为奥天稍微讲解了一下洪荒之地的势力区分之外,只是用了半天的时间,他们便已经站在了云城之外。

    只是他们却没有着急着进城,看着刚刚破晓的天色,他们直接走入了一个城外正巧才将桌椅摆放好准备新一天营业的小茶店。

    薛剑早就已经饿坏了,只不过清晨时分,还是吃一点简单的东西为好,所以他只是问店家点了几道易做的面点吃食。

    相比之下,奥天却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一路行来,虽然他们没有故意去斩杀魔兽,可是但凡是那些不要命想要攻击二人的,也都已经丧命于他的刀下,而且仿佛是只要吸收精血便足以维持体力,就看他精神饱满的样子,哪里还有什么疲倦的感觉。

    不过,为了配合薛剑,奥天却还是让店家热了壶酒送上来。

    薛剑笑了笑,“这么早就喝酒,对身子可是不好的。”

    “嘿,早上本就有寒气,何况这里还是处于洪荒,天还是微凉的,我可比不得你这雪神山的传人,总是要暖暖身子的。”

    “哼,来时路上的那些血食还不够暖么!”

    奥天一摆手,径直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一杯,“无论怎样,却是比不上这酒的滋味儿。”

    “满口胡话!”

    虽是这么说着,但他还是接过了酒壶,笑吟吟地为奥天的空杯当中续满了酒液。

    奥天也从薛剑那里知道了,这洪荒之地除了三十六异族之外,其实还有着另外三大势力,正是隐世于洪荒北域的雪神山,遍布整块大陆总堂设置在靠近分隔暗夜帝国与洪荒之地的血罗教,最后一个便是那洪荒之主。

    奥天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道,“那洪荒之主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身上的锦鱼服,他的脑海中便想起了当日空山对他所说的,百花宫百多年前那位自然属性的前辈,却是在与洪荒之主的战斗中失踪的,这自然也就引起了奥天的兴趣。

    可是薛剑却是摇了摇头,“没有人知道洪荒之主究竟是什么人,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甚至没人知道其究竟是男是女,说他是洪荒一大势力,但是其实他却不过只是一个人,也没有什么追随者。”

    “哦?”奥天又抬手喝下一杯,这酒并非好酒,但是那火辣得让脾胃灼烧的感觉,却还是不错的。

    “那他是如何得到这样一个名号的?”

    薛剑四下看了看,这才对奥天低声说道,“那洪荒之主传闻出生便天赋异禀,三十岁时已然是以技压群雄的姿态大胜三十六异族所有高手,之后更是踏上雪神山,硬闯血罗教,夺取了这洪荒第一的名号。”

    接过奥天递来的酒杯轻轻啄了一口,他才继续说道,“只是那之后,这人却好像消失了一般,传闻他这千多年的时间都是隐居在洪荒东北角的群山之中,若非是有人想要向他挑战或者是洪荒发生了大事,他是绝然不会露面的。既然他没有想要统领洪荒的意思,那么凭借他的实力给他按上一个虚名倒也无可厚非。”

    “原来如此,这人却是一个武痴。”

    薛剑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

    店家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面来,虽然看着简单,但是面汤上漂浮的葱花与那切片卤肉的香味,还是让薛剑食指大动,从筷筒中抽出一对筷子,便大快朵颐了起来。

    只是却听他一边吃着,一边还向着奥天问道,“你这次要回云城,应该不止是因为兴趣吧?”

    看着门外渐渐出现人流的道路,洪荒之地虽然是三十六异族的地方,但是外围之中,却还是有着许多人类与他们杂居,看上去倒是和其他三个帝国没什么不一样。

    “按理来说,你们雪神山与异族应该都是没有冤仇,但是这次翼人族却是完全没有缘由就要对我们出手抹杀,可见他们隐藏的东西必定非同小可,我感觉到里面有阴谋。”

    听到奥天的话,薛剑的脸色也是唰的一下沉了下来。

    匆匆吃完东西,两人便起身向着云城的方向走去,可是就在快要靠近城门口的时候,奥天却是一把拉住了薛剑,两人一个闪身便躲到了一片树丛之中。

    随着奥天的眼光望去,薛剑这才发现,就在那城墙之上,此刻竟是贴着二人的画像,羽化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但是翎舞却是知晓的。

    “看来他们这是真的不死不休了!”薛剑恨声说道。

    “不对,你仔细看清楚点。”

    奥天凝重地对薛剑说道,因为就在他极力看过去的时候,却是在他们的画像之下,那文字书写的却是说这两日在云霭山中祸乱一方的那群异兽,被上面的两位青年侠客出手斩杀了一只,这云城城主为了嘉奖二人,奈何却无缘相见,只是根据目击民众的描述,绘出图像,希望若是有人见到两位奇侠,还能相告去处,以此悬赏。

    “这!”薛剑自然也是看清楚了那些字,可他却比之前更冷静了,“好狠毒的用心,好计谋啊!”

    “那现在怎么办?”薛剑在一旁出言问道。

    这样子的情况他虽然也早有猜想,可是却没成想到那翼人族竟然反应如此之快,甚至还用上了这么狠毒的计谋,这样一下,他们不仅不会得罪到雪神山,更是可以快速找到他们的行踪。

    看着那上面文字对二人身高体征甚至是衣着的描述,薛剑一时间也是没了办法。

    奥天低头沉思了一阵,却看他突然笑了一下,掌心处忽然涌出一团血雾,分别朝着自己以及薛剑轻轻拍了一下。

    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升起,薛剑却觉得自己的身体貌似产生了什么变化一样。

    还不待他出声询问,奥天却是拉起他的手臂,径直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甚至都没有人多看他们一眼,两人就这样直接走进了云城。

    虽然比不上花都,但是那矗立在城池中心位置的一棵巨树却让奥天吃了一惊,只听薛剑在一旁解释道,“那便是这云城中翼人族的居住地。”

    奥天点了点头,他只是轻轻拉了一下薛剑的衣袖,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快走,别说话,我的血玉无相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可以维持多久,我们先找个客栈再说。”

    当下,薛剑也不再言语,两人急急忙忙地在街道上走着,在奥天的带领下,他们便朝着城内较为偏僻的地方走去,凭借着奥天可以感知到生命体的能力,他们终于在城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朝阳楼”落脚。

    只是,原本薛剑是希望两人分开住两间房的,可是耐不住奥天的坚持,这才同意二人同睡一间房。

    可是要知道,像朝阳楼这样的三流客栈,房间本来就下,虽然他们要的是最好的一间,但是那里面却也是只能放下一张床,看着掌柜向自己投来的那阵含糊不清的眼神,薛剑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过奥天却没多想,他很隐晦的装作是往袖子里拿钱,却是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直接从木莲镯中取出一小把碎银扔在柜台之上。

    满心欢喜地点了点手中的银两,奥天觉得那是一把碎银,但是却没想到那些竟是一颗颗小小的银元宝,就看那重量,却是已经足够在这小客栈里包下三间好房住上好几个月了。有了银子,那店家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些什么,径直就让小二领着二人去他们的房间了。

    走进房间,奥天便命那小二去给自己温一坛酒,将他赶了出去,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解除了薛剑身上的血玉无相后,看向一旁正面色不善看着自己的他说道,“还算不错,还能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子,将就一下吧!”

    可他却没想到,薛剑则是一瞪眼道,“那好,那就我睡房间,你去睡院子!”

    奥天的心中一阵好笑,“这却是为何?”

    薛剑强忍这脸上的灼烧感道,“我…我从小就不习惯与他人同房而眠,不然我睡不着!”

    只是他的这句话说的可是完全没有底气,当奥天那灼热的目光袭来,他却是再也不敢与其对视,直到奥天说了一句“那好罢!”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将奥天赶出了房间,就听砰的一声,薛剑背靠着房门却是大口喘息着,就算是过了好一会,他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的剧烈声响。

    用手背轻贴了一下脸庞,就听他喃喃语道,“我这究竟是怎么了,难不成,我竟是对这家伙动了心,生了情愫不成。”

    转瞬,却是见他赶忙摇了摇头,“不,不可能的,这些年来我见过的男子却也是不少了,他又不是玉树下凡,我又怎么可能……”

    他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怕是想说服自己却又找不到一个真正的理由,就看他忽然一抬头,“不行,我得好好冷静一下!”

    奥天坐在小院的石凳上,正在那里一碗接着一碗的喝着小二送来的酒,此时就听得那房间内忽然响起了木件敲击的声音,继而薛剑的声音传来,“奥…奥天,让他们……提热水来!”

    奥天无奈起身出去,血玉无相再次施展,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只不过在自己的身上施展,却是不用去担心维持时间的问题。

    就听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自语,“这薛兄弟还真是古怪,怎么这有些时候任性的脾气上来,却是比小矜还要蛮横的多呢!”

    他的声音不大,却还是能够被房内的薛剑听到,举了举手上的木瓢就想扔出去,可是眼中一丝复杂的神色闪过,他却如同那被霜打过一样,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手上的东西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