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无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154字

    洪荒之地虽然比不上百花的繁荣,但是各色的小点心却也有着别样的风味,雪蒹毕竟一直都是在雪神山上生活,这样的食物在她的眼里却是不比在奥天那里要平常多少。

    只是,对于奥天来说,他现在对于这些食物还真的是没有多少的欲望,只是在雪蒹的强硬威逼之下,他才每一样都尝了一点,剩下的则全都让给雪蒹了。

    奥天笑骂了一声道,“你那肚子是什么做的,怎么能塞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雪蒹回瞪他一眼,“要你去管,这洪荒大地上,小吃却是数不胜数,我也就以前在雪神山上听说过一些,好不容易下山一趟还要为了那雪魄奔波,既然现在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那我当然是不会放过这等机会的。”

    饮下一碗鸦难渡,奥天差点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把已经流淌到喉腔里的酒水给喷了出来,只是想了想她的话倒也没错,也就不再言语。

    血海滔天还是那小剑的模样,只是其中的锋利却是没有减少,就看奥天正一手拿着一块水属性的晶石,用那小剑在其上雕刻着东西。

    “你这是在干嘛?”雪蒹吞下了一颗表皮被炸成金黄色的麂肉饺子后问道。

    奥天抬了抬眼看她,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来,随着每一刀落下,那晶石中的水属性灵力就少上了一分,但是原本的深蓝却是被一阵殷红逐渐代替着。

    直到将那晶石完全雕琢成雪花的样子,奥天这才停下来向雪蒹说道,“若不是上等的晶石,是承受不住我血气的侵蚀的,这里面被我施加了血玉无相,你将其佩戴在身上,这样就算我不在身边,却也不需要担心了。来,拿去试试!”

    接过那块如同鸡血石一般的雪花雕佩,雪蒹开心地把玩起来,入手时并没有那晶石原本应有的冰凉感,反而是一阵温润的暖意从其中慢慢散发着。

    看着那股殷红在那佩饰中不断流转,就像是真正的血液在其中流动一样,雪蒹不禁越看越喜欢,更是直接学着血海滔天那样将其直接别挂在腰间。

    只是,虽然血佩温暖,却怎么也敌不过奥天那份心思细腻带给她的温暖。

    “真的不用我和你一起去么?”

    这是他们刚才决定的,早饭之后,便是由得奥天去与城中的那些帮派“联系”,而雪蒹则是留在客栈内,借由那些药材,看看是否可以凭借着雪神山一脉的炼药术为二人多准备一些丹药。

    毕竟三军虽未动、粮草须先行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况且这么多的药材空放在那里,却是浪费了他们本身的作用。

    奥天看了她一眼,桌上的酒壶中正好斟出最后一杯酒来,“那些药材来不及还与齐亥,放在我这里却是无用,我们还是分头行事的好,而且你留在这里,有血花石的保护,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你,我倒是能放心些。”

    雪蒹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也知道奥天说的是对的,当下只是点了点头。

    用罢早饭,雪蒹便回去房间了,而奥天则是向那掌柜的打听了一番那分别处于城中四处的帮派的落脚点,便匆匆离开了客栈。

    可是就看他出了门,却是没有往距离他最近的黑虎堂的地方走去,脚步轻快间却是直接奔向了城西。

    他倒也是打探清楚了,这城中的四个帮派能够同时并立,其中奥妙无非就是各自经营的方向不同而已。

    黑虎堂位处城东,做的是那庇护九流的勾当,也就是一群打手流氓。棒子张,从名字便可以看出,尽是一些打闷棍套麻袋的小偷小摸,倒也没有让他放在心上。游商会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专门负责游商入城贩卖货品的组织,其中更是龙蛇混杂。

    虽然奥天是要将他们全部收服,只是现在,更为让他感兴趣的,则是那专营着杀人越货之事的刀滚血。

    从那朝阳楼掌柜的口中,奥天也知道了,这刀滚血的总堂虽然是在云城之中,不过就以云城为中心方圆百里的范围都是他们的活动区域,其中一个个都是生性好杀每日里都过着刀口舔血的人,虽然游商会时常会对他们有怨言,不过由于其掌舵之人血手韩尧还是可以把握好分寸,让手下之人都不敢在城内捣乱,其余三家倒也是由得他了。

    一路哼着小曲,奥天大摇大摆地装作漫无目的地逛到了刀滚血总堂的门前。眼看着那无论是门柱还是大门都被漆成了鲜红色,在白色的院墙映衬下却是显示出一股煞气腾腾的感觉,奥天咧嘴一笑,“不错,倒是真的应了它的名字。”

    只是,就在他正要叩门而入的时候,却听到门后的院内却是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

    轻轻纵身一跃,奥天便站到了一堵围墙的墙角之上,借助着身边的一棵大树枝桠,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藏住,以他现在的实力,除非里面有超过临界的存在,不然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发现他。

    放眼望去,那偌大的庭院当中,在白花花的石砖上却是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刀字,四周也摆放着兵器架,倒是一个练武场无疑。

    只是现在,那场中只是中间空出了一条与大门的宽度相仿的过道,两边却是纵横陈列着上百张的木椅。

    而就在庭院之后,大堂的门口,更是摆放了一条长长的案台,案台之后三张萱花木椅上则是坐着三人,正中一个,身着红色劲装,应该就是这刀滚血的当家血手韩尧无疑。

    他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模样,身后正站着一个年轻人,五官却是与他有着六分相似,可是面上却没有他那般煞气,反倒是与他身边的那个穿黑色劲装一脸阴鹫的那人神情相似。

    而另外一个还坐在案台之后的,却是一个身着白色长衫的玉面书生,随着手中折扇不断摇摆,虽然他面上好似桃花带笑,可是却让奥天无论怎么看都感到一阵恶寒直从脚下一直冲上了脑门。

    只见那年轻人上前了一步,朝着那韩尧行了一礼道,“爹,人已经齐了,可以开始了。”

    韩尧点了点头,随后向着左右两边的阴鹫男子与玉面书生各看了一眼,便听那两人道,“谨听大哥吩咐。”

    “好!”韩尧一拍身前的案台,那年轻人便是退回了自己的位置,就听他大声说道,“又到每月的分饷之日,一月以来,众位兄弟辛苦啦!”

    他声音很大,而且粗犷爽朗,直接盖过所有嘈杂的声音,让院子里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只是那坐在院中的百多号人,听了他的话,便是直接起身行礼。

    韩尧看了一眼玉面书生,便见后者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账本一样的东西,一边在身前摊开一边念念有词地道,“本月共七笔入账,城南八十里,得金洗练,黄金百两,白银三千,布帛……”

    随着他一段段念出,奥天的心里更是一阵阵的难受,只不过,他难受的却并非是那烧杀抢掠之事,弱肉强食他早已了然于心,让他不舒服的却是那人尖锐刺耳却又带着百媚之态的声音,就像是叫春的老猫一样。

    终于,在他完全读完之后,奥天这才松下一口气来,若非他强行克制,血海滔天却是早就出鞘了。

    韩尧又是一声叫好,“这月下来,我们收获不少,韩某是一个粗人,说不出那劳什子的花话来,只是知道,真金白银的家伙才是最好的,这个月每人都各去账房领出百五两白银,逍遥去罢!”

    又是一拍桌子,“只是那抚恤之事,也必须到位,残了的,就留在堂里,兄弟们一起养着,死了的,他们的家人也由韩某照料,以慰亡魂。”

    却见院中众人道,“大哥英明!”

    那韩尧更是放声大笑起来,墙上的奥天也不禁点了点头,“这人虽然杀性极重,倒也算是一个热血的汉子。”

    “好了,若无要事,兄弟们便各自去领了钱快活去罢!”

    说完,他便起身要走,可是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他旁边的那个黑衣男子却是开口了,“大哥,趁着众位兄弟都在,我这里正好有件事儿想和大家说说。”

    韩尧斜了他一眼道,“老二,你想说些什么,若是前几日晚你与我说过的那事,倒是不用再提,我说过,我们不参与那些异族的事情。”

    那黑衣男子急道,“大哥,那翎舞大人给出的条件着实是不低的,而且只要归了这翼人族,兄弟们不是也不用再过那等刀口舔血的日子了,况且这次翎舞大人可是直接向着城中四大帮一同发出邀请,就算我们不答允可其他人也会……”

    韩尧大喝一声,“那三人我比你熟悉,他们更是不会答应那异族的要求的,这是当年我们几人一同定下的规矩,人族与异族,不可以有任何瓜葛!”

    见那黑衣人还要开口,韩尧却是抢先道,“好了,此事我已有决断,不用再劝了。”

    听他这么说,那黑衣人仿佛也知道多说无益,当下他却是话锋一转,声音中更是带着一丝阴狠劲儿说道,“大哥,你真的就不再好好想想么?”

    韩尧却是微眯起双眼,“若我说不用再想,你还待如何?”

    韩尧的手上忽的亮起了八道光芒,一股劲风直接就将那老二直接撞出了一丈开外,八颗火红色的戒指出现在他双手之上,他竟也是一个轮回天君级的强者。

    那黑衣人更是不甘示弱,也是一阵蓝光闪过,只不过他的手上却只有七枚戒指,倒是与韩尧有着不小的差距。

    就在二人针锋相对之时,原本还一直端坐着的玉面书生却是赶忙站起说道,“哎呦,大哥、二哥,你们这是做什么,难不成还要为了这点小事在众位兄弟面前动手不成?快快收起那轮回戒。”

    他那甜腻的声音让奥天听着不禁感到一阵腻歪,只见那人虽然嘴上说着让二人冷静的话,可却是一下就站到了那黑衣人的身边,继而双眸一转秋波暗送地冲着韩尧道,“大哥,您看二哥这不也是为了兄弟们着想么?您要不再好好考虑考虑?”

    没来由的,就看那院中所坐的百来号人,竟是直接站起了超过六成的人,剩下没有动作的,竟然大部分都是些老弱病残一类的,也都是追随韩尧时间最长的老兄弟。

    那些人也是直接单膝跪地向着韩尧大喊道,“还请大哥三思!”

    要说起这韩尧,本就是出生在南海帝国,十多岁时便因生活所迫而落草为寇,后来也是幸得一个前辈的教导,这才走进了轮回师的世界,可是他驰骋江湖数十载以来,最后还是带着一班兄弟选择在云城安定下来,又怎么会是一个蠢人?

    当下,便听他先是看了看面前的二人,又转头看了下场中下跪的那些“兄弟”,这才仰天大笑三声,“好!好啊!你们这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逼我就范,只是韩某可不是那等贪生怕死见利趋之的小人!”

    恶狠狠地向着那些人瞪了一眼,除了那黑衣人与玉面书生之外,其余之人却是都不敢看向他的眼神,“今日,我就把这句话撂下,在场的人都不许去,不然,不是你们踏过我韩尧的尸体,那就是我把你们永远留在这里!”

    此时,那些没有下跪的人中却也是响起了一阵骚乱,就看一个虬须大汉猛然站起指着黑衣人与书生道,“你们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大哥说话!”

    眼见着他就要往上冲,可是却被那些已然表态要站在另外一边的人阻拦,就看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汉子正拔刀对他道,“王五老哥,这可是当家们的事情,你就别上去掺合了。”

    “你!”

    就在那大汉被气得全身颤抖的时候,却听韩尧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大喊一声道,“爹爹,小心!”

    韩尧所有的注意力此刻都放在对面二人的身上,听到儿子的警示,他正要有所动作,可是无端被后却传来一阵剧痛,仓促回身一看,却发现竟然是自己向来疼爱有加的儿子,肩上竟然缠绕着一团熊熊火光,在撞击了他的后背之后,更是狞笑了一下,又朝着他的胸口撞来!

    “韩宵,你这个孽障!”

    可叹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这样,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之间,那铁山靠却是已经夹带着一股火系灵力直接撞上了他的胸口,就看他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就这样直接吐了出来,身体更是向着后堂直飞出去。

    根本没有给他应对的时间,随着韩尧被自己的儿子击飞,那黑衣人与书生都是向着那韩宵叫了一声好,三人便一同朝着韩尧飞出的方向追了过去。

    就这样,院中也是如同炸开锅了一样,剩下的四十多个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都是拔出兵器就要上前。

    奈何对方人数众多,将他们层层围困起来,一时间竟是找不到突破点,只听那带头的虬须大汉正一刀砍下之前拦在他身前那汉子的头颅,一边对着那四人所在的地方大喊道,“韩宵,你这个白眼狼,你怎么可以这样,那可是你爹啊!”

    韩宵冷笑一声,“我爹?这次得了翎舞大人的垂青,难不成还真要因为这个老不死的而放弃么?你们还想做山贼寇匪,我可不愿意!”

    看着眼前的场景,奥天也是露出一阵悲天悯人的表情来,轻叹一声,“这世道,为了一个利字,儿子可以向父亲出手,兄弟之间可以反目成仇,背叛却成了家常便饭,倒是让人心寒啊!”

    又看了一眼那些不是缺胳膊少腿但是却高喊着韩尧名字向前冲的人,“不过,还能留下这些个兄弟来,倒也是不枉一生纵横于江湖了。”

    虬须大汉的眼中早就已经噙满了泪水了,他身边的那群老兄弟也都是这样,他们可是真的从韩尧还未起家开始便已经跟随着的,而且就算是残废了,韩尧依然是不离不弃的带着他们走南闯北,那可是可以让他们割头的情感。

    只听那大汉喊道,“大哥,撑住啊!”

    可是此时,眼看着韩尧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原本已是重伤的他明显已经渐渐不支,就如同是一个沙包一样在不断抵挡着进攻却没有反击的机会,他们更是恨不得自己能像那翼人一样背生双翼,直接飞了过去。

    又是来自玉面书生的一掌从背后袭来,韩尧根本就无力抵挡,只见他的身体竟是一下子被打出了数丈,直接趴在了后堂台阶的下面。

    韩尧强打意志支撑起头,看了那虬须大汉以及还在为自己拼命的那些兄弟一眼,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血沫从嘴里吐出,“苍天无道,韩某…家门不幸,先走一步,我等来…世再做兄…弟吧!”

    眼见那三人都是一脸狰狞地走向韩尧,王五的眼角早就已经瞪裂,一道血泪却是随着脸颊流下,“大哥,阴间路上慢点走,我等随后就来!”

    说罢,他转头看向韩宵大啐一口,“你这弑父的畜牲,必定不得好死!”

    可韩宵却是一阵大笑,“这点事情,这天可来不及管我呢!”

    “是啊,这天道早就瞎了,只不过我还在!”随着奥天的声音响起,血海滔天下,数十人头轰然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