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谋划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155字

    面对他如此轻松地开着玩笑,雪蒹则是笑骂了一声,“人命关天的事情,还说这等胡话。”

    直到此时,她才看清韩尧的伤势,“你会接骨么?”

    奥天点了点头,“有没有什么可用的药?”

    “有,你走之后,我便熬炼了一盏断续膏,现在还需要一些时间才好,等下我给你拿进去。”

    “好,一会儿还有二十左右的人会到这里来,你出去和掌柜的吩咐一声,将他们安顿好,然后再过来帮我。”

    雪蒹眨巴了一下眼睛,如同是那冬日里的一抹旭阳一般,冲着奥天嫣然一笑,道,“放心交给我,我晓得的。”

    说罢,便快步走出了院子。

    这是韩尧才开口道,“恩公,你好福气啊!”虽然因为血花石而看不清记不住雪蒹的真颜,但是他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奥天却没有多说,只是轻笑一声,便扶着他快步走进了卧室之中。

    没有多话,一进房间奥天便让韩尧席地坐下,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对于轮回师来说,这等平日里修炼时最常用的积蓄灵力的姿势自然是没有任何难度。

    韩尧按照奥天的要求将身体摆放好,其中虽然有几下牵动到他自身的伤势而产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感,但他倒也是个硬汉子,就看他咬紧了牙关硬是没有吭出一声来。

    奥天看他的样子,也是赞叹般地点了点头,“韩大哥你受伤太重,我的功法虽然可以解你一时之忧,可是许多伤势还是要靠药物辅助方可恢复,等会却是少不了要吃些苦头的。”

    就听韩尧爽朗一笑道,“恩公,不必多言,韩某此生,要是惜命的话也不会闯到今日,既然命都已经捡回来了,那些个苦头更是不在话下,你尽管放手施为就是。”

    “好!”

    奥天双手往韩尧的背后一按,一股如同骇浪般的血力再次涌入了他的体内,与之前疗伤之时还残留在他身体里面的血力相汇,首先,便是朝着韩尧的心脉所处奔涌过去。

    无论是轮回师还是武道中人,只要是修炼的就知道,人体之中正是有着那么三处地方乃是重中之重的位置,分别就是气海丹田,灵海灵台,以及本源心脉。

    就拿韩尧现在的情况来说,他的丹田和灵台都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真正让他处于危险的,还是心脉附近的经络以及受到震击的脏器而已。

    感受着那股温暖却带着丝丝凶戾更不失一种恢宏的血力环绕在自己心脉的周围,甚至就连韩尧自己都可以感觉到,那些受损的经络正在不断恢复着。

    可是奥天的眉头却是皱了皱,他明显可以感觉到,因为不是在救治自己的伤势,所以那血力在韩尧的体内却是没有了之前那种生肉白骨的效果,唯一可以做到的,也就是让那些血力附着在韩尧受伤的地方,依靠着其中的精血之力,慢慢恢复。

    发现了这一点,奥天便直接停止了从血海滔天中抽取力量的动作,等到血力已经自行在其体内形成了一个循环之后,他的双手也离开韩尧的身体。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雪蒹的叩门声。

    打开门,奥天看到她此刻手上正拿着一个透明的小罐子,其中有超过二分之一的位置竟是装着一种黑色的膏状物。

    就看那小罐子晶莹剔透,与当日她放置雪精神针的容器虽然大小不一,却是十分相似。仿佛是阳光在它的折射之下,也将其中的药膏照成了乌金色一般。

    雪蒹朝着奥天问道,“这玄雪断续膏,是我今早才熬炼的,倒也亏得那些药材里面能集齐所有需要的材料。这刚刚才取出来,虽然未经沉淀,效果也比不上长老们所制,但是专门救治断骨重续却是有奇效,你看如何?”

    奥天笑道,“好!倒正是时候,我正准备要为韩大哥接骨。”

    奥天一侧身,将雪蒹让进了房间,随即便直接将房门关上,回身说道,“那件事情,如何了?”

    “我已经同那掌柜的说了,这朝阳楼如今已是被我们包了下来,那个叫王五的大汉方才也已经赶到了,他说他会招呼剩下的人陆续安顿好的。”

    听到雪蒹已经见到了王五,奥天也终于放下心来。

    他走到韩尧的面前,只见他此刻由于奥天注入体内的血力的缘故,面色已经是逐渐恢复了,只是他身上的断骨却是当务之急,否则若是错过了时候,就算有奥天的血力以及雪蒹的断续膏,定然也是会留下不小的暗伤。

    抬头看了一眼韩尧,奥天郑重道,“韩大哥,得罪了。”

    韩尧双目一睁,便听他大喝道,“韩某命不该绝,恩公你尽管放手施为就是!”

    奥天轻轻摩擦了一下双掌,待得搓至发热,才将双手慢慢地向着韩尧胸口断骨的位置按过去。

    韩尧此刻也是憋住一口气,雪蒹看过去,倒是发现这两人竟然都是有着不同程度的紧张。

    就在奥天的双手就要碰触到韩尧的身体时,他的头上竟然已经布上了一层冷汗了。

    “等一下!”

    这一声便是从雪蒹的嘴里传出,只见她掩着嘴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瞟了面前仿佛是因为她的喝阻而松了一口气的二人,她这才对着奥天嗔道,“一看就知道是没做过这种事的人,韩大哥的伤势可不是划破皮那么简单的事情。虽然你这一身的功夫可以帮你一把,但是若是一个不小心,韩大哥倒是有死在你手上的危险。”

    举起左手的袖口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奥天也是点了点头道,“这些我知道,如今不是无计可施了么?”

    雪蒹伸手一引,就将奥天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就见她细眉一挑道,“你呀,还是在一边帮我拿着这断续膏的药罐好了。”

    奥天一怔,“难道?”

    一股傲气从雪蒹的身上弥漫而出,就听她说,“我那折梅手,可不是只能杀人用的!”

    早在听到两人说那罐中的药膏名为玄雪断续膏的时候,韩尧的脸色就不禁动了动,此刻再听到雪蒹说到折梅手的名字,他的神色更是大变,眼中竟是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只是还未等他说话,雪蒹的双手却是动了起来,不似奥天方才的那种紧张以及手足无措,只见她的双手不断挥动中,或推、或移、或按、或接,三下五除二便将韩尧胸前的几处断骨给接了回去,从外部看来,甚至根本就像是没有受过伤一般,就连那已经快要突破皮肤直接钻出的胸骨,也被她严丝合缝地推拿回去。

    韩尧甚至来不及反应,当疼痛的感觉袭来的时候,雪蒹竟已是满脸轻松的完成了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可是就看她的手完全没有停下,只是双手的食指向着那药罐中一伸,两团带着浓浓辛辣药香的断续膏便被她攥在手中,随着天霜诀寒冰真力的刺激,药膏与她的双手竟然好像产生了一种水乳交融的趋势。

    眨眼间,那两团原本还如同墨汁一般的药膏,在她的手中却变得透明起来,又是一阵轻点拂按,韩尧前胸的伤势已然被她处理完毕了。

    看着她那神乎其技一般的动作,就连奥天站立在一旁都不禁有些痴了。

    感受着断骨接上之后,体内血力缠绕而上的温暖以及断续膏带来的蕴含灼热的冰凉,韩尧只觉得伤处竟是一阵酥痒的感觉出现,骨头竟已然开始重新生长着。

    雪蒹又走到韩尧的后背处,随着她的玉手轻贴,就看她的手上竟是凭空出现了一把寒光淬亮的匕首,手持刀柄在韩尧颈下三分的位置上轻轻向下一划,一道长有一尺的刀口便出现在他的背上。

    只见伤口中一阵红光涌动,正是奥天输入他体内的血力开始聚合,眼见着那伤口就要愈合的时候,雪蒹却是在他后背不同的位置上以剑指轻触几下,就看伤口在愈合之前,竟是有几粒碎骨从其中迸飞而出,跌落在地。

    在一刻钟之后,雪蒹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朝着身旁已经目瞪口呆的奥天说道,“好了,伤势基本就处理完毕了,只是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至于脏器里的伤害,相信有你的真力在也是没有问题的,等下我再去炼上一炉冰心丹,估计也就是十天的时间,便是可以恢复如初了。”

    就看她又向着盘坐在地上的韩尧微笑了一下,“韩大哥,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出去看看你的那些兄弟是否都到了,你们聊吧!”

    语罢,她却是直接从奥天的手上接过那罐断续膏,便玉步轻迈,缓缓走出了房间。

    直到房门又是“吱呀”一声被关闭了,房中的两个男人这才回过神来。

    韩尧怔怔地看着奥天道,“恩公,你这福气可不是一般的好,她可是雪神山的传人啊!”

    奥天也只能呆呆地点了点头。

    翎舞的实力毕竟已经是与临界点不过只有一线之差而已,更是远胜她那已经被奥天杀死的哥哥羽竜许多,所以,她的速度根本是不需要怀疑的。

    只是她回到巨木之上,却并没有往自己的寝宫飞去,而是向着树冠的位置径直而上,离得近了,便可以看到,就在那巨木的最高处的位置,已经是耸入云端的地方,正是有着一栋巨大的宫殿模样般的木屋,虽然也是建立于树丛之中,可是其中隐约散发出的皇者气势,却是直接彰显着其在翼人族中崇高的地位。

    翎舞一边向上飞着,一边看向那木屋,那屋子的主人,正是她的父亲,当今翼人族九位翼王之一的羽化,只是看着自己父亲的居所,她的眼睛里不知为何却是带着一丝丝的厌恶。

    屋前负责守卫的两个翼人只觉得一阵劲风吹过,再回神的时候便发现翎舞竟是已经站在了屋前,只听她冲着屋内沉声道,“父亲,我来了。”

    短暂的静默之后,屋内正是响起了羽化的声音,只是他的声音中却是比之前几日见到奥天两人的时候多出了几分疲惫的感觉,便听他说,“哦,是舞儿啊,正好你的二叔、三叔都在,也不是什么外人,你进来吧!”

    翎舞应了一声诺,便飘身飞入了屋内。

    果然,刚一进屋,她便看到羽化正端坐在那根处于屋子当中正中心位置上的最为粗壮的木枝之上,而就在他的身旁,两个同样也是白皮肤而头发和背后双翼皆化作金色的翼人也都正襟危坐地静待一旁。

    翎舞抬头看了一眼,没错,正是她同是翼人九王之中的二叔羽怒以及三叔羽寒。

    见到三人也正看向自己,翎舞赶忙上前行礼道,“翎舞,见过父亲、二叔、三叔。”

    但见羽化只是温和的点了点头,羽寒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倒是她的二叔羽怒,则是大笑了一声,“小舞啊,这么算起来我们也是有十年时间未见了,看你的样子,翼神诀大成可是就差这临门一脚了。”

    听他这么说,羽化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就连那一直都冷着一张脸的羽寒面上的线条也不禁柔和了许多。

    只要能够达到翼神诀大成,全身转化成金色,那便是翼人王一级的存在,现在翼人族之中共有九位王者,若是翎舞也达到那样的等级,算起来他们这一家倒是有了四位翼王,在族内说话的分量便是更重了。

    要知道,翼人族内也是有着家族派别的区分的,虽然他们一家现在已经是翼人族中最强大的家族,可要是真的可以再多出一个翼王,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面对三人的称赞,翎舞却是没有任何自傲的感觉,就看她恭敬地向三人又行了一礼道,“翎舞修炼时日尚浅,翼神诀乃是我族至高秘法,哪敢妄想达到父亲与两位叔叔那等功参造化的境界。”

    听着她自谦的话,羽怒这个直性子却是沉声说道,“胡说八道,就看你羽翼之上已经完全转化为暗金色,只要假以时日,必定就是翼王一级的存在,倒是比你那些个哥哥要强上太多了!”

    只是,就在他刚张口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自己的脸色却是直接一沉,就连羽化和羽寒也都是变了颜色。

    就听他忽的话锋一转,便是冲着羽化说道,“大哥,我们此次前来,虽然是为了那等大事,可是这羽竜的死却也是不能搁置到一边去的。若是不把凶手抓出,抽筋拔骨,又怎么能行!”

    就看他声色俱厉的样子,一旁的羽寒也是开口了,“抓到,杀了!”

    他倒是简明扼要,直接就用两个词就直接点出了关键。

    可是二人看着羽化脸上复杂的神色,羽怒更是一阵狂怒道,“大哥,难不成你还想要放过那人,羽竜可是你的儿子,这又怎么可以!”

    只见翎舞当下却是上前一步道,“两位叔叔,那杀了大哥的二人之中,有一人却是雪神山的传人。”

    两人都是一愣,他们都知道雪神山在这洪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羽寒当下便陷入了沉思,只是羽怒却管不得那么多,短暂的失神之后,他更是冷哼一声,“雪神山又如何?难不成还真当我们这些圣族怕了他们不成。”

    在他的嘴里,对自己的称呼却不像是人类那样的异族,而是圣族了。

    羽寒轻咳一声,“二哥,此事须思量。”

    羽怒瞪了他一眼,满脸怒容早已让人一览无遗,“还思量个甚,不就是一个雪神山么?即便就是血罗教那又能如……”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羽化却是叹息一声,一面血红色的令牌便是直接从他的手上飞出,就这样悬浮在三人的面前。

    “这……”羽怒和羽寒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弟弟,羽化这才说道,“知道我为何如此为难了罢?那另外一人却是血罗教之人!”

    看着那血色令牌上大大的心字,羽化接着说道,“而且,这人拿出的竟然还是血罗教中的血心老人门下传人才持有的血心令。”

    就见他的脸色当下一沉,“羽竜的仇,是一定要报的,只是这次的事情,我们毕竟还是向血罗教寻求了帮助才找到应对之法的。暂时还是不好和他们撕破脸,只等未来再说吧!”

    听了他的话,不仅是羽寒,就连一向都是以火爆出名的羽怒都是一齐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眼见着气氛有些压抑,羽化便向着静立在一旁的翎舞问道,“小舞,这次让你过来,为父就是想说这云城四派,如何了?”

    “回父亲的话,云城四派,除了刀滚血因为那韩尧的拼死反击而全员皆亡之外,其余三派都已经被我们收归麾下,计划可以开始布置了。”

    “好!”听了她的话羽化的眼中放出一阵精光,只听他道,“少了那么一个也没关系,那么给他们半月时间重整各自的帮派,半月之后,便开始布置,一月之后,启动!”

    随即,他则是温和地看了翎舞一眼,“最近这段时间,却也是辛苦你了,未来的事情,让下人去盯住他们,你抓紧时间好好修炼吧!”

    羽化自然不知道翎舞直接就向他隐瞒了刀滚血中发生的事情,只见她一躬身道,“是,父亲!”便退出了木屋,只剩下三个翼王正在里面神采奕奕地谈论着一个月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