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对饮

    更新时间:2018-08-07 23:30:38本章字数:5014字

    走出了木屋,翎舞并没有着急着回去自己的木屋,只是在空中慢慢的飘浮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向城东的位置。

    直到她的贴身护卫,也就是那个通知她回来的女性翼人出现在她的身后,翎舞这才回过神来。

    转头看了那女性翼人一眼,翎舞这才难得的柔声说道,“翎琳啊,你说这世上,可是真的有奇迹,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命呢?”

    听到她的问话,翎琳的脸上则是出现了一阵迷惑,不知该如何应答。

    过了一会儿,翎舞这才自顾自的笑了笑,“你从出生开始便跟着我,倒是还未经过人世,我却是与你说这些作甚。”

    见翎舞摇头,那翎琳赶忙带着一丝惶恐的感觉说道,“大人,我……”

    却见翎舞只是一抬手,就将她的话头挡了下去,“我没事,一会儿你便去通知那三派的人,让他们这几日中抓紧将人手备好,十日之后,倒是要开始布置了。”

    说罢,她便飘然地朝着自己的小屋飞了过去,不再言语。

    倒是那翎琳则是向着她离开的方向轻轻行礼,随着一阵微风吹过,她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虽然云城地处,只是洪荒边缘地带,可是毕竟隔了那一座山,却是失去了百花帝国时四季如春的温暖感觉。

    若是在白日,倒还好说,有阳光普照的地方,还是暖和的,但是只要是一入了夜,那丝丝的凉意便如同是决堤的洪流一般,带着一种可以把人冻僵的感觉,随着寒风到处游走。

    距离救下韩尧等人,已然是过去了三日。

    坐在房内,看着窗外那如水霜华的月光,烛台上跳动的那一缕火苗在这夜里却显得是那么的妖异,照在墙面上的光影,倒感觉像是它自怜自艾的独舞一般,只有奥天在那里独自出神。

    举起手中的那一管烟杆放到嘴上,奥天轻轻吸了一口,一缕青蓝色的烟雾从正燃烧着烟草的烟锅里冉冉升出,剩下的一部分,则是从烟嘴处带着一股辛辣的清香进入了奥天的身体。

    这是他这几天以来从韩尧那里学来的东西,他出身在南海帝国,这烟杆倒是那里的一大特色,无论贫富,抑或是男女,总是喜欢在闲暇之余来上这么一口。两人觉得有趣,便都是试了一口,只是那股子带着浓浓辣感的烟火气却是直接就将雪蒹呛出了满脸的泪水,她便不再去碰。

    倒是奥天,只是初次的尝试,却让他爱上了那等感觉,不知是不是因为修炼了魔功的原因,他竟是对那些有着极强刺激性的东西都是喜欢至极。

    可惜韩尧虽然是此道之中的老手,也有着不止一杆烟枪,可此次仓皇出逃,倒是只有他最喜欢的总是随身携带的那一杆还在身边,甚至就连烟叶也是不多了。

    不过这些倒是没有难住奥天,将韩尧的烟杆和烟叶都借过来仔细研究一番之后,他倒是用自己木莲镯中的圣树枝干以及不知有多少的蓝叶草与蓝杉树叶解决了这些问题。

    不仅他开始烟不离手,甚至还解决了韩尧烟草不足的窘境,又是拿起那被他用血海滔天雕琢出来犹如浑然天成一般的烟杆大吸一口,感受着侵入身体的青蓝烟气所带来的那种舒适,奥天甚至没发现雪蒹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随手将一条不知是什么兽皮制成的外套披在奥天的身上,就听雪蒹婉声说道,“这都已经入秋的时节,洪荒可比不上百花,受了寒身子可是受不了的。”

    奥天轻拍了一下雪蒹按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道,“我修炼的魔功,倒是让我体内血气充足,不妨事的。”

    雪蒹嗔道,“那也不能由得你如此。”

    奥天眼皮一抬,道,“有消息了么?”

    “嗯,这几日中,那王五等人却是拿了你后做的血花石,倒是不怕会被人认出来,他们也稍微打探到了点东西。”

    顿了顿,雪蒹继续说道,“城东、城南、城北三处,那三派的领头倒是都换了,最近正在整顿当中,好像翼人族却是有些什么任务要交给他们。至于那任务是什么,却是打探不出来了。”

    奥天的眉头一皱,“好,我知道了,晚了,你先去休息罢!”

    雪蒹轻轻拍了拍他道,“嗯,那你也别熬太晚。”转身便往床铺的位置走去。

    却听奥天倒是怪笑了一声,“反正我也是睡在地上。”

    仔细看去,就在那床铺的旁边,却是用兽皮一样的东西铺出了一块位置,上面正放着干净的被褥,那里便是奥天休息的地方。

    毕竟他们二人现在在众人的面前就是一对恩爱的夫妻,雪蒹自然也只好让他进房来睡,否则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只不过,别看她平日里倒是豪爽至极,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她却是还没等奥天开口便已然先是约法三章,奥天也只得睡到了地上。

    当下,便看她面色一红嗔道,“你莫不是还想睡床?那好,今夜你睡床,我便睡地上好了。”

    她当然知道奥天是开了一句玩笑话,所以就在她要往那兽皮垫子走过去的时候,奥天的声音却是在身后响起,“罢罢罢,我说不过你,权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看着雪蒹嫣然一笑翻身上床,又向他伸出一只手来,奥天这才无奈的嘟囔了一句,轻挪身下的凳子,坐到了床边。

    也正是从那晚疗伤之后,雪蒹却是养成了这样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当要入睡之前,必须得握着奥天的手才行。

    感受着雪蒹手上的那阵温润,直到她发出平稳的呼吸声来,奥天这才松开了手。

    拿起桌上的烟杆,虽然他原想将身上的皮袄脱下,只是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那人,方才直接穿上,然后便起身走到了院子里。

    漫天繁星伴月,只是那如同是一抹深影的夜空中,月却是显得无比孤寂。

    突然间,一阵与他的蓝叶烟气不同的烟香从隔壁的小院中传来,奥天却是轻轻一笑,抬脚跃起,身体仿佛是被空气托住一样就这么直接飘过了院墙,进入了韩尧房间外的小院之中。

    看到奥天的到来,韩尧没有丝毫惊讶的感觉,两人只是对视一笑,韩尧拍了拍身侧的石凳,示意奥天可以坐过去。

    待他入座,奥天更是不客气地拿起石桌上的一个空碗,另外一手举起桌上的酒坛,为自己斟上了满满一碗。

    先是一口酒,又抽了一口烟,他这才开口说道,“韩大哥,你这伤势未痊,怎地这烟酒却都是没有落下。”

    随着月华洒下,韩尧却是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血兄弟,我们这等跑惯了江湖的人,只要没死,那就是丢了胳膊少了腿,这等享受之事,却是不能缺的。倒是你,既然有娇妻在侧,怎还有兴致跑来与我对饮呢?”

    在雪蒹的提醒下,奥天根本就没有对别人说起过他的真名,倒不是因为不相信韩尧等人,只是他既然决定要在洪荒闯荡一番,便想着另起一个名号,正如同当年在百花遇到的薛剑。

    所以,他与别人说起的名字,便是雪蒹为他所起的“血傲”,倒也符合如今的他。

    当下,他只是笑了笑,便对韩尧说道,“雪儿已经睡了,这些日子里她也是辛苦,我倒是不想再让她受累了。”

    韩尧大笑,“血兄弟这可是你的不对了,要知道这妇人之家,辛苦得来最需要的无非还是自己男人那亦柔若刚的缠绵,她又怎会是受累。”

    奥天知道,若是再说下去,这韩尧的嘴里就不知道该出现什么话了,就见他的话锋一转,“难道韩大哥却是不愿与我饮酒,还是说你这是在心疼这一坛鸦难渡呢?”

    韩尧脸色一变,“血兄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韩某又岂是那等……”

    “那便与我饮了这一碗再说!”

    奥天手一抬,又是一碗烈酒下肚,韩尧见状更是不再多说,举起面前的酒碗便是牛饮而下,喝完还大喊了一声“痛快!”

    放下了碗,奥天看着韩尧的脸上明显是因为伤势未愈而烈酒入体竟是泛起一阵赤红,便是将手轻按在他的脉门之处,一股精纯的血力进入身体,这才帮他将酒力化去了大半,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韩尧讪讪一笑道,“倒是让兄弟见笑了。”

    又是干笑了两声,两人便没有说话,直到奥天在重新往烟锅里添加烟叶的时候,他看着韩尧眼中略带犹豫的神色,奥天直接说道,“韩大哥,既然我能救你一命,也算不上是外人了,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韩尧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奥天说话之时却只是一心在做着手上的事情,仿佛刚才那些话倒犹如是他自己心中的幻觉一般。

    就看他略微沉吟,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血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韩尧行走江湖也是许久,这江湖上的风风雨雨看的也是多了,却是没想到这等不幸之事如今竟然会落到我的头上。虽然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但是如今剩下的可也是我韩尧最好也是最后的一般弟兄,我既然没死,就得为他们负责。你当日说,是路过出手,却是无法让韩某信服。”

    奥天轻轻抬眼,手上的烟叶已经被填充完毕,只是用真力稍微一点,一缕青烟便袅袅升起。

    放到嘴里吸了一口,就听奥天说道,“自然,我当日前去,倒是为了你们刀滚血。”

    韩尧面色一寒,“不知血傲兄弟所为何事。”

    正如他所说,如果只是他自己,那就凭着奥天救了他一命还杀了那些背叛之人,就算他让自己现在去死,韩尧也是不会多说一句话。可是为了剩下的弟兄,他却是也得做一回小人之心,因此,他就连对奥天的称呼也不似方才那样亲密。

    奥天却是笑了笑,“韩大哥用不着这样,我对你们却是没有恶意,当日前去,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情,无非就是想要收服你们这一群人而已。”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是韩尧的心底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以至于他竟是愣在当场。

    没有理他,就听奥天继续说道,“我自然知道,这云城四派里,在城中势力最小的便是你们刀滚血,但我还偏偏就是看上了你们这些将脑袋别在腰上的剽悍之人,在我看来,那倒是比之势力最大的游商会还有着更大的吸引力。所以,我便第一个找上了城西。谁知你们却是遇上了这窝里反的事情,倒是让我省了一些力气。”

    说到这里,韩尧也是反应了过来,“那不知道若是没有这等事情,血兄弟又待如何呢?”

    “无非是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罢了,最差的,那就是威逼利诱。”

    奥天眼睛一眯,韩尧直感到从他的身上竟是散发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男儿行于天下,又怎可甘心偏之一隅,既然入了江湖,若非成就一番霸业,那还谈何安稳?”

    不得不说,杀念以及血玉无相,对他的心性还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的。

    “要说威逼,相信以我的实力,别说你们刀滚血,就算是云城四派加起来也不过是眨眼之间而已。你们想要抵抗翼人族,却不知他们之中比我强大的却是不在少数。”

    韩尧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阵冷汗,他自然知道奥天说的是对的,“那利诱又是什么?”

    要知道,金银财宝他见得也不少,而且正如奥天所说,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人拿出极高的价码来招降他们呢?

    可奥天接下来的话,其中的诱惑力却是由不得他去抵抗了,便看他瞟了一眼韩尧继而说道,“你们想与翼人抗衡,无非螳臂当车,而我可以给你们开出的价码,那就是,力量!”

    “你血手韩尧既然说自己已经在江湖中打滚许久,在这洪荒大地上与异族打交道也有数十年,那你定然知道,所谓的轮回师,无非就是这大陆之中最为底层的修炼人群。莫说异族,就算是人类当中,也是有着像雪神山那样的地方存在,只有踏上真正的武道,才有可能获得更强的力量,否则就算是九戒九转的轮回师,又能算得了什么?”

    韩尧的眼中放出一阵精光,“难道,你是说?”

    “没错,我用以利诱的,那便是这真武道的修炼功法!”

    只是一句话,韩尧便没有任何可以再去反对的理由了,便看他向着奥天深深看了一眼,这次他的眼中则是充满了发自内心的信服与感动。

    “好!既然血兄弟不嫌弃我们这些人,甚至还肯将那功法相传,我韩尧在此便替其他弟兄们一同应了你就是,反正如今刀滚血也没了,我们往后便为血兄弟马首是瞻!”

    当下,他竟是站起身便要跪下,却被奥天的一阵真力阻挡,“你们怎么说着说着都喜欢跪!这是毛病,得改!”

    看了看已经向西的月亮,奥天笑道,“韩大哥,天色已晚,早些歇息罢,剩下的待你养好伤我们再说!”

    说罢,又是一提气,不等韩尧说话,他便已经纵身起落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走进屋里,却看到雪蒹正睁大着那一双秋波柔目看向自己。

    “都解决了?”

    “吵醒你了?”

    两人却是同时出声。

    雪蒹嗔道,“你与韩大哥聊得兴起,他笑得那么大声,如何还能安睡呢?”

    握住了雪蒹的手,便听奥天道,“好了,快睡吧!”

    雪蒹点了点头,再次将眼睛闭上,而奥天也是微合双目,神念却是向着自己的灵海中奔去。

    灵台之中,寒牢之内,杀念虽然被冰锁困住,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一丝痛苦的神色,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看向牢外的奥天。

    “这是什么风,竟是让你主动来找我了?”

    奥天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寒牢之内,待得可还舒服?”

    杀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来这里,应该不会只是为了问我这些事情的吧?”

    “这些天来,那血玉无相我却是好好研究了一番,你能与天魔血卷当中杀戮道蕴融合,而且还借由明玉功与血卷中的无相神功融合出血玉无相。以你的实力,这寒牢定然是困不住你的,可你为何还要……”

    杀念盯着奥天,却是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过,我就是你,但我只是你的杀念,你的杀心还是你自己的。所以我又不是你,我成不了你。这寒牢,便权当是我给自己找的一个休息的地方,等你血玉无相大成的那一天,我自会与你打上一场。现在,找我何事?”

    奥天定神看了看他,轻叹一声后便说道,“你必然也看到我与那韩尧的对话,你既然与杀戮之道融合,彼岸之后,道路无数,可有几篇上乘功法可以让我教授给他们?”

    却看杀念只是咧嘴一笑,更是眼中带有满意的感觉看向奥天说道,“你要功法?有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