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远在海外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1本章字数:1161字

    我趁着绍坤失神的空当,猛地将他一推,然后滚着爬到地上,将自己的衣服拢了拢,我蹲在那里,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猫,镜子里倒映出我的惊慌和茫然。

    “小伯,这样巧,你也是来这里找人?”

    绍坤笑了笑,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可我如果没记错,小伯的女人在前厅吧?”

    他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蓝琦……如果大伯知道了他曾经的女人,现在成了你的,那场面,我想想都觉得刺激。”

    邵伟文的脸色一僵,许是他这样取悦了绍坤的变态心里,他愈发疯狂的笑着,“我更想知道,远在海外的那个女人,会不会见小伯假戏真做了,立刻飞回来把戏变得更乱。”

    “留着你的牙尖嘴利,去和老爷子解释今天的事吧。”

    邵伟文目光一凝,落在我的身前,那一刻就仿佛被扒光了拉到街上展览一般,我屈辱得咽下眼泪,飞快的爬起来,跌宕踉跄的奔出门去,一路跑出了展厅。

    滨城的夏日七点,还是黄昏的样子,天边漫无边际的火烧云从橙黄到深紫,像是一幅泼墨画,一个闪电霹雷,街上的惊叫声此起彼伏,我呆愣在原地,轻轻的细雨拂过,慢慢变得大了些,我站在风雨里像个流浪人,冰凉浸到全身的那一瞬间,我有些恍惚,仿佛我真的无处可去,我呆呆的仰着头,如果不是再一次见到绍坤,我也许都忘了那些过往,最初的惊艳,总是被荒唐终结,天真的岁月我曾想,这一生辜负了全世界都要生死追随他一人,可最后我留住一颗身心,他却变得让我万劫不复。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他,是在滨城的师大门外,我拖着巨大的行李箱,找一个落脚的出租房,雨水溅起残破的水花滴在我衣服上,一片片飞舞的槐树花落在夹杂着栀子花芬芳的泥土上,我每一步都很踉跄,因为那时,我母亲刚刚跳楼而亡,父亲也因为肺痨死去半年之久。

    我一直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女孩,但我是个衣食无忧父母双全的平凡人,在一夕之间家破人亡漂泊无依,那种无助的茫然和疯狂,几乎将我击垮。

    我就那么辗转到了离家乡最近的滨城,祈祷能被上天怜悯,能得到些活下去的机会,就这样,遇到了绍坤。

    他带着六月初最美好明媚的阳光,一下子温暖到了我心坎里,他接过我的行李,对我说他的名字,我觉得他的声音是这个世上最好听的旋律。

    也许爱一个人并不难,只需要眨眼间的功夫,就足够消磨掉一生的光阴,但恨一个人,忘掉一个人,却需要那么久那么长的时光,我几乎最好的岁月,都赔尽了这场浮华得像梦一样的故事里。

    但初见那一面,睡都抢不走,因为它已刻在我心上,融于骨血。

    我抱着双臂,潮湿濡热的空气却让我觉得有些刺骨,许是回忆起了那么多过往,觉得人心凉薄,我蹲在那里,抬头望着街角璀璨至极的流火灯光,身后忽然有脚步声在逼近,我转身去看,空无一人,我愣了愣,这才自嘲的笑了一声,这还是绍坤给我留下的阴影吧,我总在无助落魄的那一刻,觉得有人在靠近我,想要帮帮我,有时候也觉得,既然做不到护我一世,就不该让我抱有幻想,我毁在的不是这份痴缠上,而是那些他从不曾许诺我却尽心规划的未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