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多谢邵先生出手相救【1】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1本章字数:3020字

    这一夜我几乎没怎么睡,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喝多了还是故意看我忙活心里痛快,一会儿折腾到床上一会儿不小心栽到地上去,我手忙脚乱也看护不过来,好不容易他睡熟了,天都快亮了。

    我虚脱得瘫软在床上,也不顾他在身边躺着,沉沉的倦了。

    睡梦中,我恍惚又回到了和绍坤在一起的时候,他并非多么风流无情,相反他对我总是温柔呵护、百依百顺,记得我十九岁的生日,他拥着我在海岛的游艇上看星星,微风拂过,他悄声对我说,“婳婳,给我吧。”

    我心里一颤,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他却将我抱得更近,火热的吻落在我耳畔,带着清浅的呼吸,仿佛要将我吞噬一般的猛烈。

    “我、我害怕。”

    我胡乱搪塞着,他轻笑了一声,手沿着我的裙摆探进来,我身子滚烫,他指尖微凉,碰撞在一起惹得我险些叫出声。

    “我轻点,很轻,我哪里舍得弄痛你。”

    他将我抱起来,钻进游艇里,放在床上,陷下去的那一刻,我本想就这样从了他,我这样卑微至极的身份,能得到他的喜欢,对我而言都像一场荒唐的梦,他提了无数次,我拒绝了无数次,我总怕他生气,小心翼翼的哄着,他也不计较,可我知道,他还是有些烦了。

    他吻下来,在我唇间辗转,又缓缓落到了胸口,湿糯的感觉滑滑软软的,我几乎就陷了进去,可身下忽然钻进的手指将我颤得一抖,我飞快回过神来,毫不犹豫的将他推开。

    他愣了愣,我将衣服系好,低着头,很想说声对不起,可喉中哽咽住了,一个字都发不出来,深夜的风更凉了,我穿得少,情、欲中的热度渐渐褪去,冻得有些发寒,他忽而一声冷笑,“好,我再不碰你。”

    从那晚以后,他对我就再不似从前那样温柔了,从一天不回家,到三五天都不回来,起先还有个电话,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份热切等待的心在无数次失望后就凉的彻底,我再不奢望和他回到过去,可他选择了用最残忍的方式抛弃,说不恨是假的。

    程薇骂我矫情,我也怪自己到底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也许是我爱他还不够深,也许是他的风流让我害了怕。

    “嗨!想什么呢?”

    程薇忽然从我身后窜出来,拍了我肩膀一下,我回头去看她,她又换了一个发型,亮粉色的波浪卷,看着像魔鬼一样,我吓得抚住胸口,“你诈尸啊?”

    她不以为然的用手托了托自己傲人的山峰,“我新傍了一个男人,他喜欢这口儿的,角色扮演,你懂么?”

    我恍然大悟,“你不是说,不依靠男人么,只从男人口袋里糊弄钱花,怎么也为了男人改变自己了?”

    她坐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女人过了三十,再美也不值钱,我不敢游戏人间了,这个男人还不错,我打算试试看,关键他没老婆,我倒是挺欣慰的。”

    “多大了?”

    “四十。”

    “四十还没老婆?直的弯的?”

    她愣了愣,伸手装作要来撕我,她新弄的美甲,跟九阴白骨爪似的,差点划烂了我嘴唇。

    “满嘴污言秽语!才跟邵先生搞了几次啊,就本性暴露了?姐还一直拿你当清纯玉女呢。”

    我脸色一僵,看来所有人都以为我和邵伟文上了床,就连一直最懂我的程薇都这么想,怪不得她们见了我都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一样。

    这就是这个圈子最血淋淋的真相,你可以不好,任人践踏,但不可以太幸运,让人嫉妒眼红,前者无人可怜自作自受,后者暗箭难防处处刁难。

    我叹口气,径直走到化妆台前,听经纪人说,今天晚上要来的那个大客户,可是将门之后,祖上凤冠显赫战功卓绝,这红三代再没出息,走在江湖上也是众人卑躬屈膝哄起来的,我心里还真是有几分紧张,除了邵伟文,已经好几个月没接到这么有排场的人物了。

    我们这群模特到晚上八点多才刚聚齐,没过五分钟那位大爷就踩着点来了,我们不约而同的扒着窗户往下看,嚯,不堪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阵仗当真是秒杀一众暴发户土包子,低调而奢华的军用吉普轿车,还有迈巴赫最新款的62S和57S,加起来市价不低于一千万,最关键的是,几乎每辆车的车门旁边都配着两个黑衣黑裤子的保镖,连身高都差不多,一点没有参差不齐的违视感。

    禾禾没好气的故意踩了我脚一下,疼得我直龇牙,她冷笑着,“某人又蠢蠢欲动了吧,有钱有势的主儿伺候不过来也分我们一个,别太毒了啊,你就一副身子,还能同时让他们一堆人趴在上面玩儿不成?”

    我淡淡一笑,并不理会,谁让我先触了别人的霉头呢。

    “瞎逼逼什么啊,显你花样多会糊弄人啊?我们有本事,就让男人为我们倾家当产,你倒是想了,有男人愿意么,你就抱着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啃去吧!”

    程薇朝禾禾啐了一口唾沫,一张美艳的脸都扭曲了,曾经我一直以为,她是单纯的为了替我出头,那种感激之情无以复加,我甚至想要是嫁不出去了,当牛做马一辈子报答她,可后面我渐渐也看出来了,她何尝不是在出自己心里的那一口气,如果那个男人当初没有舍下她去追名逐利,她早就为人妻为人母了,断不会在红尘世俗中这样苟延残喘强颜欢笑。

    “让疯狗咬一口,晦气!”

    禾禾打不过程薇,也没那个胆量和她动手,程薇这张脸太值钱了,稍微不留意刮花一点,足够经纪人抽死她的。

    我们聚在窗户前面叽叽喳喳的议论,到底这来人是多高的红三代啊,怎么就这么招摇过市呢,不怕上头有人下来查么,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大难。

    经纪人拿着一堆花名册从外面窜进来,不住的敲打着门,“快点祖宗们,来不及了,别让爷等咱们!”

    我们转身自动并列成一排,一边贤淑的整理着身上的裙子、头发,一边有条不紊的跟着他到了包房。

    没错,我们不只是这个城市光鲜亮丽的展台模特、秀场招牌,更是在霓虹灯下、物欲横流的角落卖笑的暗夜天使,过着属于我们的醉生梦死的生活,也煎熬着无法躲闪的摧残和冷漠。

    “张哥,按照您的吩咐,最漂亮的都在这儿。”

    经纪人点头哈腰的把我和程薇拉过去,“她们俩,在这行小有名气,都是模特,也演过戏。”

    那个坐在正中的张哥忽然把手机拿起来,朝着我们脸上照了照,唇角噙着一抹笑,“这种货色,还是最好的?国际天堂想关门大吉了么?”

    经纪人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张哥,您仔细看看,当红明星有几个比她们还漂亮的?这都是我库存的宝贝,不是权贵我都舍不得拿出来招待。”

    他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男人忽然拿着酒瓶子站起来,“找死啊?张哥面前反驳什么?说你是瞧得起你,仔细看看,你说张哥眼瞎?”

    经纪人没出息的腿软了,要不是程薇在旁边架着,他肯定倒在地上了。

    经纪人也算是见过了大风大浪的,第一次这么怂,我猜这位张爷祖上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了,得罪了他搞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屏息静气的。

    没想到这个动作被他看到了,他眯着眼睛,烟头跳跃的红光将他的一张脸衬托得格外刚毅冷酷,“你怕我?”

    我身子一颤,摇头。

    他没有再逼我,而是自顾自的掐灭了烟蒂,将目光投向经纪人,“我听说,前几天邵伟文来过,就是找了你手下的红牌,是哪个?”

    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我几乎祈求的去看经纪人,他也恰好在试探得看过来,我朝他挤咕眼,他咬着嘴唇,又不敢说,又不得不说,一时间为难得脸都皱在了一起。

    张哥忽然轻笑了一声,“不说?”

    他往沙发上一靠,旁边坐着的几个男人都站起来了,齐刷刷的朝他走过去,经纪人吓得爬到了我脚底下,抱着我的小腿,“蓆婳不是我不帮你,我、我没法替你瞒着!”

    他指了指我,“别打,我说我说!”

    他咽了咽唾沫,“她,找的她!似乎还挺喜欢。”

    我当时只觉得脑子轰一下要炸开似的,虽然我不明白到底这拨人为什么非要找邵伟文找过的,但我能从他们来者不善的语气中听出来,他们和邵伟文关系不一般,是敌是友瞧不出,可我显然悲催的沦为炮灰了。

    “叫什么。”

    他目光很深邃,不是我以往见过的男人那样的深邃,而是带着狠厉和精明,让人胆寒。

    “沈蓆婳。”

    他小声重复了一遍,笑了笑,因为吸烟而略显发紫的嘴唇剥削如纸片,这大抵就是世间最薄情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