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邵先生还兼职这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2本章字数:2926字

    我脊背一僵,没有回头,径直朝着最前面的包房走过去,其实我的脚步当时根本受不住控制,我也不知道自己去看什么,是好奇还是别的,我就是想去瞧瞧,那个不可一世风华绝代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被她们说成这样。

    我挨着每个门路过,有的里面传出歌声,有的是寂静一片,视线里忽然一跳,一个托着果盘脸上有点发红的年轻服务生低头从一扇门里走出来,他瞧见几米之距的我愣了愣,神色更不自然,“蓆婳姐,今天又有应酬啊。”

    我笑了笑,“你怎么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虚掩的门,声音压得很低,“邵先生和一个女人在里面。”

    他忽然不说了,脸色更红,我隐约明白了,说了声“你去忙吧。”他正好如获大赦,一溜烟的步子飞快的离开了。

    我像是被下了蛊惑,悄无声息的靠过去,手才扶上门把手,里面的声音就惊住了我。

    “小妖精,你这样找我来,不怕你父亲知道了骂你么。”

    “他不管我,他忙着生意呢,他又不是没女人,自己还做不到,凭什么管我,况且他可宠我了。”

    女人声音极其娇媚好听,透着一股清澈的甜糯。

    “啊——三公子好强呢,怪不得那么多女人都喜欢你。”

    低沉的男声透着一股嘶哑,“你也喜欢我?”

    “讨厌~~我不喜欢你,还能心甘情愿被你吃嘛。”

    女人笑得娇俏,那贱声贱气听得我头皮发麻,邵伟文倒是淡定许多,他倚靠在沙发上,两条胳膊搭在沿儿上,任由趴在身上的女人左右摇摆,亲吻的水渍声从门缝渗出来,我脸猛地一红。

    “你为什么娶蓝琦不娶我,她不过一个明星而已,我要是想当,我爸爸都会给我,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男人呵呵笑了笑,“我喜欢你识时务不争抢,别让这个优点也消失殆尽。”

    女人撒娇的嗯嗯了一声,身子扭得更厉害,“我不,我非要嫁给你,我爸爸说了,把公司的股份当我的嫁妆。”

    男人笑得更深,“你以为我在乎?”

    “至少可以让你更厉害,和你大哥去争那剩下的百分之十的股份。”

    “哦?你这么清楚邵氏的内部,是安排了奸细进来?”

    女人咯咯笑着,秀发随着男人飞舞的指尖轻漾,“我爸爸说的。”

    女人埋首下去亲吻他,男人却好像陷入了沉默,一动不动的坐着,一束灯光恰好打过去,我分明瞧到那一双眼睛眯着,凌厉逼人的目光闪了闪。

    “三公子,我想要嘛。”

    许是女人的情Y正盛,那媚之入骨的奶声惹得我手一颤,膝盖磕到坚硬的木门上,“砰”地一声,那撞击骨骼的刺痛使得我“嘶”的低呼了出来,里面的人听见声音,同时回头朝我看过来,女子长发遮盖住了一半的脸,衣衫不整箍在腰间,娇小可人的巴掌脸唯剩下俏丽潋滟的红唇在暗光下散发着魅惑的气息,邵伟文在看到我那一霎那,眉头一蹙,微不可察的推了推女人,我吓得不知所措,心中懊恼自己好奇害死人,我下意识的转身就逃,一路踉跄着飞奔到了卫生间。

    我看着镜子,脸上都是水珠,冰凉的温度恰好能给我红透的脸降降温,那么火辣的一幕,怎么就被我看了个正着呢!

    那个女人说什么来着——三公子可强呢~

    这、这、我脑海中一个念头吓了我一跳,难道他白天使风光鼎盛的总裁,夜晚就是夜场游龙戏凤的鸭、子?

    虽然他有钱,不至于靠身体来讨生活,可他有了未婚妻啊,不是说都要结婚了,又是个大明星,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么能打自己的脸?有钱人的生活其实挺奇怪的,程薇原先傍上的老板特别喜欢舌wen男人,但他本身爱好确实是女,禾禾的干爹喜欢和小尼姑玩儿十八、摸,谁又能断定邵伟文就不喜欢当鸭、子呢。

    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惊悚无比的问题,他被我发现了这么难以启齿的秘密,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人灭口以防我说出去损害了他的尊严?

    我吓得手脚冰凉,正打算逃离现场,忽然身后的门被推开,嘎吱一声,刺激得我膈肢窝发麻,镜子里很快出现了一张俊朗到灭绝人寰的小白脸,他怒气未消,却极力笑着,笑得比怒都骇人。

    “原来沈小姐还有这个爱好,失敬。”

    他冷哼一声,迈步过来,挤在我旁边的水槽里,溅出来的水花儿落在他的西服下摆上,有些凌乱。

    “我只是路过。”

    “路过?”

    他挑了挑眉毛,这个动作和张墨渠出奇怪的一致,长得好看的男人做出这个表情格外的魅惑。

    “据我看到的,你刚才所谓路过的包房,再往前就是一扇窗了,这一层是四楼,莫非沈小姐打算路过跳窗?”

    我窘得脸上一烫,啜啜喏喏的找词儿给自己解围,“我去看看窗外的风景,那边不是正对着海港么,这个时间有月亮,像银盘似的,我去看嫦娥。”

    “哦。”

    他仍旧带着笑音,“好雅兴,只是不知道,沈小姐要不要我陪着一同观赏?”

    我摆了摆手,“邵先生日理万机,不扰你了。”

    我说罢转身要走,他笑着拿身子一档,我这才发觉他也极其魁梧高大,只是比张墨渠那个常年打打杀杀的男子少了份逼人的戾气。

    “沈小姐听见了什么?”

    他眸中平淡,倒没有威胁的意思。

    大抵我做惯了蹬鼻子上脸的女人,当时也不知脑子怎么就抽了,脱口而出,“邵先生私下还兼职这个?除了我没人知道么?不怕被客人抖落出去不好做人?”

    他正在洗手,抖了抖手上的水珠,从镜子里看着我,“这个是什么?”

    我龇牙一笑,有些难以启齿,我朝外面看了看,用手挡住嘴,试图把声音压到最低,“就是——卖、肉啊。”

    他脸色一黑,我还不知死活,“都说有钱人嗜好广泛而且特别,我现在才明白,我认识的牛郎,伺候的都是四五十岁满脸抹粉的女人,邵先生到底身份贵重颜值也高,,客人都是这么火辣漂亮的小姑娘,一边赚钱一边调情,修身养性还其乐融融,其实邵先生下海受欢迎是肯定的了,我要是有钱我没准也捧场了——”

    我自顾自的说着,不经意抬头去看他,忽然发现他的脸色黑得像是锅底一般,乌压压的朝着我,我差点被吓得咬住舌尖,轻轻转身想溜,他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捞过去,笑得格外瘆人。

    “哦?好一篇笑贫不笑娼的演讲,真精彩,沈小姐你是这样以为的?”

    他皮笑肉不笑,洁白的牙齿在这时散发着惊悚的白光,我一下子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没钱无妨,捧个人场就好,我本就不缺钱,倒是喜欢沈小姐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你要不要试试,我的技术怎么样?是欲仙欲死,还是苦不堪言?”

    我刚要张口,门外忽然有脚步声,接着便是门被敲了敲,“邵先生?”

    邵伟文抬眸看了一眼门,“进。”

    门被推开,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来一步,恭敬的颔首,“我已经把林小姐送上车了,对于和林氏的合作,林老先生势必已经同意,只是邵先生恐怕要花些功夫周旋他女儿。”

    “我知道了,你去吧,给我盯住了林氏的举动,随时向我汇报。”

    男人点头,看了我一眼,颇有些意味深长,然后又将门关上了。

    天旋地转、天塌地陷的感觉。

    原来——竟是个误会。

    我难堪得把头都扎到了胸前,邵伟文兴味十足的抱着双臂靠着水台,幽幽的开口,“我卖肉也有一段时间了,看你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我堵到了卫生间里,我就勉为其难给你打八折,或者七折也无妨,全当我慰藉单身妇女了。我跟你走还是你跟我走?宾馆里还是车上?”

    他眯着眼凑过来,身子都贴在我胸前,还故意邪恶的摩擦了一下,我穿的衣服少,他也不多,几乎就是肉贴着肉,那一股电流穿过的滚烫让我身子都绷得笔直,很奇异的感觉。

    “要不——”

    他拾起我一缕长发,放在唇鼻之间的人中处夹着,眼神里桃花潋滟,波光荡漾,没想到世间还有男人长这么漂亮的眼睛。

    “玩儿场大的,敢么?比如——野Z?”

    我吓得脊背发凉,连忙摆手,“不必,误会了邵先生。”

    我推开面前紧贴着我的男人,一鼓作气跑了出去,丢了一只鞋都没发现,一瘸一拐的挤进了电椅里,门合上的瞬间我才算松了这口气,看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尤其还是这种阴晴不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