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三公子英雄救美【2】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2本章字数:3280字

    不得不说,程薇的大嗓门已经到了一定境界,她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吼完,然后坐下来接着摆姿势当花瓶。

    气氛瞬间安静下来,我觉得自己大概又惹事了,程薇把邵伟文这个登图浪子想的太深情太有爱,他哪里会抛下娇媚的未婚妻来管我呢,我叹口气,有些埋怨的看了程薇一眼,“你又胡闹,我在这个剧组非得被折磨死不可。”

    她朝我眨眼睛,讳莫如深的努嘴,我随着她的指引转过头去,一抹凉风“嗖”的飞来,接着就是一堵墙出现在视线里,我还没回过神来,脖颈处的衣襟扣子已经被捏住。

    “这是戏服?”

    邵伟文站在我身前,眉头蹙得很深,“为什么和他们的不一样。”

    我低着头,余光瞥到程薇把手指戳进了嘴里,含着舔了舔,又拿出来,往眼角去抹,我正压抑她在干什么,她忽然扑在地上,声泪俱下。

    “蓆婳你没事吧,天啊!不就是得罪了蓝小姐么,为什么不给人一条活路啊,你忍气吞声以为就完了么,不会放过你的啊,怪我,我不该把你带进组!”

    我被她浮夸但的确过硬的演技雷得头冒青烟,我下意识的仰头看向邵伟文,他薄唇紧抿,脸色愈发的难看。

    “不,不是这样的。”

    蓝琦走过来,因为戏服拖地的裙摆步子有些踉跄不稳,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没站好,她竟然一下子扑进了邵伟文的怀里,“文,我没有欺负她,我不会欺负任何人,我身子一向不好,拍戏之余都是坐在一旁休息的,你可以问导演。”

    她扭头看了一眼导演,导演配合得不错,立刻上来点头担保,“没错,是沈蓆婳的角色需要穿这种厚重的戏服,咱们合同里写过了。”

    “狗娘养的!姑奶奶怎么没看到?哪条你指出来?还合同,小配角能有狗屁合同啊,她是跟我打包来进组的,你说话比放屁还虚无缥缈,还他妈大导演呢,不要脸!你玩儿女明星的限制级照片我还握着呢,我一口气给你曝出去看你还敢不敢助纣为虐!她给你什么好处了啊,让你这么恬不知耻的帮她打压别人,这破戏老娘也不演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和那种绿茶贱人在一起,我反胃!”

    导演拧着眉毛,拿起来台本指着她发飙,“不演了?好啊,违约十倍赔偿,剧组重新找人需要耽误进度,你虽然不红,但也不是第一次演戏吧?哪个剧组配角敢和主角顶着干,你连规则都不懂,还想混演艺圈?威胁我?好啊,你把照片流出去好了,我没点公关手段也不可能到了今天,你以为有人会信?恐怕还没曝出去就被拦截下来了!”

    程薇冷冷一哼,“对啊,我不红,一个小小的野模而已,可恰好是这个不被人关注的身份,给了我足够的机会勾引男人,有钱有势的手到擒来,我勾勾手指就能排到护城河外面去,不是只有邵氏的人才有本事在滨城翻云覆雨,你信不信老娘给台长打个电话,爬上他的床哄他一晚上,你他妈拍出来的戏播不了!亏损你到倾家荡产!你帮这个女人做坏事,她能让你的戏上星么?笑话!”

    程薇跟疯了一样,我真没想到她为了我把这么好的机会都放弃了,这可是进军二线女星最好的机遇,毕竟一直当个野模没前途,就算红了,也只是很小范围的一个圈子,只有真的进了演艺圈才有发展可言,经纪人连庆功宴都摆了,她却因为替我出头活生生的给错过了,我拉着她的裙摆,朝她一个劲儿的摇头,导演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不得不说,这样的威胁实在太具有压迫力,他不怕才怪。

    程薇得逞的呵呵一笑,也不管不顾自己奇葩的造型,把头发往脑后一背,“既然都说没做,敢不敢调一下场地的录像啊?谁昨天中午故意把蓆婳的盒饭扣在地上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不小心?以致于她到现在都饿着。是谁故意用道具割破了她的手指,血流了多久才止住?是谁把蓆婳的化妆品弄洒了一地还装成帮她忙把最劣质的拿来给她用目的是害她过敏毁了这张脸?自己长得不如人别嫉妒成疯狗,况且蓝小姐我看你也有点祸国殃民的潜能啊,怎么就见不得有女人长得漂亮?”

    程薇眼睛往邵伟文那里一瞟,“哦,我当什么原因呢,想了一晚上终于茅塞顿开了,为了抢男人吧,啧啧,都要嫁进豪门了,还不放心,这点度量都没有,邵氏能要你么?”

    蓝琦的脸色唰就白了,她略带惊慌的看了一眼邵伟文,他面色沉静,似乎根本没听到别人说什么,一双眼睛像是能透出精光般注视着我,看得我有点发虚。

    “邵先生,是我吃不了剧组的苦,还请不要牵连我朋友程薇,但我想有蓝小姐在,她在剧组的日子也好过不了,这还需要你出言帮衬一下,我自然感激不尽。”

    我又将目光挪向蓝琦,“人在做天在看,明星没有艺德,恐怕也很难立足,后台都是暂时的,没有谁会一辈子保你平步青云,何况观众看的不是绯闻,而是实力,花边新闻多了,视觉疲劳,再想靠这个折腾,也没前途了。”

    蓝琦咬着嘴唇,眼眶忽然就红了,她拉着邵伟文的袖子,“是她们合伙给我下套的,文,你知道滨城多少女人嫉妒我能得到你。”

    她纤纤瘦弱的手指指了指我,又像是害怕我会怎么着她似的,立刻就缩回去,一副小鹿的清纯模样。

    “她对你什么心思,你不清楚么?她应酬却从不肯陪客出去,那样心高气傲的女人为什么就放下身段来演个配角,还不是为了这场戏?那些照片和新闻,我承认我难受,但作为你未来的妻子,我不至于这么小肚鸡肠,文,你信不信我。”

    邵伟文仍旧看着我,自始至终都在看着我,我起先不明他的意思,觉得有些发虚,他就是那样一个足够让人连目光都惧怕的男子,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压迫窒息感,你盯着他的眼睛看一会儿,就仿佛要被吸纳进去沦落在万劫不复的深渊一样。

    “琦琦,你一定要我调出来监控看么,你可是公众人物。”

    他声音很低沉,如同地狱的召唤,所有人都在瞬间愣住了,大抵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话,我分明看到导演脸上有一种押错了宝的错愕。

    “文,你说什么?”

    蓝琦后退了半步,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所以我才不愿调出来监控,不愿看到不该看到的事实。”

    邵伟文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能从蓝琦的脸上猜测到他的表情,一定并不好看。

    “我希望你还是我记忆里那个单纯上进自爱的女人,而不是现在外界传言的那般不堪。”

    蓝琦的身子软了下去,助理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她窝在别人怀里,脸色格外的苍白,蜜色薄唇轻轻颤抖着,眼神里尽是不可置信。

    “文,这是你对我说过的,最残忍的话了。”她仰面看着邵伟文,眼里珠光点点。

    “你一直很宠我,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重话,谁欺负了我,你恨不得宰了他,别人都说你对我爱到了骨子里,只有我清楚,发乎情止乎礼的关系多么尴尬,你到底还在等什么。”

    静默的时间哒哒的能听到心跳声,良久,他忽然说,“不是你该知道的,还是装傻比较好。”

    他转过身,二话不说将我拦腰抱起,我吓得惊呼,手下意识的攀上了他的脖子,他一只手环住我的身子,一只腿躬起撑住我,另外一只手将我身上的厚重的戏服撕开,扔在地上,我穿着单薄的里衣,隐约能看到里面的黑色的胸zhao,还围着这么多人,和展览有什么区别,我心里怒骂邵伟文的粗鲁,窘得低下头,却没想到这样的姿势更加引人遐想。

    “备车,回环湖别墅。”

    “伟文!”

    蓝琦冲过来拦在身前,双臂张开像是要同归于尽的架势,“就当给我一个面子,给你自己和邵氏一个面子,你今天抱着她离开,把我置于何地,流言蜚语会将我逼死的!”

    我的脑袋搁置在他肩头,眼前便是他白皙的耳朵和带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我微微偏头,看向蓝琦,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目光阴狠不甘。

    “所有人都知道你我的关系,我是未来的邵太太,我纵然千般不对,你也不能给我难堪,门外多少记者在等着,就算拍不到你和我恩爱的画面,最起码也不该是你抱着另一个女人离去!”

    邵伟文面色毫不动容,他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温柔时那眸中的宠溺足够将你淹死,狠厉时那无情无义的眼神也足够灼伤你,所幸我还不曾沦陷至深,成为他万千女人中哀婉悲伤的一员。

    “琦琦,让开。”

    他的声音冷了几分,蓝琦固执得横在前面,“我不!我不能让自己难堪!”

    “你做的这些事,还不够让你难堪么,人都是自己把后路堵死的,我对你足够纵容,可不会纵容你这么阴毒。”

    蓝琦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是啊,你要纵容的女人不在了,你对我的纵容又算什么,她?”

    蓝琦逼近几步,定定的看着我,“真是长了一张好脸蛋,你以为你又算什么?”

    “够了!”

    邵伟文向前狠狠一搪,蓝琦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砰”地一声,恰好是身子砸在一侧的木板,那种巨痛我看着都觉得锥心。

    “我警告过你,不该你说的,把嘴闭严了,我的底线是什么,你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