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这位是……按摩大妈?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2本章字数:4024字

    我愣了愣,没想到他刚离开又来了电话,就弄得好像我们真有什么似的,分开一刻都受不得。

    我走过去从苏姨手里接过话筒,恰好迎上她别有深意的目光,尴尬得笑了笑,她朝我指了指厨房,比划口型,“我忙了。”

    我点点头,电话里邵伟文的声音格外深沉温和,“吃完早餐了么。”

    我嗯了一声,他不再说话了,唯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睡的好么。”

    我搅着电话线,有些哭笑不得,“不是刚才见过了么,还不到半个小时呢,你得健忘症了?”

    他在里面低笑了一声,“只是又有些想你了。”

    我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人,你猜,我会不会喜欢上你。”

    我抿着嘴唇不语。

    他又笑了一声,“是不是一开始,我就吓到你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厨房,苏姨拿着一捆西芹在择着,并没有关注这边,电话里邵伟文迟迟没有听到我的回答,似乎有些着急了,他催促着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我似乎都能想到他此时焦急的脸色和漆黑的眼睛如何透着不安,我笑了笑,“不想猜。”

    他微微松了口气,“为什么。”

    “邵先生风流花名在外,三公子的绰号传言不虚,那样多的女人等着你垂青,我哪里敢奢望你的喜欢?”

    他那边陷入了沉默,良久,“你真是这样想我。”

    他的语气冷漠了几分,我有些害怕,我只是开个玩笑,虽然也是事实,但我并不了解他,这个男人神秘到没有谁能看穿,我没想到他生气了。

    “我只是——”

    电话里忽然传来嘟嘟的忙音,我顿时愣住了,许久才被苏姨的一声呼唤回过神来。

    “沈小姐,我请了一位按摩师傅,是个女的,年纪不大,二三十岁的样子,她大约上午过来,我一会儿去超市买菜,如果来了,沈小姐请她在客厅坐会儿等我回来就好了。”

    我哦了一声,把电话放下,“阿姨身体不舒服么,我小时候也经常给我母亲按摩,手法还可以,不如我帮您试试。”

    她笑着摆手,“我一个佣人哪里享受得了那个,是先生,他每天坐在办公室,腰椎不好,又没时间去按摩房,我想着学会怎样的力道,以后晚上他睡觉前都能帮他按摩了。”

    她说完提着篮子走到玄关处换鞋,还不忘再叮嘱我一次,我满满的应下了,她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果然有了按门铃的人,我走过去拉开门,眼前的女人让我颇有些惊讶。

    这哪里是按摩小姐,分明是个按摩大妈,年纪足有五十岁了,虽然保养不错,又涂抹着化妆品,但到底眼角的细纹和丰腴的腰身还是出卖了她的年龄,她穿着格外高雅奢华,尤其颈间佩戴的珠宝项链,我还在杂志上见过一次,可是进口的南珠,足有百万之价,难道现在的按摩师都赚这么多了么。

    她看见我同样也是一愣,手伏在门铃上忘了收回来,一双眼睛在我身上来回打量着,我们一时间相顾无言,良久还是我先回过神来,朝她笑了笑,“您是苏姨请来的么。”

    她抿着嘴唇笑了笑,倒是珠光动人。

    “是。”

    我松了口气,没认错人就好,我将她让进来,指了指沙发,“您随意坐吧,她去超市了,一会儿回来。”

    她点点头,格外端庄的坐在沙发上,将包放在一侧,她并没有失礼得打量房内,而是目光一直追随着我,眼中含笑。

    “你是这房的女主人?”

    我怔了怔,赶紧摇头,“我是昨天晚上才住进来的,和邵先生只是朋友。”

    她轻笑了一声,“我还从没见过他留异性朋友过夜,想来你这个朋友也是有些特别呢。”

    我觉得尴尬,微微笑了笑,“哪里,只是因为和他昨晚遇到了,邵先生仗义而已。”

    我们坐在哪里谁也不说话了,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她仍旧微笑着望着我,似乎要看出朵花儿来,我被她看得愈发不自在,想要找话题却实在没有,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带来的包,有些惊讶,“您没带按摩的工具么?”

    她一愣,“按摩工具?”

    我点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对啊,按摩不带工具怎么做?”

    她仍旧愣怔的看着我,这样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这么萌态毕现的,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会吧,您不是忘带了?本职工作都能忘掉,你不怕上司骂你啊。”

    她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苏姨跟你说,我是按摩的?”

    我微微张着嘴巴,总觉得哪里有点别扭,可又说不出来,我原本脑子就不聪明,在模特圈总是吃亏上当那个,若不是程薇一直护着我,若不是我死板固执得不肯脱下衣服讨好男人,我现在早不知道被骗成什么德行了,偶尔我也会纳闷儿,爹妈给我生了一副好皮相,怎么就忘了营养一下我的脑袋呢。

    我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她倒是随和,“好吧,那你坐过来,我给你按摩一下,你看看手法?”

    我还没答应,她已经站起身走了过来,颇有些专业的架势,她安静的站在我身后,葱白如玉的手指搭在肩头,带着几分清新的香水味,一点不突兀,反而很清淡,我闻着就觉得很困,舒适的感觉酥麻的遍布了全身。

    “怎样,还可以么。”

    她柔声询问着,我咧着嘴吧笑,“太可以了,阿姨您做这行多少年了?”

    “也有许多年了吧,年轻时候我帮儿子父亲按,他每天忙工作特别累,最喜欢洗了澡躺在床上让我给他按摩,每次都按着睡过去,其实也不专业,只是久病成医,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再笨的手也变得灵巧了。”

    我脑海中忽然就出现了她描述的这样一幅画面,从青葱少年,到两鬓斑白的老人,春夏秋冬四季无分,那般琴瑟和鸣岁月静好,仿佛一切都置身事外,唯有他们一双人,这样的爱情,世间当真还有么。

    “阿姨,你为叔叔做这些事,可以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那么夫妻间的情爱,又能坚持多久呢。”

    她的手微微顿了顿,旋即又揉捏着,我侧眸去看她,她眼中盛满了温柔,盈盈波光。

    “也可以几十年。”

    “为什么有的爱情,只坚持两年就继续不下去了……”

    我像是自言自语,脑海中想起绍坤和那个女人在车里疯狂的一幕,他嘲讽的看着我,对我说,“沈蓆婳,你想做邵家的少奶奶么,你还真是痴心妄想,我不过玩儿玩儿罢了,你一副死尸像,我娶你做什么,当摆设么?”

    他像是我的梦魇,打破了我对爱情所有的希冀,我不知道那天遇见他又为什么那样对我,也许得不到的总是心心念念,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我在他身边两年却一次都没碰过我,我忽然觉得心悸,如果当时邵伟文没有及时赶过来救了我,那后果,是不是我就真的被他——

    “姑娘,你知道邵老先生么。”

    她忽然在我身后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我被她拉回思绪,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她笑了笑,“邵先生的父亲么,听说过,他可是滨城商业界的传奇呢,当初创立邵氏集团,从那么多企业中脱颖而出,一连三十八年稳居首位屹立不倒,一般人哪里做的到,二般的人也难呢。”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他长情,邵家的男人,都是痴情种,且不说娶的是谁,至少心里那一个,谁也代替不了,我起初也觉得难受,可时间久了,就认了,好歹自己还得到了婚姻,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段虚无缥缈早就成了过去的爱情,禁不起岁月的推敲,哪怕他一直记得,日子还是要照着现实去过。他父亲都是这样固执,儿子又岂会好到哪里去,邵家有名无名的,族谱上的外面养的,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三个儿子,都是一样的。”

    她声音温柔轻缓得不可思议,我像是听一首乐曲似的,昏昏沉沉,心软了。

    她叹口气,手握成拳头轻轻捶着我的后背,极是爱怜的语气,“姑娘你这么瘦,身体要好好调养,女为悦己者容,可也要照顾自己,伟文不知道让你多吃点,天天扎进工作里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孩子一直都让人操心,他年纪最小,我们都宠他,他性子发闷,什么都不会表达,连讨好女孩子都不会,要是我才不会搭理他,也难为你了。要说那姑娘离开也要五年了,她走了之后,他就喜欢封闭自己,话也越来越少,脾气更是捉摸不透,我还想着莫非这辈子他都不肯再迈出去一步么,这么多年各种新闻我都看过了,他父亲也着急,回去就骂他,他也不解释,摔门就走,到底他也是心思太重。如果身边能有个他喜欢的女孩陪着他,我们也都放心了。”

    她越说越离谱,我渐渐更听不懂了,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差错,我眯着眼睛想,脑仁就烧得慌,才打算问清楚,开锁的声音响起来,苏姨推着一辆购物车从外面进来,里面载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和用品,她一眼看见了我们,“老夫人怎么过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一声,也好让邵先生派司机去接您过来。”

    苏姨说完朝我笑了笑,“呵呵,沈小姐可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才这么一会儿我就喜欢她,老夫人也见过了?”

    我呆愣在那里,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妇人牵着我的手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我才后知后觉的恍然大悟,我赶忙站起来,拘谨的道歉,“伯、不是,邵老夫人,我不认识您,把您当成了——”

    我死活说不出按摩两个字,这样的豪门妇人,我的错认分明就是最大的侮辱,好在她脾性真是温和贤良,要是换做别的女人,想必我这通骂是死活也逃不过的了。

    她仍旧浅笑着,“那里怪你了,不然也不会说了这么多,虽然才认识,但我就是喜欢你,乖乖巧巧的,也不聪明过分,傻人有傻福。”

    我倒是不知道面对着夸赞是该哭还是该笑。

    “去,给邵三打个电话,让他中午回来一趟,跟我吃顿饭。”

    苏姨答应了一声,走到电话旁边拨过去,接倒是接了,语气却极其不耐烦,“我这里很忙,吃顿饭而已,晚上再说。”

    “怎么,难道还要我当妈的眼巴巴的坐在这里等你一下午?不就是吃顿饭,又不是杀了你。”

    邵老夫人语气更不善,带着一股怒意,那边先是愣了愣,接着便笑了,“妈说哪里话,就跟我闹有本事,怎么不见您在老爷子面前这样底气十足了?”

    “你爸身体不好,混崽子你还有脸提,又多久没回家了自己心里没数么,要不是你爸白天黑夜的念叨着你,我才不来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好好,我回去还不成,就跟我能耐。”

    邵伟文笑着叹了口气,声音又忽然一凝,“妈,您在我别墅里?”

    “不然呢,电话我怎么打的?”

    “那——”

    他在那边欲言又止,我有点预感,慌张的低下头去。

    “您见到了?”

    邵老太太回头看了我一眼,脸上挂着深沉的笑意,嘴上却明知故问。

    “见到什么了?你说半截话我怎么听的明白,我可不是你们爷俩的高智商,我一个妇道人家,话不说清楚了不懂。”

    “算了,这老太太,活活涮死我,还说智商低。”

    他说完这句话,就匆忙的挂断了,想来也是太忙了,没工夫聊太久,苏姨在厨房里切着肉片,刀功了得,只听声音都觉得干脆。

    她一边忙着手上的活儿一边朝外面喊,“夫人,先生中午回来吧。”

    “自然,家里有勾着他魂儿的,要是光我一个老太婆在,他才懒得回来应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