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算是喜欢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23:10:12本章字数:2041字

    “老夫人——”

    我觉得脸上实在烫得厉害,再不出声制止她们,非要被调侃死不可,我觉得这事发展太出乎意料,我们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样,她却一门心思这样认为。我解释得太厉害,恐怕被认为是矫情,可不解释任由她误会着,以后更择不清楚了,只能等邵伟文回来一起说开了就是。

    邵老太太兴致勃勃的从柜子里翻出来一本相册,还有一个小匣子,里面都是邵伟文上学时候的作业本还有考卷,真瞧不出来,看着像是个纨绔的公子哥,竟然还有学霸的光辉时代,再回想我的学生生涯,真觉得满满的心塞,老天爷造物的时候也不太不公平了,有的人给了外貌也给了脑子,有的人什么都没给,用程薇的话讲,老天爷也会缠着老天奶做点夫妻间的事儿,只是有时候老天奶不太乐意,配合不好,老天爷在这个节骨眼上造物,自然就没好气的剥夺了许多。

    我当时听她说,再配合上那副表情,真觉得她如果是个男人,势必祸乱的女人为他大打出手。

    邵伟文不就是,我已经无数次躺枪了。外人误会也就罢了,清者自清,可他亲妈都这样说了,我尴尬得坐立不安,心里下定决心,等这次离开了,以后一定要和他保持距离,这样的世家,我万万高攀不起,何况他心里,还有个抹不掉的女人。

    邵伟文十二点刚过就回来了,他似乎是赶回来的,我能听到他带着些粗重的呼吸,大概是车开得太快了,邵老夫人故意不笑,其实前一秒她还跟我说着她的小女儿笑得格外灿烂明媚,这一刻忽然就虎着脸对着自己的儿子,就好像压根儿不是亲生的一样。

    “妈,怎么突然就过来了,我爸那里有事你打个电话我回去就得了,也不带着人自己就跑来了,路上出事怎么办。”

    邵伟文换了拖鞋,将西服脱下,随手把公文包放在茶几上,端起水杯猛地喝了一大口。

    “哼,打个电话?我亲自过来你都不愿意回来见我,我打电话哪辈子能把你盼回去,赶明儿我和你爸都要死了,你也慢悠悠的不着急,把工作处理完了再回,是吧。”

    大约是我还在,邵伟文有些不自在,朝她蹙了蹙眉头,我笑着站起身,“我去帮苏姨打个下手,饭早点弄熟了,邵先生吃了好回公司。”

    “你怎么知道我还回去。”

    他笑着反问了我一句,又把目光移向邵老夫人,“我妈都亲自大驾光临了,我再没眼力见的跑回去,这个不孝子的骂名是背定了,这么吃亏的买卖我当然不会做,这还是我爸教我的,无奸不商、无利不占。”

    “就你嘴贫!”

    邵老夫人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苏姨端上来了几道菜,看着真是养眼,势必美味,邵伟文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我旁边,这样的场景总有一种一家子一起吃饭的样子。

    我觉得尴尬,迟迟没有动筷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还给我夹了一块牛肉,“多吃点,我都能想到我妈跟你说了什么,嫌你瘦,嫌我没长眼,不知道照顾你。”

    他的语气理所应当,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我脸上一红,脚底下搜寻着狠狠踩下去,我自是不敢做这样无礼的动作,和他这话说得太歧义了,我只能这样提醒他,他却满不在乎,“踩我干什么,我妈又不是傻子,你以为我是个女人都带回来?”

    我:“……”

    这顿饭刚开始就吃的我压抑得要命,一口气都差点喘不上来憋死过去,我象征性的咽了两口,但真是如鲠在喉。

    邵老夫人在喝了一口红酒之后放下了酒杯,朝他点了一下头,眼睛微微一眯,然后起身朝阳台走过去,邵伟文沉吟了片刻,额不动声色的放下筷子,站起身跟上,苏姨正在厨房盛汤,无暇顾及我,我愣了愣,侧身换了个位置,最靠近阳台的,竖耳去听,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我一向不喜欢听别人的八卦,尤其还是以偷窥的方式,但我觉得,他们之间谈论的势必和我有关,这样就不算我过分了吧。

    邵老夫人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房子太大了,回音也很清晰,我隐约能听到她在说,“这个姑娘你是认真的还是向你之前那些新闻一样,只是做戏?”

    邵伟文长久的沉默着,我等了许久,他也没有说话。

    其实我并不期望什么,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何止仅仅是鸿沟那么简单,简直就是隔着万丈深渊,可我还是有些女人的幼稚心思,真的什么也没听到,心里也觉得有点失落。

    “妈您问这么多干什么,现在还早。”

    “你前不久和蓝琦闹的轰轰烈烈,我还以为你真的开窍了,没想到又黄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姑娘我见第一眼就吓了一跳,你要是还走不出那影子,就干脆谁也别耽误。她瞧着不是那种女人,你要是想用之前的法子,拿钱打发了,我劝你别缺这个德。”

    “谁说我是这么想的,您怎么知道。”

    “你是我生的,你什么想法我会不清楚?如果不是,你为什么放着那么多女人不要,偏偏找了她,你以为我瞧不出来,这孩子的——”

    “妈您如果没事情做,不如回家调养好身子,趁着还不太老,和我爸再加把劲,给我生个妹妹。”

    邵伟文有些不耐烦,他似乎点了一根烟,我透过落地窗看到了飘出来的蓝色烟雾。

    “胡闹!让你爸听见扒了你的皮!”

    邵伟文似乎笑了一声,接着就是有点赖皮的语气,“妈,我倒是真怕您把我这么混账的话学给我爸听,他为了替您出气,能拿棍子打死我。”

    他忽而沉默了两秒,换了一副正经语气,“您别管了,我到底这个岁数了,您和我爸着急什么,好在上面还有两个哥哥,要是想抱孙子,您督促他们就成了,我还早着呢。至于她这里,虽然到不了您想的那个程度,但我也算有点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