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找到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7本章字数:3225字

    到了那白家庄之后,白羽将自身的修为全部收敛,就如同一介凡人一般,在这人数有着上千的庄子来生活。

    “看来此地还是有着不少的人生活呢!希望能在这里寻到叔叔的踪迹吧!”。白羽轻声喃喃道。

    在村中逛了一圈,许多村民都是向他投来一样的目光,这种情况只有他们发现了外来者才会表露这般异样。

    白羽是从外界来的,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此地之人都是一袭白衣,个个都是干净的有点让人害怕。

    “难道这白家庄都是有洁癖之人?”白羽此刻心中满是疑惑。

    “请问老人家,这白家庄的人为何都是这般清洁出尘?”白羽遇见了一位佝偻着腰的老者,此刻便是开口问道心中的疑惑。

    “小伙子,你是从外地来的吧?”老者像是看出了什么一般,此刻微笑开口道。

    “嗯,晚辈的确是从外地来的,来寻找亲人,我与那位至亲失散多年,所以来此地寻找。”白羽如实相告。

    老者在称呼自己‘小伙子’白羽以为那老者看出了什么端倪,现在看来自己是一位莫约四十来岁的身体,在那下界的凡人眼中被称为‘小伙子’倒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你那位至亲可是也姓白?”佝偻老者看向白羽,此刻问道。

    “是啊,在下白羽,特地来此地寻亲。”白羽回答道。

    “我们白家庄最近要举行祭祖活动,既然你也是姓白,倒也是有着机会来参观一下,这般隆重的仪式是十年一举办,年轻人留下来看看吧!即使你那位至亲不在这里,也有可能正往这边赶来,我们白家的祭祖仪式在万雷国的名声也是不小的呢!”老者说道。

    “当今朝廷之中,有两位白姓的大人物!一位是白明智丞相,另一位就是白破天将军!”老者说道这两人的时候脸上溢出了自豪的神色。

    不因为别的,就冲着这两人姓氏为白这一点就是白族人的自豪了。在这个世界,不论是上界还是下界,若是为同一姓氏就算是陌生人都是比别姓人氏要来的亲切一点。这个传统习惯来自于某个远古神朝的‘宗法制’,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将天下分给同一姓氏的人来镇守,当然在那远古时期就连姓氏都是可以赐予手下的大臣。当然在那神朝灭亡了之后这个习惯却是被后人完整地给传承了下来。

    “白破天?白战天?”白羽喃喃自语,在听到佝偻老者的话语之后就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其心中,白羽仔细的分析了老者所报的名字。

    “莫非那白破天就是叔叔?”这个念头顿时在白羽的心中闪过,毕竟自己的父亲名为‘白战天’这个白羽还是知晓的,但眼下这万雷国的白将军与自己父亲姓名有着惊人的类似,若是白羽不怀疑的话倒是不正常的了。

    “请问前辈那位白破天将军是何许人也?”白羽虽然满腹疑惑,但是还是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佝偻老者。

    “白将军是我白族的天才,也是我万雷国之大幸!白将军来自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由于荒山奇遇,乃是得到了某位大能强者所遗留下来的传承。在白将军苦苦修炼之下,修为深不可测!而在一次战斗之中却是遭到敌人的陷害和暗算,至此之后就残废了双腿。就连我们万雷国最好的神医都是无法将其治愈。至今那白将军都是坐在轮椅上呢!”说道此处,老者不禁露出惋惜之色。

    “那白将军可知道是什么人要迫害与他的?”白羽在知晓那‘白将军’的具体情况后倒是露出一丝担忧,若那真的是自己的叔叔的话,那自己可得想尽一切的办法将叔叔的双腿给治好。

    “白化,你就带着这位客人在我们白家庄多逛逛吧!若遇到了什么事情就立即通知我。”老者吩咐了身边的一个大约二十岁的少年带领白羽去参观白家庄了。

    “有劳小兄弟了!”白羽对身边的男子说道。若是自己的真身在外人的面前展现出来与眼前的男子几乎是差不多大的年纪,可是现在自己要叫对方小兄弟自然是有点不大适应了,随即白羽就是恢复了正常。

    “没事,老太爷吩咐的事情,一定要办好。”男子摸了摸头,憨憨的笑道。同时也是表现出了那位老太爷在这白家庄的地位。

    “请问小兄弟那白将军何时会来此地?”白羽很是焦急的想要见到那‘白将军’因为他想早点确认那白将军的身份。早点知晓结果,心中的那块石头就早点落下。

    时间如水,流逝的很快。转眼间就是那白家庄的‘祭祖’之时了。白羽在之前的那几天都是独自处在罗盘空间里准备了一些干粮和牲畜的肉那是为三只小家伙刻意准备的。在于那三只小家伙相处了几天之后,显然白羽和它们的关系倒是变得跟加亲密了。尤其是那只出现返祖的小狼,其灵性和凶戾倒是比那两只更为明显。一眼看去就可以分辨出其不凡。

    “终于要来了吗?”白羽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喃喃道。此时的白羽显得尤为紧张,在那白将军到来的时候自然一切都是可是知晓了。

    “白化,去通知一声楼上的那位客人,我们要去参加那祭祖仪式了。”那位佝偻着腰的老者此刻对那名为白化的男子说道。

    白羽此时听闻楼下的动静主动地下来了,自然他是要见识见识那白家的祭祖仪式。自己身为上界神州的白家家主之子这么大都是没能参加那神州白家的祭祖活动。想到此处,白羽顿时就感到一种惭愧。

    “既然客人下来了就带路吧!”老者见到白羽主动地下楼了,就是准备动身了。今日的老者身着一袭红色的袍子,面满红光看起来倒是有那么隆重的意味,但是老者看起来也是很喜庆,根本就不像是参加祭祖仪式的。倒是更像参加什么盛况似的,白羽感到一阵滑稽。

    “今日的祭祖仪式有两种意义,一是纪念祖先,表示我们不忘祖辈,没有忘记我们的根。另一件事就是小辈们的展示了,那些有实力和潜力骇人的小辈们都有可能被某个强大的势力和家族带走历练,所以此次仪式对于我们白家庄很是重要,别忘记我们白家庄可是出过圣人的,不能给先祖们丢脸!”老者叮嘱了诸多,最后还是在人们众星拱月般的维护下,到了那祭祖之地。

    白羽只是不紧不慢的跟随其后,白家庄的人见到白羽也不是很惊讶,因为祭祖这一天白家会招待来自各地诸多的客人,就算是多了白羽一人个陌生人也还是没什么的。在其众人眼里这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再者一个面相丑陋的大汉会遭到什么人的猜疑呢?所以几乎没人关注到白羽。

    “丞相白明智来临!”此时一位站在一处高地的男子见到远方一辆马车呼呼而来上面的“白”字与那马匹的样式赫然就将其身份给显露了出来。

    “哇!那可是汗血宝马!真不愧是相爷!出场真是气派!”一个白家庄的青年见到那几匹威风猎猎的马匹,双目中的羡慕和嫉妒一点都没有掩饰。

    “我一看就知道那什么相爷不是啥好人!像那白将军那种人才是我辈英豪!”此刻有个与之相对的声音传出。此人显然是不喜欢什么相爷的。

    “白将军到!”那人再次说道,洪亮的声音顿时就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终于来了!”白羽那双手之中汗水不经都是从指间渗出,当然,这点就连他自己都是没有感觉。

    不时一辆很是普通的马车就是到了那祭祖的地方,马车的帘子掀开,一位十六岁的少年走了出来,几位下人也是将一个木质轮椅从那轿子中给抬出来。

    “呵呵,白老弟,你可是来晚了一步啊!”此刻那白明智给白破天难堪道。

    “我的车辇只是一般的,怎么和相爷相比呢?相爷可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同样的白将军讽刺道。

    显然两人很是不对头,不然不会这般相见就针对的。

    “叔叔。”白羽此刻望着那与自己父亲有着百分之六十的相似度的男子在心底喊道。此刻他很想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白羽生生地忍了下来。在其身边的少年,估计就是自己的堂弟了。

    白羽感受到那少年的修为波动,就连力武境都是没有,淬体境六品。白羽心底有点惊讶,他不知道为何那位少年会是这般情况。

    当然他身在上界的神州,又怎么能够体会那下界情况呢!再者他脸那位堂弟都没有那么熟悉,更不可能知悉事情的全部了。

    “石儿,你来推着为父去祭祖圣地!”那位白将军对着身边的少年说道。

    “是,父亲。”少年也是较为听话的那种,顺手将那轮椅推着向那白家的祭祖高台而上。

    “我可以帮你一把吗?”白羽此刻化身成的大汉此刻却是走到那少年的身边,开口说道。而那白石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疑虑。

    白羽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那位白将军,没有任何回避。而那白破天也是从白羽的眼中看出了什么似的。

    “石儿,你就让这位英雄来吧,你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就是。”此刻那白将军开口说道。

    见到其父都是这般开口,白石只是望了望白羽眼神中传递一个威胁的讯号,然后就是遵从了其父的命令。

    “看来这小子倒是不错嘛!”白羽在其心中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