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七绝幻猎狐

    更新时间:2018-08-07 23:46:07本章字数:3127字

    白石听到了那两位男女之间的对话,也是了解了一些原本其不知情的东西。莫约几十息的时间后,那两位男女倒是距离白石也是很近。

    “请问前方的朋友,在下金天干。来自莽虎帝国第二大世家,在此山中迷路了,兄台能够让我兄妹借宿一宿!这是舍妹,金玲!。”男子介绍道。

    那位男子莫约二十来岁,距离白石所在的地方也是有着几丈的距离,借助这夜色白石依身靠在一颗大树上让人无法很是明显的将其脸部看清楚。

    “留下可以,但是你们得告诉我一个消息!”白石淡淡开口。根本没有在意那男子和女子的感受。

    “是关于七绝幻猎狐的吗?”此时那位名为金玲的少女开口道。

    虽然是夜晚,但是借着月光和那篝火的光亮依稀可以见得白皙的鸭蛋脸窈窕淑女清秀绝俗只见她白皙的鸭蛋脸,身穿一件丁香底繁花织金锦直领窄袖长衫,逶迤拖地莲青色刻丝五彩花草纹样斜裙,身披水红色刻丝碧霞罗素软缎。堆云砌黑的批肩长发,头绾风流别致流苏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编珠五福捧寿象牙钿花,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琉璃翠镯子,腰系撒花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百蝶穿花锦缎荷包,脚上穿的是莲花软缎小靴,整个人窈窕淑女清秀绝俗。

    “真漂亮!”白石望着那开口的说话的少女心中此时暗暗道。

    显然这种美丽出尘的少女一般都是那种大世家的明珠,与一般少女差距远远不止一点点。

    “咦?原来兄台这么年轻!”那位金天干目睹白石的相貌之后略微有些惊讶道。显然在白石这种年龄的少年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深山老林中呢?若是没有自身强大的实力作为保障的话,谁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呢?

    显然眼前的这位虽然修为只是三品力之武境程度,但是保命手段和底牌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想到这里,金天干的眼中不禁多了几分忌惮。

    “小兄弟来此地究竟所为何事?”金天干开口向白石问道。那金玲的目中也是闪烁着好奇的目光,看样子也是很想知道白石是为何而停留在这片山林之中。

    “在下赶路经过此地,天色昏暗的时刻无法寻找到可以露宿的人家,所以打算析居于此山林一晚。”白石撒谎到。

    此话一落入到金天干的耳中,就被识破了。显然独自一人,路过此地也不会在这儿啊!要知道这不是山脚,而是山上魔兽最容易出现的地方,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那魔兽给分尸。这显然是瞎编的谎话嘛。

    虽然金天干识破了白石的谎言,但是并没有当面戳穿他。

    “金兄,话说你别忘了什么事情啊?”见到那金天干想转移话题,白石特地提醒道。

    “哥哥,你就把那七绝幻猎狐的消息告诉这位少年吧!再者你都进入凡武境了,在抓到那七绝幻猎狐也是没有什么大用了啊!”金玲此时劝道。

    “哦,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金玲对白石问道。

    “白石!”白石回道,他没想过再用一个化名了,毕竟这天底下叫白石的人多了去了。用了假名也是没有特别的意义。白石干脆就放弃了化名的想法。

    “好吧!我全都告诉你!”狠狠地一咬牙,金天干此时开口说道。

    “那七绝幻猎狐是二级妖兽,但是十分奇异。但是它的血液具有增加武者肉身强度的作用,比起一般的灵药可是毫不逊色。但是七绝幻猎狐的天赋极强,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你若是真心的想得到那只妖狐,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金天干再三提示到。

    他想要白石放弃寻找那只七绝幻猎狐狐的念头,毕竟七绝幻猎狐的作用不仅如此,他还是保留了一些东西没有全部告知白石,其目的也是很简单,就是劝诫白石放弃那七绝幻猎狐,它可是能够使武者生生的突破一个小境界啊,就连其妹妹都不知道七绝幻猎狐有这种功效。他不仅仅是在为自己谋利,同样的他的心中还有着其妹妹的一份关怀。

    要是生擒了妖狐可以将其当做一个聚宝盆了,灵武境之下的武者几乎都会打破头来争取强大妖狐的精血,毕竟那可是能够生生提高人的修为的至宝,对于痴迷于修炼的武者来说可是致命的诱惑。

    “它在这水定山的右侧山崖与那白水涧相邻。那里有个七绝幻猎狐洞,在那地方估计就能够寻到其踪影。”金天干将具体的位置都是告知了白石。

    “若是两位真的急需那妖狐精血的话,明日可以跟随我走上一遭。”白石望着有些震惊的兄妹此时却是开口道。

    在他看来最多是当做苦修一般,主要的目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和替自己的父亲和大哥寻找到那些灵药,若是完全找到了的话自己和那大哥就可以开始着手复兴白家的希望了。

    一夜,几人畅聊甚欢。到最后那金天干也是将那七绝幻猎狐的所有的效果和用处都是告知了白石。

    各自围着篝火,酣然睡去,当然在入睡之前白石自然是布置出了几个防御力极为强悍的阵法,不然夜晚的野兽和爬虫可是垂涎着人类的味道呢。

    天色微亮,启明星还是在那远方的天之尽头呢,白石就是醒来。双腿直接的盘坐而下,双手结印,趁着黎明之前那段最为宁静的时刻,白石抓紧了时间来修炼。一道道元力在其呼吸之间一进一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元力在其身体内,不断地运行着,在经过那石钟的旁边元力不仅是会被石钟净化,更还有着一小部分冲着石钟而去,被石质钟所吸收炼化。石钟在不断地吸收白石的元力之后变得更加的灵秀和精致起来了,白石可以清楚的感知那阴阳造化钟的变化,他也是从白羽的口中知晓了石钟的神秘来历,但是对于如何掌控这石钟却是没有任何人来告诉他。

    “看来我能使用那石钟的日子却是不远了啊!”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白石很是清楚的知晓了自己很快就可以使用那石钟来提升自己的战力了。尽管现在的白石不可能将其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但是拥有了这样的一件神物只能看,不能用这可是对神物的糟蹋!

    朝阳才爬到天边的时候,金氏兄妹同样的也是相继醒来。

    “白兄弟起得这么早啊。”金天干见到白石在那认真的修炼,一层细汗早就从其额头渗出,可知他的身体温度比一般的人要是高上不少,只能其在修炼,不然武者很是在清晨就出汗的。

    “走吧,”白石直接起身就是对金姓的两兄妹说道。

    两人旋即一笑,摇了摇头直接的在前边给白石带路。走了不少的路程,白石才是看见了那白水涧,一条流淌着湍急的河水从那水定山的右侧横过。

    “想必这里就是那七绝幻猎狐所出没之地了吧?”白石见到两兄妹在此地停止了脚步望着四周的景物开口。

    “昨日我和舍妹在此地发现了那七绝幻猎狐,我们将其击伤了,并且追踪它到了狐洞旁边,可是都是那幻猎狐的迷幻人灵魂的能力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兄妹都是无法抵抗得住,也是由于那天色的缘故,最终我们放弃了对它的追捕。”金天干说到此处的时候一抹惭愧之色涌到了脸上。

    “看来还是先布置几个阵法比较好啊!”白石此刻喃喃道。说着一道道低级的阵纹不断地从其手中而出。一道道阵纹在白石控制下,形成了一副复杂的图案和纹烙,被白石很好的隐匿于虚空,等待的就是那只幻猎狐的到来了。

    “吱吱”

    白石一行人很好的借助着一些草木的遮掩,将自己的藏得很好,那声音的源头竟然没有发觉任何的异常。

    一只与普通的狐类妖兽没有任何差别的妖狐向着白石所布置的那个阵法之中走过去,没有任何的意外,被那阵法给控住了。

    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那阵法之内传来,那只七绝幻猎狐倒是被困在了其中几乎是无路可逃了,可是就在白石和金家的兄妹向那困在七绝幻猎狐走去的时候,远方传来了一声冷哼。

    “我的小狐也有人敢染指?活腻了吧?”这声音落到白石的耳中却是如同雷霆般炸耳。显然这个声音的主人一副微怒和桀骜,显然若是没有个交代的话,今天恐怕他们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冷静点,这次是遇到了麻烦了!在关键的时刻我会出手!”此时白羽的声音落到白石的耳中显然后者的脸色倒是变得好许多了,不像是刚才那般手足无措了。

    反而那金家的两兄妹此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显然昨天将七绝幻猎狐给击伤的就是他们二人,他们也是知道这七绝幻猎狐的主人是生气了。当然他们也是不知道那七绝幻猎狐是有主的啊,不然再借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啊!

    “阁下,这只七绝幻猎狐是你的?可有什么证据?”白石此刻很是淡定的开口,显然比起那兄妹二人,要为沉稳的多了。

    此刻金家的兄妹二人都是将那逃生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白石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