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嚣张芓茹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526字

    这日,余音在山庄的后山上栽花。她的本体琴身竟然被那枚灵丹修复的好了三四成,虽说修为几近全失,毫无自保能力,但是却也抑制了自己元神的流逝,这个程度已经可以令余音在人间生存了,而山间的灵气则是可以帮助余音继续恢复,既然不能立刻的回到天池,那在人间游历一番也是好的。本来,这次算是余音第一次正式的独自一人的出九天之池的结界,大哥已经对她足够的放心了,却没有想到第一次独自出门就碰到了厉害的神秘男人......算了,且在人间静养吧,反正大哥想起她这个妹子来的时候就会来接她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余音起身动动有些酸的肩膀,突然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

    “小贱人!”

    余音被惊得一回头,不远处一个眉目艷丽的女子正横眉竖眼的瞪着自己,余音皱皱眉头。,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女人?她在山庄多日也没有见过这张面孔。

    见余音神色呆呆的没有什么变化,女子气急:“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小贱人!来人!将她给本宫扔下山去!”

    女子话音刚落,从角落里窜出两个侍卫,朝着余音便走去。

    余音惊醒蓦地后退一步,问道:“你是什么人?”本宫?难道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你又是什么人!”女子反问道,语气蛮横。

    眼见两个侍卫就要将余音扔下山去,余音刚想着要不要耗费神识捻个诀什么的,远处绿笑便气喘吁吁地跑来。

    “住手!”绿笑几大步的跑到余音的面前,一把护住余音,转身冲着女子怒视道。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绿笑捂着脸红了眼圈。余音一见心下一颤,忙拉过绿笑查看她肿起来的半边脸颊。

    “不过一个小小的贱婢,竟敢对本宫大呼小叫?”女子嗤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余音忍住怒气护住泪眼汪汪的绿笑,沉住气的问道。其实她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

    “唔,你竟不知道本宫是谁?”女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斜眼打量了余音半晌,开口,“本宫是茹贵妃,是这夏国的贵妃,是即将成为皇后的人,怎么样,怕不怕?”

    余音沉下一张小脸儿,身份如此尊贵......那么,这落允山庄的主人,东陵,怕也是身居高位。如此善妒的女子......余音脑海中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她在嫉妒自己?尊贵不过帝王家,麻烦不过帝王家。若真是这样,自己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等待修为恢复,便尽快回天池吧。

    “给本宫拿下!”一声娇喝将余音自沉思中惊醒。

    余音发现自己竟被两个侍卫架了起来,心里一阵委屈,修为受损,竟连两个凡人都敢欺负自己。九天之池的余音上神向来是天池大当家号钟上神的心肝宝贝,何曾受过这般委屈?余音感觉手臂吃痛,正要奋力挣开两人,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两声咔嚓声,余音感觉禁锢着自己的两个侍卫便抽搐着倒下,心惊之余她感觉自己落在了一个宽阔的怀中。

    “没事吧?”东陵神色还是那般的冷静,但是眼中有了一丝波动,眼光在扫到余音手臂上的淤青后眸子倏然黑沉,凌厉的望向面前吓的脸色惨白的女子。

    “皇上......”女子期期艾艾的开口,仿佛之前在余音面前嚣张的是个泡影。

    “茹贵妃想将朕的人怎么处置?”东陵一句淡淡的问话却吓得茹贵妃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皇上恕罪!”茹贵妃一脸惶恐。

    余音被男人护在怀里,心下都凉了半截儿,原来东陵是皇帝啊。都说人间的皇帝最是无情残酷的啊。果然自己还是应该找机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非之人。

    像是感觉到怀中人的不安,东陵紧了紧环着余音的手,低头安慰道:“不怕。”

    余音凉了一截儿的心突然突突跳了几下,抱着自己的男人短短两字,就将自己的情绪安抚了下来。

    “不在你的雁翎宫好好呆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东陵感觉到怀里人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便冷着脸转头问跪在面前的女子。

    “皇上,臣妾听闻您被这个小贱人迷住了,连宫都不回了,臣妾,臣妾来教训教训她!”茹皇后说的惶恐,在这个男人面前,如何泼辣的她也从不敢放肆。

    “朕的行踪还要向你报备吗?回宫去,再让朕知道你偷偷打探朕的行踪,你的皇后之位就别想了!”东陵冷着脸说道。

    茹贵妃吓得一激灵,忙叩首退了下去,经过余音身旁的时候甩去了一个极其怨恨的眼神,余音被她盯得一个寒颤,尽管活的年月长久,但是涉世未深的余音怎么盯得住如此嫉妒的情绪,她心里那股不安再次升起。

    最后,茹贵妃被东陵赶了回去。

    余音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东陵面对着她。

    “我是夏国之君。”半晌东陵叹气开口。

    余音默然不做声。

    “因国不可一日无后,茹贵妃身份尊贵,其母为先帝嫡妹,其父为大将军闻多,这后冠自是要落在她的头上,过几日便是册封大典。茹贵妃向来是善妒的,不知她从哪里听来你的消息,也是我的疏忽,叫她吓到你了。”东陵继续解释。

    余音仍旧没说什么,只是一张白净的脸上隐隐有着愁容。

    东陵看她半晌,也不见她说话,便隐约有了丝急躁。

    “皇上......万岁——”余音不知道对待人间的皇帝该用什么样的姿态,只得信口胡说一通。

    “唤我东陵!”男人果断的打断余音,语气有些不满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的女子得知自己身份后的那份生疏,自己就很不舒服。

    余音为难的抬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东陵。

    “东陵,你是将我看做妹子一般对吧......”余音憋了半天才小声的问。

    感觉面前男人的脸僵硬了,余音小心翼翼的抬眼看过去,东陵的脸黑的可以。

    “若我说......不是呢?”东陵靠近余音,沉声问道。

    感觉到男人的靠近,余音反射性的向后挪去,她心想,都道是帝王多情,帝王无情。果然,他救助自己还是有目的的吧,目的就是将自己纳入他的后宫之中?余音觉得自己自从误踏入荒境之后便是个悲剧。

    “余音,随我回宫吧。”东陵突然开口,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余音。

    余音被盯得一个激灵,半晌摇摇头。

    “为何?是因为茹贵妃吗?”东陵问,他承认自己对余音有些喜欢,这么些年来,第一次有能触动自己心的姑娘,虽然余音不是倾国倾城,但是看着她白白净净,呆呆萌萌的样子,只是呆在她身边便觉得宁静,仿佛那多年沉积下来的戾气都一扫而光了,东陵觉得定要将这个女子留在身边。

    “我......身怀异术,我......”余音想来想去只得将自己说成是术士,这人间,身怀异术的术士并不在少数,总之不能透露自己上神的身份。

    “无妨。”东陵说。

    余音嗫嚅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就只是不答应。在这个男人面前,余音平日的呆意不减反增,甚至还多了些不知所措,男人对自己太温柔,却也太......执拗。无论如何,自己与他天人两界相隔,是断不能产生什么纠葛的,余音觉得还是趁早的掐断东陵的这个念头比较好。

    最终还是东陵拗不过余音,无奈之余只得将自己随身的玉佩送了出去,叫余音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