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皇子夏至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246字

    余音所住的束流宫平日里甚是少人来,宫里的人都知道,束流宫里如今住着一位神秘的女子,皇上没有册封这位女子,但是从皇上日日宿在那束流宫的情形来看,那女子怕是圣眷正浓。

    雁翎宫中此刻一片低沉之气,众宫女太监跪倒一片,大气不敢出一口。

    身居高位的艷丽女子一双美目里却沉着狂怒之气,一张脸也被扭曲的狰狞。

    “你说,皇上今日又宿在那贱人宫里?”茹皇后咬牙切齿的问着眼前跪倒的瑟瑟发抖的小宫女。

    “回......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今日确是宿在了束流宫。”小宫女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很好!”茹皇后一把扫落了身边桌上的茶杯瓷盘,一阵稀里哗啦的碎裂之声,宫女们连忙赶着来收拾,而入皇后神色阴狠的坐在位子上,嘴角却突地勾起一丝冷笑,“小贱人,既然这般的不识抬举,那就莫怪本宫心狠了......”

    夜已过半,余音翻身下床,轻手轻脚的起身去倒口水喝,眼角瞥到屏障之后的那个隐约休憩的人影,白净的面上露出微微红晕。她知道现在这皇宫中的人都道她是正蒙圣眷的皇帝新宠,却只有余音自己清楚,那个男人夜夜宿在这里......也只仅仅是宿在屏障之外罢了。他说只是不放心自己,余音想到男人对自己的解释,无奈的撇撇嘴。每每听天池的小仙娥们闲聊着,都说人间帝王皆是无情,可是东陵对自己是真的好,想必屏障之外的床榻也不如他的寝宫舒服吧。

    天已将白,东陵洗漱完毕,嘱咐了余音几句便上朝去处理政事去了。

    余音又睡了睡,实在是无聊的紧了,便起床了。这些日子,余音便是一直靠着东陵为她寻来的一些奇珍一草吊着自己那残破的命,那日在山庄,余音被黑衣男人伤的太重,先前在山庄养回了些的精神气儿消失的七零八落,而且,余音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撇撇嘴,自己的左脸上终究还是留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以余音以前的修为消除这条伤疤定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可是现在......只能带着这条疤痕过一段时日了。

    东陵知道余音在宫中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怕她无聊,所以前一段时日便将绿笑从落允山庄接了过来。小丫头是从小长在落允山庄的,从来没有进过皇宫,一进皇宫,兴奋了好几天。余音见着这小妮子,连带着心情也好了不少,东陵很是满意。

    这日,余音正闲呆着,束流宫的莫苑花都开了,煞是好看。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妃子?”

    余音正呆立着,突然被一声稚嫩的声音惊起,她朝一旁看过去,只见一个圆滚滚的小娃娃站在不远处,正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

    “你是谁啊?”余音见小娃娃着实可爱得紧,便忍不住的想要逗逗他。

    “我不告诉你我是谁,你猜!”小娃娃咧嘴笑道。

    余音见他穿着金贵,打眼儿一瞧竟似个小金童一般,心念一转便已知晓。

    “我猜......你应该是位小皇子对不对?”余音笑道。

    小娃娃鼻头一皱,奶声奶气的小声嘟囔:“没意思,怎么被你一猜就中了!”

    余音被小娃娃逗得心下大好,走近他,说道:“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是呀是呀!我听嬷嬷说宫里来了一位神仙姐姐,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你!”小娃娃见余音走近同自己说话,便又笑咯咯的道。

    余音欢欢喜喜的领着小娃娃进了束流宫,拿了好些精致的小点心给他,小娃娃见了,圆圆的脸笑开了,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神仙姐姐你真好,我以后要常来找你玩儿!你这有好多吃的哇!”小娃娃一边鼓囊囊的吃着食物,一边朝余音说。

    余音见小娃娃吃的开心,不禁有些怔楞。

    “你宫里的人都不给你吃饱吗?”见小娃娃这般吃得欢实,余音也笑的开心的问道。

    “嬷嬷说我胖!都不给我吃点心!”小娃娃气呼呼的数落着自己宫的嬷嬷。

    余音哑然失笑,原来是这样。

    “嬷嬷也是为你好,小孩子吃太多甜食牙齿会掉光的。”余音左看右看小娃娃半天,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将他抱了过来,揉在怀中。

    “不管不管,反正我以后就到神仙姐姐这里来吃!”小娃娃在余音怀中耍赖。

    余音正要搭话,却忽然听见身边另一个声音插进来。

    “至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若是扰到了余音,小心你的屁股!”

    余音回头一看,门口正立着东陵。

    夏至圆滚滚的身子在听到东陵的话之后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往余音怀里缩了缩,小声的叫了一声父皇。

    余音感觉到小娃娃对东陵的惧怕,忙抱紧安抚他。

    “他有没有吵到你?”东陵走进来,坐在了余音身边,低声问道,顺便还瞥了一眼余音怀中的夏至。

    余音摇摇头。

    “这是你的儿子?真是可爱得紧。”余音抱着夏至,笑眯眯的对东陵说。

    “你喜欢他?”东陵见余音往日呆愁的面容上如今一脸的笑容,心下便软了几分。

    余音点点头,她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圆滚滚的小孩子,每每天池来了哪家的小仙童都要被余音留上一阵子。

    东陵想了一下,便说:“那就叫至儿多多陪陪你吧。”说着便转头对着余音怀中的夏至说道:“至儿,以后要多多来陪陪余音,听到了没?”

    夏至忙不跌的点头。

    自那日之后,小娃娃便常常来到束流宫寻余音,渐渐熟悉了之后,余音才知道小娃娃的母妃自他出生便撒手人寰,小娃娃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妃,他很羡慕自己唯一的皇兄夏昀有着疼爱自己的母妃。余音能感觉的出来,小娃娃是将自己当成了他的母妃,余音私下里感叹这孩子的命苦的同时却也有些犹豫,小孩子亲近自己喜欢的人是本能,况且自己从面相上与其母妃年纪相差无几,但是东陵叫小娃娃常常陪伴自己……余音隐约的感觉到,东陵是在利用夏至来软化自己,若是自己对小娃娃越发的疼爱,那么便会留在这皇宫。

    余音略有些烦躁的起身,作为一个帝王,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是执着,现如今东陵并没有纳自己为妃的要求,但是余音知道,他是想慢慢的感化自己。若是自己为凡尘女子,便也就罢了,可是自己终究是要回到天池的,东陵对自己那种执念余音并不能明白,她单纯的万年生活只包括天池和众琴神,情之一字,自是难倒了向来呆的紧的余音上神。幽幽地叹了口气,余音只是站立的望着庭院落花,唉,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