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下毒之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3:50:32本章字数:2002字

    尽管余音担心着诸多,但是她对夏至的喜爱确是越来越深。这小娃娃天天想的便是来余音这里吃些好点心,除此之外,小娃娃格外的粘着余音。后来,几乎都不回他自己的寝宫了。

    天气渐渐转热,束流宫中的绿树茵茵,知了声此起彼伏,小夏至从御厨房朝老御厨要来了些许黏面团,说是要粘知了玩,这眼下正整个圆滚滚的身子挂在树杈子上。

    余音在树下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位小祖宗,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叫他摔了下来。

    毕竟是小孩,夏至玩了一会儿便累的哼哼唧唧,余音便叫太监将他从树上抱了下来。

    “小包子,这下可玩尽兴了?”余音将夏至从太监手里接了过来,抱在怀里轻声问道。

    夏至在余音怀里咯咯的笑,“娘亲,我饿了!”

    余音无奈的抱着夏至回了屋内,“都说了不要叫娘亲,要叫余音姐姐!”夏至自从和余音混熟了之后便一直唤余音为娘亲。当时被叫娘亲的时候余音吓了一跳。

    “不要!就要叫娘亲!父皇说娘亲没有品介所以我不可以唤母妃,所以只能唤娘亲啊!父皇说了,叫娘亲的话更亲近”夏至在余音怀里撒娇,一双眼睛又笑成了一条弯弯的细缝。

    余音语塞,却又暗自咬牙,这个东陵!都教给小孩子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并不是这皇宫之人,他瞎教自己儿子一些什么!

    到了屋子,夏至跳下余音的怀中,直直的就奔着桌上的点心去了,见这娃娃吃的狼吞虎咽的,余音暗笑,可是给他累坏了。

    正想上前叫夏至吃慢一些,却见扒在桌子上圆滚滚的小娃娃突然身子一窒,竟直直的自椅子上滚落下来!余音一惊,忙上前一步,却惊骇的发现小娃娃脸色青紫!明显是中毒了!余音大步上前抱起夏至,搭上小娃娃的手腕一探,眼中有了一丝慌乱,试探性的朝夏至的体内输入了一丝灵力,尽管自己修为尽失,但是余音不能看着夏至受苦。这时绿笑正端着夏至喜欢的吃食进屋,见一片狼藉,登时呆立片刻,脸都白了,被余音唤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转身便朝外屋喊到:“传太医!”

    转身回屋,绿笑急步走到抱着余音的面前,面上带着焦虑与担心:“余音姐姐!小皇子他......”

    “这桌上的食物都经了谁的手?”这束流宫里,东陵为了自己的安全,安排的全是他的心腹,若说在这院子里有下毒的人,余音自是不信,所以这食物,定不会是束流宫自己厨房做的,只能是……那些明里暗里送些物件吃食来试探自己的妃嫔们!余音平日里虽然呆,但是并不代表她傻,一想到这其中的黑暗,余音的心颤抖了,这可不比在天池,有大哥相护,这宫中的女人们是真的想要她死。

    绿笑仔细想了想,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便说:“今日我见雁翎宫的大宫女雪儿来咱们束流宫了一趟,我也没多在意。这吃食我自今日前没有见过,想必……”

    不用绿笑说完,余音就已经明了,又是茹皇后!找人刺杀自己不成便要毒害自己,竟然如此的明目张胆!余音将夏至放在床上,眉目见隐隐有些悔意,明知道那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自己却在这束流宫,在东陵的保护下放松了警惕,更何况今日,代自己受过的却是一个孩子!余音见夏至越发青紫的小脸,手微微有些颤抖,若是夏至出了什么事……

    “绿笑,去求见东陵。”

    不用余音多说,绿笑便明了,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余音抱着夏至,不停的朝这个孩子体内传递灵气,以自己残破之躯,以那仅剩的一弦之力,应该可以撑到太医前来……余音迷迷糊糊的想着,慢慢的意识便模糊了下去……

    余音醒来的时候,东陵正在离她不远处的座椅上小憩。睁着大眼睛呆了半晌,余音猛然想起夏至中毒的事情!急忙想要起身,动作惊醒了休息的东陵。

    “不要动!”

    一声低沉话语传入余音耳中,她一抬眼便看见了东陵隐有焦虑的面容,便忙着说道:“我没事,至儿他怎么样了?”

    “他没事了,太医已经将至儿的情况稳定住了。”东陵说。

    余音松了一口气,幸好小娃娃没有事。

    “倒是你,怎么又把自己给累倒了?”东陵突然话音一转,问起余音来。

    余音一愣,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为了抑制夏至体内的毒性才会昏倒的吧,余音踌躇半天,望着东陵紧盯着自己的眼神,最终也没想出什么理由。

    “可能......可能之前的伤还没有好利索吧......”余音讪讪的说。

    东陵盯着余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沉吟片刻说:“既然如此,那以后还是叫至儿少来这束流宫吧,免得打扰你养伤。”

    “别啊!”余音一着急便脱口而出,末了望着东陵似笑非笑的表情,才知道自己被他给坑了,他那表情明显就是不信自己那番说辞。最终,余音一咬牙才说:“我是一个术士,总会些保命的技能,毒是冲着我来的,我断不会叫至儿替我挨了去......”最终,自己还是坐实了术士这个位置。

    东陵沉默半晌,才说:“以后不会了。”

    余音听着东陵的话,却没了回话的心思,其实她是不想在这皇宫中呆下去的,东陵不可能保护她分分刻刻,而这后宫的女人,却是在时时分分的盯着自己,这一次逃过灾祸,那下一次呢?下下次呢?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自己何年何月能回归天池?但是余音能感觉到东陵的话,带着后怕,这个男人,万人之上,此刻却在对自己许诺着,不再叫自己受到伤害。余音承认有那么一刻她被感动了,心底的那一丝悸动,像极了那些人间话本子里描写的那般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人的心,一旦触动,便欲罢不能。